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真的贏瞭嗎?

上個月底馬來西亞驚心動魄的權力鬥爭,勝出者是不在主戰場的慕尤丁。很多人認為,這是算無遺策的原任首相馬哈迪馬失前蹄;馬哈迪則指慕尤丁“策劃瞭很久”,終於成功當上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成王敗寇,但慕尤丁真的贏瞭嗎?慕尤丁目前可說是內憂外患——外有還未認輸的馬哈迪和希望聯盟(希盟),內有等著分享利益的巫統和伊斯蘭黨等盟友。慕尤丁能否笑到最後,要看他是否能在新的國民聯盟(國盟)政府裡平衡各方勢力。隻有安內瞭,慕尤丁才能攘外,否則,這個得來不易的首相大位,恐怕終究隻是一場歡喜一場空。

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真的贏瞭嗎?

慕尤丁於3月1日就任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新華社)

在國盟裡,慕尤丁其實是弱勢領袖。論國會議席數量,他領導的土著團結黨隻有30席(扣除馬哈迪派系的六席),而國陣有42席,其中巫統占39席,是國盟中最多的;伊黨18席,砂拉越政治聯盟(砂盟)17席。

論領袖特質,慕尤丁不像馬哈迪那樣強勢。馬哈迪當初在希盟內的情況和如今的慕尤丁一樣,領導的土團黨國會議席不如人民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多,但因馬哈迪向來強硬,且是希盟各黨認同的共主,因此大傢願意以他馬首是瞻。

慕尤丁目前缺乏議席和個人魅力,導致他的首相位置,以及國盟新政府仍搖搖欲墜。

對慕尤丁而言,議席是尚可控的因素,可通過很多方法——交易、利誘、協議等爭取,但個人魅力和魄力,卻不是一朝一夕可塑造或改變。

慕尤丁從政將近50年,在政府內當官也有40多年,絕對是執政經驗豐富的領袖,但他異軍突起成為首相,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卻是“為什麼是他”,甚至有年輕一輩在問:“慕尤丁是誰?”

慕尤丁當過副首相、柔佛州務大臣,在希盟政府垮臺前是內政部長,如此資歷卻還是讓人覺得陌生,對他一知半解,這和他的行事作風不無關系。

“甘為老二”藏鋒芒

慕尤丁多年來處在二線位置,一直兢兢業業地做好“老二”的本分。有評論用“平庸”來形容他過往的政治表現,主要是因他過去的40年行政經驗,基本上沒什麼特別亮眼的政績。

相比其他領袖,慕尤丁顯得低調,沒什麼重大缺失,但也很少表現出自己的政治野心和謀略,給人的印象從來都是“甘為老二”的依附型領袖,務實不搶鏡。

這種不爭不搶,現在看來更像是韜光養晦,伺機而動,且一擊即中。時事評論員許國偉這麼形容慕尤丁:藏鋒不藏實,站隊站對邊。

慕尤丁擔任過柔州大臣和不同的內閣部長職,在巫統內也是從地方一步步邁向中央,再慢慢走向黨署理主席的位置。這證明他本身有實力,也有基層支持,這一點他從不隱藏,他藏的是鋒芒。

從不搶鏡頭 能忍也能等

許國偉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指出,在巫統時代,不管是馬哈迪、阿都拉,以及納吉當首相時,慕尤丁和他們站在一起從不搶鏡頭。即使到瞭土團黨時代,風頭最健的還是馬哈迪,慕尤丁依舊是老二。

盡管如此,慕尤丁幾次的政治選擇都站對邊。1993年安華組成宏願隊參加巫統黨選,慕尤丁支持安華。當時風頭正盛的安華當選署理主席,三位好搭檔也中選副主席,分別是慕尤丁、納吉和莫哈末泰益。

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真的贏瞭嗎?

1993年安華組成的宏願隊當選。從左到右:莫哈末泰益、慕尤丁、納吉、安華、馬哈迪(海峽時報)

1998年,馬哈迪和安華決裂,慕尤丁站到馬哈迪這邊。2008年,時任首相阿都拉在大選失利後遭“逼宮”,慕尤丁站到瞭納吉那邊。次年,納吉任相,慕尤丁成為副首相。

2015年爆發“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醜聞,慕尤丁因為公開和納吉唱反調,結果遭納吉革去副首相職,後被巫統開除黨籍。慕尤丁接著與馬哈迪共創土團黨,最後加入希盟,於2018年大選中打敗國陣入主佈城,成為內政部長。而在最新這一輪政治角力中,他站到瞭國盟這邊,一舉挫敗馬哈迪和公正黨主席安華,成為首相。

慕尤丁遭遇過黨選落敗、被革職及開除,但他走過瞭政治低潮,能忍也能等,最終把握住機會一舉躍上權力頂峰。

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真的贏瞭嗎?

慕尤丁曾因公開和納吉唱反調,被納吉(中)革去副首相職。(彭博社)

這樣的慕尤丁,有城府有謀略,也有政治手腕。如果過去是他刻意收斂鋒芒,那現在就是他拿出老大氣勢施展抱負的時候,而驗證他是否有這份魄力的最好考驗,就是看他如何組織內閣。

組閣是試金石

現階段慕尤丁是贏傢,但能否一路贏下去,甚至贏得下一屆大選,就要看他能否在組閣時面面俱到,讓國盟盟黨各取所需,以及拉攏更多人加入,鞏固國盟的根基。組閣這盤棋如果下得好,慕尤丁就不怕5月18日國會下議院復會時,有人對他提呈不信任動議。一旦穩住首相位置,慕尤丁就有三年可施展他藏瞭40多年的政治抱負。

如果他真能做到第一次以首相身份發表電視演說時所說的,成立幹凈廉潔的政府、當全民首相、推動經濟發展等,自然能獲得更多人支持,也就能證明這麼多年來他不是沒實力,隻是沒機會。

如今機會來瞭,慕尤丁隻有把握住機會帶領國傢前進,才能擺脫後門政府和叛徒的罵名,成為真正的贏傢。

慕尤丁小檔案

■年齡:73歲

■生日:1947年5月15日

■出生地:柔佛州麻坡

■傢庭:與妻子諾萊妮育有2男2女

■學歷:馬來亞大學經濟及馬來文學士學位

■黨職:土著團結黨主席

■從政簡歷

  • 1970年:柔佛州政府秘書助理
  • 1976年:巫統柔州青年團長
  • 1978年:首次當選柔州巴莪區國會議員,之後連任5屆
  • 1982年:聯邦直轄區部副部長
  • 1986至1995年:柔佛州務大臣
  • 1993至1996年:巫統副主席
  • 1995至2009年:出任青體部長、貿消部長、農業部長及貿工部長
  • 2008年:巫統署理主席
  • 2009至2015年:副首相及教育部長、巫統署理主席
  • 2015至2016年:因一馬醜聞批評納吉遭內閣除名並被巫統開除
  • 2016年8月:與馬哈迪創立土著團結黨擔任黨主席
  • 2018年:希盟贏得大選,出任內政部長
  • 2020年3月1日:出任馬國第八任首相

(資料來源:星洲日報、中國報)

弱勢共主 前路難行

慕尤丁目前面對的最大難題,是如何降低組閣談判時出現的沖突,以及如何證明他是全民首相。

巫統是國盟的最大黨,談判籌碼最多,按理能爭取到的官職也最多,而且是重要部門的職位。

問題是,土團黨當初在希盟內就是以取代巫統為目標。因此,兩黨互相競爭的關系,如今變成同一陣營後,雙方的性質、目標及爭取的支持對象依舊不變。換言之,兩黨高度雷同,而在同一個聯盟中,這隻會出現此消彼長的局面。

慕尤丁必須依靠巫統的支持才能鞏固國盟,但對巫統讓步就必須犧牲土團黨的利益,引起土團黨反彈,這令他進退兩難。

目前已“變天”的柔佛,州務大臣改由巫統議員出任,而這個位子原是土團黨的。在馬六甲,國盟合作破局,巫統宣佈不和土團黨抱團,改和兩名希盟“叛將”組成新聯盟執政甲州,州首長一職同樣從土團黨手中落入巫統口袋。

這顯示出,巫統仗著自己國會議席最多,在和慕尤丁組閣談判時不會輕易讓步。最近就有傳聞說,慕尤丁有意重用遭公正黨開除後加入土團黨的阿茲敏,甚至傳出後者可能出任副首相,引起巫統不滿。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在推特上意有所指地說:“如果沒處理好,相信國盟將打破希盟的紀錄,成為最‘短命’的政府。”

這番言論被視為巫統對慕尤丁發出警告。如果土團黨、巫統和伊黨的權力劃分談判不順利,可能會讓部分議員產生離心,結果這些議員不是再度轉向希盟,就是在國會對慕尤丁投不信任票,促使國會解散,舉行大選。

須證明是全民首相才能穩固權位

除瞭盟黨,慕尤丁還要面對人民對於“後門政府”,以及這個“馬來人大團結”政府的質疑。慕尤丁的“名言”——馬來人優先,一再被人挑起說事。他回應說現在自己是全民首相,但以慕尤丁的盟黨來看,種族比例嚴重失衡,很多人擔心馬國會趨向更保守的種族政治。

不過,政治分析員、馬國拉曼大學新聞與政治學者劉惟誠認為,當初慕尤丁的“馬來人優先論”,是他仍處於“老二”時的言論。在這個階段,很多馬國政治人物基本上都會按黨內形勢、政局發展和輿論動向,提出這類種族言論。

“就比如一度被人視為開明派的納吉和巫統前副主席希山慕丁,都曾在擔任巫青團團長時發表偏激言論。但納吉成為首相後,迅速提出‘一個馬來西亞’願景。所以說,以過去來判定慕尤丁是保守和右傾領袖,未免有些武斷。”

他指出,真正要觀察慕尤丁是否保守,得看接著下來的內閣名單和政府政策,“慕尤丁一直都表現著‘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向來都規規矩矩的。他的反應、立場和態度,基本上都是順應巫統黨意,但他現在成瞭首相,有瞭話語權,是‘在其位’瞭,所以必會‘謀其政’。他是否真的那麼保守,還是因為成為首相才改變態度要成為全民首相,現在可開始觀察。”

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真的贏瞭嗎?

論領袖特質,慕尤丁不像馬哈迪那樣強勢。(法新社)

其實,當個“全民首相”,幾乎是每一位馬來西亞首相上位及在位時都會說的話。過去巫統執政、出任正副首相的時代,政治上就流傳這個說法——首相唱白臉,副首相就要唱黑臉。副首相時不時會說些讓本身族群聽瞭開心,但讓其他種族感到被冒犯的話;當引起爭議時,首相就會出面說公道話,撫平爭議。

許國偉認為,慕尤丁如今必須證明自己是全民首相,才能穩固權位。“慕尤丁若要國盟政權穩定,必須讓內閣不能隻是單一種族,也不能讓各族比率落差太大。

“他有兩個方式來增加非馬來人代表比率,一是讓砂盟代表入閣,就像希盟時代把沙巴民興黨納入內閣一樣。砂盟有非馬來人和非回教徒議員。如果可以,再爭取民興黨加入,那不僅增加支持的議員人數,也能讓內閣成員兼顧東西馬。

“二是通過委任上議員,增加非馬來人和非回教徒議員人數。慕尤丁可善用上議員委任權,政黨人士之外的各領域專才及領袖,也行。”

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真的贏瞭嗎?

馬哈迪和以安華為首的希盟都已表明要在國會下議院對慕尤丁提不信任動議。(互聯網)

馬哈迪和安華還有什麼招?

慕尤丁宣誓就任馬國第八任首相至今已滿一周,但輿論普遍認為,這場權力遊戲還未塵埃落定,尤其馬哈迪還沒認輸。

一般相信,馬哈迪必定會絕地大反攻,希盟也不會善罷甘休。他們都表明要在國會下議院對慕尤丁提不信任動議,但慕尤丁已把下議院會議展延至5月18日才召開,以便有更多時間去和各方談判,爭取支持。

慕尤丁掌握聯邦資源,比較占優勢,他甚至不用特別遊說,都有資本讓馬哈迪宣稱自己所擁有的112張支持票被打散;馬哈迪和希盟究竟能否維持這個票數,是一大問號。

劉惟誠指出,面對這些變數,馬哈迪和安華都沒有優勢,而隨著時間一長,他們的處境也會越來越惡劣。“就目前而言,他們能反擊的招數其實已不多,除瞭拿出議會常規挑戰

首相展延國會的合法性之外,應該就隻有穩住希盟內部瞭。

“希盟內部特別是公正黨已經分裂,安華目前要做的,就是阻止公正黨繼續分裂。”

許國偉則認為,經濟問題和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也是民眾關註焦點,能否妥善處理攸關慕尤丁政府的威信。“因此,馬哈迪和安華除瞭準備提呈不信任動議,這段期間可充分做好反對黨的角色,這足以給慕尤丁政府極大壓力。”

馬來西亞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真的贏瞭嗎?

學者指,馬哈迪和安華這段期間可充分做好反對黨角色,這足以給慕尤丁政府極大壓力。圖為安華。(路透社)

新馬關系春暖花開?

馬哈迪兩次出任首相時,和新加坡的關系都不太友好。過去兩年,馬哈迪政府展延新隆高鐵、重提水供課題等,令新馬關系有些緊張。如今慕尤丁出任首相,而他曾擔任柔佛州務大臣將近10年,期間和新加坡一直保持很好關系,因此一般預期新馬關系接下來會往好發展。

劉惟誠認同,慕尤丁出任首相確實對增強新馬關系有相當程度的助益,因為相比馬哈迪的強勢,慕尤丁溫和許多。

“馬哈迪熟悉外交博弈、擅長國際事務,所以對新加坡而言,會是一位很難說服、很難談判的領袖。

“慕尤丁不同。他不擅長外交,所以他需要時間來熟悉國際事務。我估計他會暫時維持現有外交政策,直到新任外交部長上任,才可能有所調整。這對新加坡來說比較可喜的地方是,慕尤丁曾掌政柔州,對新加坡比較熟悉,因此如果要調整外交政策,對新加坡的關系應該會是他優先考慮的部分。”

不過他說,慕尤丁受到國內政局動蕩的影響,可能導致他在一些外交政策上出現右傾,因為相比外交關系和國際社會的名聲,慕尤丁和國盟政府更重視內政和馬來社群的支持率。“至於這個右傾和保守的程度會去到哪裡,則有待進一步觀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