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育成事業“負擔”?求職平臺:AI時代或給女性更多機遇

【解說】3月8日是國際勞動婦女節。在此前智聯招聘聯合寶寶樹發佈的《2020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中顯示,相同的職位,女性的收入仍然比男性要低,六成以上受訪女性認為生育是女性職業發展的主要瓶頸。

【解說】該報告通過對65956份有效樣本的調研,發現職場女性整體薪酬低於男性17%,但與2019年的23%相比,差距有所縮小。值得關註的是,報告調研樣本中,本科以上的學歷人群中女性占比超過男性。

【解說】為什麼會存在職場女性學歷較高,但整體收入卻低於男性的現狀?一位研究媒介與女性關系的學者解讀表示,有多方面因素構成,但總體來說,女性的就業環境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同期】中國傳媒大學 助理研究員 孫百卉

(女性)的晉升通道比男性要狹窄,女性從事高管或者更高的技術人員的比例要低於男性;本科的男生和女生去競爭同樣的崗位,(企業)會更傾向於錄用男生。還有一部分,比如說兩性生理差異、社會分工,很多我們對於兩性差異的非常具體而細節的認知的差異來導致最後的這樣一個結果,我們把它說成是一個整體職場對於女性就業的環境的一個結構性的不友好。

【解說】《報告》中還提到,職場女性遭受的不公正多源於性別。調研顯示,半數以上的女性遭遇瞭“應聘過程中被問及婚姻生育狀況”,超過四分之一的女性遭遇瞭“求職時,用人單位限制崗位性別”,六成以上的職場女性認為“生育是女性擺脫不掉的負擔”。《報告》中低於一半的受訪女性認為結婚和生育是人生必選項,部分職場女性在嘗試逃離婚育。對此,孫百卉認為,在未來單身適婚年齡女性人數將進一步增多。

【同期】中國傳媒大學 助理研究員 孫百卉

(在職場上)婚姻、傢庭這樣的生活對於年輕一代的女性來說正在成為負擔,我覺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受到瞭更好的教育的女性,她的自我意識的一個提升。美國、西歐國傢早就已經是這樣瞭,適婚年齡的單身女性數量比例要超過已婚女性,然後美國是大概持平瞭,我們現在也正在慢慢走向持平。

【解說】為瞭消除就業歧視,促進女性就業,在2019年國務院九個部門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規范招聘行為促進婦女就業的通知》,其中明確禁止招聘環節中的就業性別歧視。如何能進一步改善女性就業環境?對此業內人士也給出建議。

【同期】智聯招聘執行副總裁 李強

和政府相關的,我們認為說應該將生育成本社會化,分攤女性因生育產生的,不管是精神還是物質上面的負擔,而非單純的說把這種負擔轉移到企業的身上;企業內部其實也應該成立一些虛擬化的組織,比如說在孕產期哺乳期的女性員工,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中的一些問題,這些女性更願意在工作中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時間。

【解說】同時,業內人士也表示,隨著社會的發展,AI等技術進步,體能已經不再成為制約女性從業的主要因素,女性會迎來更多職業發展機會,也建議職業女性,在事業上能有更清晰的規劃,面對機遇要勇於把握。

【同期】智聯招聘執行副總裁 李強

馬上要到來的AI時代,情商我認為說會變得越來越重要,它在個人競爭力中競爭能力的比重也會變得越來越突出,這反而會給擅長溝通和共情的女性提供瞭更多的職業發展的契機,也鼓勵女性勇敢的向前一步,在事業上面清晰地規劃好自己向哪個方向想去努力,應該向這個方向腳踏實地去一步一步走。

(單璐 閆宇赫 北京報道)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