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在電影《放牛班的春天》所描繪的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到老師和學生這兩個完全不同身份的人,如何擺脫現實生活中的失意和困境,努力奔跑、向陽而生。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他們經歷瞭一場並不算長的師生關系,卻在這段短暫的相處中,解答瞭各自生命中最為困惑的難題。

人至中年卻丟掉工作的失敗者馬修,給瞭放牛班的孩子從未體會過的“春風”;而身陷“池塘之底”的放牛班的孩子,也讓馬修看清瞭他存在於世間最獨特的意義。

這部名字並不起眼,甚至還有些許“草根”風格的電影,卻揭露瞭一個充斥著野蠻暴力的社會環境,以及生活在其中、被定義為“壞孩子們”的生活現狀。不僅如此,電影還歌頌瞭那些充滿溫暖與智慧的教育者的高尚人格。

如果忽視瞭春天,那麼一定等不到秋天豐碩的果實。

1.野蠻的土壤

在每個父母的期盼中,在老師的教誨裡,我們都曾被無數便地灌輸“好孩子”的思想,在說完“別人傢的孩子”之後,接下來就是對“壞孩子”的批判和鄙夷。

太多人說:“你要做個好孩子,要聽我的話,你怎麼就考這點兒分數,真是蠢!”

但卻鮮少有人問:“你遇到什麼困難嗎,你喜歡嗎?”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還處於懵懂的年紀孩子,對這個世界無不充滿著好奇,心中也藏有無數的疑問。而這其中隻有很少的人可以說出他們的疑惑,並得到耐心的解答。他們無疑是幸運的,因為還有更多的孩子則在我們看不到的角落,要麼妥協,要麼用自己的方式盡力反抗,最後終於也就變成瞭人們口中的“壞孩子”。

“壞孩子們”難以理解成年人之間的矛盾,父母為何要吵架酗酒?老師隻偏愛那些考的好的學生?

而人們則轉頭向身旁的人說到:“他是個壞孩子,沒救瞭!.”

被定義者有瞭更多的疑惑,而定義的人也愈加相信瞭自己的判斷。

電影《放牛班的春天》一開始就通過莫杭治這一歌角色,為我們描繪出這樣一個典型的“壞孩子”。

莫杭治困惑於並不完善的傢庭關系,他喜歡幹一些不那麼正常的事,喜歡惡作劇,厭惡學習。

所有的壞孩子最終都是會被送到“池塘之底”,他當然也不例外。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在“池塘之底”,拉齊校長僅僅因為他上課走神,沒有寫課堂筆記而要關他數天的禁閉。

當關上鐵門那一刻,黑壓壓的禁閉室與關押罪犯的監獄無異。

當橫沖直撞的“壞孩子”被放逐到野蠻的土壤,那他一定會接收著野蠻的“營養”,發出野蠻的枝椏。

人們以為野蠻的土地能讓他們野蠻生長,卻忽視瞭他的靈魂也侵染瞭野蠻。

孔子認為人性本善,他覺得人生下來本是善良,隻是隨著後天的環境和教育不同而變得”習相遠”。

荀子則不這樣認為,他說人性本惡,隻是隨著後天的環境和教育而變好。

二位先哲在對於人性的根源是有著完全相反的觀點,但在人性形成的關鍵上卻有著完全一致的結論。

2.溝通是通往靈魂的橋梁

我曾在貴州荔波看過一個小孔橋,孔橋修建於幾百年前,橋雖不大,卻對古人尤為重要,因為當時交通不便,當地地勢又極險峻、河流眾多,頗有蜀道之難。此橋便成為瞭當地入桂的唯一途經。

有瞭這座小橋,人們就可以與外面的人聯通,見到外面的世界。

人與人的之間的關系,又何嘗不是如此?

成年人之間的溝通,利益的關系大抵占瞭大多數,這對於人之生存,本就不可厚非。但是這也為與孩子的溝通帶來瞭不小的麻煩,因為,他們會在與孩子的溝通中不自覺地變得功利,

他們常常會問孩子考瞭多少分,而不會問他學到瞭什麼。二者不同目地溝通,永遠也難觸及心靈。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在電影中,馬桑大叔被人用惡作劇打破瞭額頭,拉齊校長立馬拿來瞭一本“放牛班”的點名冊,讓馬修隨便點出一個人的名字,點出的那個人就是最後的兇手,需要接受嚴厲處罰。

校長覺得這樣處理有效率,不用浪費太多時間調查,反正他們都是壞孩子,處理誰不都一樣?

後來校長的錢被人偷瞭,有人懷疑是剛轉到學校的孟丹幹的,理由是他曾經偷過手表。拉齊校長叫來孟丹,見面就扇瞭他幾耳光,孟丹不認,校長就叫警察帶走瞭他。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可是錢真的是蒙丹偷的嗎?

馬修後來查出瞭錢是郭邦偷的,他問郭邦為什麼要偷錢,郭邦告訴馬修:“我想買個熱氣球,我長大後的夢想是駕駛熱氣球!”

從來沒有問過他的夢想,更沒有人告訴過他該如何實現這個夢想。所以,他用瞭自己的方式。

一直到馬修來之前,“池塘之底”的每一個個體都是一座孤島。

而“池塘之底”又何嘗不是現實世界的縮影,也許因為我們身處其中,才不識這個“池塘之底”的真面目。

在電影中,音樂是馬修用以啟發孩子們的工具,也是構建通往孤島橋梁的材料。但這個材料並不獨特,隻要人們願意,完全可以將它換成繪畫、聊天、傾聽……

3

《放牛班的春天》講述瞭失業的中年老男人馬修為瞭生計,不得不前往一個滿是問題少年的學校從事教育工作的經歷。

當他第一天到校看到校長亂點“倒黴者”時,他就被學校荒誕的管理制度所震驚,他深深同情著“池塘之底”每一個不幸的孩子,也竭盡全力保護著他們幼小的心靈。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他知道弄傷馬桑大叔的人是郭邦後,馬修並沒有將此事告訴校長,而是讓郭邦擔任起照顧馬桑大叔的責任;當莫杭治的母親來學校時,馬修也為瞭重塑莫杭治在她心中的印象時,而隱瞞瞭莫杭治正在被關禁閉的事實。

馬修所做的一切又是不計回報的,他想追求莫杭治的母親,被莫杭治的母親婉拒後又被潑墨,但他依然盡力保護著莫杭治,依然讓莫杭治擔任合唱隊的主唱。這正好與校長想用合唱團討得上級歡心,進而升官加爵形成對比。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不久後馬修被校長辭退,離開瞭”池塘之底“。雖然馬修的離開,對於”池底“的孩子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但留下的人,早已經知道瞭春風和太陽的方向,他們一定會將花朵開滿漫山遍野,直到果實累累。而這正是給馬修最珍貴的回贈。

《放牛班的春天》:一個中年失業者,一場關於教育的反思

哦,可愛的貝比諾終於等到瞭他盼望的那個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