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這兩天,處於疫情高壓下的人們被一個69歲的老頭給折磨瘋瞭。這個四川雅安天全縣的老頭侯某,有意隱瞞瞭自己途經武漢漢口返回天全的事實,多次在外活動,密切接觸群眾100多人。

尤其讓人憤怒的是,醫生多次詢問侯某是否有在武漢、湖北等地居住和旅遊的情況,侯某都一概否認,導致有30多名醫護人員和他發生過密切接觸。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2月3日,雅安市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應急指揮部辦公室發佈《關於天全縣侯某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情況的通報》,對侯某的真實行程作瞭詳細披露。

侯某於1月17日在漢口乘動車(車次D615,三號車廂),當日下午到達成都,然後乘私傢車返回天全,途中在雨城區多營鎮某飯館吃晚餐。

1月27日,因“反復咳嗽、咯痰伴心累、急促”,侯某在天全縣人民醫院入院。

1月31日,侯某確診為新冠肺炎。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可是這個時候,與侯某密切接觸的人已經超過100瞭。這100多人裡,多數應是與他沾親帶故相熟相好的人,否則別人也沒必要和一個年近七旬的老頭兒密切接觸。再就是地方的防疫工作人員和醫護人員,這些人因為工作原因才和他密切接觸。

也就是說,和侯某密切接觸的人,都是相信他、關心他的人,因為在乎他,才和他接觸。然後侯某卻一點兒也沒有在乎別人的安危。

疫情形勢這麼緊張,全國上下都在聯防聯控,侯某不可能不知道按照正確的道路,自己該怎麼辦。哪怕在沒有確診以前,他也應該自覺隔離,這是從武漢回來的人的基本常識。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抗擊疫情,一線的醫護工作者做出的犧牲最大,我們稱他們為“最美逆行者”。侯某逆天下而為之,我們隻能稱他為“最醜逆行者”。他的行為,註定被釘在恥辱柱上,為人們所唾棄。

網友們群情激奮,紛紛詛咒侯某,我感覺人們詛咒疫情都沒有這麼暴怒。

  • “必須槍斃十分鐘,打成篩子。”
  • “雖然說要尊老愛幼,但我還是想祝他監獄裡長生不老生根發芽。”
  • “禍害,就地掩埋瞭吧。”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就連《人民日報》都以《於法不容》為題,嚴正申明:“一個人隱瞞,一群人遭殃。不管出於何種原因,這種隱瞞都是不可寬宥的,也是於法不容的。防控疫情,即便幫不瞭忙,也別添亂。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開誠佈公是對自己負責,莫再做損人不利己的事!”

雅安市也的確從此事“造成嚴重後果,給市、縣疫情防控工作造成嚴重的不利影響”的實際出發,責成市縣公安、衛生健康、監委等部門負責,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等相關法律法規、司法解釋和省、市指揮部通告要求,對侯某進行專項調查,查實後依法依規從嚴懲處;責成天全縣對該事件過程中幹部是否盡責、精準排查是否到位等情況進行調查,對失職人員嚴肅問責。

侯某被嚴肅查處,是咎由自取,也是大快人心,這樣的人,就該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不過,還不能簡單地一打瞭之。我們還是要問一問,侯某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以免類似的問題再出現。

侯某現在沒有開口回答,我們可以想一想,大致有以下幾種可能的情況:

  1. 因為無知,所以這樣做。不知道疫情有多嚴重,不知道形勢有多嚴峻,隻知道自己開心就好。不過,這種情況概率很小,畢竟現在政策宣傳鋪天蓋地。
  2. 因為僥幸,所以這樣做。以為自己不會感染,沒病沒災,身體杠杠,於是到處瞎溜達。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僥幸心理害死人。
  3. 因為臉面,所以這樣做。臉比命重要,面子比天大,寧可傷身體不可傷感情,很多傳統思想濃厚的人都會這樣想。如果是這樣,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4. 因為害怕,所以這樣做。喜歡熱鬧害怕孤獨,寧願在人堆裡混著也不願在傢裡呆著。如果是這樣,那就隻能說他是把無聊看的比沒命還重要。
  5. 因為變態,所以這樣做。知道自己是危險源,知道自己是傳染體,就是要傳給別人,要病大傢一起病,要死大傢一起死。如果真是這樣想的,那隻能說,他就是一個魔鬼,混蛋到無以復加。

無論哪一種,都是為老不尊,或者幹脆就是人們說的“壞人變老瞭”。想一想鐘南山院士84歲瞭,李蘭娟院士73歲瞭,兩位老人還在抗疫一線奮戰,還在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這個糟老頭子侯某就不能讓人省點心麼?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除瞭侯某,雅安還要求排查幹部,這也是非常必要的舉措。實事求是講,大多數幹部都是盡職盡責的,有的甚至為此獻出瞭生命,他們的事跡可歌可泣。但不排除有害群之馬,肆意妄為,玩忽職守,影響非常惡劣,如內江市白馬鎮原副鎮長鄭常清就是這樣一個反面典型。

鄭常清身為公務人員,對形勢政策理應知道得更多一些,卻知法犯法、頂風而上,和途徑武漢返鄉人員在茶樓聚會,然後又沒事人一樣到鎮政府上班,結果自己染瞭病毒丟瞭官不說,還連累31人被集中醫學觀察,18人居傢觀察。

再回到這篇文章的主旨,我們痛斥侯某這個不安分守己的老頭,同時還要向所有人重申一句話:敬畏生命就別亂跑,愛護自己也莫害人。

是什麼原因讓從武漢回來的老頭隱瞞真相,騙100多人和他密切接觸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