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歌手·當打之年》已經“開打”到第三期瞭,首次 “雲錄制”模式精良的策劃可以說賺足瞭熱度。雖然這一季歌手不斷被網友吐槽這一季的嘉賓陣容太不當打,但熱度和話題度反而一路飆升。

輸贏、去留,“當打之年”的歌手競技儼然變成瞭粉絲們的“雲戰場”。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然後我們才驚覺,原來“當打”,打的不僅是蓬勃之年的歌手,更是觀眾對歌手未知風格的期待,是每一個人對大眾音樂審美水平的窺探,是人們對自己音樂審美水準的審視。

從2013年第一季《我是歌手》,到2020年《歌手·當打之年》,這檔王牌音樂綜藝節目已經走到第八個年頭,其間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歌手大有人在,以“黑馬之姿一炮走紅的鄧紫棋,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我是歌手》早期的節目中,鄧紫棋、黃綺珊幾乎成瞭飆高音的“代言人”,她們憑此出圈,同時這檔節目至今也常常因為歌手飆高音的話題而被詬病。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我是歌手》讓擅長高音爆發的鄧紫棋火成瞭“當紅炸子雞”,當年幾乎人人都會哼唱兩句“陽光下的泡沫”,卻少人唱得上去最後的高音。

後來,當大傢都淡忘瞭《我是歌手》裡鄧紫棋的成績排名,但記住瞭她的名字。同樣被人們記住的,還有她持續瞭多年的“黑料”。

在“當打之年”打的熱烈之前,她用新專輯的形式,直擊人心。

《摩天動物園》專輯主打歌的trap元素壓抑又有力,那是向世人昭告:她的音樂終於逃離瞭生意的“綁架”。這麼多年,原來她的每一句歌詞都是在唱自己。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15歲時,鄧紫棋參加歌唱比賽,憑借她為瞭喜歡的學長寫的歌,用她最擅長的粵語,比賽成績一馬當先。

沒法睜開眼睛說出心中的仰慕,那就索性做個睡公主,閉著眼睛,把少女的勇敢、羞澀、期待和小心翼翼都放進瞭音樂裡。

伯樂識出瞭千裡馬,商人張丹一眼相中瞭鄧紫棋,但那時候她還叫鄧詩穎。蜂鳥音樂與她簽約,並為她改名,16歲時鄧紫棋正式出道。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音樂世傢出身的鄧紫棋,認為對音樂追求與熱愛是可以付出一切的,她眼中的簽約就是終於可以一心一意做好音樂,不做生意,隻談理想。

彼時的蜂鳥音樂隻有鄧紫棋一個歌手,將所有的栽培都一心一意用到她的身上。

面對“高壓”的栽培,她願意去為瞭音樂體驗不同的社會角色,願意出國深造學習不同唱法,也願意在熱愛裡加上一份很重的責任去努力。

天真又寡見鮮聞的鄧紫棋把蜂鳥當作瞭第二個傢,把張丹看作瞭她最信任的人。她以為自己不會像艘小船一樣孤立無援,把蜂鳥看作瞭堅實的後盾,人生的港灣。

2008年,鄧紫棋推出首張個人專輯《G.E.M》,橫掃當年香港歌壇的新人獎項,出道即巔峰。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隨後,21歲的鄧紫棋在香港紅磡體育館開滿瞭十場演唱會。剛剛成年的她已經成為香港最年輕的當紅女歌手。

2014年,鄧紫棋受邀參加第二季《我是歌手》,節目采訪裡鄧紫棋說,整個公司隻有自己一個藝人,她的身上維系著公司所有人的命運。

“十幾個同事養傢啊什麼的,都要看我的成績做得怎麼樣。”《我是歌手》為鄧紫棋打開瞭內地歌壇的大門,蜂鳥也賺得盆盈缽滿。

鄧紫棋這個名字在內地打響知名度,圈粉無數且一夜爆紅。幾乎所有人的音樂歌單裡都有一首《你把我灌醉》或者是《泡沫》。

蜂鳥看到瞭這棵搖錢樹的力量,便在決賽之前要挾鄧紫棋續約,否則就不可以參加決賽。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簽約從此變瞭味,續約成為瞭綁架,鄧紫棋成為瞭被要挾獲利的“商品”。但天真的姑娘對於蜂鳥,哪怕是一人獨擋,她也沒有忘記知遇之恩,張丹的態度卻沒能對得起鄧紫棋的付出。

2015年4月,鄧紫棋與《我是歌手》節目組在雙年巔峰會上的選歌產生分歧。導演洪濤甚至在微博喊話:你們不換歌,我們就換人!

《我是歌手》以翻唱為主題,大部分歌手都表示願意為瞭節目效果改為翻唱,但當時的張丹堅決堅持要借著節目宣傳鄧紫棋的新歌:“你們節目重要,你們就換人吧!”

蜂鳥的態度讓節目組忍無可忍。他們為瞭趁熱打鐵讓鄧紫棋宣傳新歌,差點兒毀瞭這顆新星。

年少成名的光環讓負面話語的力量出奇強大,所有網友都在罵鄧紫棋耍大牌,群起而攻之。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在鄧紫棋被罵的那一年裡,始作俑者卻沒有發聲,任其自生自滅。事件最後的反轉竟然還是《我是歌手》的導演洪濤接受采訪時為鄧紫棋聲明。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雖然《我是歌手》節目組改變選曲也有不對之處,但這個努力又陽光的姑娘根本什麼都沒有做錯。以生意為重的張丹讓事業巔峰的鄧紫棋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這一推就是很多年,且變本加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皮褲成為瞭鄧紫棋的標簽,也是她被群嘲的“資本”。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為瞭節省成本,拋頭露面的鄧紫棋的形象師居然是張丹的愛人。心態樂觀的她看似並不在乎外表的抨擊,甚至自嘲的開自己的玩笑。

她的原則是隻要不妨礙唱歌,其他外在的東西都可以聽公司安排。但別忘瞭,她不僅是個歌手,同樣也是個愛美的姑娘。

除瞭公關不出面,小事不周全,唯利是圖的蜂鳥開始變得不再愛惜鄧紫棋的“羽毛”。三流商演接二連三,微商、樓盤、商場慶典接踵而至,好像鄧紫棋不再重要,“鄧紫棋”這三個字更加值錢。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在鄧紫棋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蜂鳥音樂在商演上借著演唱會的名義消耗藝人價值。明明隻有四首歌,卻賣出瞭演唱會的價格。

大傢開始抨擊鄧紫棋,粉絲變成路人。最後鄧紫棋知道事情真相的途徑,竟然是通過粉絲渠道的反饋。

2018年,鄧紫棋成瞭“華語歌壇唯一受邀參加”NASA頒獎禮的嘉賓,但公司幾乎零宣傳,甚至有網友曝出當時陪鄧紫棋一同前往的隻有一個造型師。好像隻要不是賺錢的活動,公司都在坐視不管。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面對歌迷,她要以美好示人,報以微笑傳遞能量。

她以為隻要自己做好唱歌就能滿足粉絲、滿足公司。一次又一次的壓榨讓她心有不甘但是無法發聲,作為被捆綁的賺錢工具,公司不再尊重她的意願。

這個姑娘被剝削到差點毀掉自信。堅持商業化並不是過錯,但人不是商品,沒有你,她也可以。

終於在2019年合約到期,鄧紫棋義無反顧要離開,天使與魔鬼面前她從未放下自己的人性底線。

過去的幾年,除瞭音樂幾乎沒有任何公關支撐的鄧紫棋僅憑借自己音樂的才華和努力走到瞭流行歌壇的金字塔頂端。

宣佈解約前,蜂鳥已經安排瞭八場演唱會,鄧紫棋原本可以發聲向歌迷宣佈取消演唱會,但為瞭不讓大傢失望,哪怕已經識破謊言,她也決定繼續開下去。

但沒想到解約後的第一場演唱會因為“技術故障”推遲瞭兩個小時,工作人員阻攔不讓鄧紫棋上臺。

她一個人被扔在後臺,第一時間寫瞭道歉微博,打開直播安慰粉絲,上臺的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解約後的第一場就出事故,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其中原委,可她的教養還是選擇讓自己為別人的錯誤買單。

曾經的港灣變得黑暗,她被現實逼著變得獨立,因為臺上那個淚流滿面的姑娘現在隻能依賴自己。

面對真正愛她的歌迷,她仍然像個孩子,那些委屈和無助遇見感動都會被放大成為瞭眼淚。最後一場演唱會的痛哭,才是她對過去真正的告別。

如今後悔的不僅是名聲掃地的蜂鳥音樂,還有鄧紫棋,她後悔當初全心全意的信任讓自己遍體鱗傷。

蜂鳥最過分的事情就是將鄧紫棋的名字註冊瞭商標,明知會撕破臉卻為瞭賺取最後一點利益,不惜吃相難看也要把別人的名字和版權占為己有。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被商業捆綁多年的代價,竟然是連唱自己的作品都算侵權,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到底該叫做什麼。

如今的鄧紫棋已經覺醒,如今的她也不會再哭泣,人生最沉重的一課她花瞭十二年上完,積怨多年的她並沒有把註意力專註在口水戰上面,而是化悲傷為動力。

用經歷唱出的自己的鏗鏘有力,這時的她,帶著憤怒、帶著通透、也帶著成熟。

經歷瞭奮鬥過,成功過,為難過,委屈過,失望過,回頭再看才能知道,十二年前隻為瞭簡單的喜歡就去唱出自己是有多麼難得。

被生意“捆綁”的鄧紫棋:奔波於微商、樓盤慶典,她差點毀掉自信

哪怕年少有為,每一次發聲也都微弱又難以啟齒。鄧紫棋明白,她正在這個“摩天大樓”裡奔走。現在,她終於有勇氣推開瞭鎖住她的那個房間,她要通過自己的方式,詮釋對音樂的理解。

華語樂壇依舊很蓬勃,被詬病的是創作的商業化和審美的快餐化。藝術性和商業化其實並不對立,作為普通人,面對“利益綁架”的不公她發聲微弱,但作為歌手,她歌裡的每一句都是唱自己。

本以為《依然睡公主》她會回到原點,再用一次粵語唱自己的心事,可正如歌中所說“小孩被逼長大,那受驚的瞳孔被逼放大”。她不再是那個天真的寧願沉睡的公主,她終於被逼著長大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