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鐘南山院士的每一次發聲,都牽動著億萬國人的心。昨天,他在專訪中談到去世的李文亮醫生時,情不自禁流淚瞭。淚花閃爍、嘴唇顫抖的鐘南山先生,多麼讓人心疼——他的心,真的被傷瞭。

“我認為大多數中國人,都認為李文亮是中國的英雄。他早在十二月底,就把真相告訴瞭人們。人們想的不是他的死亡,人們敬佩他。”

鐘南山對李文亮的評價,讓人心有戚戚。

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鐘南山談李文亮落淚

“孩子才五歲,什麼都不懂,我們怎麼跟他交代(李文亮去世一事)呢?孫子問爸爸去哪瞭,我隻能說爸爸出差瞭。”李文亮的媽媽說她的眼淚已經哭幹瞭,但生活還要繼續,她和李文亮的父親老兩口必須堅強,因為大孫子才五歲,小孫子也快要出生瞭。

李文亮媽媽的話,更讓人心碎。

李文亮點亮心燈,鐘南山高山仰止,在抗擊疫情的戰鬥依然如火如荼之時,那些真正的英雄,讓我們無比敬仰。

01 李文亮往事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武漢大學臨床04級班級群裡發佈消息,稱“華南海鮮市場確診瞭7例SARS”,提醒同為臨床醫生的同學“讓傢人親人註意防范”。李文亮由此成為最早向外界發出防護預警的人之一。

為瞭證明自己的說法,李文亮還在群裡發出瞭一份寫有“檢出高置信度陽性指標 SARS冠狀病毒陽性”的臨床病原體篩查結果和患者胸部CT。考慮到SARS的說法不準確,他在群裡補充稱:“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瞭,正在進行病毒分型。”

2020年1月3日,因為“在互聯網上發佈不實言論”,李文亮被訓誡。

對病毒戰士的訓誡,隻能鼓勵病毒更猖狂。1月8日,李文亮在接診時遇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隨後自己出現咳嗽、發熱等癥狀。1月24日,李文亮進入武漢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重癥監護室接受治療,他的父母也因出現發熱、嘔吐等癥狀,在另一傢醫院住院治療。

善良樂觀的李文亮根本沒覺得自己有生命危險,他還憧憬著未來:“疫情還在擴散,不想當逃兵。恢復以後還是要上一線。”

病毒沒有給李文亮擁抱未來的機會。生死門幾次被打開,最終還是被關上。2月7日凌晨2點58分,李文亮經搶救無效去世。

是夜,無數人在心裡點著一盞燈,等著奇跡發生,等著李文亮醒過來,站起來。在焦急地等待中,我寫道:

李文亮,你是“事前諸葛亮”,你該知道人們不願你離去。你是“疫情吹哨人”,抗疫的戰場上還需要你的哨聲。

我們,請你站起來!

你是你父母的兒子,你妻子的丈夫,你妻子腹中孩子的父親,你的傢庭不能失去你這個頂梁柱。

我們,請你站起來!

國傢衛健委高級別專傢組成員曾光評價你是憂國憂民的人,是被事實證明做對瞭的人,應該保護,應該贊揚。

我們,請你站起來!

今夜你不醒來,多少人無法入眠。

我們,請你站起來!

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人們自發悼念李文亮

然而奇跡沒有來,英雄遺恨離開。於是發生瞭鐘南山院士講述的事情,人們為李文亮舉行悼念活動,舉起手機亮起燈,長達數分鐘。

人們認為,李文亮一定經歷瞭他的至暗時刻。人們希望,用自己的微光,照亮他通往天堂的路。

02 鐘南山戰事

有人說,迎戰非典,鐘南山一戰成名。

我們不禁要問一問,為什麼不是別人呢,為什麼一定是鐘南山呢?

因為在危急關頭,冒著死亡的威脅,鐘南山既敢於喊出:“把重病人都送到我這裡來!”也敢於做到“我查看過每一個非典病人的口腔”。

鐘南山一直秉持的信念是:“我從來主張醫生應該這樣:醫德好,最重要的是能解決問題。”

鐘南山不但能解決已經發生的問題,而且十分重視預防問題的發生。

2010年十一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期間,鐘南山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說:“最近30多年來,大概有60%—80%,甚至更接近80%的人類新的傳染病是來自於動物。這是因為人與自然的生態平衡受到過度開發,才會導致這個結果。”

“但現在很多研究證實還是像過去那樣,估計還是會來。因為現在一些動物還存在病毒,如“中華菊頭蝠”就存在類似非典的病毒,在香港、武漢都有發現。假如我們堅決采取措施,我估計非典不會回來;如果不加強管理,那肯定還會回來。”

這不是一語成讖,而是先見之明。

2019年12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從武漢開始發端。然而,彼時人們得到的信息是“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

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鐘南山趕往武漢

隻有到一線,才能瞭解真實的情況。2020年1月18日,勸別人“沒有特殊的情況,不要去武漢”的鐘南山,帶著自己的特殊任務從廣州趕赴武漢。

1月20日,鐘南山明確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並且已證實有醫務人員被感染。

雖然鐘南山本人對這一發現的時間不滿意,“如果我們能夠更好地協同協作,我們就能夠更早地發現‘人傳人’。”但無論如何,我們都該慶幸這一判斷還是來瞭。

人們盛贊鐘南山。鐘南山的每一次發聲,都成為風向標。鐘南山的每一次表態,都成為定心丸。

我們越來越感到:當身體病瞭,喘不過氣來,是鐘南山這樣的醫生在幫我們治愈;當心理病瞭,焦慮到不行,是鐘南山這樣的醫生在幫我們舒緩。

正是因為有鐘南山們在前方打仗,我們才能待在太平的後方。向戰士致敬——除此以外,我們無法表達心情。

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鐘南山發聲

03 英雄無畏事

李文亮是“疫情吹哨人”,還有一個人,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張繼先,她是疫情上報“第一人”。 她和自己身患漸凍癥、妻子感染入院卻始終堅守抗疫一線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張定宇一起被記大功獎勵。

有過參與非典戰役經歷的張繼先,十分清楚“什麼叫公共事件,什麼叫群體事件”, 她在收到可疑病例後,於2019年12月27日,就向上作瞭匯報,並自主將疑似病例予以隔離。這些當時看來有些“過”的措施,後來無疑被證明是非常正確和英明的。

還有可愛的網紅醫生、病毒獵手張文宏,他1月18日在CC講壇&人民慕課開講,坦承面對新病毒,醫生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醫生沒辦法把每一個病人都救治成功。但他並不讓人們絕望,而是給人們以希望,隻要找到病毒病理,他們就能攻克病毒。

盡管如此,張文宏還是強調預防的重要性。“那麼健康靠誰,健康完全靠自己,流感、SARS、冠狀病毒等,都是可以預防的,並且預防措施是非常確定的——戴口罩,勤洗手。”

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張文宏演講

沒有哪個有良知的醫生,會願意人生病,他好去研究好出成果。正如張文宏說的,我們隻想得到病人的生命。也正如古人說的“但願世間人無病,何惜架上藥生塵”。

張文宏應該很能理解普通大眾的著急心情,所以他對我們說,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戰士”:

“現在開始每個人都是‘戰士’,你在傢裡不是隔離,是在戰鬥啊!你覺得很悶嗎?病毒也要被你‘悶死’瞭,‘悶’兩個禮拜。希望大傢在返城後在特定的點待兩周,學生待在傢裡好好做功課,上班族待在傢裡或單位好好工作,我們必須依靠‘悶’的政策,來‘悶’住病毒。”

在這些迎難而上、無所畏懼的英雄裡,還要特別提到一個“女戰士”李蘭娟。

撇開李蘭娟院士在這次抗疫中的直接貢獻不說,今天我們單看看她一番好似與疫情毫不相幹的話:“希望國傢能適當管控明星動輒上千萬的片酬!建議把高薪留給德才兼備的科研、軍事人員,教育孩子崇尚科學、尊重科學”。

看似跑題瞭,實際還是題中應有之意。李蘭娟是在看到疫情讓人們飽受折磨後才這樣說的,她無意於抹殺捐款捐物的明星們的功勞,但她痛心與輕浮的娛樂相比,科學的不受待見;痛心與輕松的影視相比,科研的萬般艱難。畢竟,救死扶傷,靠的還是科學。

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李蘭娟接受采訪

除瞭醫療界,在事關生命的大事上,還有一些不是醫生的人,心甘情願為這個領域代言。

這裡面,首當其沖的,要屬白巖松這位“醫學界的好朋友”。

白巖松直言:“我過去、現在、將來都是一個患者,替醫生說話,是因為我還不傻。”

白巖松還把對健康的向往編成瞭一句順口溜:“晚得病、不得病、得小病、得病快治不轉成慢病,得瞭慢病也可控制。”

與白巖松遙相呼應的是,多年蟬聯世界首富寶座的比爾·蓋茨 ,也對傳染病表達出瞭擔憂:“未來幾十年裡,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殺掉很多人,那可能不是戰爭,不是導彈,更可能是個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

談及李文亮,鐘南山落淚瞭:大多數中國醫生都是讓人驕傲的英雄

白巖松發言

說到傳染病的預警,還不能不提到美國著名細菌學傢和免疫學傢漢斯•辛瑟爾。1935年,他出版《老鼠、虱子和歷史》一書,給出瞭 “隻要人類的愚蠢和殘暴給傳染病一個機會,它就會乘虛而入,重整旗鼓”的警告。

今天看來,這些發出預警的人,是多麼有遠見。

幸而,我們身邊還有那麼一群可敬可愛的人:沒事的時候,他們和我們一樣是凡人;有事的時候,他們就是救民於水火的英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