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你隻能投機?從投機與投資,樓市與股市看金字塔社會底層邏輯

“有一個看不見的更真實的世界,它是用賭局籌碼堆建起的金字塔!”

——三眼

有些東西無法明說,就如皇帝的新衣,需要通過“故事”去慢慢感受!

本篇主旨:

投機與投資是什麼?

股市與樓市背後的邏輯在哪,與投機投資有什麼關聯?

為什麼你隻能投機?

投機的規則是什麼?

為何你隻能投機?從投機與投資,樓市與股市看金字塔社會底層邏輯

投機與投資

投資和投機都是為瞭賺錢,都是為瞭獲得未來資產增值收益而預先投入資金。看字面意思:

投機是投向機會;

投資是投向資產。

機會是什麼?機會就是漏洞。

資產是什麼?資產就是可以進行詳細分析和判斷的,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可以獲得其價值提升的東西。

投機玩的僅僅是價格,也就是當下價格和未來價格的關系。

投資玩的是價值,當下某一資產價值與價格的關系。

比如,一瓶很知名的酒,通過n個交易員對炒,每個交易員也不知因為什麼魔力推動,不斷的加碼抬高這瓶酒的價格,不停地交易肯定會有很多交易員賺瞭錢。

有一天其中一個探知欲較強的年輕交易員拆開的這瓶酒的包裝,發現酒已經蒸發所剩無幾且變質瞭,年老的交易員大聲叱責到:

這酒是用來交易的,不是用來喝的,你打開它有病啊?

這就是投機,“酒”隻是資金博弈的載體而已。

投機需要對手盤,對手盤的更高價格是投機交易維持下去的基本邏輯。

比如,三眼開瞭一傢養牛場,初始隻有10頭牛,作價10元分成10股,每股1元公開發行,1股在初始發行期可以換一頭牛,投資者對於未來三眼牛場的價值提升會做詳細的判斷,因為未來可能有兩種方向:

一種是牛抽風都死掉瞭,三眼牛場破產倒閉;

一種是牛身體強健不斷生牛崽子,越生越多,每股的回報可能是n頭牛的價值。

這時候投資者就需要縝密的分析瞭,包括自然條件、三眼場長的管理水平和養牛水平,以及牛肉在其產業鏈上的地位和價值在未來的預判,等等等。

這就是投資,也就是通過分析所購買資產的未來價值在當下是否被低估瞭。

那麼好瞭,拋出我開篇的問題,神州大地有投資嗎?(我所說的投資是指對所有人來講的,隻要有錢都可以參與的。)

答案是:沒有的!

你會發現,如果有真正的投資機會,也是門檻極高,需要有關系有地位有錢有路子,你才能進得去,屬於悶聲發大財。

而留給所有普通人的機會都是投機!

為什麼?

這裡宏觀的道理不想多解釋瞭,可以去看“分配”、“養殖”“兩種貨幣”等等文章,在號裡搜這些關鍵詞就行瞭。

你能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多數人都是被獵捕的,豈能讓你穩定發傢致富?這是從宏觀層面的推導。

神州經濟就是循環,也就是分配給你點啥,再弄個圈圈收割回環。

多數個體隻是經濟運作的一個載體——你根本就沒有任何zi產,你隻有財產。

也就是你的身上沒有“資”,隻有“財”,財進財出的載體而已,而這個財是受到調節的,一直不斷貶值。

從微觀上看,所有可以投資的機會基本都有一隻有形的手在掌控——也就是政策。

讓你玩你才能玩,不讓你玩你就不能玩。

這隻有形的手從最高處一直伸到最低處,無處不在。

如果不依附於這隻手,你沒有任何的可參與投資的機會,而且就算參與瞭,也可能被“調節”掉。

當除瞭市場因素之外,政策性因素的影響占比過大,就意味著投資已經變成瞭投機,因為它已經失去瞭最基本的東西——穩定性。

也就是你無論怎麼聰明,無論怎麼精密的分析,你也分析不出政策的因素。

你所能見到的可以通過錢生錢獲得收益的路徑,除瞭收割(投機盤)就是被操控的(政策性投資)。

所以國人喜歡投機並不奇怪,因為你隻能投機!

為何你隻能投機?從投機與投資,樓市與股市看金字塔社會底層邏輯

股市屠宰場

像什麼股市啊銀行啊都是大航海時代的產物;說白瞭就是海盜們造出來的東西。

海盜們都是玩命的,自然對契約精神看的無比重要。不像農耕刨食文明,玩的是貓捉老鼠的遊戲。

貓鼠遊戲就是貓定規則,沒有什麼契約可談。

大航海時代,海盜們有力氣玩的是命,一堆資本主義邪民有腦子玩的是錢,有錢的出錢做投資,出力的玩命去淘金,等著回來大傢分果實。

但是茫茫大海出去一趟回來少則一年,多則n年,手握“股權”的人動動腦子想出新玩法,“股權”可以交易啊!

有新人看好這趟買賣, “股權”轉給你。

如果海盜船長死在外面翻瞭船,那就自認倒黴,相當於企業破產。

1602年“東印度公司”傢大業大坐大莊,股票運行制度正式誕生。

說白瞭現在看著很高端的東西,都是海盜弄出來的,資本主義果然骯臟!

玩命的海盜們相當於hei社會幹大瞭,出來混要講兩個字:利和義——權利和契約。

也就是說股票的運行基礎是建立在“股東權利”和“契約精神”的基礎上。

沒這倆東西不叫股票。

那股民們自己對照分析一下,你天天玩的可能不是股票…

就算賭博也要有個公開公正的遊戲規則,你天天玩的可能連賭博都不如…

為什麼明知如此還有這麼多人玩呢?

三眼捋瞭捋邏輯,應該是倆原因:

一是沒別的路;

好歹2000年後還出瞭個房子可以摻和一下,其實房子真正開始作為投資品被廣為認知,是從2013年左右開始的,到今天也就七八年而已。在此之前辛苦刨食攢點錢,找個能進入投資的門檻,除瞭股市根本就沒別的地方;

二就是貪婪和愚昧;

新聞上見到個“賺翻翻”,或者是酒桌上哪位親友“賺翻翻”,甭管真的假的,總之就是嫉恨的牙癢癢,立馬想著刨傢底一把梭!

這隻講瞭貪婪,愚昧怎麼解釋?後面說!

大A市場有多少股民?

吃這碗飯的行內人對外都號稱1點幾個億,這純是有目的的瞎掰。

去掉大量的休眠賬戶,還有不少幽靈僵屍賬戶,就算一年隻交易一次都算一個活躍賬戶的話,活躍股民數不會超過2000萬。

一個中大型營業部大約二三十萬萬散戶,假設全國營業部大戶散戶比例都一樣,再放寬一些把數量翻一倍,也差不多是2000萬。

實際上估算1500萬左右應該是合理區間。

這1500萬人有的玩基本面,有的玩技術指標,都是幻象!

尤其是技術指標,三眼這幾天看看比特幣圈子動向,也有所謂的入盤逃盤技術指標,跟股市一個智商稅套路!

當年發明股票的海盜們看見這一幕估計能氣到詐屍:這麼講契約講義氣的東西,你們竟然搞出各種指標?

股市的底層邏輯就是一場收割邏輯,股市就是個玩收割的屠宰場,你要看它怎麼來的,就知道它要去向何方。

股市被稱為經濟的晴雨表,三眼回憶瞭下這幾十年歷史,心想晴雨表還是算瞭吧。

如果真要說晴雨表,在過去幾十年,要看能拉多少資本主義流水線進來,有多少勞動力可以挖掘,多多益善,越多天氣就越晴朗。

看未來幾十年,要看能拉多少資本主義的資本傢進來,畢竟在制造上已經no.1瞭,後續搞經濟增量主靠科技和金融瞭,進來的資本多多益善,越多天氣就越晴朗。

股市怎麼來的?

諸位股民要知道,神州股市發明出來是跟海盜照樣子復刻,形式上一樣裡子上差別可大瞭,上世紀90年代設立兩個證券交易所,主要目的是為國企融資脫困,說白瞭就是風險轉嫁找接盤的。從誕生之初就沒想過要幹大!

但大社團低估瞭刨食群眾對投資的熱情,錢往裡湧入的速度都收割不過來瞭。

2005年股權分置改革是一個分水嶺,在此之前是股權分置狀態,也就是股東所持向社會公開發行的股份能在二級市場交易,這叫流通股;而公開發行前的股份關起門來自己玩,這叫非流通股。這種玩法世界獨創!

什麼意思呢?

就是好東西自傢人關起門來流通著玩,弄出一部分拿到市場上賭局搞收割,具體怎麼個收割套路,玩法不一!

這樣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嚴重割裂,都是股東權益卻不一樣,一個是賺錢的,一個是被割的,而且也太明顯瞭,二級市場一團漿糊。

再後來又一個分水嶺出現瞭,就是註冊制,也就是發行公司的財務公開制度。

合著之前大傢都是閉眼睛玩的…以前玩基本面的方法有點像草民托關系打聽事,弄兩瓶白酒找個朋友打聽打聽尋尋風聲…

海盜們再次被氣詐屍!

那這屠宰場能不能玩呢,對於多數人來講是不能玩的,從整體上看肯定十有九虧啊,本來就是搞收割的,這是確定性概率事件。

但也能玩,但絕不是打聽打聽什麼基本面,看看什麼指標,而是要看大組織玩法,看錢的流動,後面講。

為何你隻能投機?從投機與投資,樓市與股市看金字塔社會底層邏輯

不能做空的樓市

再說樓市,打著投資旗號交易磚頭的人很多,三眼笑瞭笑,其實還是投機。

拿三眼牛場舉例子,三眼自己養的牛我自己管理,假設沒有外部政策不穩定因素存在。

(比如過去幾個月豬肉漲價很大原因是不讓散戶養豬,這個錢不讓你賺,供給自然少瞭,大戶自然賺得多,相當於豬肉界的供給側改革。也就是在豬肉界玩投資你是需要有政策門檻加持的!剩下都是投機——投不好就有機會被幹掉!)

三眼的牛我自己殺掉我願意,這叫我自己的資產。

樓市呢?你“殺”一個你傢的樓試試?

你傢樓磚頭水泥是你的,可是地皮是租的呀。

今天叫房產證,明天可能需要兩個證,後天又合並成一個證,玩法多多,跟“豬肉供給側改革”道理一致,玩法稍微換個套路就是一個條文的事,但是你的樓可能價格就會劇變:

比如你這點磚頭水泥可以賣給誰,不可以賣給誰,這影響瞭你的對手盤大小。

比如你這點磚頭在n年內不可以賣,n年後可以賣,這影響瞭你的流通性。

比如你這點磚頭賣的時候“抽成”是多少,按照怎麼比例走,比例決定瞭你的資產收益率。

比如你這點磚頭過瞭70租期是收回還是給你留著,如果留著加碼多少?這直接決定瞭你這點磚頭到底算不算個資產!

可能投機都算不上,起碼投機還有個對賭的遊戲規則。

嚴格講,你傢磚頭隻是你所持有的一個交易籌碼載體,隻不過這個籌碼還有另外一個功能就是居住。

如果單獨拆分出來居住功能,想必連房屋市價的30%都達不到。

誰能站住來告訴三眼這些磚頭屬於資產?

所以換個邏輯諸位就會明白,樓市和股市異曲同工,隻有兩個差別就是:

股市短周期,樓市周期長;

股市能有空頭存在,樓市不允許做空(或者叫暫時不允許做空)。

那麼什麼導致這種差別呢,這就進入今天的實戰思維瞭——錢的流動。

為何你隻能投機?從投機與投資,樓市與股市看金字塔社會底層邏輯

自由市場化的大bao健

對瞭,中間插播個東西,有助於諸位逆向思考,如果三眼問你在神州哪一行業是最市場化的、最具有投資價值的,最穩定的?

那就是大B健行業。

從政策上看,生產資料沒有辦法壟斷,市場多元化,價格分層特別多,市場供給與需求完美配套,而且這東西沒法加入政策性門檻,哪位地主也不可能拍腦袋規劃出一條街占地盤,所以才有瞭南國某地天下聞名。

從中諸位能看出,隻要按照自由市場機制,以刨食們勤勞勇敢的智慧沒有搞不定的!

所以明眼人去“市調”,看當地經濟行不行,首先要看看大B健價格水平,這個指標是最接近經濟發展指標的。

這才是真正的投資,通過細致入微的縝密分析,以及自然環境人文環境的多項考察,來判斷價值預估與當前價格的關系。

而且最關鍵的是具有穩定性!

當然現在穩定性也沒瞭,600多萬失足者再就業無門。

以上純屬開玩笑,認真者不要和我探討。

為何你隻能投機?從投機與投資,樓市與股市看金字塔社會底層邏輯

錢流動的方向,就是你的方向!

樓市不允許做空,這一點上光耍賴皮是不行的,100個條文也不好使,總不能按著頭幹吧!怎麼做到的,就是在背後調節錢的流動。

在2015年的時候神州房屋建設數量已經夠所有人居住瞭,如果按照市場供需看飽和瞭就是存量博弈瞭,整體價格不該飆升瞭吧?恰恰相反隨後15-16來個一線大暴漲翻翻;16-17二線三線四五六七八跟進。

因為是拿錢砸的呀!

首付比例降低還可做手腳更低,批貸就跟不要錢似的往外放,看得三眼驚心動魄,一線和強二線還好,起碼在收入和人口上依然有對手盤存在,剩下的那些n線小弟怎麼辦?這是掏未來啊——把未來的對手盤都給掏空瞭。

這一點我很佩服大組織,先掏完瞭再慢慢積累對手盤,戶籍開放,搶人開始….

什麼叫大棋,就是100%可控盤面就是大棋,無論怎麼玩都有轍!

這對手盤思來想去想必最後還是落到農民兄弟身上,跟改開40年一個套路,認真的同學可以去看看改開這篇:讀懂改開40年三大階段!才可看清你在這個時代的位置!以至未來!(7600字)。

樓市的整個脈絡捋下來,其實就倆事:

一個是按照金字塔的流動設計,底層基數大,慢慢的把資金掏出來向上流動,把債務留下。縣吸村,城吸縣,省會吸城,一線吸省會。

人流就是錢流,人帶著錢走。

二是把風險從頂層流到下面去,也就是債務風險。

最頂層是銀行和正F,然後是精英、中產最後流到最底層是城鎮化搶的人。

改開40年金字塔流動:從下向上流動的是勞動紅利價值;

往後騰籠換鳥升級玩金融,流動的是:從上到下的債務負擔。

所以三眼經常說,往後的日子裡,債務=錢!

諸位讀到地處應該就會明白:

神州大地哪有投資啊!都是投機。

而投機就看倆東西:政策+錢流(債務流)。

所謂搞活經濟就是這麼搞活的:

政策與錢流(債務流)這隻有形的手推動瞭人與錢紮堆,錢流和人流又形成正向循環,人流紮堆創造大量財富,生產效率提高,從而帶來更大財富流,財富流又吸引更多人流,如此循環不止。

這種“紮堆”玩法一來容易操作,二來便於管理。

所以城市化趨勢看,大城市圈是不可逆的,這是政策的“性格”所致,是金字塔流動模式決定的,這個模式不可能變。

從產業看,人的堆積勢必帶來第三產業的蓬勃,無法直接比較衡量價格的(非標價格)的輕資產服務業會越來越好,而制造業的人會越來越少,因為壓榨人口勞動力開始轉向“壓榨機器人”瞭。

從資本流向,也就是投機的概念看,玩的就是個“新”,甭管脫瞭衣服到底新不新,隻要沾上“新”這個邊的東西,資本就會趨之若鶩,形成賭局尋找對手盤。

新科技、新建設、新金融、新零售、新服務….

為何你隻能投機?從投機與投資,樓市與股市看金字塔社會底層邏輯

風聲

所以在神州混,聽“風聲”要比真打實幹重要得多。

無論股市找概念,還是樓市攢磚頭,還是靠關系加入政策性門檻搞投資,哪一個需要什麼文化水平啊?

會聽“風聲”就是真水平,除此外都是假水平。

這一點在《識時務者為俊傑!方法給你瞭,悟多少看自己!(領悟比錢要值錢)》裡說過瞭,耐心的同學可以參考一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