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經過一夜火車的顛簸,我來到瞭五山城。

說實話,若不是在俄網上搜遊記,我壓根就沒看到過”五山城”這個景點名。作為俄羅斯歷史悠久的療養勝地,”五山城”在中國卻是沒多大知名度。而我,在五山城晃悠瞭七天之後,甚至想在這裡養老!

五山城,這個形象(又有點土土的名字)是城市的譯名,音譯名是皮亞季戈爾斯克(Пятигорск),城市名字的由來跟這裡的一座山 Бештау密切相關:在突厥語中 “беш” 是五,”тау”是山的意思,”五山”即指這座山脈有五座山峰。

Бештау高1401 M,是這片小平原上最高的山。幾個世紀以來,這裡是山下的村民躲避敵人的突襲和舉行一些宗教儀式的場所。據說有人還在山上看到過外星人、雪人怪,以及會飛的火球等等。帶著期待遠遠眺望神秘的Бештау時,真有點像象形文字”山”呢。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說實話,我曾極力邀請小夥伴一起去感受高加索風情,但幾乎所有人都拒絕瞭我。在他們印象中,高加索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北高加索地區人口幾千萬,卻有五十多個民族,很多民族都有自己的語言,而且這裡也是宗教的會合之地,東正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和猶太教等多種宗教派別在這裡都可能看到,似乎暗示著這邊會有些混亂。另外,兩次車臣戰爭以及近年來車臣恐怖分子的一系列恐怖活動,比如被冠以”人類歷史上最殘暴、最大規模的人質劫持事件之一”的別斯蘭人質事件,經過大肆報道之後,給人留下高加索地區社會動蕩、人民困苦甚至野蠻的負面印象。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我平常是恐高膽小加輕微被害妄想癥,但是對高加索美景的感性沖動戰勝瞭理性保守。而隻有真正到瞭這裡,我才有資格感嘆一句:不來一趟俄羅斯高加索,真是巨大的遺憾。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這可真是個安逸休閑的城市,作為礦泉療養勝地和徒步聖地,來這裡的很多都是老年人、來享受假期的一大傢子以及背著大大登山包的探險者。就像一位跟我討論中俄人民友好關系的大叔所說,在這裡司空見慣的景象是:春天伊始,三三兩兩的遊客結伴慢悠悠地走在路上,兩旁的樹上新葉嫩綠茂盛。鬱金香花已經開瞭,紅的、橙的、紫的,色彩繽紛。深入接觸五山城之後,我更是把他當做瞭我的世外桃源。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1、 嘗個鮮,喝杯礦水

高加索礦水區號稱世界三大黃金水源地之一。據說,雨水、冰川水流入地下深處的巖層,經過長期的物理、化學作用,融入瞭各種礦物質元素,從而形成瞭各式各樣的礦泉水。據說這裡的礦水含有20種左右礦物質。

作為礦水療養勝地,城裡有很多礦水博物館,館中每一個水龍頭裡放出來的水,味道是不一樣,有些礦眼出來的水帶著氣泡,很像汽水;有些沒有氣泡,粗看以為就是普通的”農夫山泉有點甜”,但嘗過一口之後,就是一言難盡瞭:很多泉眼裡可能含有硫酸鹽,味道很刺激。在城裡閑逛時,隻要自己帶瞭杯子,就可以隨心地來上一杯正宗的高加索礦泉水,一口飲盡,提神醒腦。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高加索山區最常見的是碳酸型礦泉水。在各地的超市裡還能看到產自這裡的瓶裝氣泡型礦泉水”нарзан”。”нарзан”在卡巴爾達人的語言中是”勇士喝的水”的意思。這種傳說中能起死回生的水對腸胃病、心血管疾病以及精神狀態不穩定、記憶力衰竭很有用,但我喝過一次後,不到萬不得已就不敢買這個水瞭:味道比礦水博物館裡的好一些,但每次喝水前都要心理建設。俄羅斯的氣泡型礦泉水普遍賣得比普通的礦泉水便宜,這讓我很懷念有點甜的”農夫山泉”瞭。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2、 爬個山,感受自然

時間長河裡,高加索的山與人相看兩不厭。或許在爬著山、趕著路或者采摘草藥時,人們的腦海裡開始醞釀關於身邊這一座座山的故事。據說厄爾佈魯士原是高加索地區平原上的王。他有一個兒子叫Бештау。強大而勇敢的Бештау 和美麗溫柔的Машук 一見鐘情兩情相悅。當兩人喜結連理時,厄爾佈魯士出來攪局瞭,因為他也喜歡上瞭兒媳婦。於是,他把兒子發配邊疆,並趁機把Машук 占為己有。得知消息匆忙趕回的Бештау 救走瞭Машук,可厄爾佈魯士還是不放過他們。最後,在父子的對戰中,厄爾佈魯士把兒子砍成瞭五段,而 Бештау把父親的頭砍成瞭兩半。Машук見到愛人已死,也自殺追隨愛人而去。

聽完這個故事後,不得不佩服天馬行空的先人們:現在我們看到的厄爾佈魯士山有東西兩峰,Бештау 有五座山峰,Машук和Бештау 近在咫尺,相對無言。帶著故事爬山,我也似乎進入瞭”看山不是山”的境界瞭。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Машук山就坐落在五山城中。身高994M的 Машук真是一座挺溫柔的山:山路不是很難走,山上鬱鬱蔥蔥,紫色、白色、黃色的野花稀稀疏疏四散,像是她裙子上隨心裝點的花紋。下午的陽光透過高高的樹照進來,細碎的暖光溫柔瞭遍地的白花。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可高加索的天氣像個任性的小孩,說變就變。傍晚時分,黑雲壓城。沉重濃密的烏雲遮住瞭太陽,但仍有細碎的陽光穿透層層烏雲普照大地,同時暖黃的光因照亮空氣中的灰塵而清晰可見。穿透烏雲的陽光給人神聖感,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人把這種雲隙光叫做”耶穌光”瞭吧。天黯如鉛,雲層沉甸甸的,似乎就要墜落到我頭上,俯視山下隻有豆點般大小的建築,不得不感慨,”無窮宇宙,人是一粟太倉中”。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盡管從五山城到厄爾佈魯士山還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但大多數來此的遊人還是會選擇從這裡出發,一睹厄爾佈魯士(Эльбрус)的面容,畢竟這是高加索山脈最高山峰,亦是歐洲第一高峰。

厄爾佈魯士是一座休眠火山,傳說中提到的厄爾佈魯士的東西二峰實際上是兩個火山口。據說,站在厄爾佈魯士的頂端眺望,在天氣好的時候能看到黑海、裡海、格魯吉亞的城市以及土耳其。登高遠眺,山登絕頂我為峰,睥睨腳下世界的那種感覺,著實令人向往。

可惜的是一般的索道隻能帶我們到三四千米的地方。但這高度,就已經很讓人難受瞭:山上風很大,還挺冷。要想四處轉轉的話,還是得蹚到雪地裡,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要是天氣不好,山上忽然下起瞭雪的話,那麼,風裹挾著小雪花一股腦朝著人沖過來,溫柔的小雪此時也成瞭刺人的小刀片。所以,哪怕上山一小會,也要準備好臉上的面罩和手上的手套。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當5642米這個數字從書本上跳出來,變成瞭眼前巍峨的山峰時,才真真切切地明白,征服一座高山從來不是一件易事,更何況是這座歐洲第一峰。關於誰是第一個征服這座山的人是很有爭議的。不過,令我感興趣的還是傳說中的 Ахие Саттаеве。據說他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聽到別人聽不到的;他不知疲倦,能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步行數天;他曾九次登頂厄爾佈魯士,最後一次登頂是在他121歲的時候。想象著矍鑠的Ахие Саттаеве在漫天飛雪中逆風攀登,在山頂一覽群山小的場景,不禁為自己的弱小畏縮感到汗顏。想要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看別人看不到的風景,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是追夢的硬件。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五山城裡山上的樹都已經蘇醒瞭,樹葉翠綠,生機勃勃。但這裡還是一片荒蕪:山腳下的雪融瞭,露出瞭黃褐色的泥,樹木光禿禿的,依舊無精打采。兩三千米高的地方,還是雪的天地,高山白雪,欣賞不絕:藍天白雲襯托下的連綿雪山平和而安詳。看著巍峨雪山時,我的嘴巴失語、腦子空白。雪潔白溫柔,顯露出來的深黑色山體粗糲堅硬,輕輕柔柔的白雲穿梭在這白與黑的組合間。我的全身似乎就隻有眼睛在積極工作,想要看盡這雪山覆蓋的所有秘密。

五月份,山上的滑雪場還開著。很多人穿得厚厚地,享受著沿山體滑下帶來的快感,近距離地與這座名山親近。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被白雪覆蓋的厄爾佈魯士山,也預示著,山區的徒步季還沒有真正來到,從六月份開始,會有越來越多的徒步者來這裡探索自然之美。看著山下集市裡貼出來的各種徒步路線和絕美風光,心裡比上交期末考卷前一分鐘發現一道大題錯瞭還難受。厄爾佈魯士,偷偷跟你約個還遙遙無期的”下次”吧。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在山下поляна Азау的一片樹林裡,我遇到一個自稱登頂過厄爾佈魯士山三四次的老者。他驕傲地說曾經帶領普金攀登過這座山。他叨叨絮絮地、用著俄語和英語向我講述他的故事。他是戰爭時期輾轉來到俄羅斯的異鄉人,一生漂泊不定,無兒無女。他現在在俄羅斯已經十五年瞭,慢慢地也迫於生活所需學會瞭一些基本的俄語。他是個無傢可歸的流浪者,一般住在山上的大本營裡,也時常在野外露宿。他興致勃勃地跟我說著生活中的趣事。雖然在很多人眼中,他是個流浪漢,是個失敗者,但他享受著這樣的生活。他喜歡在夏夜裡躺在地上,抬眼就能看到星星。星河浩瀚,他沉浸在那些遙遠的星光裡,任思緒遨遊,腦海裡的天文知識也像星球一樣轉瞭起來。他熱愛天文,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去中國深造天文。他說,厄爾佈魯士是座神山,山上住瞭很多靈魂。村民相信他能和山溝通,能和靈魂交流,很尊敬他,常常給他帶吃食來。他還曾看到過盤旋在山上的不明飛行物,他覺得那是外星人在探測地球。我和他聊天時間就大半個小時,但我很喜歡這個奇怪的老爺爺。分別之際,他稍微整瞭整衣服,我給他拍瞭這張相片。這就是他瞭,白色的大胡子凌亂著,穿著厚厚的冬天的棉衣棉褲,衣服上有很多口袋,仿佛就這些口袋就能裝得下他流浪的生活。整個人圓滾滾地顯得很笨拙,他隨身背著一個大水瓶,手裡提著一個袋子,裡面裝著點餅幹、一個蘋果和兩個橘子。

旅遊七天沒見到第二個中國人,俄羅斯南部小眾景點見聞錄(上)

有人問我,這個老爺爺是不是在說胡話。我想,旅程中,常常遇見形形色色的人,進行或長或短地交談:可能是傢長裡短消磨時間,也可能是暢快淋漓天南地北。或許因為我們知道這一輩子都再難相見,於是有人享受著在陌生人面前偽裝的快感;也有人,把難得的知心話說給那些有緣人聽,反倒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給人以一吐為快的信任感。我自認為屬於第二種人,也相信我遇見的是第二種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