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一樁發生在聖蓋博山脈上空的空中撞機事件,毀掉瞭一傢航空公司,終結瞭一個航空傳奇人物的傳奇人生(第一次寫空中撞機事件,各位小夥伴多提意見)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西部航空公司標志

1971年6月6日當地時間下午17時30分,美國洛杉磯國際機場,一架隸屬於休斯西部航空公司(創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航空大亨霍華德·休斯,電影《飛行者》的原型)的道格拉斯DC-9-31型客機(註冊編號N9345,1969年首飛,總飛行時長5542小時,至事發時機齡2年左右,還是一架新機)正在進行乘客登機程序和起飛前準備工作,該機將要執飛的是從洛杉磯國際機場前往西雅圖國際機場的HA706航班,中途需要經停鹽湖城國際機場、博伊西軍民兩用機場、劉易斯頓機場、帕斯科三城機場和雅吉瓦機場。當天在洛杉磯國際機場一共有44名乘客登機(由於是起始站,因此航空公司並未出售全部座位的機票),另有2名機組成員和3名乘務組成員,總共49人。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正在等待起飛指令的HA706航班

執飛當天HA706航班的機長為時年50歲的原美國空軍資深戰鬥機飛行員西奧多·尼古拉,累計15490飛行小時,其中DC-9型客機超過2562飛行小時,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機長;副駕駛是時年49歲的普萊斯·佈魯納,累計17128飛行小時(他的同事回憶他明明有能力通過機長資格考試,但他偏偏就是不去報名,他的理論是地位越高,責任越大,而他這個人隻想享受飛行,並不願意擔負過重的責任,可以駕駛飛機飛行但並不是第一責任人的副駕駛似乎正是他喜歡的職位),不過他在DC-9型客機上飛的時間並不長,隻有272小時。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西奧多·尼古拉機長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普萊斯·佈魯納副駕駛

HA706航班的乘務組由時年34歲的乘務長瓊、28歲(剛剛訂婚)的空姐帕特裡夏·謝爾頓和30歲的海倫娜·斯基米耶斯組成。

普萊斯·佈魯納副駕駛(以下簡稱“副駕駛”):“真可惜,我們要錯過今晚的道奇隊的棒球賽瞭。”

西奧多·尼古拉機長(以下簡稱“機長”):“沒事,反正今年他們肯定會在世界大賽上捧幾個杯回來的。”

副駕駛:“如果舊金山巨人隊繼續贏下去的話那就很難說嘍。”

機長:“呵呵呵——”

西奧多·尼古拉機長(以下簡稱“機長”):“各位乘客,這裡是駕駛艙廣播,歡迎各位登機,我們隨時會獲準起飛,請大傢在各自座位坐好,謝謝。”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西部航空塗裝的DC-9-30客機,航空之傢

洛杉磯機場塔臺:“呼叫西部706,批準你們滑行至24L跑道起飛,起飛後請沿航向250爬升。”

普萊斯·佈魯納副駕駛(以下簡稱“副駕駛”):“西部706收到,24L跑道起飛。”

機長:“我們可以走瞭嗎?”

副駕駛:“嗯哼,這一路到西雅圖的天氣都不錯。”

機長:“噢,那真不錯。跑道凈空,請乘務組各就各位,我們要走瞭。”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發現空中浩劫大BUG一枚:1971年有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嗎?

副駕駛:“剎車已松開。”

機長:“滑行檔位。”

副駕駛:“好的,滑行檔位。”

18時01分左右,HA706航班抵達24L跑道。此時飛機由尼古拉機長操縱,佈魯納副駕駛負責和地面聯絡。

洛杉磯塔臺:“西部706,可以起飛,一路平安。”

副駕駛:“好的,謝謝。”

機長:“油門歸你瞭。”

副駕駛:“嗯哼——”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洛杉磯國際機場俯瞰

18時02分,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從洛杉國際機場24L跑道順利起飛,隨後調整航向250°後繼續爬升。

洛杉磯塔臺:“西部706,右轉航向060。”

副駕駛:“右轉060,西部706明白。”

洛杉磯塔臺:“西部706,請聯系洛杉磯區域管制,晚安。”

副駕駛:“西部706收到,晚安。”

起飛4分鐘後的18時06分,HA706航班聯絡洛杉磯區域管制:“洛杉磯管制中心,晚安,這裡是西部706聽你指揮,正在爬升通過6000英尺前往12000英尺。”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正在爬升中的HA706航班

洛杉磯區域管制中心(以下簡稱“洛杉磯區管”):“呼叫西部706,請左轉航向040,爬升至33000英尺,前往DAGGETT導航臺。”

副駕駛:“好的,航向040,前往DAGGETT導航臺,爬升至33000英尺。”

誰也沒料到,這成為HA706機組和地面最後的通話。此時是18時09分。

一切都顯得有條不紊,但突然洛杉磯區管中心突然響起瞭警報聲,提醒管制員所管區域的某架飛機遇到瞭麻煩,一開始管制員們對警報聲並未在意,因為這玩意經常無緣無故的誤報警,即便是真的他們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核實情況。當他們挪開瞭覆蓋在代表飛機位置信標上的小塑料塊(上面寫著飛機的航班號,被稱為“蝦船”)後驚訝的發現,原本應該出現在下面的雷達信標不見瞭。“天吶!他們去哪瞭?”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代表HA706航班的雷達標點在雷達屏上消失

洛杉磯區管:“呼叫休斯西部706,請重啟應答機,雷達識別中斷。無線電檢查,聽到請回答。”

但始終沒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幾分鐘後一架正在洛杉磯空域飛行的美國空軍C-141運輸機機組呼叫洛杉磯區管向他們通報他們看到有一架飛機墜毀在聖蓋博山區中:“呼叫管制,我們在山邊上看到有爆炸,好像是有一架飛機在那墜毀瞭。”

洛杉磯區管:“你看到瞭什麼?”

C-141機組:“我沒看見,我的副駕駛看見瞭,他看見山坡上有爆炸,之前有飛機掉下去瞭。”

這時,洛杉磯區管中心的管制員們才意識到剛才的警報聲不是誤報,而是真正的出事瞭(如果說之前的可能的誤報警報是“狼來瞭”,現在是狼真的來瞭),出大事瞭。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本廠長繪制的西部航空塗裝的N9345號DC-9-31客機二視圖

不久,美國國防部證實,他們的一架隸屬於海軍陸戰隊、當天下午17時16分從內華達州法倫海軍航空站起飛的F-4“鬼怪II”戰鬥機(機體編號151458)在聖蓋博山區和基地失去瞭聯系,戰鬥機上的兩名飛行員——時年27歲的飛行員詹姆斯·理查德·飛利浦中尉和時年24歲的武器操作官克裡斯托弗·希斯中尉目前下落不明。

相同的失聯時間點和失聯空域,會不會是發生瞭空中撞機?!!!

當首批救援人員歷經千辛萬苦跋山涉水來到墜機地點的時候,發現HA706航班墜毀在瞭距離杜瓦爾特鎮數公裡的聖蓋博山區,大部分殘骸落在一個峽谷裡,主體結構粉碎性解體,隻有機尾結構還能辨認出來,到處都是飛機的碎片和人體組織的殘骸,慘不忍睹;機頭在一公裡外被找到,初步證明N9345號機的機頭在飛機墜毀前就已經脫離瞭機體。機上的全部49人無一生還;隻有位於結構尚算完整的機尾部分的9具屍體還算保持完整,尚能辨認出來。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墜機現場的NA706航班尚且完整的尾翼殘骸

美國國傢運輸安全委員會的調查組首先派人乘坐直升機前往失事地點(聖蓋博山位於洛杉磯縣北部和聖貝納迪諾縣西部,地理位置偏遠崎嶇,調查員隻能借助直升機趕赴現場)。

他們在簡單勘察瞭事故現場後來到離墜機地點最近的杜瓦爾特鎮尋訪目擊證人。

所有的目擊者都稱:他們聽到一聲爆炸響,然後就看見一架DC-9客機像一片樹葉一樣做自由落體一樣墜落。甚至還有人信誓旦旦的說自己親眼看到一架戰鬥機和DC-9客機相撞的瞬間,他們稱當時這架戰鬥機好像在做特技飛行。

“戰機當時正在做‘滾筒’動作。”

由於這次空難事故牽扯到軍用飛機,因此隨後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派出瞭一支調查隊伍加入瞭調查組,和美國國傢運輸安全委員會聯袂調查HA706航班聖蓋博山空難。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本廠長繪制的西部航空塗裝的N9345號DC-9-31客機細節1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本廠長繪制的西部航空塗裝的N9345號DC-9-31客機細節2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本廠長繪制的西部航空塗裝的N9345號DC-9-31客機細節3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本廠長繪制的西部航空塗裝的N9345號DC-9-31客機細節4

由於戰鬥機的飛行信息涉及軍事機密,因此調查組無法直接查閱戰鬥機的飛行信息(當時洛杉磯空管區的雷達屏幕上也根本沒有看到有這架飛機的飛行軌跡出現),隻能求助軍方調查人員和五角大樓協調交涉,爭取能夠調取這架F-4“鬼怪II”戰鬥機的飛行信息。

上世紀70年代,越戰正酣,美國空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航空部隊為瞭培訓成熟飛行員,各個航空基地都在加班加點訓練,加州的氣象條件良好,很適合空軍訓練。但這起事故也引起民眾的軒然大波,更讓在加州附近飛行的民眾感到恐慌,他們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這讓調查組肩上的壓力倍增。

一個好消息隨後傳來,墜毀的151458號F-4“鬼怪II”戰鬥機的後座武器操作官克裡斯托弗·希斯中尉成功的彈射出瞭飛機最終生還(151458號機的飛行員詹姆斯·理查德·飛利浦中尉則隨機身亡)。

在調查中希斯中尉告訴調查員,當時是客機撞瞭他們的座機。他們還在進行訓練科目,正要準備打道回府。他們的F-4“鬼怪II”戰鬥機在爬升至15000英尺的時候,做瞭一個360度的副翼側滾翻動作(這個動作是當天他們的例行訓練中的一部分),沒承想,他們和HA706航班不期而遇。希斯中尉在發生撞擊5秒後啟動瞭座椅彈射裝置,最終成功的跳傘逃生。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151458號F-4“鬼怪II”戰鬥機

“是DC-9撞瞭我們,他們的機頭朝著我們的機尾,我們當時爬升到瞭15000英尺的高度,做完瞭大部分的訓練科目,準備向洛杉磯附近的埃爾托羅海軍航空站返航,然後我們做瞭一個橫滾來觀察附近的情況。”

“是副翼橫滾嗎?”

“是的長官,360°橫滾,為瞭看看周圍有沒有飛機在我們的頭頂或者下方經過(戰鬥機為瞭方便觀察周圍空情的標準動作,並不算是什麼特技,當然在外行人看來像是特技動作)。然後我用雷達掃描地面的情況,我正在專心低頭看著雷達屏幕,但突然一架DC-9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頭撞上瞭我們,我逃出來瞭,可是理奇(指前座飛行員的昵稱)沒有。”

以傑克·齊赫中校領銜的軍方調查組也提供瞭詹姆斯·理查德·飛利浦中尉和克裡斯托弗·希斯中尉的履歷,證明兩人擁有非常漂亮的服役記錄,沒有任何哪怕是為瞭泡妞酗酒鬥毆的不良記錄,更別說擅自在民航空域進行違規的特技飛行瞭。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本廠長繪制的151458號F-4“鬼怪II”戰鬥機二視圖

調查似乎陷入僵局,DC-9客機上沒有生還者,無法為自己辯護,並且由於機頭部分已經粉碎性解體、駕駛艙語音記錄器(黑匣子)已經完全損毀,沒有任何恢復的可能性,所以也根本無從知曉當時DC-9的駕駛艙裡到底發生瞭什麼事,無法還原HA706航班機組的對話錄音;而飛行數據記錄器顯示N9345號的飛行狀態並無異常,一直保持在航線上;而F-4戰鬥機上又沒有黑匣子,並且機體本身也摔瞭個粉身碎骨,也無法對調查有所幫助,國傢安全運輸委員會調查組組長迪克·貝克(此人原本就是海軍航母艦載機飛行員出身,參加過二戰和朝鮮戰爭)在內心中根本不相信希斯中尉的一面之詞:開玩笑,你開著機動靈活的戰鬥機,但凡隻要你註意力集中就不會讓機動性差的客機撞中你,即便真是客機撞瞭戰鬥機,那也隻能說明你們(指飛利浦和希斯二人)當時精神在開小差,根本沒有註意觀察周圍,你這套說辭蒙普通人行,老子飛航母艦載機的時候你丫還在吃奶呢,蒙老子純屬想多瞭。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在拼湊N9345號機機體殘骸的NTSB調查員

待N9345號機的殘骸都搜集得差不多初步拼湊成形後,調查組發現機頭部分有一道十分明顯以及整齊的“切”痕,切口處殘留的油漆成份和美國海軍艦載機標準的淺灰色油漆成份相同,證明在兩架飛機相撞的時候,先是戰鬥機的右側機翼劃開瞭DC9客艙前下方的機腹;隨後戰鬥機的垂直尾翼切入瞭DC-9客機機頭正副駕駛座椅的下方部位,直接導致DC-9的機頭部分和機身分離。所以初步判斷,撞機事故的肇事方是F-4“鬼怪”戰鬥機,希斯中尉撒瞭謊。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被F-4戰鬥機撞擊後“斬首”的HA706航班

撞擊過後,151458號F-4“鬼怪II”戰鬥機的垂直尾翼和左側機翼全部折斷隨即失去控制翻滾下墜,武器操作官希斯中尉在戰鬥機陷入翻滾前一刻成功彈射,而飛行員飛利浦中尉可能在撞擊的時候就已經失去瞭意識最終沒有彈射。

至於N9345號DC-9客機在機頭被戰鬥機的機翼“斬首”後,客艙瞬間失壓,所有控制系統都被切斷,無頭的機身在仍在運轉的引擎的推動下繼續飛瞭一段距離後以平飛的姿態一邊掉著高度,最終砸到瞭聖蓋博山脈中。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空中浩劫畫面:HA706航班的“無頭”機身墜毀的連續鏡頭

6月6日那天,天氣能見度良好,這架靈活的戰鬥機為什麼沒有躲開一架龐大的客機呢?(以下內容摘自航空之傢喬善勛的微博,有刪節)

調查員決定重新幫助西斯回憶當時的情形,希斯稱當天下午他們在維護戰鬥機,151458號F-4“鬼怪II”戰鬥機的氧氣系統在高空中會有漏氣現象,他們需要駕駛戰鬥機從內華達的法倫航空站轉場至洛杉磯機場附近的埃爾托羅海軍航空站進行維修。

由於擔心氧氣系統漏氣,此次航行飛利浦中尉操控戰鬥機的飛行高度要比平常低,這也為撞機的發生埋下伏筆。下午6時許,飛行員需要爬升高度以避開山體,他們從1500英尺快速爬升至15000英尺時,會給他帶來缺氧的隱患,這進一步減低飛行員的反應能力。然而調查員發現,隻有在非常高的高度,飛行員才會發生缺氧現象。

航空業中需要遵循“看見避讓”原則,飛行員的職責就是要註意空中的其他飛機。HA706航班的機組估計過於信賴自動駕駛系統,忽視瞭周邊環境,而且民航客機的飛行員也不會(也沒必要)像軍機飛行員那樣接受全向觀察以及發現-規避訓練(機動性像鴨子一樣笨拙的民航客機也做不出劇烈的特技規避動作)。DC-9客機駕駛艙過於粗大的風擋窗框也較容易遮擋視線。海軍戰鬥機的塗裝類似於藍灰色,這也增加瞭辨識難度。且正以420節的高超音速的空速快速接近(DC9的空速為320節,兩極相對空速高達740節)。當時戰鬥機的飛行員也可能在查看儀表,武器操作官在監視雷達,同樣忽略的窗外的環境,最終導致兩架飛機在空中的致命一撞。

航管員的重要職責是安排好合理的線路,以免空中相撞,但是他們也沒有從雷達上看到戰鬥機出現。調查員發現,航管員的雷達設備過於老舊,他們根本沒有追蹤到戰鬥機的影跡。更為重要的是,當時軍隊和民航屬於兩套管理系統。美國軍方的飛機並不受民航管理,而且他們也不知道民航的飛行線路,這也讓軍機侵入民航線路變成瞭傢常便飯。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霍華德·休斯和以他為原型的電影《飛行者》海報

事故後不久,美國航空界傳奇人物霍華德·休斯便駕鶴仙去。1980年,休斯西部航空公司並入西北航空,消失在歷史長河中。NTSB發佈瞭最終的事故報告顯示,事故是由於美國軍方的飛機未受航管員的管理,而且不熟悉民航的相關飛行路線,經常造成軍機入侵民航客機的航線,如果統一管理會釀成更多安全事故。此次撞機事故發生後,無論民航和軍機,都要接受航管員的管理,而且軍機需要避開民航機場附近的管制區域。

空中斬首,回顧休斯西部航空HA706航班1971.6.6聖蓋博山撞機事件

本廠長繪制的DC-9-30客機F-4鬼怪戰鬥機等比例二視圖對比

N9345號機性能數據

機型:DC-9-32

設計商:道格拉斯飛機公司

乘員:機組2人+載員115人(最大)

長度:36.06米

翼展:28.47米

高度:8.38米

空重:30841千克

最大起飛重量:49900千克

發動機:兩臺普拉特·惠特尼JT8D-5渦輪風扇發動機,單臺推力62.275千牛

最大巡航飛行速度:917千米每小時

最大載重航程:3030千米​​​​

151458號F-4“鬼怪II”戰鬥機參考數據

乘員:2人

長度:19.2米

翼展:11.7米

高度:5.0米

空重:13757千克

最大起飛重量:28030千克

動力系統:兩臺J79-GE-8渦噴發動機,單臺推力75.6千牛

最大飛行速度:2.23馬赫

實用升限:18300米

航程:2600千米

武裝: 9個掛架可以選掛AIM7“麻雀中距空空導彈、AIM9”響尾蛇“近程格鬥空空導彈、AGM-12“小鬥犬”無線電遙控導彈、AGM-62A“白星眼”電視炸彈、AGM-45“百舌鳥”反雷達導彈、AGM-65A“幼畜”電視炸彈、AGM-78B標準反輻射導彈、核彈、各種常規炸彈和火箭彈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