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紅樓最受人寵的公子哥寶玉喜歡給人改名字,他嫌小廝茗煙的“煙”字不好,便改叫焙茗。又嫌芳官的名字不好,起瞭個番名耶律雄奴。就連生個氣,都可以把蕙香的名字改叫瞭四兒。

在給這幾人改名之前,寶玉還把一個叫珍珠的丫鬟更名為襲人。之所以這樣改,是因為寶玉知道珍珠本來姓花,聯想到 “花氣襲人知驟暖 ,鵲聲穿樹喜新晴”的詩句,覺得“襲人”二字妙不可言。

賈寶玉引用的兩句詩,出自陸遊的《村居書喜》,整首詩充滿農戶人傢怡然自得的歡喜之情。尤其春暖花開、鵲叫枝頭兩句,簡直讓人幸福得心花怒放。

溫暖和晴朗,符合賈母對珍珠“心地純良”的判斷。襲人一名,是寶玉的傑作,也是寶玉對祖母溺愛之情心存感激地接收。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對文學作品裡的人物,歷來都是“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可不知為什麼,大多數讀者對襲人的感官印象都不好,甚至非常討厭她。理由是“計其生平,死黛玉,死晴雯,逐芳官、蕙香,間秋紋、麝月”,還有沒有為寶玉守節,嫁給瞭蔣玉菡。

恕我無能,這些評價,我終是讀不出來。唯有王國維的一段評價,我認為還是公允貼切的。

“襲人懲尤二姐、香菱之事,聞黛玉‘不是東風壓西風,就是西風壓東風’之語,懼禍之及,而自同於鳳姐,亦自然之勢也……不過通常之道德,通常之人情,通常之境遇為之而已。”

說到底,襲人不過是一個平常人,是那個社會中的一個底層人。難得的是,她知道那個社會的道德規范,她懂得那個社會的人之常情、人之常理,她一心想著通過自己的努力,讓自己的環境變得好一點,讓自己和自己的身邊人盡善盡美一點。

襲人不是改變社會、反叛時代的英雄,但她是適應社會、逆襲人生的楷模。用她自己的話說,她“素日想著後來爭榮誇耀之心”。翻譯成現在的話,誰又沒有一個上進之心呢?

01 襲人不是偷襲者

為瞭實現自己的目的,襲人到底有沒有暗中使壞告刁狀,這是判斷襲人是否是表面忠厚老實、內心陰暗奸詐的關鍵。

(1)襲人沒有給黛玉下藥

襲人最令人懷疑的,是寶玉被老爺賈政暴打教訓後,她向王夫人的進言。

“以後竟還教二爺搬出園外來住就好瞭……如今二爺也大瞭,裡頭姑娘們也大瞭,況且林姑娘、寶姑娘又是兩姨姑表姐妹,雖說是姐妹們,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處起坐不方便……世上多少無頭腦的人,多半因為無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見,當作有心事,反說壞瞭……二爺將來倘或有人說好,不過大傢直過沒事;若要叫人說出一個不好字來,我們不用說,粉身碎骨,罪有萬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後來二爺一生的聲名品行豈不完瞭……”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襲人向王夫人進言

這一段話,襲人自謙為“小見識”,卻有著大意思。

  • 《孟子·離婁上》雲:“男女授受不親,禮也。”男女之間不直接接觸、言談或授受物件,是古代的禮教規定。
  • 《孟子·滕文公下》又雲:“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鉆穴隙相窺,逾墻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如果沒有父母的安排、媒人的介紹,自己就鉆洞扒縫互相偷看,甚至翻墻過壁私會,那就要受到父母和社會上其他人的鄙視。

應該說,襲人是從那個時代的禮制出發,從維護寶玉、黛玉、寶釵等人的名聲出發,高瞻遠矚提出此建議的。

不想這條建議落人口實,成瞭襲人誣陷黛玉的憑據。連張愛玲都說:“雖然釵黛並提,王夫人當然知道寶釵與寶玉並不接近。”照此說來,那能壞寶玉名聲的,隻有黛玉瞭。

從情上講,寶玉隻愛黛玉是不假,但從身體來說,寶玉對寶釵,也不是絕然沒有想法。

賈妃賞端午節禮的次日,寶玉被黛玉打趣“隻是見瞭‘姐姐’就把‘妹妹’忘瞭”後,承諾道“我再不的”。可巧不大會兒,寶玉看見瞭寶釵“雪白一段酥臂,不覺動瞭羨慕之心”,然後看寶釵形容“比林黛玉另具一種嫵媚風流,不覺就呆瞭”。

與寶玉見人而動心相比,之前寶釵更主動,常常要到怡紅院找寶玉,以至於晴雯都煩瞭,抱怨說:“有事沒事跑瞭來坐著,叫我們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覺!”

當然,在肌膚相親上,寶玉、黛玉、寶釵並沒有闖禁區,但在情意相投上,已經為禮法所不容瞭。襲人正是基於此,才向王夫人報告情況並提出建議的,不存在故意構陷黛玉一人。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寶玉和黛玉、寶釵

(2)襲人不曾告晴雯的狀

除瞭黛玉,另一個讓人對襲人耿耿於懷的是晴雯。

因為王夫人說“我身子雖不大來,我的心耳神意時時都在這裡”,又因為寶玉說“咱們私自玩話怎麼也知道瞭……怎麼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單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紋來……他兩個又是你陶冶教育的……”,王夫人的耳目,十有八九是襲人瞭。

襲人自己的解釋是:“你(寶玉)有甚忌諱的,一時高興瞭,你就不管有人無人瞭。我也曾使過眼色,也曾遞過暗號,倒被那別人已知道瞭,你反不覺。”

見寶玉不能完全釋疑,襲人隻好嘆氣“天知道罷瞭”。

襲人的委屈隻有天知道,怡紅院的事卻的的確確是被有心人——王善保傢的把信息摸瞭去,又添油加醋說給瞭王夫人,書中寫得明明白白。

王善保傢的道:“別的都還罷瞭。太太不知道,一個寶玉屋裡的晴雯,那丫頭仗著他生的模樣兒比別人標致些,又生瞭一張巧嘴,天天打扮的像個西施的樣子,在人跟前能說慣道、掐尖要強,一句話不投機,他就立起兩個騷眼睛來罵人,妖妖調調,大不成個體統。”

原來王夫人自那日著惱之後,王善保傢的去趁勢告倒瞭晴雯,本處有人和園中不睦的,也就隨機趁便下瞭些話。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王善保傢的向王夫人告發

曹雪芹寫人,取名好用諧音。王善保即是“無善保”“無善報”,抄檢大觀園便是因她而起,她又充當瞭主力軍,奔著對頭晴雯等人而來,結果隻在自己外孫女兒司棋處發現瞭贓物罪證,隻好自己打自己臉,自己罵自己“現世現報在人眼裡”。

如果是襲人做瞭齷齪事,曹雪芹一定不會給她“溫柔和順,似桂如蘭”的判詞。

02 襲人隻是逆襲者

襲人是在她媽媽和哥哥窮得沒飯吃的時候,被以“死契”的形式賣到賈府的,先服侍賈母,後服侍湘雲,再後來,賈母“恐寶玉之婢不中使”,把她給瞭寶玉。

寶玉是賈母最心愛的孫子,寶玉的媽管不得,寶玉的爹打不得,讓襲人牽頭去照顧寶玉,可見賈母對襲人的信任。

最信任襲人的,還屬王夫人。襲人向王夫人提出中肯的建議後,想管卻不能管兒子的王夫人趕著襲人叫“我的兒”,還將襲人“和老姨娘一體行事”,從自己月例裡“拿出二兩銀子一吊錢來給襲人”,並吩咐鳳姐“以後凡事有趙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襲人的”。

雖不是姨娘,但已有瞭姨娘的待遇,襲人能讓主子這麼對她優厚,自然有她的過人之處。

(1) 純粹的忠誠心

書中對於襲人的忠誠是這樣說的:“卻說襲人倒有些癡處:伏侍賈母時,心中隻有賈母;如今跟瞭寶玉,心中又隻有寶玉瞭。”

包括和寶玉“初試雲雨情”,其實也是忠誠的一種表現。寶玉夢中領會瞭雲雨私情後,按耐不住“遂強拉襲人同領警幻所訓之事”,這是主子的需求。襲人自知“賈母曾將他給瞭寶玉,也無可推托的”,這是自己的職責。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寶玉、襲人初試雲雨情

襲人心底寬厚,一般不與人吵嘴鬥氣。可那次紫鵑騙寶玉說黛玉要回蘇州傢去,惹得寶玉發熱鼓眼,口角流涎,沒瞭知覺。襲人氣勢洶洶找到紫鵑質問,“滿面急怒,又有淚痕,舉止大變”,把黛玉也嚇得要死。

為瞭寶玉安危,襲人可真是掏出瞭一片赤誠之心。誰不讓寶玉好活,她也決不會讓誰好活。

今天的社會沒有主奴關系瞭,但有個人和單位的關系。很多單位都認為,忠誠比能力更重要。所以,襲人那種幹一行愛一行,在哪個單位就忠於哪個單位的精神,還是值得學習的。一般而言,誰為單位貢獻得越多,單位回饋給誰的相應也會更多。

(2) 周到的細致心

一天中午,寶釵到怡紅院想找寶玉聊天解乏,可寶玉睡著瞭,是襲人坐在旁邊一邊做針線,一邊隨時準備拿拂塵趕小蟲子。

想想這個場面,多溫馨啊,難怪寶玉可以睡得安穩瞭,就連後來寶釵換瞭襲人,寶玉都不知道。

襲人做的針線活是兜肚,考慮的是“如今天氣熱,睡覺都不留神,哄他(寶玉)帶上瞭,便是夜裡縱蓋不嚴些兒,也就不怕瞭。”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襲人、寶釵為寶玉做兜肚

再有一次,黛玉問寶玉,薛姨媽的生日去不去。寶玉說上回大老爺的生日都沒去,再加上天氣熱,穿衣服麻煩,不想去。襲人勸說:

“這是什麼話?他比不得大老爺。這裡又住的近,又是親戚,你不去豈不叫他思量。”

表面上看起來,襲人是在教育寶玉,但實質上還是為寶玉著想,擔心寶玉禮數上不周全,得罪人。

我們今天常說,細節決定成敗。看看襲人思考問題之細,做事之細,真得是滴水不漏,萬無一失,完全是做什麼事成什麼事的節奏。

(3) 強烈的責任心

襲人的責任心,可以從襲人因母親去世不在怡紅院照料的幾日反觀出來。

先就是鳳姐不放心,讓嬤嬤丫頭“別由著寶玉胡鬧”。

寶玉還沒胡鬧,丫頭們胡鬧開瞭。晴雯圍坐在熏籠上“裝小姐”一動不動,寶玉三更要喝茶習慣性喊襲人,麝月“裝傻”不理睬。後來更甚,麝月說要出去走走,晴雯來瞭興頭不加衣服跟瞭出去要嚇唬麝月,結果凍病瞭。

這樣偷懶耍滑,由著性子取樂,自己都難以照護好自己,又怎麼能照護好寶玉呢。

再看襲人是怎麼照護寶玉的。寶玉和秦鐘相約瞭日子去上學。襲人一大早就把寶玉的書筆文物收拾妥當瞭,寶玉起床後,又服侍寶玉梳洗。襲人擔心學校裡冷,還包瞭一包大毛兒衣服,並腳爐手爐的碳,叮囑寶玉記得添換,隻差跟到學校裡去陪讀伺候瞭。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襲人為寶玉穿衣

有責任心的人,才會把工作對象的利益置於自身利益之上,別人做不到的,襲人做到瞭,當然會更好地推動工作,博得工作對象的好感。

03 襲人還是善和人

(1) 對年長者寬愛

劉姥姥為瞭配合鳳姐和鴛鴦逗賈母與大夥開心,吃醉瞭酒,一不留神睡到瞭寶玉的床上。眾人根本不會想到劉姥姥在怡紅院裡,幸虧發現劉姥姥的是襲人。

襲人整理好床,再用百合香去味,對又驚又怕的劉姥姥說:“不相幹,有我呢。你隨我出來。你就說醉倒在山子石上打瞭個盹兒。”

劉姥姥實實在在體會到瞭襲人的擔當和機智。襲人用一個善意的謊言解除瞭一個貧苦老人傢的深切擔憂。

還有一天,是夏末秋初,老祝媽在葡萄架下拿著撣子趕馬蜂。襲人看見瞭,教瞭老祝媽一個給葡萄套小冷佈口袋的又省力又有效的辦法。老祝媽為表感謝,讓襲人吃葡萄。襲人先正色說不能壞瞭主子先吃奴才後吃的規矩,後來見老祝媽嚇著瞭,又安慰她說:“這也沒什麼。隻是你們有年紀的老奶奶們,別先領著頭兒這麼著就好瞭。”

對劉姥姥也好,對老祝媽也好,她們犯瞭一點不是什麼原則性的錯,襲人一概以幫助寬心對待,讓她們沒有什麼心理負擔。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襲人解救劉姥姥

(2) 對丫頭們憐愛

寶玉身邊的丫頭們,知道襲人的特別待遇,有事沒事就拿襲人“取笑打牙兒”,襲人一般都是一笑而過,倒是對於她們的小心思、小不是,常幫忙打圓場。

寶玉被老爺打後,抬回怡紅院療養。王夫人要找個跟寶玉的人瞭解情況,襲人去瞭。王夫人問,你來瞭,誰服侍寶玉呢?襲人回答:

“那四五個丫頭也好瞭,會伏侍二爺瞭,太太請放心。”

可見襲人當著王夫人,都是說丫頭們好話的。

還有一次,寶玉和晴雯吵架,寶玉說一定要回太太打發晴雯出去,晴雯說一頭碰死瞭也不出去。不可開交之際,襲人見攔不住,隻好跪下來求情,這樣晴雯才留瞭下來。

留下來的晴雯,性子始終難改。一次芳官碰巧單獨陪寶玉吃瞭頓飯,晴雯知道瞭,就用手戳芳官的額頭說:“你就是個狐媚子,什麼空兒跑瞭去吃飯,兩個人怎麼就約下瞭,也不告訴我們一聲兒。”

襲人見晴雯吃醋瞭,笑著解釋:“不過是誤打誤撞的遇見瞭,說約下瞭可是沒有的事。”

平兒說過一句話:“大事化為小事,小事化為沒事,方是興旺之傢。”這話用在襲人身上是恰當的。至少在怡紅院裡,襲人是不希望有是非事發生的。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襲人下跪為晴雯求情

《壽怡紅群芳開夜宴》那回,大傢抓花簽助興。襲人的花簽是桃花,詩句是“桃紅又是一年春”。許多人把重點放在瞭對這句詩的解讀上,認為日後襲人背棄寶玉嫁蔣玉菡,是她的又一個春天。

周汝昌先生對此有不同見解,他判斷,襲人這樣做,完全是為瞭保護寶玉不得已而為之的。賈府大勢去後,忠順王府來“搶紅”——討要賈府的姑娘,且點名隻要寶玉身邊的人。襲人於賈府萬難之境,舍身赴忠順王府。忠順王府存心羞辱賈府,把襲人配給瞭當時的賤人戲子蔣玉菡。

且不說真真假假,我以為除去詩句之外,我們還應該關註一下花簽的註釋:

“杏花陪一盞,坐中同庚者陪一盞,同辰者陪一盞,同姓者陪一盞。”

襲人的逆襲之路,值得每一個希望改變命運的小人物思考和借鑒

襲人的桃花簽

大傢算來,香菱、晴雯、寶釵三人皆與她同庚,黛玉與她同辰,芳官與她同姓。所以眾人笑道:“這一回熱鬧有趣。”

這熱鬧中有個隱喻:越是為人公道、處事公平的人,人們越是願意和她相處,願意捧她的場。這大概就是我們現在說的人緣吧,人緣好的人,無論上級,還是同級、下級,甚至是工作對象,都會成為他的資源和朋友。


參考書目:

《紅樓夢》前八十回(商務印書館)

《紅樓夢十五講》(北京大學出版社)

《紅樓夢研究稀見資料匯編》(人民文學出版社)

《胡適 魯迅 王國維解讀〈紅樓夢〉》(遼海出版社)

《紅樓夢魘》(張愛玲著 北京出版集團公司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紅樓夢的真故事》(周汝昌著 文化發展出版社)

《王蒙談紅說事》(北京出版集團公司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