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一、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姬發繼承周文王遺志,率領各路諸侯討伐紂王帝辛,並在牧野大敗商軍,促使紂王帝辛自焚而死。

這一戰,來自西部邊陲的姬周王朝成為天下的共主。

定鼎中原後,周王朝開始大封天下,然而早在周文王時期就已經投靠姬周,並成為周朝火師的羋姓熊氏一族,一開始並沒有得到爵位的封賞,依舊做著火師的官。

不過,熊氏一族的耐心也是令人敬佩,從鬻熊開始,歷經熊麗、熊狂、熊繹四代,在成功熬死瞭周文王、武王、成王後,終於在周康王統治時期得到瞭天子的垂憐,獲得瞭子爵封號,並賜國名楚!

西周的爵位分為五等,公、侯、伯、子、男,熊氏一族得到的爵位雖然處於末等,但意義非凡,因為從這一刻起他們正式成為瞭一方諸侯,可以擁有瞭自己的地盤和臣民。

自此,海闊任魚躍,天高任鳥飛。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熊繹受封

隻是,楚子熊繹根本沒有想到,他的封地不在土地肥沃的中原,卻在南方的蠻荒之地,荊山丹陽!

實際上,周康王是看不起熊繹的,封給熊繹一個子爵,還是念在他們熊氏一族侍奉周王室多年的情分上。

所以楚子熊繹從封地趕到京師鎬京,和齊公、衛伯、晉侯、魯伯一同覲見天子後,隻有他沒有得到天子恩賜的寶器。

《左傳左傳·昭公十二年》記載:

昔我先王熊繹,與呂級、王孫牟、燮父、禽父,並事康王,四國皆有分,我獨無有。

周天子這種厚此鄙薄的態度,在楚人的心裡埋下瞭怨恨的根。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熊繹像

二、楚國確實太窮瞭,封地不過五裡,地薄物稀,剛到封地的熊繹,建立瞭祖廟後居然找不到祭祀祖先用的牛。

窮困潦倒的熊繹,被逼無奈之下,帶著族人從臨近的鄀國偷來一頭還沒有張角的小牛,因為害怕鄀國的討要,連夜殺牛祭祀,可以說是非常的辛酸。

然而,即使是這樣,熊繹卻沒有忘記自己作為諸侯的職責。

自舜帝以來,每逢秋收,諸侯都要帶著封地的土特產奔赴王城,向天子述職,並匯報自己這一年來的思想問題和工作總結,這是傳統也是慣例。

大周王朝建立後,這種優良的傳統被很好地繼承瞭下來。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楚封丹陽

歧陽會盟就是周天子舉行諸侯述職的大型會議,這場會議還要舉行盛大的祭祀活動,並讓諸侯們感受下天子的恩德,改善下諸侯們的夥食。

楚子熊繹乘坐著破舊的柴車,穿著破爛的衣服,帶著楚地的桃木弓、棗木箭一心奔向歧陽,感受下身為諸侯的榮光。

隻是他想不到的是,諸侯會盟的酒席,根本就沒有他楚子的位置。

原本還打算向天子訴訴苦,和公、侯、伯等大咖們聯絡下感情的熊繹,在王室安排下和鮮卑的酋長一起“守燎”,就是看管祭祀的火堆;還要不停的“置茅縮酒”,也就是用苞茅的茅草過濾帶有酒漿的酒,把酒由渾濁過濾成清酒。

這對於熊繹來說,絕對是一種人格上的侮辱,再不濟自己也是諸侯,雖然是子爵。

千裡跋涉,帶著貢品朝賀天子,最後卻隻能守著火堆幹著過濾酒的差事,偶爾抬頭看著遠處的人影幢幢,熊繹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

但這一切都是有根源的,因為他楚子熊繹,封地在丹陽,在周天子眼中屬於蠻夷,史書上稱為“荊蠻”。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歧陽會盟

三、楚國是憤怒的,然而力量才是決定命運的根本關鍵。熊繹回到丹陽,並沒有自暴自棄,反而更加“篳路藍縷”,楚國開始強大起來。

楚國的強大令周天子感到不安。

沒有人知道楚子和周天子之間的矛盾是如何產生的,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因為熊繹在歧陽會盟上遭到的屈辱,熊繹的後繼之君因為國力的逐漸強大已經對周天子生出瞭怠慢之心,這樣的後果就是引發瞭周王伐楚。

周昭王三次伐楚,雖然讓荊湘一帶的蠻夷看到瞭天子之怒,但也動搖瞭周天子的威嚴,因為第三次伐楚,周昭王“南征而不復”,戰死在漢水,王室軍隊全軍覆沒。

自此,楚子第一次被周天子和中原諸侯所正視,而周王室更是將宗室姬姓兄弟、叔侄分封在漢水、淮河一帶,建隨、唐、蔡、應、息等數十國,史稱“漢陽諸姬”,試圖遏制楚國的擴張。

這一刻,荊蠻楚子的兵鋒已經讓周天子感到瞭一絲恐慌!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漢陽諸姬防線

四、自從周昭王第三次伐楚身亡後,王室對諸侯的控制和影響力開始衰落。

周夷王統治時期,諸侯開始互相征伐,等待這一刻許久的楚子熊渠替他的高祖熊繹處理一口惡氣,是第一個向周天子露出瞭鋒利牙齒的諸侯。

熊渠以蠻夷自嘲,不尊周天子號令,“我蠻夷也,不與中國之號謚”,向西滅庸國,向南驅趕揚越進入江漢平原,向東滅鄂國,並封自己的三個兒子為王。

但周厲王上位後,熊渠為瞭保存實力,廢除瞭兒子的封號,但他的這種瘋狂的舉動卻在周天子極力維護的貴族分封制度上撕開瞭一道口子,更是為他的後來者樹立瞭榜樣!

楚國由開始的五裡封地逐步成為荊蠻之地的大國。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西周諸侯

五、熊渠之後的楚君,依然恪守中原之禮。他們還是希望能夠得到周天子的認同,擠進高級諸侯俱樂部。

隻是這種願望被周王室那種來自骨子裡的蔑視給打破瞭,這也徹底激怒瞭楚國。

熊通繼位後,兵臨隨國城下,在隨國國君戰戰兢兢下,提出瞭讓周王室更換他的爵位,這麼簡單的要求被周桓王給拒絕瞭。

楚國從此徹底對周天子絕望瞭,熊通也明白瞭一個道理,有些事不是你卑躬屈膝就能到來的,人們的那種由骨子裡帶出來的固定思維不會因為你的強大而改變。

公元前704年,熊通在得不到主流社會的認同下,一怒之下自立為王,並接受瞭隨國的俯首稱臣,獨霸漢東。

《史記》記載:

吾先鬻熊,文王之師也,蚤終。成王舉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蠻夷皆率服,而王不加位,我自尊耳。

熊通的做法,開創瞭諸侯稱王的先河!

在熊通之後,周天子的宗室諸侯,地處蠻夷之地的吳國,國君姬壽夢也不尊天子,自己稱王。

到瞭戰國時代,諸王混戰,周天子的那一點點可憐的自尊早就被諸侯給踐踏無數次瞭。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武王伐隨

六、熊通稱王後更是給楚國帶來瞭瘋狂!

自此,楚國歷代國君不再尊周天子,自成一系,荊楚文明成為中華文明中重要的構成。

語言、文學、音樂、舞蹈、繪畫、雕刻、軍事、天文、建築、車船等,並不弱於中原諸國,那楚國編鐘敲響的旋律是“宮、商、角、徵、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被中原諸國視為蠻夷的楚國,到瞭熊侶繼承王位,天下再次被楚國震動。

公元前606年,已經成為中原霸主的楚國,第一次兵臨洛邑城下,周定王終於收起瞭他的輕視之心,心甘情願的犒勞楚軍。

更讓周定王驚恐的是,熊侶居然窺探九鼎的大小和輕重,並留下瞭“子無阻九鼎!楚國折鉤之喙,足以為九鼎”的豪邁。

這一刻,楚人終於揚眉吐氣的站在瞭曾經高高在上,也曾經苦苦哀求其憐憫的周天子面前,怒吼出瞭“爾以蠻夷待我,我以王霸懟之”!

周天子終於以他們血液中遺傳的傲慢,付出瞭慘痛的代價!

你視我為蠻夷,我以王霸懟之,楚國的怒吼:不要小看我的潛力

楚莊王問鼎

從熊繹分封蠻荒之地,到熊侶洛邑問鼎,楚國的這一路走得太過艱辛,然而楚國人並沒有放棄哪怕一絲一毫的希望,也沒有放棄對周天子的尊重。

然而,是誰冷卻瞭楚國國君那顆一心向組織靠攏,積極向上的心?是制度,是傲慢,更是周天子骨子裡散發的那種不以為然。

自己釀造的苦果需要自己吞,周天子怪不瞭別人,對自己分封諸侯的漠視,對自己身份的高估,死抱著成見而不知道變通,最後被吞噬的隻有自己。

就像今天的企業,不能小看任何一個人的潛力,如果你的員工還有一份熱情,還有一份真誠,還有一份執念的時候,請好好珍惜他。

珍惜當下,才能更好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