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原創作者:卓語

松、竹、梅經冬不衰,被稱為“歲寒三友”。三者因傲骨迎風,挺霜而立,精神矍鑠,在中國傳統文人心目中有著極高的地位。

松象征萬古常青,竹象征虛懷若谷,梅象征冰清玉潔。三種植物組合在一起,高潔雅致,寓意深遠,代表著極高的生命的品格和終極追求。

雖然被稱為歲寒三友,但它們並非隆冬產物,它們都有強韌的生命力、驚人的適應力,在任何一個季節都呈現著勃勃生機,奉獻著天地精華之美。

歲值庚子,多有坎坷,歷史上的庚子年都不太好過。在這個時候,歲寒三友的精神恰恰是我們所需要的。

讓我們徜徉於古典詩詞中,仰慕詩人筆下的歲寒三友。抽些時間,去大自然裡看看松、竹、梅,感悟其特有靈性和氣節。

《南軒松》(唐)李白

南軒有孤松,柯葉自綿冪。

清風無閑時,瀟灑終日夕。

陰生古苔綠,色染秋煙碧。

何當凌雲霄,直上數千尺。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詠松》(清)陸惠心

瘦石寒梅共結鄰,

亭亭不改四時春。

須知傲雪凌霜質,

不是繁華隊裡身。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贈從弟》(魏晉)劉楨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風。

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題王才臣南山隱居·松庵》(宋)楊萬裡

與花不同色,與竹同德。

風月偏相尋,攜手清涼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松樹姿態挺拔,傲骨崢嶸。主幹粗壯、上面紋路錯雜交替,十分的具有年代感和滄桑感,就宛如一位具有內涵的老人正在遠遠眺望。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它長年不凋,能萬古長青,因此自古就有庭木之王的稱號,作為主樹和山石結合,搭配亭子、小橋流水,體現自然雅趣,妙不可言。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蘇州拙政園裡,有一個所在叫松風水閣,又名“聽松風處”。兩面鄰水,閣後植松。據說風過枝搖,松濤作響,意蘊非常。

筆者曾親臨水閣,隻在窗下小駐,已經感受到清韻滿懷。想月朗星稀之時,臨窗望月,風起松動瑟瑟有聲,當是怎樣一番意境啊!?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拙政園松風水閣

竹子枝桿挺拔修長,形態優美。四季青翠,不染蟲病,全身是寶,無一處不可用,因而倍受國人喜愛,成為感物喻志最佳題材。

竹寧折不彎,曰正直;

竹節迭生,生生不息,曰奮進;

外直中通,曰虛懷;

有花深埋,素面朝天,曰質樸;

一生一花,曰奉獻;

玉竹臨風,頂天立地,曰卓爾;

雖能卓爾,亦成竹海,曰善群;

外形纖細,曰柔嘉;

質地猶石,曰性堅;

化作符節,曰操守;

竹簡載文傳世,曰擔當

………

所有你可以羅列出來的高尚品質,竹子全都具備。

所以,竹子不僅是歲寒三友,還是四君子之首。它就是美玉君子的化身!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竹》(梁)劉孝先

竹生空野外,梢雲聳百尋。

無人賞高節,徒自抱貞心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王維《竹裡館》

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詠竹》(宋)楊萬裡

凜凜冰霜節,修修玉雪身。

便無文與可,自有月傳神。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竹子生命力頑強,能在逆境中成長,它的自強不息令人感動。似有百般柔情,卻又堅韌無比。

竹不開花,一塵不染,不圖華麗,不求虛名,虛心勁節,樸實無華。它不求聞達於繁華茂林,然而千百年過去,卻終成瀚海般的竹林。它代表著清華其外、澹泊其中、清雅脫俗、虛懷若谷、剛正不阿。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它的玲瓏倩影、仙風道骨,盈盈清氣沁人心脾,美呆瞭一代又一代文人墨客。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古今文人墨客,嗜竹詠竹者眾多,與竹子相關的藝術作品極為豐盛,舉不勝舉,個個美到令人窒息。

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常建《題破山寺後禪院》

綠竹入幽境,青蘿拂行衣

李白《下終南山過解斯山人宿置酒》

竹風能醒酒,花月解留人

張渭《夜同宴用文字》

簷前花復地,竹外鳥窺人

祖詠《清明宴司勛劉郎中別業》

竹色溪下綠,荷花鏡裡香

李白《別儲邕至剡中》

綠竹含新粉,紅蓮落故衣

王維《山居即事》

竹深樹密蟲鳴處,時有微涼不是風

楊萬裡《夏夜追涼》

窗竹影搖書案上,野泉聲入硯池中

杜荀鶴《題弟侄書堂》

秋色入林紅黯淡,日光穿竹翠玲瓏

蘇舜欽《滄浪亭懷貫之》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明月如霜,涼風如水,竹影斑駁。庭院中有瞭翠竹,就有瞭無盡的詩情畫意。

而當寒冬襲來、霜雪漫天之時,靜看窗外桿桿清脆,細聽雪落竹葉,那更是一種特別的靜謐清透,仿若天籟之音、世外之景。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夜雪》(唐)白居易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徜徉於這樣的詩詞中,人總會有種靈魂觸感,仿佛瞬間身心明透,萬物放下。生命是如此之清寒,卻又是如此之美麗!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植物一直是文人借物自比的對象,但在不同歷史時期,文人熱愛的植物有所不同。而竹子自詩經到明清,君子地位巋然不動。很少有一種植物像竹子這樣,貫穿歷史長河,始終得到人們的鐘愛,被賦予如此眾多的美好寓意。

明清審美趨向清秀,對竹子的贊美和熱愛就更加強烈。古典名著紅樓夢誕生於清朝,瀟湘館遍植竹子。唯有這種植物,才能代表林黛玉精神世界。

黛玉多病之軀,而竹子四季常青,以外形不可類比。作者推崇的是她的精神世界,軀體不過是世間一粒塵埃,不足掛齒。

精神世界的生機,才是真正的生機。反之,軀體豐盈、精神枯萎,在作者看來也是毫無生機的物體。

林,象征著生機盎然,薛(雪)便是令萬物閉塞、湮滅生機的東西。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梅的外表並不嬌艷,但內在神清骨秀、高潔端莊、幽獨超逸,尤其是能迎雪獨開,品格非凡。它暗喻獨善其身,孤芳自賞。

《梅花》(宋)王安石

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梅花》(唐)崔道融

數萼初含雪,孤標畫本難。

香中別有韻,清極不知寒。

橫笛和愁聽,斜枝倚病看。

朔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山園小梅二首·其一》(宋)林逋

眾芳搖落獨暄妍,

占盡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

暗香浮動月黃昏。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做人如梅,不論境遇如何,都應保有錚錚氣韻。不畏強權,不與世俗同流合污。可以無人欣賞,但永遠不失骨氣,不去媚俗於世。

即便零落成泥碾作塵,也要香如故!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松、梅被合稱為歲寒三友,具有久遠的文化淵源。早在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就收集瞭寫松、竹、梅的詩,如:“如竹苞矣,如松茂矣。疊石流泉,茂林修竹。”

後來歷代詩傢詞人更是趨之若鶩,將松之遒勁、竹之瀟灑、梅之秀逸表現得淋漓盡致,顯示出瞭姿態之美、氣韻之美、品性之美。經千百年來的積淀,形成瞭豐富的文化內涵,成為高尚人格的象征。

留得歲寒風骨在,唯願君子如青枝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感嘆大自然的傑作,看到遒勁蒼松、挺拔翠竹、傲雪寒梅,就忘卻瞭寒冷的侵蝕!漫步其間讓人陶醉,心生仰慕,意多感概。

松挺、竹雅、梅傲,卓爾不群的氣質和豐饒的精神內涵,當之無愧成為真正意義的華夏國粹!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