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老板越來越不當人

為什麼老板越來越不當人

這是半佛仙人的第206篇原創

1

近1年來,整個互聯網行業的大方向從to C(個人消費者)轉變成瞭to B(公司)。

背後的原因特別現實。

首先,C端市場已經是一片血海瞭,新的機會不多瞭。

這波4G帶來的全民換機潮早已到達瞭尾聲,該入網的差不多都入網瞭,流量總量已經見頂,上網群體就那麼多瞭。

蛋糕不會再變大瞭,盡管還有深挖的價值,但是難度和性價比都是一個問題。

其次,to C的產品,如果沒有真的形成生態,緊靠產品本身其實沒有真正的門檻,後來者隻要瘋狂燒錢,都可以短時間在規模上追出來,用戶都是貪便宜的。

用戶沒有忠誠度,遷移成本低,這也是C端產品的問題所在。

而B端產品的遷移成本就會很高,因為一傢公司選瞭一個合作夥伴之後,再遷移是要三思的,因為很有可能好處還不夠麻煩多。

最後,C端產品屬於表層應用,而B端產品屬於底層應用,B是C的基礎。

舉個例子,C端產品像遊樂場,B像供電企業,C很賺錢,但B更有戰略意義,把持瞭B,C其實隻是小玩傢。

如果有的選的話,成為行業底層自然是更好的。

過去幾年由於C端熱錢太多,紅利太豐盛,所以每一傢都在做to C,但到瞭近1年,大傢都發現瞭B端的價值。

於是千軍萬馬的轉B端的情況出現瞭。

簡稱撕B大戰。

2

如果說2020年第一個B端的風口是什麼,那毫無疑問是協同辦公領域。

突如其來的疫情,大量企業要轉為線上辦公,所以to B們的機會來瞭。

眾所周知,to B門檻高,這個市場上真正的競爭者,其實隻有阿裡釘釘,騰訊辦公,字節飛書以及華為。

當前這個遊戲中,跑得最快的是釘釘,但跑得最快,未必一定是最後的贏傢,整個to B行業現在連剛剛開始其實都說不上,5G還沒到來,網絡穩定性依然不好掌控,用戶認知和付費意願都是迷,隻能說現在是在萌芽的早期。

其實沒有一個玩傢真的準備好,大傢都是在用盡全力的去吃份額,邏輯是自己多吃一點,自己的對手就少一點。

釘釘不僅雲資源不要錢的往裡投,更是登錄B站直接炸穿年輕人的心智,做的非常漂亮。

飛書更直接,核心功能免費,作為標準的C端選手,直接把C端核心拉新邏輯丟到B端。

華為笑而不語,作為5G的基礎供應商,自然有一股定力。

大傢都在爭先恐後,但騰訊走出瞭不一樣的畫風。

3

做辦公領域的市場拓展,應該怎麼設計策略?

或者說,B端用戶的痛點在哪裡?

很多人眼中B端產品隻有老板說瞭好才是好,畢竟最終拍板做決策的,還是老板,不管產品本身如何,隻要能夠說服老板買單,那就夠瞭,社畜隻配【被喜歡用】。

甚至還有論調是越變態的產品越好,因為老板喜歡。

這套邏輯某種程度上是有道理的,做產品面向拍板的超級用戶,似乎天經地義。

但其實,並不完全是這樣。

一個老板到底是如何選擇產品的?

一定是這個產品滿足瞭他的核心需求。

滿足掌控欲算需求麼?算。

價格便宜算嗎?算。

契合企業應用場景算嗎?算。

但這些都不是核心。

老板真正的核心需求,一定是這個產品能幫他提高效率,更直接點,能幫他要麼賺錢,要麼降低成本。

掌控欲這種東西屬於標,不屬於本,沉迷於掌控欲那點東西的老板,早晚要完犢子,抓大放小維持公司整體高ROI才是管理的精髓。

一個合格的老板,眼裡隻有效率和數字。

做鞭子很簡單,做有價值的鋤頭,很難。

而且老板,其實也是C,隻不過是需求和普通消費者不同的大C而已。

合格的協同產品,不是給老板鞭子,而是讓大C和小C都能在裡面找到需求。

這就是騰訊做協同辦公的戰略。

4

C端體驗是騰訊系產品一直以來的優勢,騰訊本身就是靠C端的能力來過日子的,做的不好沒飯吃。

用戶體驗這東西,目前一被拿出來說,都得被嘲笑,很多人認為用戶體驗隻是幾個頁面改來改去,毫無門檻。

沒錯,改界面確實是毫無門檻的,但用戶體驗並不是改界面,用戶體驗其實是一整套完整的產品哲學和生態玩法。

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特征。

用戶體驗到瞭某個拐點的時候,會是質變的。

用戶體驗做到極致,就是潤物無聲的品牌代表品類。

騰訊系一貫的產品哲學就是潤物無聲,雖然這種做法在當前被很多人抨擊,但其實效果是更高維的。

你一直在用騰訊的產品,但是你意識不到這是騰訊的產品,你隻是意識到瞭你的需求,騰訊的產品恰恰好滿足瞭你的需求。

例如你聊天,你隻會意識到你在聊天,而不是【微信聊天】。

例如你吃雞,你隻會意識到你在吃雞,而不是【騰訊遊戲吃雞】。

甚至你掃二維碼,你隻會意識到你在付錢,而不是【用騰訊的東西付錢】。

這是最恐怖的用戶影響力。

騰訊一直佛系沒錯, 但是騰訊的核心基本盤,11億微信用戶,8億QQ用戶,強大的C端連接能力與用戶體驗一直都在,並且隨時能夠成為騰訊逆襲B的核心競爭力。

這種C端轉化的能力,經常被市場忽略,卻是騰訊獨一無二的優勢。

5

拋開相對有些難以理解的產品哲學,談點更實際的。

拉通疫情期間熱門的辦公產品,騰訊系無疑是目前已知上手成本最低的。

什麼意思?

協同工具分為兩種,一種是純粹內部溝通使用,一種牽涉到外部溝通。

內部溝通工具裡面,企業微信跟微信根出同源,上手就會。

這也可以回答,為何疫情一來,這款辦公軟件既能被新疆的中學用來直播上課,也能讓湖北醫院用來給病人遠程診療,還能讓寶島眼鏡的8000名試光師在線買貨。

外部溝通工具裡面,甲方為什麼要為瞭你去單獨下載一個新的APP?你真的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嗎?

而騰訊系產品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微信人人都有,並且企業微信和微信是打通的,這就代表沒有遷移成本。

其他產品首先要解決用戶為什麼要用你這個邏輯,但是微信不用,因為大傢都有。

這在產品推廣階段是大殺器,是門檻極高的護城河。

在存量市場拼刺刀的階段,這也是致命的武器。

如果能提供相似的功能,但是騰訊隻要1個APP就能解決問題,那麼除非對手有顛覆性獨一無二的東西,不然永遠都趕不上。

更可怕的是,當別的軟件還在盯著內部溝通那一畝三分田,企業微信已經打通微信互聯能力,帶著小程序、服務號等一幹兄弟在微信帶貨。

特別是在疫情場景下,當你還在糾結怎麼為客戶提高效率時候,騰訊已經開始帶著客戶盤活需求,在私域流量上賺錢瞭。

當初,喊著貸款發工資隻夠撐3個月的西貝,通過企業微信連接瞭3萬多客戶,通過送餐和食材訂購等服務,線上營收占比高達80%。

差異化競爭,是致命武器。

6

除瞭產品差異化競爭,還有生態。

騰訊生態的特點是,一個是強大的包容性和開放,不賺最後一個銅板,把生態交給所有人自己來處理。

例如典型的公眾號,作者想怎樣自我表達都可以,隻要不違法違規。

例如小程序,作者想做什麼都可以,隻要不違法違規。

小程序現在已經成瞭一個隱藏的幕後Boss,一個超脫於所有平臺的生態,你有多久沒有用APP瞭?已經習慣用小程序用瞭就走瞭?

從生產角度,高自由度再配合騰訊系大用戶基數的特點,帶來的就是,參與者的產出和活躍度都是極為豐富的。

放到to B商業規則裡面,騰訊也是帶著一大波合作夥伴一起跑的,未必跑的最快,但是這個隊伍體力很持久。

這種生態優勢,也在這次科技抗疫戰中,得到充分體現。

2020年除夕至正月二十,生鮮果蔬類小程序訪問人數同比增長168%,社區電商類小程序訪問人數同比增長83%。

疫情期間,騰訊推出雲辦公全傢桶“套餐”快速卡位:企業微信、騰訊會議、騰訊文檔等近10款產品協力下場,靠人海戰術+合作夥伴軍團與釘釘、飛書、金山等對手直面PK。

還有一個點我就直接說吧,當你的業務和巨頭交叉的時候,你其實沒得選,要麼必須用,要麼必須不用,在不幹涉用戶業務的角度,騰訊是包容性做的最好的。

有這個生態放在這裡,騰訊本身就是不敗的。

你可以打敗一傢公司,但你沒法打敗一個生態環境。

這也是潤物無聲的高級體現。

7

所以騰訊佛系策略的背後是什麼?

是飽經磨練的戰爭藝術。

很多事情不是越快越好的,技術特別重要。

不然也不會有起瞭大早趕瞭晚集這種說法。

當前這個市場中,釘釘2億用戶,企業微信6000萬用戶+騰訊文檔1.6億日活+騰訊會議,騰訊起步晚,但是追趕速度很快。

而商業競爭中做產品,一定有用戶有非常個性化的需求,如果滿足不瞭怎麼辦?也不可能去為瞭少量用戶來投入大量的資源。

這時候,生態就很重要瞭。

小程序生態帶來的是不管多麼個性化的需求,都有人可以滿足,騰訊隻做橋梁。

橋梁不需要去刻意做什麼,但是人們一定會走過這道橋。

這就是產品哲學驅動的生態自信,開始很慢,然後越來越快,到最後,已經發現大傢不在一個維度思考瞭。

騰訊目前在用產品生態的模式來做B端,這代表著,騰訊要用大道至簡的模式從更高維度來解決這個問題。

騰訊雲上個季度收入已接近5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速高達80%,正在越來越來越快。

騰訊整個集團的協同效應正在聚集,不僅僅是流量,更是用戶心智。

故事才剛剛開始,好戲還在後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