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TikTok美國國會聽證會:中國公司出海的又一警示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出海,過去多數都是工具、遊戲類業務的全球化,而字節跳動今天所面臨的問題則更為復雜。史無前例的全球化,必然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問題。

直擊TikTok美國國會聽證會:中國公司出海的又一警示

(圖源:twitter/@annasproul)

文 | 房宮一柳 AJ Cortese

編輯 | 宋瑋 周恒星

一場美國國會參議院關於TikTok數據安全問題的聽證會,於3月4日(北京時間3月5日凌晨)在華盛頓召開。TikTok和另一傢接受質詢的公司蘋果均拒絕出席。

對於中國公司的出海產品來說,這是需要正面面對美國國會挑戰的時刻。而這也是繼2019年11月後,TikTok第二次被納入美國參議院聽證會討論。在美國司法流程中,聽證會將是一切正式立法討論的起點。

聽證會剛一開始,聽證會召集人參議員Josh Hawley就表示,他將推動制定立法,禁止所有聯邦政府雇員在所有聯邦政府設備上使用TikTok。

TikTok是字節跳動旗下一款短視頻產品,是2019年全球下載量最多的軟件,在美國擁有千萬用戶。TikTok US的運營主體一傢美國企業,總部位於美國卡爾佛城。作為在美國科技公司的有影響力的產品,TikTok和Facebook一樣,都成為瞭國會討論用戶數據安全、隱私問題的焦點。

據此次聽證會公佈的證詞,美國國會參議員對於TikTok的指控,除瞭質疑產品層面的數據收取、保存路徑外,同時指向其位於中國北京的母公司是否會將用戶數據收集,並交給政府。

《晚點LatePost》瞭解到,針對美國政府對TikTok的指控,TikTok正在參考2019年同樣被美國聽證會關註的Facebook用戶隱私事件的案例,積極應對。集團政府關系部門已經出動,同時在海外準備瞭政治咨詢和遊說專傢。

除此之外,TikTok相關業務,從數據、產品架構、人員、商業化等各方面,已經與母公司字節跳動中國業務業務抖音基本獨立。

2018年, TikTok各個地區的國傢運營團隊建立。2019年,12月朱俊擔任TikTok第一負責人之後,這個進程加快瞭。美國、印度等國傢已經建立瞭GM(General Manager)運營管理架構,其他重要國傢GM崗位也在開放中。同時,2020年TikTok第一次有瞭獨立的商業化目標75億人民幣。

但TikTok從業務、團隊層面獨立於抖音,和美國議員的擔憂和指控並無直接聯系,這也並不意味著TikTok會在股權意義上進行分拆(spin-off)。

據瞭解,字節跳動還在積極為美國TikTok運營主體公司招聘一位CEO。TikTok目前美國負責人是總經理Vanessa Pappas,她曾擔任YouTube全球創意負責人 (Global Head of Creative Insights)。新CEO可能需要對美國輿論更有說服力的全球化科技公司背景。

直擊聽證會現場

此次,《晚點LatePost》與Pandaily合作,直擊華盛頓聽證會全程,並在會後采訪瞭兩位出席作證的專傢。Pandaily(網址Pandaily.com)是一傢專註報道中國科技和文化領域的英文媒體,讀者為分佈於海外、對中國感興趣的泛科技人群,主要分佈於北美、印度和東南亞。此次受訪的兩位專傢均是Pandaily的讀者。

此次聽證會的核心主題,是用戶數據背後的國傢安全問題。參議員Josh Hawley稱,TikTok會收集用戶訪問記錄,搜索歷史,點擊記錄,以及郵件、圖片、位置資料。

除瞭拒絕出席的TikTok和蘋果,聽證會共邀請瞭6位專傢出席作證,他們分別來自聯邦調查局、國土安全部、國傢安全司司法部、美國企業研究所、新美洲網絡安全政策研究員。

來自國土安全部的Bryan Ware,與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的網絡安全專傢一起警告稱,這類數據可以被武器化。來自FBI的Clyde Wallace說:“它造成瞭可以進行數據挖掘的巨大信息漏洞。”副檢察長Adam Hickey稱:“這使情報部門更容易招募或入侵政府雇員使用的系統。”

Pandaily從現場發回報道表示,會上專傢不斷強調向中國政府輸出用戶數據的擔憂,但無人展示出實質性證據,以證明TikTok收據瞭這些用戶數據,並將其交給政府。

參議員Hawley是2019年新加入參議院的議員,他來自美國鐵銹地帶(Rust Belt)的密蘇裡州。這一地帶的選民被認為是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Hawley作為共和黨內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今年隻有40歲,為現任參議員中最年輕的一位。他經常抨擊中國科技公司,同時也是Twitter上提倡禁止TikTok的主力聲音。

據現場觀察,Hawley對中國企業持有非常負面的看法。這位議員將TikTok拒絕出席,評價為“TikTok隻是不想在宣誓後回答問題。”

這場討論看上去與中國和TikTok緊密相關,但事實上,由美國網絡安全人員組成的第一個討論小組,談論最多的是保護美國企業和基礎設施,免受黑客、勒索軟件威脅和其他網絡安全問題的影響,而不是聚焦TikTok涉及的實際問題。

第二個討論小組,研究員Samm作為瞭解中國的專傢出席,她提出“中國政府也無法不受拘束的實時訪問公司的用戶數據”。

對於上述指控,TikTok曾在2019年11月發表聲明,表明美國用戶的數據隻存儲在美國和新加坡,該公司沒有接受中國或任何國傢政府的指令而實行內容審查。由於無人出席聽證會,該發聲並未在現場被強調和討論。

2020年2月27日,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Sheryl Sandberg)告訴NBC的迪倫·拜爾斯(Dylan Byers),她擔心TikTok對該公司構成的威脅。由於TikTok是一傢中國公司,因此人們有理由擔心自己在該應用程序上的隱私。“它們非常龐大,增長速度非常快,而且增長速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快。”

通過兩次聽證會可以看出,美國政、商、學界對中國公司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固有印象和誤解。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已有近十年,但多數都是工具、遊戲類業務的全球化,而字節跳動今天所面臨的問題則更為復雜。史無前例的全球化,必然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問題。

對上述聽證會內容,字節跳動表示不予置評。

Pandaily和《晚點LatePost》采訪瞭兩位出席作證的專傢,他們在國傢安全問題上存在相反的態度。


以下證人觀點不代表Pandaily和《晚點LatePost》立場:

Samm Sacks(耶魯大學法學院資深研究員、新美洲網絡安全政策研究員)

直擊TikTok美國國會聽證會:中國公司出海的又一警示

Pandaily、晚點:如何評價參議員Hawley禁止所有聯邦雇員使用TikTok?

Samm Sacks:非常合理。我們不是要全面禁止中國公司,我們需要采取有針對性的手段。我的確認為聯邦工作人員不應該使用TikTok。我們尚不清楚有多少數據會被發送到北京,以及它們是被如何使用的。

我可能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但即使這樣,我認為TikTok掌握的數據並非那麼敏感。這些數據可以用於勒索或反情報行動的想法有些牽強。比方說,16歲的孩子,在20年後,可能處在涉及國傢安全的敏感位置,假設現在這些數據會被輸入到一個龐大的數據中心,然後20年後,他們要用這個來敲詐未來的美國總統?我認為這是荒謬的。

但如果對那些能夠接觸到敏感的國傢安全信息的人。我們應該保持警惕。所以當Hawley參議員宣佈(禁止所有聯邦雇員使用TikTok)的時候,我覺得ok。

Pandaily、晚點:你認為哪些是在聽證會上沒有強調但是值得強調的觀點?

Samm Sacks:有兩點我真的沒有機會強調。首先,是中國網絡治理體系運作的現實。中國政府沒有不受約束的實時數據訪問權利。這些都是非常復雜的法律。如果你和實際參與中國網絡安全審計的人交談,你會發現這並不是這個系統運作的方式。

第二點是,如果我們沿著這條停止中美之間數據流動的道路走下去,沒有人會考慮到世上其他國傢的政府將會怎麼對待美國。我們真的想走這條路嗎?甚至是參議員懷特豪斯(Whitehouse),他說“讓我們給應用程序打上標簽”,就像外科醫生貼紙條。試想一下,如果這種情況真的開始發生在美國公司身上,這反過來會真正傷害這些產品。

第三點,關於美國需要保持其在AI領域優勢的討論有很多,背後是在說,美國正在與中國展開AI競爭。如果是這樣的話,要是美國公司無法訪問大型的國際數據集,那將嚴重阻礙它們成為AI領域的全球領導者。如果其他國傢的政府采取這種方式,認為“不能讓美國公司訪問我們的數據,因為這些數據可能會被美國的公司和政府之間利用”。這一切都發生在全球數據主權不斷上升的背景下,我認為美國不想走這條路。這些在今天的聽證會上都沒有被提到。

Pandaily、晚點:如何看待TikTok的缺席?如果他們出席,可能如何動搖委員會的想法?

Samm Sacks: TikTok,或者甚至蘋果都沒有必要參加這種聽證會。來瞭就是幫助Hawley參議員演他想演的節目。他們可以找到很好的理由不用露面。

Pandaily、晚點:我們看到中國科技公司和美國科技公司在新興市場(印度、東南亞、拉丁美洲)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在這裡,數據隱私問題會阻礙中國企業嗎?或者,恰恰相反,正是缺乏對於數據隱私的擔憂,使得中國能有優勢構建更強大的產品?

Samm Sacks:我認為中國公司在這些市場上具有明顯優勢,原因如下:例如小米等公司,他們願意本地化他們的數據中心,並向地方政府開放訪問數據的權限,這是美國科技公司所不具備的,而這就是優勢。這也是我認為他們已經拓展到東南亞和印度的原因。尤其在印度, 如果他們願意建立本地數據中心並給予印度政府完全訪問該數據的權限,那將是一個巨大的優勢。

Pandaily、晚點:小米一直在推進他們的AIoT(人工智能物聯網)戰略,他們在全球有超過2億臺的聯網設備。但為什麼TikTok在美國引起瞭監管機構的關註?僅僅是因為它取得瞭成功?

Samm Sacks:是的,這是一個量的問題,因為TikTok的美國用戶數量很大。

Pandaily、晚點:你認為美國政策制定者對TikTok的真正關註點是在於公共數據安全、數字內容審查還是社交媒體的市場競爭?

Samm Sacks:我認為有兩個明顯的問題。第一個擔憂正是今天聽證會的主題,即美國公民的數據可能被傳回北京,並以多種與美國利益不符的方式使用。

第二個問題在於內容。這可能更值得立法討論。我們對TikTok用來推送特定內容的算法或關於哪些內容可能會被刪除的決策過程沒有任何瞭解。我們知道許多美國青少年,比方說在美國選舉中,一直在組成聯盟,參與辯論和傳播美國的政治信息。這種方式在分享和塑造信息方面已經變得如此有影響力,而我們卻不知道這一過程是如何進行的,圍繞這一內容的決策是如何運作的,這種想法令人不安。

但是我要說,這不是TikTok獨有的(問題)。這不是中國公司的問題,這是所有公司都會做的事情,無論你是中國公司,還是美國的互聯網平臺。

Derek Scissors(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常駐學者)

直擊TikTok美國國會聽證會:中國公司出海的又一警示

Pandaily、晚點:你對Hawley參議員提出禁止在政府設備上安裝TikTok有何評價?

Derek Scissors:這很合理。因為它涉及風險,而風險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首先是Tiktok能不能追蹤到每個用戶,以及使用TikTok的個體用戶的能力。這不是大數據問題,它實際上是關於在敏感位置或將要在敏感位置被識別的特定個體。目前的風險可能很低,但我認為未來的風險可能相當大。不是今天說禁止用TikTok,明天就能實現。政府需要時間。

Pandaily、晚點:有消息稱,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曾考慮將總部遷至中國大陸以外的地方,比如新加坡。你認為這能緩解美國對應用程序用戶數據隱私的擔憂嗎?

Derek Scissors:如果他們建立一個合資企業,比如出售51%股份給一傢美國公司,那可能有用。

字節跳動必須想辦法讓美國數據不受中國政府的控制。這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就算他們將總部遷到新加坡或其他什麼地方,也無法保護他們免受美國的監管。

Pandaily、晚點:在東南亞市場,印度市場,或者是拉丁美洲市場。數據隱私問題是否阻礙瞭中國科技企業參與國際競爭?或者這會給中國企業帶來競爭優勢嗎?

Derek Scissors:在大多數地方沒有。美國人、歐洲人澳大利亞人關心數據隱私。在大多數新興市場,他們不在乎。如果你能以低價提供一種新的服務,他們就不擔心數據隱私。我認為在新興市場,這無關緊要。他們關心的是服務質量。在欠發達地區,他們並不真正關心隱私。他們關心的是技術、創新、價格競爭力,這將決定新興市場至少未來5到10年的業績。

中國公司非常清楚這一點,因此他們可以收集其他市場的信息。這就是為什麼阿裡巴巴在東南亞采取商業激進行為。

(實習生馬可欣對此文亦有貢獻)

直擊TikTok美國國會聽證會:中國公司出海的又一警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