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賣貨,當天回款,中小微企業的現金流問題有救瞭

當天賣貨,當天回款,中小微企業的現金流問題有救瞭

作者:唐素姣,新零售商業評論編輯

“免費‘0賬期’恰好詮釋瞭生態系統中各參與方協同進化的最佳狀態。”

天貓潮牌男裝nuthink的創始人潘信鎮在年前備好瞭來年的物料和庫存,就等春節一過,工廠復工生產瞭,每年都是如此,但是今年不一樣瞭。

“今年1月底疫情來得太突然,公司的儲備資金不充裕,很可能撐不過一個月。”潘信鎮表示。

春節前,這傢位於廣州的公司給所有員工發瞭工資、年終獎,還把絕大部分資金投在瞭春裝面料和工廠的結算上。

nuthink是典型的重資產服裝公司,線下有成衣工廠,每個月光固定工資就十幾萬元。

三年前,正值事業低谷期的潘信鎮接手瞭潮牌男裝nuthink品牌,並告訴自己“這次如果做不成功,就再也不創業瞭”。

當天賣貨,當天回款,中小微企業的現金流問題有救瞭

這次疫情讓潘信鎮捏瞭一把汗。“從哪裡補充點資金”再次成為這位創業老手最頭疼的問題。

潘信鎮回憶說,可以把廠抵押瞭向銀行貸款,但申請周期太長。疫情期間,大傢都不容易,向朋友借錢也走不通。“咬咬牙變賣資產也想過,可是疫情期間哪能短時間內就實現呢?”

2月10日,資金短缺的問題出現瞭些許轉機。淘寶和網商銀行合作推出瞭免費“0賬期”服務:淘寶上的商傢隻要發貨瞭,就能馬上從平臺提取貨款。

“隻要把貨賣出去,就有回款!”潘信鎮馬上著手組織淘寶店的內容運營團隊。“過瞭大年初三,大傢就全部復工瞭,五個小夥伴自我隔離,在傢中做短視頻和直播的工作。”

由於工廠目前的產能隻恢復瞭兩成,導致nuthink的春季服裝無法及時生產,“就算生產出來,也可能過瞭銷售旺季。”於是潘信鎮決定壯士斷臂,放棄春款,直接過渡到夏季款的生產。

“當下我們迫在眉睫的,是要快速準備好充足的資金來開展夏季款的生產。”

據潘信鎮介紹,nuthink男裝夏季款的研發和生產費用約在500萬元,目前,潘信鎮每天可以從“0賬期”計劃中提取出15萬元左右的貨款。

商傢發貨,秒收回款

2020新年伊始,隨著春運擴散到全國各地的疫情給各行各業來瞭個措手不及。

遭難的企業各有各的煩惱,有的是房租、員工工資支出,有的是庫存無法流動,有的是業務陷入停擺,現金流斷裂的風險如影隨形。

大賣缺大錢,小賣缺小錢。調研顯示,八成中小商傢存在資金短缺,七成商傢同時表示,隻要資金鏈不斷,就對生意回暖有信心。

“疫情爆發後,從年二十九到初七,沒有一天睡好過覺。”六年老店霸蠻湖南米粉的創始人張天一說。

張天一本來盤算著在2020年大幹一番,從去年底到今年初,霸蠻湖南米粉在線下一下子開瞭10多傢門店。

當天賣貨,當天回款,中小微企業的現金流問題有救瞭

年初一,北大畢業的張天一坐在辦公室裡發呆,“沒電、沒燈,隻有手機發出的微弱燈光”,這位意氣風發的90後有點兒蔫。“我在想這下怎麼辦呢,非常難受。”張天一回憶著說。

所幸的是,免費“0賬期”服務令淘寶上幾百萬像霸蠻湖南米粉這樣的中小微商傢松瞭一口氣。

基於店鋪的運營信用評分和商傢的發貨回款比率等條件,淘寶選出瞭650萬淘寶商傢給予免費“0賬期”權限。

淘寶方面表示,使用該服務的商傢普遍增長,尤其是在浙江、廣東、上海、江蘇等省市。預計這一舉措將在4月之前為淘寶商傢帶來500億~1000億的現金流。

對於受疫情影響嚴重的農業、餐飲業、電子信息產業而言,這是目前緩解現金流壓力門檻最低的舉措。

疫情期間各大電商平臺的賬期基本在15~45天,而淘寶和天貓上的商戶隻要滿足條件,就可以申請免費0賬期。

網商銀行副行長馮亮表示,以往,淘寶店裡的商品賣出之後,商傢需要一周左右才能拿到貨款,“0賬期”讓賣傢的平均賬期縮短瞭7.5天,當天賣瞭多少就能收到多少貨款,“這讓大部分商傢可以繼續做很多事情。”

目前,淘寶平臺上的“0賬期”不收取手續費,也沒有利率。有商傢向零售君表示,在3月31日前是沒有任何費用的,後期的具體情況還不清楚。

現金為王,賬期擋道

現金流是中小企業的生命線,而橫亙在現金流面前的正是一個被稱為“賬期”的企業慣常做法。

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也無論是把店開在淘寶,還是京東、亞馬遜,商傢都必須直面賬期。

許多行業都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商傢回款周期通常在1~2個月,甚至更長。此前,神舟電腦因3億多元的貨款被拖瞭半年,而與京東對簿公堂,引得中小微企業連連跟風吐苦水。

戲謔的是,錢在工廠裡,在倉庫裡,在去各地的汽車、飛機、輪船上,在平臺手上,就是沒在賣傢的賬戶裡。

所謂賬期,是指企業在經營中從付出現金到收取現金所需的平均時間,它直接影響的是現金流的循環周期。

現金循環周期的變化會影響所需營運資金的數額——企業的現金流循環天數越長,就需要準備越多的現金,來防范風險。

按照管理研究,如果突然掐斷企業的外部收入,企業賬上的現金可使用月數超過18個月,則意味著企業運營非常安全;超過12個月是相對安全;低於6個月處於危險邊緣;隻能維持3個月,則處於危機之中,需要通過裁員、降薪,對應收賬款進行催款等手段來化解危機。

特殊時期,企業想存活就得縮短現金循環周期,把存貨快點賣出去,盡快收回貨款;與此同時,在應付賬款端,則是能少交就少交,能拖著就拖著。

2月面臨2000萬元支出的霸蠻湖南米粉就是這樣自救的。除瞭通過協商,盡量減免、緩繳相關支出外,張天一迅速組織員工在天貓出售半成品米粉,通過“0賬期”服務,得以快速回籠瞭資金。

事實上,霸蠻湖南米粉也有很多線下商超渠道,不過賬期一般在45~60天。“雖然這些渠道的銷售也在增長,但是解決不瞭我們2月份的資金需求。”張天一說。

生態系統,協同進化

長江商學院副院長李海濤表示,中小微企業承擔瞭中國大量的就業,疫情之後,流動性和現金流關系到他們的生存。“0賬期”服務是平臺犧牲自己的短期利益,緩解中小微企業的現金壓力,促使它們穩定發展。

如果將“0賬期”服務放到更大的商業生態系統中來看,或許更具積極意義。

美國戰略專傢詹姆斯·穆爾(James Moore)在“商業生態系統”理論中指出,企業應當與生物有機體參與生物生態系統一樣,把自己看成是商業生態系統中有機體的一部分,就像花卉植物、昆蟲、鳥類共同生活在夏威夷的熱帶雨林中。

商業生態系統包含企業,以及與其相關聯的供應商、分銷商、融資機構、競爭對手、顧客、監管機構、媒體和相關的政府機構等物種,它們與周圍環境共同組成瞭復雜的經濟聯合體。

當天賣貨,當天回款,中小微企業的現金流問題有救瞭

商業生態系統理論為企業提供瞭一個新的視角,啟發管理者重新思考戰略、運營、政策、產品設計等的獲利行為

例如:商業領域中相互依存非常重要,一傢企業的業績越來越依賴於另外一傢公司;商業競爭將不再是簡單的個體公司之間的競賽,而是生態系統之間的競爭;企業采取的行動將影響身邊的業務領域,乃至於整個商業系統。

在電商模式中,平臺、中小微企業、金融機構,正是商業生態系統中緊密關聯的參與方。

中小商傢依附在天貓、京東、拼多多、蘇寧易購等大電商平臺,一方面是看重電商品牌帶來的流量,另一方面是因為平臺上搜索、產品展示、支付,以及物流反饋的技術框架相對成熟。

反之,電商平臺也離不開中小商傢,廣告費、買賣傭金、商城技術服務費等都是電商平臺的重要收入來源。

另一方面,正是有瞭金融機構的參與,商傢能夠通過應收或應付賬款融資模式籌得資金,電商平臺作為中間方,也可以將企業的應收賬款質押給金融機構,從中獲利。供應鏈金融應運而生。

正如李嘉誠所說,讓別人掙到錢,你才能掙到錢。疫情讓中小企業掙不瞭錢,同處在商業生態系統中的平臺和金融機構也不能獨善其身,免費“0賬期”恰好完美詮釋瞭生態系統中各參與方協同進化的最佳狀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