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劇名伶孟小冬:出身梨園世傢,初次登臺驚艷四座,11歲名震無錫

1925年的8月,正是北京城酷暑難耐之際,如果孟小冬沒有在這個時候認識梅蘭芳,她的生命中註定會少去很多灰色,多些五彩繽紛的斑斕,但是歷史容不得假設,就在這一年八月的某一天,孟小冬和梅蘭芳在北京電燈公司總辦母親的八十大壽宴會上相遇瞭。

這以後的故事頗多曲折,孟小冬沒有得到她想要的幸福,反而是折斷瞭羽翼,不過在聊起孟小冬和梅蘭芳的故事之前,我們先看看孟小冬少年成名的經歷,這段人生已經足夠精彩勵志,那是一部兼著勤奮和天分的傳奇大劇。

國劇名伶孟小冬:出身梨園世傢,初次登臺驚艷四座,11歲名震無錫

說起孟小冬,用“奇人”二字來形容她絕對不含有誇張的成分,在上個世紀的京劇舞臺上,她用女子之身,在臺上演繹瞭無數男性角色且極為成功,當時的報紙媒體八卦送給她一個稱呼叫“冬皇”。

1908年的12月9日,孟小冬出生在老上海的一條弄堂裡,她的父親叫孟鴻群,是一名京劇演員。孟鴻群的父親,也就是孟小冬的爺爺叫孟七,也是一名京劇藝人,老徽班出身,主攻亂彈與昆曲。孟七有五個兒子,五子皆從事京劇表演,其中名氣最大的是孟小冬的伯父孟鴻榮,得父親孟七真傳,人稱“小孟七”。

當時的著名劇評傢李浮生曾有一段話評價孟鴻榮:

小孟七(孟鴻榮)乃屬實至名歸,他的盛名早於麒麟童(周信芳),如若他能多活幾年,那麼坐南方文武老生第一把交椅的,很可能是小孟七,而非麒麟童瞭。”

這段話,可見孟鴻榮在京劇藝術上的造詣和取得的成就。

孟小冬就是出生在這樣的一個叔伯父親都是名角的梨園世傢,從小耳濡目染,對於她日後能從事京劇行當,自然不會意外。孟小冬從五歲開始每天早晨天一亮就跟著父親到到上海老城鄉的古城墻上練功,六歲時,她便開始隨著父親跑碼頭。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發生,孟小冬可能就會這樣一直跟著父親學習,很難說以後會有什麼成就,父親雖然也小有名氣,但水平畢竟有限。

國劇名伶孟小冬:出身梨園世傢,初次登臺驚艷四座,11歲名震無錫

1918年,孟鴻群到天津演出,這本是極其普通的一天,孟鴻群演出的是京劇傳統劇目《八蠟廟》,這部劇他已經記不清楚自己演出瞭多少遍,自然胸有成竹,可剛剛演到一半,他突然感覺到一陣眩暈,身子無法動彈瞭。孟鴻群被工作人員扶到瞭後臺,整個劇場炸瞭鍋。

孟鴻群在後臺喝瞭幾口水,清醒瞭之後,堅持一定要重新上臺,他怕觀眾等,更怕觀眾不滿意,自己砸瞭招牌,以後怕是不會有人請他演出瞭。

這時候,孟小冬走到瞭父親跟前,對父親說:

“爹爹,您身體不好,就先歇一會兒吧!歇好瞭再上臺,我先去給觀眾們唱一段,免得大傢等得著急。”

說完,扔下一臉茫然的眾人,獨自上臺去瞭。

就在大傢都狐疑不定,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之時,孟小冬已經走到臺前,對著觀眾鞠瞭一躬,說:“我父親突然身體不適,暫時不能馬上登臺,下面就由我給大傢清唱一段《捉放曹》吧,算是給大傢賠個禮。”

“聽他言,嚇得我心驚膽戰……”就此單單一句音落,臺下頓時掌聲雷鳴,人們開始佩服起這個小孩子來,這個時候算下來孟小冬也不過隻有九歲,能有這樣不俗的表現和膽略,著實讓人欽佩。

國劇名伶孟小冬:出身梨園世傢,初次登臺驚艷四座,11歲名震無錫

後臺的孟鴻群還在一邊擔心著女兒會出醜,一邊惆悵自己的身體不行瞭,全傢人的生計怎麼辦時,聽到女兒的聲音,他心裡一驚,他原本知道女兒是能唱京劇的,但沒想到女兒能唱得如此出眾,他也該幫女兒重新規劃人生瞭。

孟鴻群從事京劇藝術多年,自然對這門藝術頗有瞭解,他發現女兒孟小冬的“嗓音清亮,且不帶一點雌音,是個天生唱老生的料子”,於是他讓孟小冬拜在孫派老生仇月祥門下學習孫派老生的唱法。

這仇月祥不僅是名師,而且是孟小冬的姨夫,再加上孟小冬天生的好嗓子,自然樂不可支地收下瞭這個徒弟。

正所謂名師出高徒,孟小冬是幸運的,仇月祥本身就是一位非常優秀的京劇演員,同時他對徒弟的要求也非常嚴格,最重要的是他還因材施教,在和孟小冬接觸瞭一段時間後,便制定瞭一套適合孟小冬的訓練方法。

除瞭每天早晨常規的遛彎喊嗓,孟小冬還需要練習的是踢腿、壓腿、下腰等,尤其是身段的練習。除此之外,仇月祥還專門為孟小冬聘請瞭一位琴師,每天下午三點來給她吊嗓子,每天大概持續兩個小時。

每天早晨喊嗓,練身段,中午學戲,下午學戲吊嗓,晚上背戲詞,這就是孟小冬一天的生活,另外還少不瞭幫助師傅幹些零碎的話,沏茶倒水,裝煙絲更不在話下。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都是如此,如此枯燥且辛苦的生活,孟小冬沒喊過一聲累。一是因為她天生對京劇的熱愛,二是因為她自身堅強的意志,三來還有父親送她來學戲時那殷切的希望:“孩子,要記住,想要讓人瞧得起,想成人,將來想有出頭之日,就得學好本事,就要當角兒。”

網絡上有句流行語叫:“你以為的幸運,是別人努力瞭許久的光環。”哪一個人的成功不是付出瞭無數的心血和汗水,忍受瞭無數的煎熬和孤寂。正如《佛說堅意經》中所講:“譬如種谷,隨種而生。種善得福,種惡獲秧。未有不種而獲果實。”世界上的一切收獲都需要努力的付出。

國劇名伶孟小冬:出身梨園世傢,初次登臺驚艷四座,11歲名震無錫

很快,孟小冬展示自己的機會來瞭,就在她拜師學藝的那年深秋,一份邀請函送到瞭仇月祥手裡。

上海一位名人關絅之操辦四十歲生日,宴請眾親朋好友。那個年代娛樂項目缺乏,名人辦宴席,“請戲班來唱戲”是主要娛樂活動,更何況能邀請到名氣多大的“角”,那還是身份的象征。

這關絅之當然不肯放棄這樣的機會,他生日宴席那天,邀請瞭“上海九記票房”的票友們登臺演戲,為自己造勢。仇月祥在上海梨園界有一定的名氣,更何況大傢都還聽說他收瞭一位好徒弟,因此有人給他們發出邀請,請孟小冬客串一出《烏盆記》。

這是孟小冬的第一次正式登臺表演,很是關鍵,演好瞭一舉成名天下知,演砸瞭,上海梨園界怕是就沒有她孟小冬的位置瞭。

孟小冬登臺表演,“唱戲絲毫不露雌音,且動作走位,絲毫不差”,不俗的表現著實驚艷瞭當時在座的每一位,從此以後,孟小冬在上海聲名鵲起。

在孟小冬早年的生涯中,對他影響最大的無疑就是他的師傅仇月祥瞭,盡管孟小冬對於唱戲是天賦異稟,但如果沒有一個好的老師在身邊教導,怕是也會淪為“傷仲永”的結局。孟小冬早年成名的劇目也多是仇月祥這個啟蒙恩師所教導的。

國劇名伶孟小冬:出身梨園世傢,初次登臺驚艷四座,11歲名震無錫

在上海初次登臺,是孟小冬演藝生涯的起點,如果說這一次是嶄露頭角,那麼在無錫的演出,則是讓她贏得瞭一方百姓的追捧與熱愛,成名成角。

1919年3月到5月,孟小冬隨著王傢的髦兒戲班,來到無錫演出。

孟小冬在無錫的首場演出,壓大軸,最後一個出場,孟小冬一開嗓,就鎮住瞭臺下的觀眾,演唱時感情充沛,聲音洪亮且沒有雌音,外加上絲毫不差的走位,堪稱完美。

無錫新世界屋頂的花園劇場,氣氛極其熱烈,觀眾們都被這個小女孩征服瞭,站在後臺的孟鴻群老淚縱橫,終於等到女兒出頭的日子瞭。

兩個月後,孟小冬從無錫離開時,當地報紙上登出瞭這樣一則消息:

凡內行看戲者,無不為之惋惜雲雲……奈離錫在際,此曲將成《廣陵散》矣!

可見,無錫人民對孟小冬的喜愛程度。

自此以後,孟小冬還到過無錫兩次,演出多場,劇場的票都是開售即罄,演出的走廊上都站滿瞭觀眾。

可以說,孟小冬出生在上海,學戲在上海,也是在上海初出茅廬,嶄露頭角,但是真正讓她成名成角的是在無錫,無錫以後,孟小冬開始瞭她的名角生涯。

如果說孟小冬的一生是一隻股票,那麼現在的她還是一隻漲勢兇猛的成長股。六年之後的1925年,孟小冬17歲,在這一年她的生命中發生瞭很多事情,其中一件改變她生命走向的便是結識瞭梅蘭芳,孟小冬這隻股票的漲勢戛然而止,下篇文章我們將來介紹孟小冬和梅蘭芳的故事,敬請期待。

更多精彩的名人故事,記得關註 @遇見唐蘇 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