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8億人生活在一個被操縱的世界中

金凱利是我非常喜歡的一位演員。

他曾拍過一部叫《楚門的世界》的電影,在豆瓣上的評分甚至比他的喜劇片還高:

有8億人生活在一個被操縱的世界中

《楚門的世界》—金凱利

影片講述的是男主角楚門從小生活在一個小鎮上,每天都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然而他不知道除瞭自己之外,這個小鎮上所有的人都是電視公司的演員。

這些演員們每天都在這個巨大的“攝影棚”裡扮演著好心的鄰居,美麗的護士,刻薄的老板,甚至是楚門的妻子。他的生活其實是一檔真人秀節目,在長達30多年的時間裡,每天都有上千架攝影機對著楚門,把他日常的一舉一動播放給全世界觀眾收看。

當年這部影片上映時在美國造成瞭巨大轟動。它背後的社會隱喻引起瞭廣泛討論。人們從這個生活在虛擬世界中,被監視著的“楚門”身上,看到瞭大時代下個體的縮影。

操控,虛假,自由,是那時的關鍵詞。

在更早之前,英國著名作傢喬治奧威爾的小說《1984》裡也描繪瞭類似的景象。在一個烏托邦的世界裡,人們被一個名叫“老大哥”(Big Brother)的東西監視著。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無知又麻木,每天都被強行灌輸著上層的思想和意志。

有趣的是,蘋果公司以此為藍本,創作瞭一條享譽世界的廣告《1984》,在現實中帶來瞭一場計算機世界的巨大革命。

有8億人生活在一個被操縱的世界中

蘋果廣告《1984》在現實中帶來瞭一場計算機世界的巨大革命。

時間一晃過瞭30多年。

當初的電視媒體發展到如今的網絡媒體,信息的傳播渠道更加碎片化,多元化。微信,微博等自媒體的崛起被稱為“自由意志”的覺醒,人們不再被動地接受單一信息渠道的影響,百傢爭鳴的時代到來。

截止到2019年底,中國的網民數量達到8.5億,相當於歐洲的人口總和。

然而,當年的隱喻並沒有因此改變。反而換瞭一種方式,以更隱晦的姿態訴說著這個時代的怪象。

從名人詐捐,到新聞造謠,從微信打假,到微博撕逼……我們目睹瞭千奇百怪的信息轟炸,經歷瞭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各類表演。才發現人人都能發聲的新媒體時代,並不比過去單一的電視廣播好到哪兒去。相反過度的信息爆炸加重瞭思考成本,讓我們更願意被動相信“觀點”,而非主動辨別“真偽”。

這時,就需要有人出來主持正義,還原真相。

然而,什麼是真相?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是:事物的本來面目或真實情況。

但這隻解釋瞭真相本身,並沒有說真相是怎麼來的。

電視劇《勝者即是正義》裡對“真相”一詞,有另一段描述:

“真相”在發生的那一刻之後就已經被淹沒瞭。接下來所有的質證都是推測,都是站在相關利益方角度的一種“自圓其說”。

隻要質證後的證據鏈形成瞭一個完整的法律事實,那麼法官就相信它是真實的。這叫做程序正義。

我們如今在媒體上接收到的信息,幾乎都是這種“程序正義”:

明星被爆出“黑料”,媒體煽風點火,粉絲紛紛站隊。一開始被爆出的“真相”經過各路反轉,到最後誰也不敢肯定事實到底是什麼;

企業被曝光造假,記者忙著報道,各路人馬解讀。一個簡單的“賣假貨”事件演變到後來很可能變成“競爭對手惡意陷害”,“企業員工公報私仇”;

隻要事件還在持續發酵,就永遠沒有一錘定音的那一天。到最後人們關心的早已不是真相本身,而是怎麼證明自己所說的是真相。

這時誰的故事講得有板有眼,講得無懈可擊,講得聳人聽聞,講得用情至深,誰就代表瞭真相。

“程序正義”到最後甚至演變成“情緒正義”。理性思考被忽略,情緒煽動成為誘因。

在這種情形下,“操作”變成瞭可能。懂得操縱大眾心理的人,才是這個時代最可怕的大規模殺傷武器。

關於這一點,方法成千上萬。但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以大量金錢為資本,以人性弱點為入口。最後結果也大致相同,通過“民意的力量”來幹涉大多數人對事實的判斷。要知道,從眾心理是最容易利用的人性弱點。

有8億人生活在一個被操縱的世界中

以大量金錢為資本,以人性弱點為入口。

而另外一種常用的方法,是註意力遷移。通過制造一系列更勁爆更轟動的事件,來掩蓋原本處在風口浪尖的輿論焦點。正應瞭那句話:藏起一棵樹最好的方法是什麼?答案是把它藏在一片森林裡。

依次類推,藏起一個謊言的最好方法,是把它藏在一堆謊言裡。

再往下推,答案讓人不寒而栗。

孫子兵法說的好,“用兵者,攻心為上。”

熟讀《烏合之眾》,《公眾輿論》等書籍或者深諳傳播學原理的人,能夠輕而易舉地在這看不見硝煙的戰場上攻城略地,占領大眾的心智。配合資本的投入,很容易形成一股巨大的合力,主宰公眾的註意力。

有8億人生活在一個被操縱的世界中

配合資本的投入,很容易形成一股巨大的合力,主宰公眾的註意力。

關於這點,一些公眾大號們早已熟練於心。他們被稱為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

掌握瞭他們,就掌握瞭輿論。

掌握瞭輿論,就掌握瞭權力。

意見領袖振臂一呼,底下搖旗吶喊的人就開始紛紛站隊;

明星發條懟人的微博,就能引起雙方粉絲三天三夜的罵戰;

更不用說擁有千萬粉絲的人發一篇文章,公眾就能幫忙她解決小孩上學的問題。

千萬粉絲是什麼概念?這相當於一個省級衛視的影響力。

而微博上那些耳熟能詳的網紅段子手,他們早已被三傢大公司所把持,形成抱團陣營。同一公司旗下的紅人互相轉發和追捧。所以你經常會看到某一個觀點在短時間裡得到許多大號轉發。不管正不正確,隻管吸不吸睛。

仔細想想,這樣的現象每天都在我們周圍上演。這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情,就像《楚門的世界》裡一樣,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現實中的楚門。

自媒體的崛起並不是自由意志的覺醒,這依然是少數人操作大多數人的遊戲。隻不過在網絡發達的時代,這種“操作”變得更加容易。我們身處其中,卻從未思考過這些現象背後的本質和意義。

天天排隊的網紅奶茶店,媒體炒作人氣爆棚。但你不知道排隊的人裡面可能一半以上都是黃牛;

深夜熱鬧非凡的直播App,大傢高呼著全民娛樂時代到來。但你不知道直播室裡面99%都是機器人;

賣衣服的網店下一片評論叫好,以為遇到良心賣傢。但你不知道這些評論花幾十塊錢就能在網上買到;

還有那些動輒百億播放量的綜藝網劇,如果你知道中國隻有7億網民,那你就知道這個數字是多麼荒唐可笑。

所有虛假繁榮的背後,都隱藏著巨大的利益。此時真相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想讓我們看到什麼,相信什麼。

而當一件事情越看上去無懈可擊,背後的玄機可能越深。面對這種現狀,保持理性思考才更顯得珍貴。在難以還原真相的情況下,至少我們可以拒絕做任人擺佈的木偶。

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和一顆獨立思考的心。最重要的,是完善自己的邏輯思維能力。這才是這個時代最需要普及的知識。

下面幾個簡單的小建議,大傢不妨參考:

1. 警惕幸存者偏差

不要隻聽某一類人或群體的聲音,以免先入為主。擴大你的信息采集樣本量,不斷改變信息搜集的渠道。越是聽到觀點一致的聲音,越要尋找不同角度的見解。

旁聽則暗,兼聽則明。

2. 拒絕偷換概念

偷換概念是將其他故事和案例中得到的結論,嫁接到現在的事情上,達到誤導受眾的目的。而應對的方法其實也很簡單,就事論事。不要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註意力始終放在眼前討論的議題上,警惕任何“拿來主義”的理論和詭辯。

3. 不要輕易站陣營

隨大流是最容易合群的方法,但合群並不意味著掌握真理。把他人的意見和看法,當做“信息”而非“結論”,凡事都要自己分析。

過濾掉任何情緒性詞語,比如“可憐”,“心疼”,“難受”;屏蔽任何結論性詞語,比如“肯定”,“絕對”,“勢必”。先做冷靜的旁觀者,再做熱心的討論者。

4. 堅持MECE

經典的麥肯錫理論,在這裡依然適用。面對任何問題,都要記住“相互獨立,完全窮盡”。找到事物所有可能的影響因素。把它們分別拆開,獨立分析。

這樣去思考,很容易分辨出誰在攪混水,誰在轉移註意力。

最後,願你我都能有一顆冷靜理智的頭腦。

【這裡是阿焜說·歡迎評論·感謝閱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