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手機,沒有女同學的賈府傢塾裡,“好小子們”都是如何淘氣的

現在的孩子,到瞭適合的年齡,都是要到學校裡去讀書的。傢長們最擔心、老師們最憂心的,是孩子們沉迷於手機,被網絡裡的黃賭毒給害瞭。

有些傢長甚至想,沒有手機就好瞭。果真就好瞭嗎,也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紅樓夢》裡的賈寶玉,自己傢中就有個學校,賈寶玉把它叫做傢塾,說是他們傢族中不能請老師的,就可以到這學校裡讀書,而且親戚傢的子弟也可以在這裡陪讀的。

然而賈寶玉最開始是沒有到這所學校裡讀書的,主要是長輩們有些擔心。

祖母史太君:“傢學裡子弟太多,恐怕大傢淘氣,反不好。”

父親賈政:“倒念瞭些流言混話在肚子裡,學瞭些精致的淘氣。”

賈寶玉也樂得不去,不過並不是因為祖母和父親的擔心,而是他根本就對學校裡的八股知識不感興趣。但當他認識瞭秦可卿的弟弟秦鐘後,兩人彼此親密說得來,為瞭更加自由更長時間在一起,兩人才想出瞭一起去傢塾上學的好主意。

沒有手機,沒有女同學的賈府傢塾裡,“好小子們”都是如何淘氣的

前面已說瞭,長輩們特別是祖母是不贊成賈寶玉到傢塾上學的。賈寶玉為瞭過祖母這一關,對祖母說,自己要有個伴讀的朋友,才好發奮,而秦鐘的人品絕對可靠,正好可以作伴讀書。說得祖母很是喜歡。

史太君此時還沒有見過秦鐘,為什麼會同意呢?一來因為王熙鳳在旁邊幫著賈寶玉說話,二來史太君是非常認可秦鐘的姐姐秦可卿的,她素來認為秦可卿是個極妥當的人,是“重孫媳婦中第一個得意之人”,想來她的弟弟,也會是不錯的。

誰知史太君的判斷錯瞭。雖然她之前想到過傢塾的孩子們肯定淘氣,但她想象不出會淘氣成什麼樣子。

首先就是性情體貼、話語纏綿的賈寶玉和靦腆溫柔、有女兒之風的秦鐘,兩人本是叔侄關系,卻天天以兄弟相稱,整天膩歪在一起,同學們背地裡都說他們是同性戀。

然後是傢塾裡還有兩個生得嫵媚風流又多情的學生,人送外號“香憐”“玉愛”。賈寶玉、秦鐘很快便和這兩人沾惹到一處瞭。

“每日一入學中,四處各坐,卻八目勾留,或設言托意,或詠桑寓柳,遙以心照,卻外面自為避人眼目。”

班上雖沒有女同學,此情此景,卻比有女同學更讓人臉紅心跳,可比給女同學遞個紙條子或者撩撩女同學的小辮子之類的要高妙許多。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他們四人自以為做得巧妙,沒人看到,其實不過是自欺欺人罷瞭。

一日,老師賈代儒傢中有事,讓他的長孫賈瑞代他管理班級。賈瑞“最是個圖便宜沒行止的人”,也是後面想鳳姐想死瞭的人,根本服不瞭眾、管不瞭人。

秦鐘覺得機不可失,便和香憐弄眉擠眼,假裝要小解,溜到後院說悄悄話去瞭。

沒有手機,沒有女同學的賈府傢塾裡,“好小子們”都是如何淘氣的

不料金榮同學在後面跟著,他要挾說拿住瞭秦鐘和香憐“貼燒餅”,若不讓他“抽個頭兒”,他就要檢舉揭發。

秦鐘、香憐兩人又急又氣,向“代理班長”賈瑞告狀,說金榮無緣無故欺負他倆瞭。

賈瑞心裡卻隻有自己的小算盤。薛蟠同學過去常給他些銀錢酒肉,他便由著薛蟠在班上橫行霸道。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愛東,明日愛西”,典型的喜新厭舊之人,他哄上香憐、玉愛後,就把先前哄上手的金榮一腳蹬瞭,後來又有瞭新朋友,把香憐、玉愛也丟到一邊瞭,絲毫沒有憐香惜玉之心。

對賈瑞而言,香憐沒瞭利用價值,他便把香憐訓瞭幾句。

金榮正在得意,不想賈薔同學心中老大不爽起來。賈薔是寧國府的正派玄孫,原本跟著賈珍過生活,和賈蓉好似親兄弟,後因賈珍“風聞得些口聲不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賈薔才搬出寧國府自己過生活。秦鐘可是賈蓉的小舅子,怎麼能被如此欺負?

但賈薔又和薛蟠相好,怕自己出頭傷瞭與薛蟠的和氣,便給賈寶玉的書童茗煙出瞭個主意,自己則向賈瑞請瞭個假,避開瞭現場。

沒有手機,沒有女同學的賈府傢塾裡,“好小子們”都是如何淘氣的

茗煙“乃是寶玉第一個得用且又年輕不諳事的”,揪住金榮就罵起來。金榮懂得“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伸手要去抓打賈寶玉。

一時間,隻見硯臺亂飛,墨水亂濺,茶水亂流,書本、紙片、筆硯等物品到處亂撒。

打紅瞭眼的金榮還不解氣,抓起一根毛竹大板,橫掃千軍起來。茗煙挨瞭一板,叫嚷著讓賈寶玉的另外三個小廝掃紅、鋤藥、墨雨上來幫忙,其他同學看戲不怕臺高,拍著手兒大叫大笑,教室裡人聲鼎沸,群魔亂舞。

後來還是賈寶玉的大仆人李貴等幾個人制止瞭這場“戰亂”。

如果說賈府的傢塾中有“一哥”,那還輪不上薛蟠,隻能是賈寶玉。賈寶玉對這件事情的態度是“隻叫金榮賠不是便罷”。金榮無法,隻得給秦鐘作揖磕頭。

秦鐘喜好“招蜂引蝶”的人品,賈寶玉“強龍要壓地頭蛇”的意氣,恐怕都是史太君意想不到的。

傢塾辦到這樣地步,這般具有“賈府特色”,也是有原因的。

一來賈府沒把它當正經學校辦。

賈府傢塾“原系當日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貧窮不能延師者,即入此中讀書。”也就是說,有錢有權有勢的族中子弟,一般不到這傢塾中讀書的。既然如此,賈府主要領導就不可能把傢塾蠻當回事。

二來賈府沒給它請個正經老師來。

沒有手機,沒有女同學的賈府傢塾裡,“好小子們”都是如何淘氣的

賈府說的是“舉年高有德之人為塾師”,但賈代儒明顯配不上“年高有德”四個字。事發當日,就是因為“代儒有事回傢,隻留下一句七言對聯,令學生對瞭明日再來上書。將學中之事又命長孫賈瑞管理。”

傢裡有事,拍拍屁股就走人,可見賈代儒置私事於公事之上,不夠敬業;走人不說,隨便佈置瞭一點作業,哪能匡得住一幫頑童;讓自己的孫子管理班級,顯然帶有私心,有意培養自己的嫡親後人。

另外從專業的角度來講,古時候都興“學而優則仕”,賈代儒之所以在賈府傢塾任教,可能也是因為他學問不咋地,當不瞭官。你看林黛玉的老師賈雨村,後來就做瞭大官。拋開人品不說,賈雨村還是很有才的。

三來孩子們上傢塾大多沒個正經理由。

賈寶玉和秦鐘到傢塾上學,嘴上說的是“讀書一事,也必須有一二知己為伴,時常大傢討論,才能有些進益”,心裡想的卻是“既可以常相聚談,又可以得朋友之樂”。另外,賈寶玉同學上個學還帶瞭一幫大仆小廝,這是來上學的麼?

薛蟠則純粹是因為同性戀,假說上學,就是為瞭結交一幫有相同愛好的小兄弟,或者把別人引誘成小兄弟。

沒有手機,沒有女同學的賈府傢塾裡,“好小子們”都是如何淘氣的

像金榮這樣的小戶窮人傢子弟,來傢塾圖的更是實惠。金榮母親胡氏說瞭如下理由:

“若不是仗著人傢,咱們傢裡還有力量請得起先生麼?況且人傢學裡茶飯都是現成的,你這二年在那裡念書,傢裡也省好大的嚼用呢!省出來的,你又愛穿件鮮明衣裳。再者,因你在那裡念書,你就認得什麼薛大爺瞭。那薛大爺一年也幫瞭咱們七八十兩銀子。”

胡氏羅列瞭一大堆理由,有免費的老師,有免費的茶飯,有幫襯的薛蟠,就是沒有提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話。她不知道,薛蟠薛大爺給的錢,可都是兒子“賣身”的錢呢。

我們都聽說過“孟母三遷”的故事,過分世俗現實的胡氏,就是一糊塗蟲,和高瞻遠矚的孟母差得有十萬八千裡遠。

作者曹公有意把賈府傢塾寫成這個樣子,也是為瞭寫“末世景象”埋下伏筆吧。畢竟教育不興,則後繼無人。

沒有手機,沒有女同學的賈府傢塾裡,“好小子們”都是如何淘氣的

下筆至此,曹公一定痛心不已,他還是通過秦可卿之口,表達瞭他對這一現狀的不滿。他用秦可卿的口,說出瞭把傢塾搬到祖塋附近的建議,希望祖上的榮光能夠普照後代子孫,不至於太過不屑。

這雖然是書中故事,但也曾經是歷史的真實。怎樣上學,怎樣教育,我們從中都應該得出一些思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