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後一位攝政王,曾親手葬送滿清江山,晚年卻怒斥兒子賣國

文/格瓦拉同志

清朝的覆亡在很大程度上跟醇親王載灃有直接關系。作為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攝政王,載灃為挽救“沉疴在身”的清朝,開出一劑劑“猛藥”,結果最終非但沒有拯救國傢,反而親手葬送瞭愛新覺羅氏的江山。那麼,載灃到底是怎樣一位人物?他最終的命運又如何呢?

載灃是首任醇親王奕譞第五子,慈禧太後名義上的外甥,光緒皇帝的異母弟,末代皇帝溥儀的生父,生於光緒九年(1883年)。載灃七歲喪父,作為剩餘的兄弟中年紀最長者,繼承醇親王的爵位。載灃雖然身為天潢貴胄,但身上卻毫無公子哥驕墮放縱的習氣,行為端正,說話做事有分寸,而且還頗為重視氣節,在皇族中的形象很好。

醇親王載灃是中國最後一位攝政王

義和團禍亂北京期間,到處抓捕、殺害洋人及教民,德國公使克林德便死在他們手中。克林德遇害後,德國政府強烈要求清政府懲兇、賠償,並派親王級別的人物到德國“謝罪”。清廷不敢開罪德國,對他們的要求“照單全收”,在新任德國公使的建議下,派年僅18歲的醇親王載灃赴德國“謝罪”。

德國公使之所以指名道姓地要求載灃前往,無非是看中他無比高貴的身份,認為隻要派載灃前往,才能體現出清廷的“誠意”。就這樣,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載灃以頭等專使大臣的身份,率團趕赴德國“謝罪”。

在德期間,面對德皇要求其下跪道歉的命令,載灃嚴詞拒絕,並與德皇據理力爭,最終迫使德皇收回成命,僅以鞠躬禮瞭事。載灃堅持氣節的表現,深得清廷上下贊許,慈禧太後大為滿意之餘,便對載灃刻意栽培。在慈禧太後去世前的7年時間裡,載灃歷任隨扈大臣、健銳營掌印大臣、正紅旗滿族都統、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軍機大臣等職,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便已成為一品大員。

溥儀幼年登基,國政由載灃執掌

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光緒帝與慈禧太後相繼故去,清朝的國運又迎來一個大轉折期。慈禧太後臨終前,遺命由載灃的長子溥儀入繼大統,而由載灃擔任監國攝政王,全權處理軍國大政。就這樣,時年才二十五歲的載灃“一步登天”,成為沒有皇冠的帝國統治者。

載灃上臺後思慮的第一件事,便是如何除掉時任軍機大臣兼外務部尚書的袁項城。載灃之所以痛恨袁項城,一方面是他懷疑光緒帝之所以被幽禁而死,是拜袁項城當年“出賣”維新派所致;一方面是忌憚於他背後強大的北洋集團,擔心他會以此為資本謀國篡位。

載灃本想借故處死袁項城,但後者電召親信段祺瑞率兵入京,以幫助朝廷平息南苑兵變為由,對清廷進行軍事威脅。載灃自知不能采取強硬手段,便改而采取解職、遣放的手段,將袁項城攆回河南彰德,去過他的“垂釣洹水”生活。

載灃甫上臺,便趕走瞭政敵袁項城

載灃趕走袁項城之後,自以為再無威脅勢力,遂放開手腳,實施各項改革,以期重振國運,挽救垂死掙紮中的大清。然而載灃的一劑劑“猛藥”非但沒有拯救大清,反而把這個沉疴在身的“病人”直接送上“死亡之旅”。在載灃執政的第四個年頭,武昌起義爆發,革命風潮波及全國,半壁江山迅速變色,清廷岌岌可危。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載灃被迫敦請政敵袁項城復出收拾“殘局”,並任命他為總理大臣,將軍政大權全部拱手相讓,並宣佈卸任攝政王的職務。放棄權力的載灃成瞭“沒牙的老虎”,眼睜睜地看著袁項城欺負隆裕太後、宣統帝這一對孤兒寡母,心中雖然憤恨但又無能為力。載灃卸任還不到四個月時間,袁項城便逼迫宣統帝退位,存續近三百年的清朝就此覆亡。

在袁項城的逼宮下,滿清朝廷最終覆亡

滿清滅亡後,載灃正式退出歷史舞臺,不再過問外界事物,對滿清遺老遺少的復辟活動也不熱心。他之所以如此,或許是覺得清朝在滅亡時已人心盡失,不可能有復興的希望。所以,無論是張勛復辟期間,還是溥儀在東北自組偽滿政權,載灃都沒有參加。

不僅如此,對於兒子的賣國行徑,載灃深感不安,曾怒斥溥儀賣國求榮,是漢奸的行為。載灃同時提醒溥儀,稱日本人狼子野心、心懷叵測,一旦受其挾持,必將落得身敗名裂、任人宰割的下場,可惜終究無法說服執迷不悟的溥儀。

載灃勸說溥儀不要做漢奸,但被後者無視

看著兒子一步步走上萬劫不復的“懸崖”,載灃無能為力,他所能做的便是將傢中其他成員牢牢看緊,防止他們被溥儀“拉下水”。晚年的載灃一直居住在王府,過著衣食無憂、罕聞外事的寓公生活。1951年初,載灃因感染風寒去世,終年68歲,死後葬於北京西郊福田公墓。至此,中國最後一任攝政王,走完自己傳奇而坎坷的人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