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疫情“慢悠悠”德國學校軍隊養老院均成重災區

截至6日晚8點,全德共確診692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其中北威州獨占358例。

“德國將有27.8萬人死於新冠病毒感染!”柏林夏利特醫院首席病毒學傢Christian Drosten的判斷令人震驚。

他在接受德媒采訪時分析稱,德國共有8300萬人,按目前形勢判斷,至少三分之二人口將逐步感染新冠病毒,亦即約5600萬人。雖然現在還沒有死亡病例,但Drosten認為德國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最終死亡率應為0.5%左右,也就是說,該病毒將帶走27.8萬德國人的生命。

這一數字顯然聳人聽聞,因此Drosten進一步解釋稱,德國目前每年死亡85萬人,平均去世年齡其實近似於大多死亡感染者的年齡,所以,“隨著緩慢傳播,病毒造成的死亡率會跟正常死亡率合並在一起,逐漸減少到不需特別關註。”

面對疫情“慢悠悠”德國學校軍隊養老院均成重災區

柏林市中心的一所國際學校采取預防性停課措施後,大門緊閉。(圖片來源:中新社)

Drosten的言論透露出瞭德國目前面對新冠病毒的主流態度:不絕地撲殺、也不完全放任,先將“大流行不可阻擋”作為前提,再考慮如何延緩病毒傳播的速度,給衛生部門和醫療機構爭取時間。

再加上德國實行聯邦制,在防治新冠措施方面,各個聯邦州都有自己的判斷和決策,因此從全局來看目前的德國,並沒有“中國式戰疫”的統一方針規定,甚至沒有太多積極措施,很容易給人“亂套”“散沙”的第一印象。

孩子是國傢的未來,集聚瞭最多孩子的學校該如何抗疫?德國目前最普遍的做法是,有確診再停課,無確診無動作。比如疫情最嚴重的北威州Heinsberg地區,學校和幼兒園將至少停課至3月15日;感染者同樣眾多的巴伐利亞州,多所學校已因發現確診者宣佈停課;在黑森州Rimbach,99名中學生因曾前往意大利滑雪,而被要求在傢隔離。

但是一方面,許多學校停課時長並未達到14天,某種意義上並無法切斷潛伏期的感染;另一方面,一些“頭鐵”的學校即使有人確診也不停課。比如杜塞爾多夫的Dieter-Forte中學,起初有一名老師感染時,該學校隻是要求部分“密切接觸者”回傢隔離,直到多名老師報告生病,該學校才終於在本周五停課。

軍隊是國傢的盾牌,但德國這面盾牌似乎開始“生銹”瞭。《圖片報》援引政府秘密文件稱,聯邦國防軍中已發現多例確診及疑似感染者。連聯邦軍事保衛局都有一名工作人員感染,Mittenwald地區更是已有19名士兵確診!在秘密文件上,軍方領導層判斷稱“情況還將繼續惡化”,而軍方目前的戰疫目標已經定為“需確保戰備狀態,並支持平民應對新冠疫情形勢”。

老人是國傢的鏡子,讓大多數老人能夠安享晚年,整個社會才有安全感。但目前在德國,巴符州Bad Rappenau地區、北威州Heinsberg地區等數處養老院也已爆發疫情,聯想到感染者死亡率最高的人群,不禁令人心驚。

面對疫情“慢悠悠”德國學校軍隊養老院均成重災區

事態已如此,德國想怎麼辦?

盡管Christian Drosten呼籲取消超過1000人的大型活動,還直言應取消德甲比賽,但本周四(5日),1400名醫生還是聚集在科佈倫茨,開起瞭急診救援討論大會。

大會主席、亞琛工大醫院急診科主任Jrg Brokmann認為,不應對疫情采取過激反應。他重點批評瞭亞琛將4名醫生隔離的做法,表示這將使許多患者得不到及時治療。而Drosten更是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醫護人員可以每天接受一次檢測,“被確診者可以最多再工作一天,然後再被隔離!”Drosten的理論是,被確診後一天之內,感染者還沒有傳染他人的能力……

醫療界的態度慢慢悠悠,政界也是一樣。聯邦衛生部長施潘繼續反對關閉歐盟內部各國邊界,表示新冠病毒感染“僅僅是德國和歐洲的醫療系統每天都要處理的癥狀”,雖然疫情風險很大,但如果關閉國界,“恐懼產生的後果可能更大”。

吶,總之如果此刻身在德國,就還是在盡量做好保護措施的前提下放寬心吧,畢竟按專傢的說法,該來的早晚要來……

來源:歐洲時報官方帳號

編排:戴衛 常祥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