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音樂版權費用往往會成為最大的收益來源

音樂人的主要收入當中,版權收入的比例是非常大的。即便在韓國本土的音樂圈子裡,像我們非常熟悉的BIGBANG隊長權志龍,以及JYP老板樸振英等大咖們在韓國娛樂圈裡都可以稱之為是版權富人。像樸振英的情況,除瞭自己的諸多成名歌曲之外,由於經常參與JYP旗下歌手們的音樂制作,他每年都能拿到多達13億韓幣左右的版權費。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而BIGBANG隊長權志龍的音樂版權收入也能排在韓國娛樂圈的前五。因為除瞭BIGBANG的大部分歌曲之外,權志龍個人的solo專輯也都曾獲得過巨大的成功。雖然2018年權志龍正式入伍,但根據韓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的統計顯示,那一年權志龍的個人版權收益仍然穩居第一。光從這一點也足以證明他的市場價值瞭吧?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而在近幾年崛起的版權富人當中,來自BigHit旗下的Pdogg則成為瞭業界最受關註的音樂人之一。因為憑借BTS在全球范圍內的持續走紅,Pdogg本人更是獲得瞭2020年韓國本土舉辦的四項音樂制作人大賞。像很多BTS的代表歌曲《DNA》,《Fake Love》,《IDOL》等都是來自於他的創作。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當年隻有25歲的Pdogg隻是一位業餘的音樂愛好者。當時對於作曲和編曲比較感興趣的他經常把自己的音樂作品上傳到方時赫運營的音樂論壇上。而聽到他的作品後,方時赫後來果斷把Pdogg召進瞭公司,並培養成瞭BigHit旗下的當傢制作人。雖然他在2019年的音樂版權收益並沒有公開,但按照大傢的普遍猜測應該不會低於十億韓幣。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除瞭音樂版權之外,作詞部分的版權收益也很驚人

K-POP音樂作詞傢當中也有一位響當當的人物。可能國內粉絲並不太瞭解,但至少在韓國本土的作詞類版權收益當中金伊娜的個人收益是最高的。IU李知恩的經典名曲《好日子》之外,EXO的《咆哮》以及劉在石(劉三絲)的Trot單曲《愛情的再開發》的歌詞都出自於她的創作。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金伊娜開始進行文字創作的機會也非常偶然。原本她僅僅隻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但平常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的她,偶然的機會讓作曲傢金亨碩看到瞭自己的文章。就這樣在長達七年的時間裡,她陸陸續續開始為不同的K-POP愛豆歌手們寫瞭多達420首歌詞。而她的版權收益目前能達到七億韓幣一年。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每年春天,他會因為一首歌拿到十億版權費

國內歌迷們可能並不太熟悉韓國歌手張凡俊。但隻要關註過K-POP音樂的網友的話都曾聽過那首非常著名的《櫻花結局》。雖然這首歌是他在2012年發表的歌曲,但每年春天櫻花盛開的時候《櫻花結局》幾乎成為瞭所有韓國人必聽的一首歌曲之一。2016年的時候張凡俊本人透露過這首歌的版權費用已經累計達到瞭46億韓幣。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作詞和作曲已經成為愛豆圈子裡的必然趨勢

那為什麼越來越多的愛豆渴望參與到音樂制作呢?當然是為瞭獲得更高的收益。因為愛豆這份職業僅僅靠演藝公司的抽成來過日子的話,那麼過瞭多少年之後很多人不得不面臨一個轉型的問題。但是隻要能有機會參與到音樂制作,那麼版權費用會一輩子追隨歌手本人。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因此在新生代愛豆歌手當中像(G)I-DLE這樣的團體逐漸開始成為瞭人們追捧的對象。截止到目前為止,隊長田小娟到底能拿到多少版權費還沒有具體統計。但相信不久的將來,她的名字一定會出現在韓國音樂版權協會的前茅。因為像她這樣能參與自己音樂的愛豆已經成為瞭這個行業“標配”。

韓國流行音樂的版權收入,你真的瞭解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