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嶺烈士,為何難運回?一是沒條件,二是實在找不到

浴血上甘嶺血色⑤不確定性

作者:刀削面

聲明:兵說原創,抄襲必究

有人說,1952年10月19日是15軍戰史上最榮耀的一天。這一天,15軍以5個連的兵力,重新奪回瞭597.9高地和537.7高地所有陣地。不管“最榮耀的一天”這種提法能不能站得住腳,但15軍在這一天展現的血性,確實讓人們肅然起敬。

上甘嶺烈士,為何難運回?一是沒條件,二是實在找不到

志願軍炮兵部隊以猛烈而準確的炮火支援步兵

先看看這些年輕的面孔吧。黃繼光,四川中江人,犧牲時年僅21歲;賴發均,四川中江人,犧牲時年僅19歲;龍世昌,貴州松桃人,犧牲時年僅24歲……這一天,許許多多年輕的志願軍戰士,如鮮花凋零。

這一天17時30分,志願軍“喀秋莎”火箭炮2個營1次齊放後,志願軍5個突擊連分別向507.9高地陣地和537.7高地北山陣地發起反擊。有人說當時應該是7個連,包括原坑道裡的2個連,但多數文獻記載裡都說是5個連。另外,有關“喀秋莎”參加上甘嶺戰役的描述也是從19日的反擊開始出現的。

上甘嶺烈士,為何難運回?一是沒條件,二是實在找不到

“喀秋莎”車載火箭炮

5個突擊連龍騰虎嘯,134團8連從1號坑道躍出,直至打到9號陣地,135團6連從454.4高地出發依次奪取6號、5號、4號、0號陣地,在主峰與134團8連會合。我們用文字將這一過程描述出來,不過簡簡單單幾十個字,但是這一段征程中流下的鮮血,隕落的生命,卻是一部無法用文字描述的史詩,波瀾壯闊,驚天地泣鬼神。

龍世昌,貴州苗傢小夥,當年被蔣軍抓壯丁,後加入我軍,抗美援朝戰爭開始後,隨志願軍入朝作戰。10月19日晚,8連反擊開始,坑道上面四五十公尺的地方,敵人火舌不斷,龍世昌二話沒說,拎起一根爆破筒,貓著腰便向地堡爬去,就要接近敵地堡的時候,敵人一發炮彈將他左腿齊膝斬斷,龍世昌忍著劇烈的疼痛,用一條好腿蹬地,繼續向敵人地堡爬去。

上甘嶺烈士,為何難運回?一是沒條件,二是實在找不到

在後面關註龍世昌行動的8連連長李寶成,眼見這下要成功瞭,敵人的地堡要飛上天瞭。可是就在龍世昌準備離開的時候,伸進敵地堡裡的爆破筒,又被推瞭出來,導火索“哧哧”冒著煙,龍世昌抓住爆破筒使勁往裡面推,但是推到半截就推不進去瞭,敵人在裡面堵著呢。受傷的龍世昌比力氣那是敵人的對手,他把爆破筒抵在胸膛,使勁往裡抵,沒多久爆破筒就爆炸瞭。龍世昌整個人被炸沒瞭,8連幹部戰士含著淚,想找到這個英雄的戰友,但一點殘骸也沒能找到。

這也體現出瞭上甘嶺戰役的慘烈,一些九死一生從上甘嶺上下來的志願軍老戰士回憶,當時一部分志願軍烈士根本沒有從上甘嶺上運下來,一是戰鬥太慘烈,根本沒有條件運下來;另一個是,當時有些烈士被敵人的炮火炸得什麼都找不到瞭。20年後,上甘嶺一場大雨沖出的美軍少校,也算的上是另類奇跡,另類幸運。

上甘嶺烈士,為何難運回?一是沒條件,二是實在找不到

志願軍反擊部隊在炮火掩護下沖上山頭,奪回地面陣地,和堅守坑道的部隊會師

這個少校的身份,筆者無法考證。隻是在美國人沃特爾•G.赫姆斯所著的《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一書中看到瞭這樣的描述:

10月19日天黑幾個小時後,中國軍隊第134團的2個連向L連所在的陣地蜂擁而上,雙方展開瞭一場短兵相接的戰鬥。以後來紀實的消息可知,中國軍隊是受命戰鬥到死的。斯波爾門上校馬上請求加強連的援助,當時坎茨爾中尉已經被擊中,敵人有攻下瞭筆鋒。來自17團的M連、H連士兵跑步前往支援L連。

此時的L連是怎樣一種境況呢?L連的全部軍官不是陣亡就是失蹤,該連士兵就像是無頭蒼蠅四處退卻,支援的炮兵怕將他們誤傷,隻好停止射擊。不知道這名少校是不是這些陣亡和失蹤軍官裡的一員?

戰爭有很多不確定性,就像激戰上甘嶺的志願軍指戰員,他們英勇頑強、以身殉國的壯志,我們怎麼說也說不完,怎麼贊美都不過分,但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整個上甘嶺戰役中,15軍為什麼又有44名官兵被俘,8名開小差的人員為什麼會開小差,我們現在也沒搞清楚美軍對15軍被俘人員中職務最高的那位的審訊記錄裡,為什麼會涉及15軍兵力部署、武器裝備、部隊編制、思想狀況、醫療夥食等內容,盡管除瞭本連隊情況,他供述無幾,美軍也覺得他沒有如實供述。

上甘嶺烈士,為何難運回?一是沒條件,二是實在找不到

英勇的志願軍戰士

這種不確定性有時候是很要命的。10月19日,6號陣地坑道失守的情況,報到134團團長劉占華手裡時,劉占華差點氣瘋掉。他怒不可遏,把團政治處幹部股股長喊來,說,你去把他叫來,我非要親手槍斃瞭他不可。劉占華要槍斃誰?他手下的一位營長。按說在上甘嶺反復拉鋸的情況下,丟失一次陣地,罪不至死,為什麼這次劉占華大發雷霆?

那時候,劉占華團長的夫人還是45師師醫院的一名護士。當天,她看到這位營長從戰場上下來,脖子到頭裹滿瞭繃帶,隻露出瞭一雙眼睛,身後還跟著通信員。劉團長的夫人還以為這位營長受瞭重傷,立即放下手中的活,準備為他護理。這時,134團幹部股股長急匆匆趕來,要把這位營長帶走。劉團長夫人不幹,幹部股長說,劉團長要把這位營長送軍事法庭。大為不解的劉團長夫人解開這位營長的繃帶一看,恍然大悟,原來他隻是額頭上擦破一點皮。

這也算是戰爭中的不確定性吧,不過我覺得這更應該是人性的不確定性。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兵說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