中國平安旗下麥奇教育科技:深挖22年數據富礦 不做視頻圖書館 做教育提供商

中國平安旗下麥奇教育科技:深挖22年數據富礦 不做視頻圖書館 做教育提供商

葉心冉/文 “我知道,你們隻是不愛上課,但別傷害我,拜托拜托。”此前,為瞭解決學生“停課不停學”的需求,釘釘將“在線課堂”免費開放,但是應用商店裡卻湧入瞭大量極不情願在傢還要上學的小學生,對釘釘打瞭一星的評價,釘釘由此在社交媒體上求饒,請“少俠手下留星”。

這是在線教育領域發生的有趣的一幕。但是,這背後反映出的,一是需求端,海量新用戶湧入在線教育課堂,面對市面上五花八門的選擇,用戶變成瞭挑剔的、富含經驗的產品體驗官,二是供給側,無論是成熟的在線教育公司還是迅速構建線上化能力的線下教育機構,亦或是輔助性平臺的加入,整個在線教育行業在此經受瞭一次或將成為分水嶺的考試。

這是不是一場生死存亡的淘汰賽?什麼樣的在線教育公司能夠“免疫”?線上教育行業未來航道指向何方?進化升級後會有哪些看點?近期,經濟觀察網與已經深耕教育行業二十餘載,中國平安旗下iTutorGroup(麥奇教育科技)創始人楊正大博士展開瞭一場深度對話。

今年春節期間,麥奇教育科技全平臺訪問量環比增長400%,青少兒品牌vipJr同比去年使用量增加瞭215%,成人英語品牌TutorABC增長瞭85%,三四五線城市用戶同比增長55%,平臺累計服務人次達1500萬。

在學習內容上,vipJr提供英語、數學、編程、語文等在線課程。疫情期間,學員的平均學習科目從1.8個增至2.5個,學科公開課平均每堂課超過1萬人學習。

匹配精準度

在楊正大看來,衡量一傢教育公司優質與否,擺在第一位的應該是看其教學質量,聚焦在在線教育公司,質量考察的則是其匹配的精準度、個性化的精細度,體現在有沒有為學生匹配到最合適的教材、最合適的老師、最合適的同學。

這背後需要強大的數據積累以及AI算法做支撐。

正如教育名傢陶行知所言,培養教育人和種花木一樣,首先要認識花木的特點,區別不同情況給以施肥、澆水和培養教育,這叫“因材施教”。過去,施肥的品種、時間、多少需要教師們根據從業經驗進行判斷,而現在,需要作出判斷的任何一個環節都可以依靠數字化的助力。這正是麥奇教育科技始終強調的數字驅動下的“因材施教”。

“很多公司有很好的老師、優質的教材、升級之後的系統,但是這些沒有進行最合適的匹配。如何能把質量做到最好,我認為必須要深入掌握每一個孩子的痛點。”楊正大強調。

但是痛點如何把握?答案是:將數字化貫穿在教育的全流程,細微末節之處都可以打上數字化烙印,實現“學生教師標簽化”“經驗反饋數字化”。

麥奇教育科技發展至今已經有22年的時間,且楊正大博士早在20年前即首創出真人在線互動教育模式,實現不出傢門便可及時上網學習,這20年不僅是教育的沉淀,也是長達20年的強大的數據積累。

“科技”一詞,人們對此總是充滿瞭諸多的想象,我們期待一場徹底顛覆的硬性黑科技,但是在線教育領域的科技似乎沒有那麼神奇,無非是黑板變成瞭屏幕,教具變成瞭鼠標,這樣的體驗使得用戶對於在線教頗有種期望落空之感,但是,其實,早在你坐在屏幕之前,數字化已經進行瞭大半。

以麥奇教育科技而言,它能夠通過DCGS動態課程匹配系統,給每位老師、學生和每份教材分別打瞭128個標簽,幫助學員依據興趣、背景、能力等特質量身定制課程,精準匹配老師、教材和同學。同時,系統還會根據學員自我測評、老師評鑒等相關參數,動態調節學員所學的課程。

“耐心”都要數字化

坐在在線教育課堂屏幕另一端的你,你的每次低頭、走神,每次的提問、發言都會被嵌套的系統所捕捉,你的課堂參與度也可以形成一個量化的指標,總之,可以想象,你的身邊站著一位數據采集專傢,他為你在教、學、練、測、評的各個環節記錄、打分,由此形成隻屬於你的“數據包”。

同時,教師也有他的“數據包”,楊正大形容,評價一位老師很有耐心,那他的耐心可不可以用一個數字指標來表示?舉例來說,孩子問瞭三次同樣的問題,他是否還能夠像第一次回答時那樣仔細,這個就叫耐心,那你就把耐心給“數字化“瞭。

在麥奇教育科技的運營理念中,在線教育,它不是把教室搬到網絡上,不是把老師、學生擺進一個大班課堂裡,那種充其量隻能稱為視頻圖書館。在線教育最關鍵的是互動和數據,它不是內容提供商,是教育提供商。

總結來看,麥奇教育科技的根本優勢在於:既懂教育,又懂科技。

麥奇教育科技發展至今22年,在技術實力上領先同業,對於教育的理解也非常深刻。所以此次,當諸多的在線教育平臺因為學習人數激增導致卡頓、宕機,被用戶吐槽之時,麥奇教育科技擁有的自研平臺和系統,其服務持續性仍然能維持在99.99%。

麥奇教育科技方面表示,當前,市面上的很多教育平臺僅僅在做表層的應用,並不具備底層技術實力。不少平臺公司表層的用戶場景做得很好,但中臺和底層均采用外包的方式,當其技術服務商無法提供支持時,便會出現問題。而麥奇教育科技的中臺和底層均為自主研發。

教育方面,教育機構對供應商提出的最大的問題是:供應商們是否真的懂教育?產品能否適配教育環境的需求?而這恰恰是麥奇教育科技自研的在線學習平臺麥奇雲的優勢。麥奇雲起初主要服務vipJr、TutorABC等公司自有品牌,除英語、語文、漢語等語言類課程外,還能支持需要更多復雜在線交互的數學課和編程課等不同學科的在線課程。

截至目前,麥奇雲已經完成瞭近20億分鐘的5000多萬堂在線課程。在這一過程中,麥奇雲積累大量的標簽數據,對數據的分析和挖掘,為提升學習效率帶來著極大的價值。

不“燒錢” 要從尋找到健康的商業模式開始

教育機構的春天似乎面臨的是一場“60%”的淘汰賽。“60%的線下教育機構會倒閉”“60%的線上教育機構會倒閉”,不同的教育機構創始人給出瞭不同的行業研判,這背後體現的是企業現金流的避險能力以及教育機構的肉搏血拼。

活下來的是不是那些吃掉小魚之後的大魚?對此,楊正大表示,相比“大魚吃小魚”,我覺得用“脫胎換骨”這個詞更適合。“脫胎換骨”是指無論線上或線下,在這次疫情當中,能夠存活下來的肯定是體質好一些的企業,第一,平時對企業現金流非常關註,未雨綢繆;第二,擁抱數字、擁抱科技,在經營管理上面已經實現數字化,在服務上面也實現瞭部分數字化;第三,非常重視口碑,疫情後恢復得比較快。

麥奇教育科技看到的行業趨勢是,接下來,在線教育將不再是淺層次的市場競爭,而是產品口碑的競爭,將會更專註品牌、教學質量和用戶體驗。

此前淺層次的市場競爭,尤其在寒暑假大戰,各傢教育機構營銷火拼之時,在線教育機構“燒錢”的質疑一直甚囂塵上,明明需要沉淀積累的教育卻給人一種跑地圈錢的緊迫感。

我們將時間軸拉回到2019年。2019年資本進駐在線教育的步伐放緩,融資遇阻、瀕臨破產的消息籠罩在多傢在線教育機構的周圍。此次瘋狂湧入的大量用戶是否能夠幫助在線教育走出高額營銷的困境?

事實是,本質問題未得到解決,產品和服務兜不住新增用戶,燒錢可能不會停止。楊正大表示,在線教育普遍燒錢的原因是沒有找到健康的商業模式,同質化競爭嚴重。目前在線教育模式主要分為工具型產品、在線大班課、在線一對一和在線小班課四種。工具型的產品,空有流量但難以轉化成實際收入。在線一對一,老師運營成本和運營復雜度居高不下,很難形成規模化口碑,需要不斷的巨額市場投入去獲得新用戶。在線大班課,互動性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在疫情後,大班課很可能繼續呈現免費化趨勢。

根據麥奇教育科技的經驗判斷,在線小班課將是未來在線教育的主流,一方面,它保證瞭師生、生生間的高頻互動;另一方面,它的運營成本相較一對一更低,擁有巨大的獲利空間。隻有小班課能做到學習效果與商業可持續性兼顧。

近期有文章指出,初步估計,這波行情為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節省瞭1000億市場推廣費,但是楊正大指出,如果產品、服務導致客戶體驗很糟,那麼雖然省瞭1000億的廣告費,將來可能還要再花1000億把此次在線教育的負面影響給修正過來。

而此次無論是迅速補齊線上能力的線下機構還是輔助性在線平臺的湧入,使得在線教育一夜之間融入瞭大量玩傢,對此,麥奇教育科技方面表示,並不擔心生存空間受到擠壓。一是,類似於釘釘、快手這樣的大型互聯網公司,他們比較像是教育的賦能者,類似於教室裡的電燈、電子屏,本身並不會影響教學設計,他們能夠豐富在線教育的生態圈。二是,教育是一個很復雜、多層次、多面向的事,在線教育考驗的是互聯網基因,其中存在一定的技術門檻,同時品類眾多,各傢會有擅長之所在。

據介紹,接下來,麥奇教育科技將要加大技術投入,通過大數據、AI技術的賦能,推動下一代教育的變革。加快平臺化建設,提供多品類課程,推動多學科交叉學習。加速發力下沉市場,推動教育公平落地,一方面,發展B端業務,幫助三四五線城市的線下機構向線上轉型;另一方面,加強C端供給,把優質的教育資源帶到偏遠地區,普及在線教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