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印花地毯引發的記憶地震,看穿多少人的回憶往事

3月份,久違的下瞭一場大雪,從開始的顆粒狀雪花,變成飛舞的瓢潑大雪,我安耐不住心底的雀躍,穿著我四季如常的粉紅色睡裙,胡亂套瞭一件不明所以的外套。來到樓層的頂樓,

那裡仍然還飄掛著一床大紅色印花毛毯。就像被遺忘瞭很久的記憶,你好像不曾記得的那段回憶,俗稱:失憶。時效:永久。

很多人似乎都有這樣的經歷,

我記得在臥室書櫃第三層灰色盒子裡放著我的初中畢業合照,

然而,沒有;

我記得辦公室飲水機底部有一個曲別針夾著的紙質文件,

然而,沒有;

還有不知道為何總是在適當時候消失的黑色碳素筆;

以及明明應該綁在手上,但是目前空蕩蕩存在的胳膊。

一條印花地毯引發的記憶地震,看穿多少人的回憶往事

總有一些神秘消失的物件,如果你細心尋找,

可能在你眼皮子底下都無法找到,

總有一些出人意料的物件在你不經意間經歷某個情境時,

它剛好出現在你的面前。

還有一些遺忘已久的事物,如果沒有人提醒,你可能就再也無法想起。

就像那個飄瞭半年之久的印花紅色地毯……

一條印花地毯引發的記憶地震,看穿多少人的回憶往事

遺忘是人的本能,被遺忘是人們的最終歸宿。

就如同那條飄瞭半年之久的印花紅色地毯……

但人們總是有無數的好奇心與想象力,當你不經意間遇到瞭某件事、某個人,碰到瞭某件物品,在閑暇之餘,總是會產生很多想象。

它為什麼在這裡?

它經歷瞭什麼?

我可以拿它怎麼辦?

我要不要拿它怎麼辦?

人們開始想象,可能行動,可能不行動。

之前無聊時曾拿著手機,邊走路邊對著自己的走路情況錄像。

我的腿為什麼這樣走路,地為什麼感覺在搖晃?

那條路原來長這個樣子,我總是會有很多的遐想,

正如我對天臺上那塊飄蕩半年之久的紅色印花毛毯的遐想。

一條印花地毯引發的記憶地震,看穿多少人的回憶往事

人因為能夠想象而變得其他事物不,同時也因為不同經歷瞭與他人相關或者不相關的各類事情的發展,因為有些事情重要,我們牢牢的印刻在我們的腦海世界裡,也因為不重要,我們遺忘瞭需要可能美好的事情,也有可能無足輕重的事情,就像那塊飄蕩半年之久的紅色印花毛毯……

漫漫人生路,踽踽獨行。需要很多的驚喜,需要很多的意外來點綴。

也許無關痛癢,也許偶然一瞬,但仍能給人帶來一瞬間或者更為持久的驚喜。

在星光日益黯淡的夜晚帶來一絲光明。

更多的參與到對世界的探索中來吧,在忙碌的工作之餘,一個人壓壓馬路,堆堆雪人。

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鋪滿自己的生活,熒光閃閃,分外美麗。張開眼睛就能得到充足的享受,就能獲得更加直觀的感觸。

就像那條印花地毯引發的記憶地震,能夠想到的不多,但仍然感覺欣喜;遐想的空間范圍不大,但我知道有個人已經慢慢遺忘瞭他,或許再也不會想起。這就變成瞭我和這條毛毯之間的故事。也就成瞭你和我之間的故事。

雪漸漸停瞭,雪很多,雪也很白,有一種想要堆雪人的沖動,但沒有堆雪人。

第二天,天漸漸放晴瞭,太陽打早就出現瞭,雪開始慢慢消融,雪變少瞭,雪也變灰瞭,堆不瞭雪人瞭,我漸漸沒有堆雪人的沖動,但太陽很大,我很喜歡。

我好像從去年開始就想要堆雪人,我好像還想要堆雪人。

但是雪沒有瞭,隻剩太陽瞭。

就像那條紅色印花毛毯,主人遺忘瞭。

就變成瞭遺忘的美好以及我可能和這塊毛毯的美好…..

一條印花地毯引發的記憶地震,看穿多少人的回憶往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