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人人都有難言的苦衷,當苦衷不被別人理解時,一切的責備、怨恨、痛罵可能會接踵而至。是否能堅守住心中的底線,是否能忍受別人的冷漠、怨恨,全憑個人的修為。為取悅別人,可以選擇放棄初心,但心中有瞭疙瘩,而堅守住初心,可能不被理解,但心中暢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而這位男人選擇不忘初心,堅守信念,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才吐露苦衷,能否得到原諒,已全然不在乎瞭。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民國時期一傢人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八國聯軍侵華和庚子之亂結束瞭,卻留下瞭斷壁殘垣、滿目瘡痍的慘景。兩年前,京師的每個人都深深體會到,在戰爭面前人的生命是那樣的脆弱。前一個時辰還一起在茶鋪、酒館的朋友,下一個時辰就可能面目全非地橫屍街頭。戰爭雖已過去,但京師的百姓仍然憂心忡忡,惶恐不安。行走在大街、胡同裡的人,都時不時地左顧右盼、行色匆匆,加快腳步,似乎一支冷箭就在不遠處,隨時可能向自己射來。人心慌瞭,隨處都是緊張的氣氛。活著成瞭最高的奢侈。京師西直門,一個名叫郭同林的二十歲年輕人為瞭自己,為瞭妻兒能活下去,不得不去學一門手藝。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西直門一景

郭同林在一百二十行中(當時稱為一百二十行,而不是現在的三百六十行)選來選去,最終還是選擇瞭既不喜歡又不討厭的廚子行。郭同林有自己的打算,因為嶽父就是當時京師有名的廚子,人送外號“廚子李”,嶽父傢也被稱為“廚子李傢”。當時西直門還有兩傢行當與“廚子李傢”齊名,分別是“傢夥鋪王傢”“大坑李傢”“傢夥鋪王傢”顧名思義由姓王的一傢人經營“傢夥鋪”,負責在別傢有紅白喜事之時,出租自己的鍋碗瓢盆。此行當一直延續至今,在現在很多農村地區,傢中有紅白喜事,自己傢做飯待客,因客人多,隻能選擇去租用鍋碗瓢盆。“大坑李傢”,初聽此名似乎不甚明白,其實這一行業至今也存在,就是賣墳地給別人,當時稱為“賣坑口”。一口棺材,一個坑口,一堆墳頭,瞭結此生。與現在賣墓地的相差無幾,隻不過以前個人自己土地可作為墓地出賣,而現在政府壟斷。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民國小吃攤

郭同林認為嶽父廚藝高超,人人稱贊,隻要在跟嶽父學得“一招半式”,以後雖不能大富大貴,但吃穿絕對不愁。郭同林信心滿滿地向嶽父說出瞭自己的想法,無非是先跟著嶽父打打下手,之後出師繼承嶽父的手藝,讓一傢妻兒都能吃得飽穿得暖。滿懷信心的郭同林認為嶽父,至少看在自己女兒和外孫的面子上,會很高興地答應自己。沒想到,郭同林一提出自己的想法,就被嶽父拒絕瞭。場面瞬間相當尷尬,足足靜默瞭幾分鐘,郭同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裡想著,嘴裡嘀咕著嶽父為何不收自己為徒。嶽父拒絕後,隻是讓女婿再好好想想。好脾氣的郭同林也不免對嶽父產生瞭意見,“自己沒兒子,獨生女兒又嫁給瞭我,不傳給我還要傳給誰?”郭同林沒有在嶽父面前發脾氣的膽子,甚至連問個原因的勇氣也沒有,黯然神傷地回到傢,他並沒有把對嶽父的意見遷怒於妻兒身上,隻是想不明白嶽父為何不收他為徒。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郭同林

嶽父讓他想想,難道是讓他另找一個行當養傢糊口。然而,當時京師的狀況,似秋風過後凋零的原野,每一處都透著一股荒涼。三天後,就在郭同林一直為生計絞盡腦汁時,嶽父“櫥子李”突然來到瞭女兒傢。嶽父話少,與女兒寒暄幾句,又把買的冰糖葫蘆遞給外孫,就要領著女婿去見一個人。郭同林一臉茫然,看瞭妻子一眼,妻子忙問到哪裡去?“櫥子李”指著女婿,隻說一句“讓他跟著我。”嶽父前腳往外走,郭同林隻能後腳跟著,時不時回頭看看妻子,心裡七上八下。嶽父話越少,女婿心裡越不安。有時話不多的人,越能震懾人,讓人猜不透。一路上,嶽父背著手,前面走,女婿提著心,後面追,而中間的距離總是保持得恰到好處。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民國廟會上的行當

不知走瞭多遠,多久,但對郭同林來說,總是那麼遠,那麼久,因為他的心在煎熬。人在焦慮不安的時候,總會錯誤的判斷時間和距離,隨著心情,把它們拉長。嶽父始終保持著那個背手的姿勢,而身後的女婿卻不知換瞭多少種走姿,不自覺地做著調整。嶽父走到一處普通的四合院的街門口停下,向後看瞭一眼女婿,並向門擺瞭一下頭,示意就是這裡。女婿看到,三步變作兩步,跑到嶽父面前,輕輕地敲瞭三下門。門沒來,裡面沒任何動靜。郭同林又加瞭點力氣,敲瞭三下,仍然沒開。嶽父走過去,輕輕一推,門伴隨著“吱吱啦啦”的響聲,自動開瞭。屋門是開的,所以街門一打開,一眼就能看到屋裡。嶽父和郭同林同時看到一個老人正坐在屋中間的一張椅子上吸著旱煙袋。屋裡的老人也看到瞭他們,要起身,嶽父卻加快腳步,並用手示意老人坐下。郭同林隻能加快腳步跟著嶽父,屋門與街門相距較近,所以兩人很快到瞭屋裡。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禦廚

郭同林看出嶽父和老人很熟,但令他沒想到的是,老人居然是嶽父的師兄。嶽父雖然見到師兄心情激動不已,臉上始終保持著笑容,但沒有多少寒暄問候的話,而是直入主題。嶽父先向師兄介紹瞭女婿郭同林,並請求師兄收下自己的女婿做徒弟。老人沒說可以也沒說不可以,而從臉上可看出有些為難。郭同林知道這次也沒戲瞭,但隻見嶽父湊近老人的耳邊嘀咕瞭兩句。老人卻勉為其難地點瞭點頭,看在師弟的面子上,還是答應要言傳身教。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嶽父

回傢的路上,高興的郭同林鼓起勇氣問到嶽父這位老人的情況。嶽父還是簡單地說瞭兩句“老人是我的師兄,原名張本,曾是禦廚,現在掛刀瞭(金盆洗手),廚藝比我強。”郭同林聽後,點點頭,心裡卻欣喜若狂,師父是禦廚,自己肯定能學到好廚藝。一高興,郭同林摸瞭摸口袋,還有幾吊錢,嘴上一邊說,一邊掏錢要給嶽父買包點心。突然,嶽父的臉又板瞭起來,說道:“買兩串糖葫蘆給孩子吃吧!”郭同林心裡咯噔一下,臉上擠出笑容,一邊點頭,一邊“哎”瞭一聲。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一吊錢

三天後,嶽父帶著女婿郭同林正式拜師,由於師父是掛刀後收徒,又有嶽父的面子,所以師父沒有讓徒弟擺拜師宴,甚至沒有讓徒弟下拜磕頭。就這樣,郭同林算是遂瞭心願,拜瞭師父,並且還是廚藝高超的禦廚。郭同林也下決心要學得一身好廚藝。接下來,不論春夏秋冬,郭同林不僅要伺候師父張本的吃喝拉撒,還要專心地學習廚藝。幾個月下來,郭同林就有點吃不消瞭,心有苗頭,嘴雖不說,但動作上表露無疑。師父張本看在眼裡,卻沒有一絲同情,仍然嚴格地要求郭同林練習,甚至把早上的時間提前瞭一個小時。以前每天早上四點準時到師父傢,現在三點必須到。郭同林的怨言從內到外越來越重,師父張本看到,如果再不教導,徒弟就可能半途而廢。那樣真的沒臉見師弟,畢竟徒弟是師弟的小婿。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光緒皇帝

張本耐著性子對徒弟郭同林,和緩地說道:“我當初做光緒皇帝的禦廚,都是早上三點起床,四點到西直門。那個時辰,西直門城門還沒開啊!這時,我必須亮出腰牌(禦廚圓腰牌,上面纏著火龍),兵丁才緩緩地放下吊橋,打開城門讓我通過。那可是一時一刻都不能耽擱啊!你現在隻是學藝,更應該加倍努力,不然半途而廢,一事無成。你的嶽父是我的師弟,你不給我爭臉,還要為他爭口氣。”師父幾句話說得郭同林羞愧地低下瞭頭,下決心要加倍努力。做事情就是這樣,當撐不住時,別人的一句鼓勵,一句勸慰,自己再咬咬牙,可能就會看到勝利的曙光。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明代禦廚腰牌

郭同林聽瞭師父的勸告,咬著牙整整撐瞭三年,正式出師。出師那天,郭同林給師父磕瞭頭,依依不舍含著淚走出瞭師父的傢門。師父最後留的一句話是“出瞭師門,不要說是我的徒弟,要憑著本事闖出一番天地。”從那一刻開始,郭同林暗下決定要為師父爭臉,要為嶽父爭口氣。很快,郭同林就接到瞭第一筆“買賣”,當然裡面有嶽父的功勞。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民國一位婦女和孩子

一位在京師做生意的富商大賈,為孫子辦滿月宴,特地邀請瞭郭同林的嶽父,有名的“廚子李”。嶽父為瞭看看小婿手藝,決定讓郭同林做主廚,而自己做幫手。郭同林自出師後,為瞭能讓妻兒吃飽穿暖,委曲求全地在底層磨練自己。別人傢的紅白喜事,郭同林即使搭帳篷做大鍋飯,也要讓人傢滿意自己的手藝。現在,嶽父突然給介紹這樣一個大買賣,郭同林既高興又有些心虛,畢竟是第一次。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街邊吃

第二天早上,郭同林很早收拾瞭一個夾包,裡面裝有一把羊臉刀子,是專門剔羊肉用的,一把小刀主要用來切菜、切作料,其他的有一個鐵勺子,一個笊籬,手把很長,是用棗木做的,因為棗木硬,耐火耐燒。這一套廚子必備的用具是出師那天,師父親手傳給他的。郭同林夾著用具,去瞭嶽父傢並一起到瞭那位要為孫子辦滿月宴的富商傢裡。隻見人傢預備瞭四片豬(2頭豬),點名要讓郭同林做獅子頭、木樨肉等108件,並要求把這些肉都恰好用上,既不能多也不能少。郭同林知道這是要試試他的能耐,一般的廚師絕對很難做到,但有自己的廚藝和嶽父做後盾,郭同林還是很有信心的。隻做丸子就相當的講究,不同的丸子過油的程度也是絕對不同,有的五成,有的六成,有的七成,有的隻到三分熟就需要起灶,過油的成色也都不一樣。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丸子

接著郭同林用做好的丸子再做菜,用丸子熬白菜,丸子熬粉條,這種菜在當時叫“雜合菜”。像四喜丸子、南煎丸子、八寶丸子,才能稱之為丸子。最後,郭同林與嶽父一天一夜沒合眼才做完瞭108件菜。這一次不僅讓郭同林在京師打出瞭名堂,還得到瞭很多的報酬。郭的名聲也傳到瞭宮裡,內務府特地請郭做禦廚為慈禧做菜。郭同林因為曾與師父專門學過宮廷菜,並且還會各地菜,有能力勝任禦廚。但他還是找理由拒絕瞭,並隻為慈禧做瞭幾道拿手菜。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慈禧

就這樣,郭同林在京師一直做廚師,並且有瞭自己的客來飯莊。期間師父和嶽父相繼去世,在兩位老人去世前都在郭同林耳邊囑咐瞭同一句話。這句話深深地刻在瞭郭同林的骨子裡。後來兒子長大,妻子想讓兒子繼承郭同林的廚藝,繼續經營客來飯莊。出人意料的是,郭同林誓死不同意,妻子幾次勸說,幾次被嚴詞拒絕。郭同林也沒有說明原因,寧願讓兒子跟著別人學,自己也不會親自傳授。妻子怨恨丈夫,兒子忌恨父親,但郭同林還是無動於衷,誓死不收徒,不傳廚藝,甚至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更讓人奇怪的是,郭同林在飯莊可以任勞任怨地一絲不茍地做出各種菜,但回到傢絕不插手做飯。妻子做什麼,他就吃什麼,也從來不去評價。

故事:師父臨終囑托徒弟,終生不能收徒,徒弟遵從,卻遭妻兒怨恨

妻子

郭同林做瞭五十年的廚師,廚藝已達爐火純青的地步,但兒子沒有從他那裡學到一道菜的精髓。妻子和兒子也埋怨瞭他幾十年,郭同林在臨終前,面對妻子和兒子,說出瞭苦衷。原來,郭同林的師父張本當年作為禦廚已經掛刀(金盆洗手)。作為掛刀的廚師既然收瞭徒弟,那麼徒弟就不能再收徒弟。當年,師父和嶽父臨終前,都囑咐郭同林不能再收徒弟,讓他堅守這條規矩。郭同林答應瞭,就一直默默地堅守著,所以當妻子讓兒子跟著他學廚藝,郭同林才狠下心來嚴詞拒絕。當初,嶽父“廚子李”與師兄張本嘀咕的,就是保證師兄收瞭小婿,絕不讓他小婿再收徒弟,這樣,郭同林才有機會拜師禦廚張本。這條規矩,郭同林堅守瞭五十多年,而這條規矩和那高超的廚藝都隨他而去瞭。最終,郭同林的廚藝絕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