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醫療企業存活率不到1%,後疫情時代考驗平臺粘性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很多人嘗試瞭在線問診。

春節期間,老父親咽炎突然加重,連續咳嗽數日,在服藥效果甚微之後,傢住廣州的寧曉(化名)最終決定幫助老父親試試在線問診。在嘗試瞭兩款APP後,老父親的難題逐漸得到瞭解決。

像寧曉這樣,在疫情期間首次接觸到在線問診的並非少數。為降低患者交叉感染、方便患者就醫,互聯網醫療的曝光度陡增。互聯網醫療平臺的用戶數迎來爆發式增長,眾多公立醫院也新開線上問診服務,讓前幾年一度遇冷的互聯網醫療好不熱鬧。

3月2日,國傢醫保局、國傢衛健委兩部門發佈瞭《關於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開展“互聯網+”醫保服務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將符合條件的“互聯網+”醫療服務費用納入醫保支付范圍,對符合規定的“互聯網+”醫療服務、在線處方藥費等實現在線醫保結算。

如今,疫情正逐步得到控制,線下的醫院正重新恢復往常的秩序。在患者被加速教育、支付端迎利好消息之後,互聯網醫療平臺將如何繼續突圍?

互聯網醫療行業存活率不到1%

疫情期間,不少互聯網醫療平臺的問診訂單數量出現暴增。如丁香醫生在線問診平臺總咨詢量超過100萬次;再如企鵝杏仁集團,公司平臺上的線上咨詢量出現瞭一個爆發式的增長,達到瞭2019年的最高峰值,平臺的用戶數增長接近120%。

為瞭滿足患者需求,互聯網醫療平臺紛紛出招。1月23日,丁香醫生在線問診平臺經緊急盤點,針對湖北患者推出網上義診、復診續方、對接藥品等多種服務。此外,義診服務還接入瞭健康中國、學習強國等國傢級平臺,讓更多的民眾瞭解到在線義診的活動,及時獲取醫生幫助。同時,公司也在擴大醫生招募。

企鵝杏仁集團CEO王仕銳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為瞭方便患者就醫,公司對輔助診療系統做瞭優化,將針對新冠肺炎病情特點的結構化問題和一些臨床路徑,寫入人機結合輔助診療系統裡面,幫助患者高效完成早期自查,全面提升公司傢庭醫生的服務能力,為更多傢庭提供更專業的診療與引導。

另一面,互聯網醫療平臺也湧入瞭更多的競爭者,不少線下的公立醫院也紛紛開設線上問診服務。可以說,這次抗擊疫情,讓互聯網醫療平臺重拾翻身機會,互聯網醫療平臺也得到最大限度曝光機會。

“這次抗擊疫情,讓人們充分認識到線上問診的必要性,互聯網醫療平臺用較低的成本完成瞭較好的用戶教育,用戶教育范圍也囊括患者、醫生、政府三者。”投資人王鵬宇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我國的互聯網醫療服務起源於在線預約掛號,進而在監管允許的范圍內拓展至在線輕問診、在線藥房及互聯網醫院等業務。2014年,互聯網醫療整體起步,主要以在線掛號、在線問診、醫療科普為切入點進軍醫療行業。2015年至2016年,在行業參與者和投資者的樂觀預期帶動下,互聯網醫療板塊呈現爆發式成長。彼時,雖然不少平臺積累瞭較多流量,但未找到成熟的變現模式,也導致持續性盈利困難。2017年、2018年,受盈利模式制約以及政策前景不明,行業進入冰凍期。

王鵬宇說,互聯網醫療行業火熱時,行業的競爭者達5000多傢,這次疫情前,行業內活下來的、規模相對比較大的,可能隻有五十傢,存活率不到百分之一,原因在於絕大部分的商業模式不可持續,無法形成一個閉環,即解決不瞭為什麼患者需要線上服務問題。另外,醫保支付也成為困擾行業的一大問題。

經過此次疫情,讓互聯網醫療平臺的醫保支付問題有瞭迎刃而解的可能。疫情發生前,即2019年前,國內也僅有銀川互聯網醫院可以試點醫保支付。

今年3月2日,國傢醫保局、國傢衛健委兩部門發佈瞭指導意見將符合條件的“互聯網+”醫療服務費用納入醫保支付范圍,對符合規定的“互聯網+”醫療服務、在線處方藥費等實現在線醫保結算。緊接著,3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瞭《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下稱“意見”),著力解決醫療保障制度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支持“互聯網+醫療”等新服務模式發展等。這也意味著,互聯網醫療納入醫保有望成為常態化。

天風證券分析師沈海兵在研報中分析說,回顧2013~2016年,互聯網醫療的大發展僅僅從服務方推動,政策端驅動和第三方平臺的興起,但患者教育緩慢,且支付方沒有入場,整個行業發展得並不美麗,隨後政策還一度出現收緊,這一次行業的大發展是真正的變革,原因在於:這一次是需求方、服務方和支付方三者協同,通力推進。

如何持續突圍

疫情過後,互聯網醫療平臺能否繼續留住患者的步伐呢?

“由於醫療服務本身有著強烈的線下屬性,疫情過後,患者可能會重回線下的醫療機構,因此,後續互聯網醫療平臺能否繼續留住患者,這面臨考驗。”王鵬宇說。

疫情期間,第一財經記者體驗瞭多款在線問診平臺後發現,部分平臺問診流程仍有待優化,如診前提交資料繁瑣、醫生響應時間過長、咨詢次數有限制等。另外,有些平臺的適用人群為復診患者,不適用於初診用戶。

疫情期間,不少線下醫院借勢擴張,往線上延伸,後續醫院會不會對醫生行為加強管理,從而導致駐外平臺的醫生逐步回流至自身的互聯網醫院呢?有人也提出這樣的疑問,因為這關系到第三方互聯網醫療平臺招募醫生的難度。

而“後疫情時代”的互聯網醫療平臺,到底如何度突圍呢?

“在我們看來,互聯網醫療應該提供的是連續整體的服務,問診隻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如果沒有前端科普內容的生產,大眾健康素養的提升,就算把全中國的醫生都放在互聯網平臺上回答患者或者大眾的問題也根本吃不消,所以我們的戰略定位是堅守健康端,不做醫療端,即使線下醫院探索線上診療,與我們也不是競爭的關系。”丁香園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疫情之後,民眾對於健康生活的重視程度會高漲,健康消費的需求也會被激發而出。因此,公司強調要“聚焦院外場景,做健康生活方式的倡導”。

“當前,各地公立醫院探索線上互聯網醫院,通過醫療資源整合,提高患者就醫體驗。但是,互聯網醫療並非‘醫院+網站’的形式,在線問診的背後,需要從底層邏輯考慮,搭建完整及系統化管理模式,將運營手段、客服團隊、在線維護、信息安全管理等環節互聯網化以提升醫療服務效率。”王仕銳說,以傢庭醫生為聯結紐帶,推動優質服務資源下沉到基層醫療,一直是企鵝杏仁集團在做的事情,這次的疫情,也更堅定公司的發展方向。“我們真正的主戰場,在基層醫療。我們希望可以成為基層醫療與互聯網真正結合的破冰者,根基穩瞭,中國醫療才能真的實現每個人的期待。”

另外,互聯網醫療平臺雖然逐漸獲得醫保政策的加持,但支付端存在的癥結還有待進一步破局。

丁香園方面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醫療側,囿於醫保額度與線下醫療機構的捆綁,第三方互聯網醫療平臺該如何獲得醫保額度,有待解決。與此同時,在藥品側,第三方互聯網醫療平臺也存在需要與線下定點藥店分享醫保額度的沖突情況。“且醫保是屬地化管理的,各省、市、自治區醫保具有區域化特點,且資金池、報銷規則等情況並不一致,第三方互聯網醫療平臺進行接入,還有待時日,還需要政策給予支持。

王仕銳也說,當前國內各個地區醫保政策、服務價格以及報銷目錄不同,患者異地結算、異地報銷的差異性依然很大,互聯網醫院醫保報銷政策的落地,還需要全國醫保政策一體化的支持,保證醫療標準、醫療監管的全面一致,才能真正為老百姓的醫療服務提供便利和公平。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