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湖南衛視《歌手·當打之年》進行到第三期,雖然沒有迎來之前網傳的華晨宇和曾一鳴兩位選秀實力派男歌手之間的PK。但《歌手》的話題討論,依然居高不下。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相信看過第三期節目的觀眾朋友們,都有一個共鳴:相比前兩期節目來說,七位歌手不約而同“轉型”,紛紛踏上瞭“走心”的路線。

有人大膽猜想:是不是“技術流”的冬天到瞭,“走心派”的春天來瞭?但細想之下,這應該是個誤會。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所謂的“技術流”在第三期節目中的失利,或許並不如大傢所想的那般。而所謂的“派別”改變,也不是我們所預想的那樣。

任何一個消息的產生,都不會是空穴來風。如果沒有任何改變,大傢又怎會產生“技術流”吃癟的錯覺呢?

影響到大傢判斷錯覺的一個主要影響因素,就是各位歌手的排名變化。在此次的競演中,作為奪冠熱門的華晨宇守擂失敗,屈居第二。

兩次登上《歌手》舞臺,在“當打之年”又連續兩次排名第一。隨著比賽的進行,這讓華晨宇在登頂路上的爭議,也變得越來越多。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歌手作品帶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就像是一把雙刃劍,利弊共存。

無論是色彩濃烈的快歌,還是情感表達的抒情歌曲,華晨宇的作品都帶有鮮明的“華式風格”——無需過多辨認,就知道,這就是華晨宇的歌。

眾所周知,除瞭歌曲上的特點,華晨宇的演唱風格,也是獨樹一幟。

以淺唱低吟導入演唱,高潮部分的高亢嘶吼,大開大合的唱法,時刻沖擊著觀眾的視覺和聽覺。

“公式化”音樂模式下的演繹,倘若換做旁人,會顯得十分突兀。放到華晨宇身上,則契合許多。

不難理解,為什麼很多人稱華晨宇是國內90後歌手中,非常適合live演唱和演唱會表演的歌手。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同樣的,爭議也出現在這種鮮明的演唱風格上。

在《你要相信這不是最後一天》的演繹中,每句結尾的拖腔,高潮開始的持續高音,都很“華晨宇”。

而恰恰正是太過於“華晨宇”,讓大傢沒有看到花花突破自己的舒適圈。

就作品而言,其中的意義,毋庸置疑是優秀的。隻是強烈的風格與技巧仍舊產生瞭主客顛倒的反效果。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觀眾隻有先刻意的忽略高音演唱,尋求平靜後,才能更客觀安心的去體會歌曲所要表達的情感。

所以華晨宇獲得第二,即便不能說是合情合理,起碼也不至於顯得太離譜。

從《我是歌手》的第一季開始,到如今的“當打之年”。多年以來,觀眾對於“技術流”和“走心派”舞臺的舞臺表現在觀眾心中誰更勝一籌的討論,從未間斷。

尤其是此次黃霄雲奇襲毛不易成功後,更是將這個問題推上瞭風口浪尖。兩派支持者各抒己見,彼此間針鋒相對,各說各有理。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聽音樂本就是一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主觀意識下的偏好,沒有是非對錯之分,對待歌手的態度和喜好,亦是如此。

每個人對聲音的喜好都不一樣,有些人偏愛高亢、清亮的嗓音;有的人卻對磨砂玻璃一般的煙嗓,情有獨鐘。

即便是在競技要求下,歌手所要呈現出的音樂水準,也不會做到百分百的為眾人所愛。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但音樂本身,卻是有客觀的評判標準,優秀與否,立見高下。·

之所以講到歌手們在第三期節目中,心照不宣的“轉型”,最明顯的表現莫過於在選曲上的轉變。

前兩期節目中,歌手們的選歌喜好,無不是信手拈來的代表作,或是能點燃現場氣氛的“炸”場歌曲。

而到瞭第三期,就像是“命題作文”:以“關註疫情,鼓舞人心”為中心,選擇一首最拿手的歌曲。

在這樣的框架之下,大傢不約而同的選擇瞭勵志、積極、正能量的歌曲類型。

誠然,我們可以理解在特殊時期,歌手們想要通過歌曲表達對疫情的關註,想要給予大傢鼓勵的心情。

必須承認一點的是,每位歌手所選的歌曲,無論是從契合主題,還是歌曲質量來講,都可以躋身一線。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但是,偏向情感類型的選歌,並不代表歌手們的演繹方式,脫離瞭技術流。

備受爭議的黃霄雲選擇瞭一首網絡歌曲《你的答案》,區別於原唱慢慢推進,到“驅散黑暗”“打破恐懼”的情感遞進。

黃霄雲並沒有選擇一種無功無過的演唱方式,依舊使用瞭自己擅長的,能凸顯技術和專業功底的方式。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雖然和第一期相比,黃霄雲表現好很多。但同樣的,求勝心切的想法在歌曲演唱上表露無遺。

頗具力量的演唱,終究是削弱瞭一首歌的內在關懷。就像是一條橡皮筋越抻越緊,令人精神緊繃,無法平靜的感受歌曲帶來的力量,效果大打折扣。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對於黃霄雲,有網友如是評價:

黃霄雲用盡全身上下先天後天所有的努力,也敵不過一句無聊。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唱得再好都無聊,因為無論是歌與唱的出發點還是落腳點,最後都是人,而她的演唱與她的人格都是割裂的。

她功利、有野心、攻擊性強,她的唱法充滿著能量技巧與炫耀,但是她演唱過的歌曲都是與她無法融合的,這樣造就的就是一個不真誠的人設,也是她無聊且喪失路人緣的根本原因。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但同樣的,米希亞對於《向著明天》的歌曲處理,則更加的動人心魄。

作為日本國寶級的歌者,難道米希亞就不具備演唱技巧嗎?就不會飆高音嗎?

那麼,為何同樣是以技巧出彩的兩位歌者,為何外界評價卻是天差地別?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我們可以解釋為年歲尚小、閱歷較少的黃霄雲,對於情感和技巧的相互轉換與把握,與米希亞相比仍有差距。她還是適合這種不用分析太多、不要太多感情的歌曲。

但從根源來講,米希亞能靠聲音讓人流淚。她的聲音裡充滿著敘事性,通過她的演唱和對歌曲的詮釋,能夠令人感受到她發自內心的對生命的尊重和敬畏。

技術流從來不等於飆高音,而是知道運用恰當的方式,表達合適的情感。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歌手》舞臺多年來的規律所示:飆高音、炫技巧,似乎走得更能長久些。

如果說歌手的演唱功力和技巧是一首歌曲的表達框架,情感才是歌曲的靈魂。

豐富的情感表達,依托於歌唱功力和技巧,本是相輔相成的事情。通過紮實的演唱功力,能把歌曲的感情和思想,表達的更加淋漓盡致。

二者是相互依存、互相成全的關系。但即便如此,也會有主次、輕重之分。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誠實的講,袁婭維在這屆歌手裡面,唱功絕對可以擠進前排。

平衡有力的發聲,沒有音色上的脫節。低音性感、中音平穩,高音清亮。“西方的酒,東方的茶”,袁婭維絕對擔得起這樣的評價。

電影主題曲通常會帶給大傢畫面感,透過歌曲去深層次的感知電影內容,這也正是電影OST的魅力所在。

而袁婭維選擇《有一種悲傷》作為競演歌曲,不同於原唱A Lin的低沉吟唱,袁婭維在整首歌曲中融合瞭傾向於blues的曲風,真假聲轉換、結尾轉音,完成度很高。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可是奇怪的是,我們還是無法跳脫出袁婭維的技巧之外,去體會這份“悲傷”,也無法腦補出電影畫面。

對袁婭維來說,太平庸瞭。

並沒有成功的把觀眾從對於她“炫技技術流”的印象中,分割開來。

當技巧凌駕於情感之上時,虛有空架子的歌曲,就像是一副骷髏,一眼望過去,沒有內容、空空如也。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看到這裡,必須承認的是:“走心派”並沒有咸魚翻身。至少白舉綱和隔壁老樊兩位走心唱的奇襲歌手,最後都成瞭舞臺上的“一輪遊”選手。

帶著“我想要讓安靜的歌曲留在舞臺上”的心願來的隔壁老樊,終究還是敗給瞭他不喜歡的“飆唱功”的代表黃霄雲。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一個選擇瞭網絡歌曲,一個是網絡歌手出身。這場“對戰”沒有主流音樂與網絡音樂之分,在幾乎相似的條件下,歸根結底還是“技術流”與“走心派”間的一較高下。

結果,顯而易見。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當然,雖然缺少瞭現場500位觀眾評委,但在雲錄制的模式下,大眾評審仍然傾向於強烈的表達方式。他們需要有力的沖擊,來激發內心感受。

那些高音、節奏強的歌曲,確實更有表現力、震撼力,也更適合舞臺。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不僅僅是這屆的“走心派”有如此遭遇,此前的光良、陳潔儀等人,均鎩羽而歸。直到李健的出現,看似扭轉局面,打破桎梏,但終究寡不敵眾。

所以,李健會在決賽的時候,找“半吊子”歌手嶽雲鵬來幫唱,他用戲謔的態度昭告大傢:他們玩他們的,我跟他們不是一路的。

華晨宇痛失冠軍,如果你認為“技術流”頂不住瞭,那就大錯特錯瞭

其實觀眾需要的從來都不是一味的炫技,也不是非要把“安靜”的歌曲留在舞臺上,才能彰顯節目和比賽的公平。

大傢想看到的是在一個自由的歌曲競技舞臺上,能共生共存不同的音樂風格。所謂的“唱功”從來都不是評判歌手的唯一標準,能引起共鳴、共情的歌手和歌曲,才是值得流傳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