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二戰堆積如山的剩餘軍用物資,賣瞭七十年還沒賣完

剩餘軍用物資不用往哪兒放是個問題,二戰中,美國分別在歐洲和太平洋兩個主要戰場作戰。兵力度高達千萬。另外還用各種物資接濟盟國。其軍工生產規模一度超過全世界軍工生產規模的50%。生產的多,自然也就剩餘的多。二戰後美國需要處理估值超過340億美元剩餘軍用物資,多達400萬種各類軍用物資,光商品目錄就有兩大摞共28本,每摞高達2米多,上面登載的東西,從給駐格陵蘭觀測部隊配發的狗拉雪橇一直到在南太平洋作戰土兵使用的蚊帳,分佈在美國各地的181個倉庫。那會一輛中檔汽車的價格大約在2000美元上下,當年的340億,相當於現在的3400億,要把價值如此巨大的軍用物資在短期內消化掉,對任何一個政府來講都不是一件輕松的事。說真的,這麼多東西即使白送人還要送一陣子呢,更別說要爭取把它們賣出去瞭。

美國二戰堆積如山的剩餘軍用物資,賣瞭七十年還沒賣完

1946年,美國成立瞭一個“戰爭財產管理機構”,負責人是托約翰少將,可全權處理這批價值幾百億美元的剩餘物資,無需請示匯報。他每天過手的軍用剩餘物資大約價值3600萬美元,每個月將近有10億美元的各種貨物被他從清單上用紅筆畫掉。對軍用物資的統轄權卻超過瞭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一位元帥。當時電視還沒有普及,少將在華盛頓的國會大廈前面開一個“軍用剩餘物資現場推介會”把剩餘的坦克大炮擺在國會大廈前公開展賣的確有點離譜。而過於細小的東西又缺乏宣傳力度。托約翰把那些碩大無比的防空氣球飄滿瞭國會大廈,防空氣球,下面還附有一個帶子其實就是價簽,上面赫然寫道:“大氣球物美價廉,放氣之後便於攜帶,每個僅售104美元。”那玩藝兒成瞭展賣會的好幫手,據說現在凡重大商業活動都要吹個大氣球飄著就是從那時興起的。

美國二戰堆積如山的剩餘軍用物資,賣瞭七十年還沒賣完

借此機會。菜托約翰少將拉開瞭美國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推銷剩餘軍事物資的運動。在競買緊俏剩餘物資方面,有戰功者或因戰爭而傷殘者優先。但這類東西隻占總量的七分之一,活動房子、飛機和飛機零件、醫療器械、修理工具,以及大量叫不出名字的準軍用物資,鋼盔改成洗臉盆一下就賣出瞭10萬個。教練彈改成臺燈座賣走瞭兩卡車。履帶彈藥搬運車當真正拖拉機,32萬個醫用小藥瓶成瞭一傢射擊場裡的靶子,防毒面具上的蛇形軟管玩具商手裡變成瞭孩子們喜歡的毒蛇玩具;大量的醫用繃帶被辛辛那提的服裝廠當作西裝墊肩的填充料,50萬用於幹擾雷達的鋁帶成瞭華盛頓聖誕上的時髦裝飾品,6萬具火箭發射器成瞭高雅的臺燈柱,:450萬條帶有毛內襯的飛行褲被改成瞭手套和拖鞋,山一樣的剩餘軍用物資就這樣慢慢地從走到瞭民間。

光在美國國內推銷還不能完全消化這些高級破爛。於是買賣做到全世界。巴西好歹買瞭一條海軍用來編結繩子的生產線,挪威和荷蘭當然是舊船的理想買主,意大利最關心的是軍鞋生產線;而捷克斯洛伐克隻要便宜什麼都可以來一點兒,但沒有現錢;而正為填飽肚皮著急上火的東亞國傢關心的則是美國的剩餘面粉和奶粉,手電筒和洋蠟也是急需品。至於錢嗎?隻有兩個字“沒有”,先賒著再說!就算都是賠本買賣,至於賠瞭多少恐怕至今都沒人知道。

美國二戰堆積如山的剩餘軍用物資,賣瞭七十年還沒賣完

美國還讓退伍的老兵把自己用過的東西買下來,老兵搶著吉普車收回瞭大約10億美元。也有人靠倒騰那些軍用剩餘物資發瞭財,一個以前非常不擅長削土豆的軍廚轉業之後買走瞭他用過的削土豆機。後來他在芝加開瞭一傢公司,專門向餐館供應削好的土豆,生意奇好,狠賺瞭一筆。還有一位買瞭幾架滑翔機的老兵,在傢鄉開瞭一個滑翔機俱樂部,自己充任教練兼老板,也混得不錯。有些老兵則仗著輕車熟路幹脆做起瞭倒騰舊軍品的買賣,居然也發瞭財。這些二戰軍用剩餘物資的清倉處理今天仍未全部結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