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看似人人得道的背後,是行業的加速洗牌。

文丨華商韜略 國 瓊

1月24日(除夕)至今,傢住北京西四環外的李女士,一直居傢防疫。

往常是職場精英的她,買菜、做飯成瞭日常。線下買菜“不安全”,生鮮電商成首選。她常用的買菜App是盒馬鮮生、每日優鮮,其次是美團買菜、永輝超市、多點。

“這段時間使用生鮮平臺的次數比去年一年都多”。為瞭餐桌更豐富,她制定瞭一份搶菜規劃:早上八點打開每日優鮮、美團,搶購水果肉類雞蛋;十點打開盒馬鮮生,看看有沒有優質海鮮;米面油會從永輝超市App購入;作為必需品的口罩,則是晚上12點從多點Dmall預定。

疫情之下,李女士的日常是大多數人的縮影。她的操持背後,搶食你我餐桌的巨頭們已奮戰1個月又15天。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疫情期間,生鮮平臺的配送小哥,一直是社區門口最活躍的存在。

“我們真的是靠配送小哥在續命,”李女士說出瞭用戶的普遍心聲。

每日優鮮第一時間成立瞭疫情指揮部,在保證員工和服務防疫前提下,快速調整供應鏈端的備貨產能,保障用戶側供給;服務標準上,堅持“春節不打烊”。

每日優鮮合夥人兼CFO王珺表示:“商品和物流的穩定,是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另外,保障價格穩定也很重要。”

美團買菜則推出“無接觸配送”貨架,在北京60餘個社區落地,市民取菜,得以安心。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即便是武漢的盒馬鮮生,都宣佈不打烊、不漲價的服務宗旨,並確保做到保障充足、人員齊備、在崗安全。盒馬全國經營管理總經理胡秋根表示:“隻有一切後方保障力量到位,才能更好地服務我們的消費者,對每一位顧客負責。”

就連平日隻去超市、菜市場買菜的大爺、大媽們,也學會瞭從生鮮電商平臺下單,使之成為使用率最高的互聯網平臺。

綜合來看,生鮮電商巨頭在疫情來臨時,響應迅速,充分發揮瞭保障民生的作用。

最近,QuestMobile發佈的《2020中國移動互聯網“戰疫”專題報告》顯示:疫情期間,中國生鮮電商整體日活用戶,從平時的不到800萬,在節後一舉突破瞭1200萬,增幅高達60%。

被訂單“砸暈”的生鮮電商迎來“春天”,各傢公司業務井噴:

盒馬鮮生日均蔬菜供應量大漲6倍;京東到傢銷售額同比增長470%;每日優鮮銷售額同比增長321%;美團買菜在北京的日訂單量,較節前上漲2-3倍;多點Dmall到店到傢全渠道單量同比增長89%……

面對爆增的訂單,各傢祭出奇招。

春節忙時,盒馬鮮生把財務、會計都拉去送菜,並火速開放3萬崗位招聘;每日優鮮則在小區門口鋪設無接觸貨櫃;美團買菜配送員將兩輪電動車換成瞭三輪車,以提高配送效率。

當線下的餐廳、車市陷入至暗時刻,生鮮電商卻逆市迎春。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但有人表示,生鮮平臺不那麼靠譜。

春節過後,不少消費者發現,在生鮮平臺買菜需要“搶”:不光要搶菜,還要“搶”配送小哥。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傢住海淀區的周女士發現,起初,她在永輝超市下的訂單,根本無法在預計時間內送達。因為沒有配送人員,訂單最後隻能取消。

同樣的問題,在京東生鮮、每日優鮮、美團買菜也發生過。

缺人,成瞭戰疫期間生鮮電商平臺的普遍現象。

而盒馬鮮生的“共享員工”,創造性破解瞭缺人難題,並引發同行的紛紛效仿。

2月2日,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公開表示:疫情致使2萬員工待業,即使貸款發工資,也隻能撐3個月。2月3日,盒馬鮮生隔空回應:可以“共享員工”,請餐飲業的待業員工“臨時”到盒馬上班。

西貝、奈雪等多傢餐飲企業,與盒馬鮮生一拍即合。僅北京西貝,就有1000多名員工奔赴盒馬。在其他城市,“共享員工”同樣如火如荼。

這既解決瞭就業,又保障瞭民生,更為生鮮平臺增添瞭助力。

“缺人”還好辦,“缺貨”更難解。

疫情爆發頭一周,缺貨現象最明顯。周女士記得,“當時每日優鮮的綠葉菜特別少,稍晚一點就全售罄,正月初一開始,就隻能定鬧鐘搶菜瞭”。

因為缺貨,還鬧過一次烏龍,讓她哭笑不得。

閑來無事,周女士決定做面包烘焙。她發現,隻有永輝超市有無鹽黃油,售價39元,還要湊夠59元才能配送。周女士好不容易湊齊下瞭單,收貨時卻被告之:“主角”黃油缺貨。

有類似遭遇的消費者不在少數。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某超市“不搶菜溫馨提示”火瞭

商品在產地出不來,是生鮮平臺缺貨的主要原因。

王珺表示,由於疫情影響,交通和人力遭遇困難。“在產地,貨是充足的,但因為封村、封路,地裡的蔬菜無法運出。結果,大量的菜爛在地裡,導致消費端又供應不足。”

“我們當時的想法是,哪怕是人拉肩扛,也要把貨送出來。”好在,後來與當地主管部門溝通,解決瞭“運出來”的問題。

在商品端,每日優鮮還與一些大型企業合作。像優菜、蜀海等TO B蔬菜供應商,將蔬菜的供應增至每天1500噸到2000噸;肉蛋方面,與德青源、正大等大型養殖企業聯手保障供給。

疫情給瞭生鮮行業機會,但也將其缺點成倍放大。一些供應鏈能力弱、對上遊把握弱的企業,短板更加明顯。

叮咚買菜CEO梁昌霖直言,賣菜本質上是供應鏈的生意。這次疫情是個分水嶺,強者經此一戰,供應鏈會更強健;供應能力弱的公司,將會被淘汰。

生鮮電商行業,也因此加速洗牌。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生鮮電商,被視為電商業最後的“藍海”,曾導致資本大量湧入。

最多時,有4000傢生鮮電商平臺入場掘金,而且各有各的打法和變法。

但變的是概念和玩法,不變的是倒閉的宿命。

2016年、2019年,兩次大型的倒閉潮,讓眾多實力玩傢折戟沉沙。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最近的2019年,就有“迷你生鮮”、“妙生活”等20傢生鮮電商排隊倒閉;連盒馬鮮生,都扛不住關閉瞭第一傢門店。

如今,場內的重量級選手,僅剩阿裡的盒馬鮮生、騰訊投資背景的每日優鮮、京東生鮮、美團買菜,以及線上線下同步的永輝生活、物美多點而已。

2020年新年伊始的這場疫情,生鮮電商惠及瞭民生、保障瞭供應,成為抗擊疫情的一大助力,也借勢進一步培養瞭用戶習慣,壯大瞭市場份額。

甚至,隻要是個生鮮電商,隻要還能經營,都會有業務的大逆襲。

很多人因此預言,這場疫情會像2003年非典讓淘寶、京東崛起一樣,催生一批巨頭。但事實可能不會這麼樂觀。其中,最大的不確定在於:

疫情一結束,菜市場重開張,人們是否還會繼續高頻使用並對其如此依賴。

早年間,臺灣“經營之神”王永慶為瞭更好地賣大米,在大傢都是坐等客戶上門的時候,他就先是主動送貨上門,後是細心記下每戶米缸大小、人口數量,以便下次人傢要買米時,主動送貨上門。

爭奪餐桌的1個月又15天

▲臺灣“經營之神”王永慶

你可以說這平淡無奇,這就是外賣加“大數據”分析的原始版。

但正如王永慶當年的成功,其真正的關鍵不在於掌握瞭這些數據,而在於實心實意替用戶著想。比如,采購來的每一斤米,他都會重新再做一道品控:揀出其中的壞米、雜物,並且篩出碎米。確保送到每一傢的米,都有自己的創造價值在其中,而不隻是賺差價的中間商。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註【華商韜略】,識風雲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