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賈寶玉養尊處優到何種程度,他的一次小解給出瞭答案

冷子興在介紹賈府的時候,說鐘鳴鼎食的賈府,主仆上下安富尊榮盡多,並且特別提到賈寶玉,被賈母愛如珍寶,視為命根子。

賈母可是賈府的最高權威,受到賈母特殊優待的寶玉,其養尊處優的生活可以說是更勝一籌。

少年賈寶玉養尊處優到何種程度,他的一次小解給出瞭答案

主子要養尊處優,當然得有人服侍著。服侍寶玉的有多少人呢,我們來看個名單:奶母李媽媽,丫頭襲人、茜雪、晴雯、麝月、綺霞、秋紋、碧痕、蕙香、檀雲、佳蕙、墜兒、良兒、定兒、春燕、五兒,女仆老宋媽,男仆李貴、王榮、張若錦、趙亦華、錢升,小廝茗煙(焙茗)、掃紅、鋤藥、墨雨、引泉、掃花、挑雲、伴鶴、雙瑞、壽兒。

三十幾號人組成的服務團隊,就圍著寶玉一個人轉。他們各就各位、各司其責,包羅瞭寶玉裡裡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

真正是除瞭吃喝拉撒不能代勞,需要寶玉親自吃飯、親自喝酒、親自睡覺、親自上廁所外,其它的都可以包辦瞭。

下面,我們來看看寶玉的一次小解,就可以窺一斑而見全豹瞭。看官不要難為情,曹公能寫,我們就能看。

那是一個元宵之夜,賈府中人看戲看得正熱鬧,寶玉突然離席,想回房去看看剛給母親送終回來的襲人。賈母生怕寶玉被爆竹傷著,或被火紙燒著,便命幾個婆子好生跟著。另外,麝月、秋紋,還有幾個小丫頭都隨著寶玉出來。

少年賈寶玉養尊處優到何種程度,他的一次小解給出瞭答案

一眾婆子跟到大觀園門口,不好跟著到寶玉房間,就候在園門茶房裡。麝月、秋紋和小丫頭們則跟著寶玉回房。

不料也是不久前死瞭娘的鴛鴦,在房裡和襲人做著伴兒聊著貼心話。寶玉不忍打擾兩個同病相憐的人,悄悄地退出來瞭。

退出來後,寶玉有瞭尿意,接下來曹公是這樣寫的:

“寶玉便走過山石之後去站著撩衣,麝月、秋紋皆站住背過臉去,口內笑說:‘蹲下再解小衣,仔細風吹瞭肚子。’後面兩個丫頭知是小解,忙先出去茶房預備去瞭。”

這一段寫得有趣不說,關鍵是自然。那時的寶玉,應該有十三、四歲瞭。在那個時代,十三、四歲也不算小瞭,而且寶玉早已領略瞭男女雲雨之事,但他小解,一點也不避諱丫頭們。

從丫頭們的反應看,她們也絲毫不覺得尷尬,一切都顯得再正常和熟悉不過,證明這樣的事是常常有的。很有可能,服侍寶玉解手,恰恰是她們幾個的分內之事。所以她們分頭行事,有條不紊。大丫頭們負責提醒,不要被風吹壞瞭肚子,小丫頭們負責預備解手後洗手的熱水,這在後面還會有詳細的說明。

麝月、秋紋提醒寶玉“蹲下再解小衣”,曾讓很多人疑惑,男人小解,幹嘛要蹲下?有一種解釋是,寶玉長期混在女人堆裡,沾染瞭女性的一些生理、心理習性,有些女人化瞭。這個解釋令人別扭。

據說新紅學派創始人之一的俞平伯曾就此疑問專門請教過北方民俗專傢。專傢說,那個時候北方孩子一般都是穿滿檔褲的,撩起衣服時,難免會露出肚子,如果不註意避風,就容易被風吹瞭著涼。那夜可是元宵之夜,天氣正冷,所以丫頭們更要提醒寶玉蹲下來小解。這樣說來,後面那句“仔細風吹瞭肚子”才顯得有的放矢。

少年賈寶玉養尊處優到何種程度,他的一次小解給出瞭答案

為瞭主子不壞肚子不生病,麝月、秋紋是盡職盡責的。但僅僅說盡職盡責,是不夠的,因為顯得冷冰冰,還襯不出寶玉的養尊處優,是一種下人心甘情願、主子心安理得、大傢其樂融融的養尊處優。

著名作傢王蒙對這個情節,有一番很精彩很有意思的議論,我們不妨看看:

“麝月、秋紋不是笑著說,也不是笑出聲來,而是口內笑說,就是說說得特別親切,口中響動裡帶著喜悅和笑意。”

“二位丫頭也有具體入微與形象直觀的指導與提醒,直如三人一起小解一般,這真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滋味什麼享受,是不是很舒服很美妙,叫做妙不可言呢?”

且這種妙不可言是不能為外人知,被外人打斷的。

寶玉剛剛小解完瞭轉過身來,有兩個莽撞的媳婦子迎面來瞭,沒看清是什麼人在這裡,即問是誰。秋紋惱瞭:

“寶玉在這裡,你大呼小叫,仔細嚇著罷。”

野地裡小解,再怎麼著也不是能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事。寶玉敢當著自己的丫頭小解,但絕不會當著不是身邊人的人做這種事。秋紋知道其中利害,她肯定害怕寶玉被嚇著瞭,落下後遺癥,那可就麻煩大瞭。

再者,隻有和主子關系非同一般的人,才能看到主子的私密事兒。此時的大丫頭麝月、秋紋,必須捍衛自己的權利,不能被其她人奪瞭去,哪怕是分享,也是不允許的。即使是寶玉身邊的小丫頭,都隻有趕快離開去準備洗手水的份,都沒有資格在小解的寶玉身邊守著,何況兩個外面的媳婦子呢。

寶玉沒有嚇著,倒是兩個媳婦子嚇著瞭。她們擔心闖下瞭大禍,對麝月、秋紋陪著笑說:“姑娘們可連日辛苦瞭。”

少年賈寶玉養尊處優到何種程度,他的一次小解給出瞭答案

待到寶玉說要瞧瞧她們手裡拿著的東西,兩個媳婦子趕忙蹲下身子。這裡的蹲下,純粹是對寶玉的奉承瞭,方便寶玉以舒服的姿勢瞧個明白。

寶玉瞧見不過是些上等果菜,點一點頭,邁步就走。貴族公子哥兒,是不稀罕這些東西的。到瞭大觀園門口,那幾個先跟著來、後在門口茶房裡等著的幾個婆子,也都趕緊跟著寶玉出瞭園子。

出瞭園子來到花廳後廊,先前去準備洗手水的兩個小丫頭,一個捧著小沐盆,一個拿著手巾和漚子壺,已經在這裡等瞭很有一些時候瞭。看來她們也是輕車熟路,知道在什麼地方等著,隻不過,沒有料到這次會等這麼長時間。

秋紋先試瞭一把水溫,立即就火瞭:

“你越大越粗心瞭,那裡弄得這冷水。”

小丫頭弄得應該是熱水,隻不過時間長就冷瞭。巧的是一個老婆子提著一壺熱水走過來。小丫頭要老婆子給她倒點兒,老婆子說這是給賈母泡茶的水,不能給。結果秋紋怒道“我管把老太太茶吊子倒瞭洗手”,老婆子急忙就給倒瞭。秋紋還不解氣,繼續訓斥老婆子:

“你這麼大年紀也沒個見識,誰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著的人就敢要瞭。”

秋紋不過是寶玉的大丫頭,能說這股子狠話,還敢扯上賈母,說明寶玉隻要自己養尊處優瞭,其它的不上心也不在意。

不管怎樣,現在有瞭舒服的洗手水,就舒舒服服地洗手吧。洗完手,自有小丫頭往他手裡倒一些漚子(那時上層社會人用的一種滋潤皮膚的油脂香蜜)讓他漚手。

少年賈寶玉養尊處優到何種程度,他的一次小解給出瞭答案

漚瞭手,寶玉便開開心心上瞭酒桌,喝他的快活酒去瞭。

看完瞭寶玉小解,你是不是有些羨慕嫉妒恨呢?不過大可不必,你若打小不是在那種環境裡成長起來的,給你這樣的待遇,你也指定解不出來,隻有落荒而逃的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