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音樂節走紅,但娛樂的現場魅力很難被取代

離疫情結束還需時日,線下的娛樂業仍處於“冰凍”狀態,無法再等待下去的娛樂機構,紛紛向線上挺進,催生瞭雲綜藝、線上音樂節和雲觀影等線上娛樂模式。雖然線上娛樂吸引瞭不少網友參與,但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不過是一場“流量遊戲”,當疫情過後,線下生活全面重啟,這些新興的線上娛樂項目,大概率會走向落寞。

線上音樂節走紅,但娛樂的現場魅力很難被取代

周冬雨、黃曉明助力“雲觀影”

所謂“新興的線上娛樂項目”,其實並不新鮮。線上音樂節早在2005年,就有網絡平臺進行過嘗試,李宇春、汪峰等明星,先後都開過線上演唱會(線下演唱會的現場直播),所以前幾天音樂機構舉辦的線上音樂節,並沒有多少創新,隻不過是在原有線上演唱會概念中加入瞭流行的直播元素;雲觀影更是簡單,聚集數十萬網友同看一部電影,隻不過是滿足瞭人們的聚集願望,在線拉片與明星空降直播間這兩個亮點,也隻能算是一種提升人氣的輔助手段。

當巨大的消費慣性被強行中止的時候,人們總要找到替代品。雲綜藝、線上音樂節、雲觀影在這個時期,起到的就是替代品的作用。一些網友湧向這些雲娛樂活動,更多是追求一種形式感、儀式感以及一種熟悉的消費快感,但避免不瞭也會產生一些空洞感與失落感。

線上音樂節走紅,但娛樂的現場魅力很難被取代

新褲子樂隊的線上演出

很多人在接受“疫情結束後最想做的事情”調查時,表示希望到電影院痛痛快快地看幾場電影。為什麼線上電影資源如此多、播放設備如此高級,卻仍然不能讓觀眾停止對電影院的渴望?這是因為電影院已經形成瞭一種獨特的影院文化,成功地紮根於人們的生活方式當中。對於觀眾來說,去電影院看電影,不隻是去消費一部影片那麼簡單,在以觀影為核心需求的消費鏈條中,還包括吃飯、逛街、購物、約會等一系列動作,這種休閑生活,在線上是沒法實現的,不能去電影院看電影,也意味著其它休閑行為會同步消失。

線上娛樂可以讓年輕人的日常生活變得充實,但線下音樂節卻關切著他們的精神世界,每年五一期間舉辦的線下音樂節,給足瞭“宅一族”走出傢門、放下社交恐懼、親近自然、擁抱音樂的理由,對於他們來說,線下音樂節是稀缺的,是平凡生活中合法又安全的一次冒險,是擺脫平庸追求個性的一個渠道,一次線下音樂節,可以讓一名年輕人開心許久,這是線上娛樂永遠都沒法實現的功能。在草地上鋪一張毯子,奔跑在各個表演舞臺中間,和朋友們一起喝著啤酒,逛一逛音樂節的文創地攤,這些快樂,也隻有到瞭真實的現場才可以擁有。

線上音樂節走紅,但娛樂的現場魅力很難被取代

達達樂隊的線上演出

雲綜藝讓網友看到瞭明星居傢生活的隨意與真實一面,但在新鮮感過後,綜藝節目的懸念性,以及獨特的敘事層次與戲劇沖突的消失,會讓觀眾感到像一杯白開水。所以,就算看綜藝,最好的選擇也是在藝人匯集、現場錄制的綜藝才更有味道。

科技的發達,尤其是各種虛擬技術的成熟,讓未來的在線娛樂有瞭多種可能性,也很有可能導致線下娛樂消費逐漸萎縮,但有一點不可改變的是,娛樂的現場魅力永遠不能被線上取代——隻要觀眾或者消費者還擁有對“虛擬與現實”的正常辨識能力,他們就沒法說服自己“假當作真”。而且,無論在科技界還是文化界,都意識到瞭虛擬與現實混淆後有可能帶來的危害,也有越來越多的聲音在提醒,人類發展科技的目的在於提升生活質量,而非對正常情感信息的接收與表達造成損耗與傷害。回到現實,或者說,回到生活現場,會是高科技時代的一個永恒話題。

線上娛樂與線下娛樂的差異性,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會保持,兩種娛樂方式各有特點,前者註重迅捷、方便與低價,後者註重互動、情感與生命體驗。兩種娛樂方式並存的生活才是正常的,我們還是耐心等待影院重新開張、音樂節響起第一個鼓點的時候吧。韓浩月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