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1月份湖北已有超3000醫護感染武漢衛健委曾半月通報“無”

轉載:1月份湖北已有超3000醫護感染武漢衛健委曾半月通報“無”

本文字數:2648,閱讀時長大約4.5分鐘


導讀:回頭來看,截至1月16日,武漢當地官方通報仍沒有醫護感染病例出現。

作者 | 第一財經 馬曉華

由於前期諸多因素,新冠肺炎防控在醫護感染問題再次重蹈瞭SARS覆轍,疫情高發區的湖北已經出現瞭3000多名醫護感染,且發生在1月份及之前。

3月6日,在國新辦舉行的疫情防控救治進展情況新聞發佈會上,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表示,迄今湖北省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感染新冠肺炎,其中40%在醫院感染,60%在社區感染,均為湖北省醫護人員,均為非傳染科醫生。馳援湖北省的4萬多名醫護人員,到目前沒有感染報告。

“不可否認,在這次疫情發生的早期,主要是今年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其中40%是在醫院感染,60%是在社區,均為湖北當地的醫務人員,而且大都是非傳染科的醫生。如果說原因的話,我覺得初期是大傢對病毒的認識還不足,防控知識缺乏。在這次疫情防控中,也有多位醫務人員因為感染發病而獻出瞭寶貴的生命,這讓我們所有的人都為之惋惜和悲痛。”丁向陽表示。

回頭來看,截至1月16日,湖北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武漢當地官方通報仍沒有醫護感染病例出現。

轉載:1月份湖北已有超3000醫護感染武漢衛健委曾半月通報“無”

醫護感染早已出現

疫情信息的不透明,不僅給公眾提前預防帶來瞭困惑,也給戰場上的醫護人員生命帶來瞭威脅。

2003年,在對抗SARS的醫療“戰場”上,醫護人員感染比例達20%,累計近千名醫護人員感染,其中SARS死亡人數中有三分之一是醫護人員,這場傷亡至今讓醫療界痛心不已。

一位曾參與SARS抗疫的一線醫護人員對第一財經表示,2002年11月,廣東發現第一個SARS病例後,不久即出現瞭大量醫務人員感染,一些優秀的醫務工作者為此獻出瞭生命。

但醫院感染信息監控網在關鍵時刻,卻沒能把這些感染信息及時通報給其他醫療機構,面對突入其來的輸入性SARS感染,醫院感染管理機構和醫務人員由於無法及時準確地獲取這一新型傳染病的病原學、臨床特點、傳播方式和防治方法等信息,所以在防護上顯得束手無策,導致剛開始在預防和治療措施上有很大的盲目性。這是導致北京及其他省市眾多醫務人員感染的重要原因。

在新冠肺炎的醫療“戰場”上,醫護感染聚集且高發於一月份及之前。1月20日之前,有關新冠肺炎是否“人傳人”還停留在傳言狀態,這個關鍵信息的不透明,最終讓醫護人員沒有逃脫SARS的覆轍。

“在不知道人傳人之前,我們跟過去一樣上班,沒有進行特別防護,也沒有防護設備,特別是在二級及以下的醫院,三級防護用品基本沒有,隻有傳染科會備一些,不過也不多。”武漢市醫療機構的醫務人員表示。

而後期馳援湖北的4萬多名醫護人員,在已知疫情的高風險之後,他們躲過瞭被感染的風險,通過到位的防護,無一名感染。

醫護的感染其實早就開始瞭,比如李文亮就是被公眾所知的較早被感染的一位醫護人員。不過,對於一月份甚至於之前的醫護感染數字,一直沒有公佈於眾。

最早公佈醫護感染的是在2月14日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國傢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紹,截至2月11日24時,全國共報告醫務人員確診病例1716例,占到全國確診病例的3.8%,其中有6人不幸去世,占全國死亡病例的0.4%。其中湖北省報告瞭1502例醫務人員確診病例,占全國醫務人員確診病例的87.5%,武漢市報告瞭1102例醫務人員確診病例,占湖北省醫務人員確診病例的73.4%。

事實上,2月7日,美國醫學會雜志JAMA發表瞭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癥監護治療中心彭志勇為通訊作者的文章“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文章采取回顧性研究的方式,統計瞭2020年1月1日至1月28日收治於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138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回顧性臨床數據,發現 41%(57例)為院內感染,其中29%(40例)為醫護人員、12.3%(17例)為住院患者。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早已以論文形式展示瞭醫護感染情況。直至2月17日,《中華流行病學雜志》刊發一篇論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征分析》,把3019名醫護感染的數據公佈於眾。該論文指出,在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診治服務的422傢醫療機構中,共有3019名醫務人員感染瞭新型冠狀病毒(1716名確診病例)。感染以及防護失敗的具體原因仍有待深入調查。

對於1716和3019兩個數據的差異,國傢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此後在央視接受采訪時表示,疾控中心公佈的醫護人員感染數據來源於直報系統,該系統隻會顯示感染病例的身份和是否感染。也就是說這3000多人是以醫護人員的身份感染的。

這裡要區分一下,有些醫護人員是在醫院、在工作崗位上感染瞭新冠肺炎病毒,還有一些醫護人員可能是在傢庭或社區感染瞭新冠肺炎病毒,所以不能說這些醫護人員都是在工作崗位上被感染的,不能說這些人都是由於防護不到位而造成瞭感染。當然,在早期確實存在很多因為防護不到位而感染的醫護人員病例。

轉載:1月份湖北已有超3000醫護感染武漢衛健委曾半月通報“無”

武漢此前通報:1月16日之前沒有醫護感染

現在回顧來看,雖然一月份及之前已經出現瞭3000多名醫護感染,但此前武漢官方也曾通報,截至1月16日並無醫護感染。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癥醫學科主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專傢組成員王廣發1月份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自己在1月中旬去武漢參與疫情防控工作時,根據當時掌握的資料,沒有明確的證據顯示有人傳人。特別是醫務人員的感染。

武漢市衛健委去年12月31日首次對外通報:“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1月11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稱,“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初步診斷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自2020年1月3日以來未發現新發病例。目前,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這41例的數據一直維持到1月16日的相關通報中。換言之,按照武漢市衛健委通報,1月12日至16日,武漢沒有新發感染病例。

直到1月18日凌晨,武漢市衛健委稱,截至目前,我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5例,新增4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密切接觸者中,沒有發現相關病例。

直至1月20日,鐘南山院士首次披露武漢有14名醫護人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1月21日,針對首次被公開披露的14名醫護感染情況,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央視采訪時稱,交叉感染源於腦神經外科一病人,而不是在傳染科。腦神經外科忽視瞭這位病人入院前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做完手術後病人出現發燒,這時1名醫生和13名護士已被感染。

“這個教訓很深刻,與我們對這個病毒的危害和傳播的認識,從一開始沒有達到這麼高的等級有關。”周先旺當時稱。

由於疫情持續擴散,國傢衛健委21日起通報全國新冠肺炎數據。1月22日起,武漢市衛健委不再通報疫情數據。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