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昨日,你嫌我不如山珍海味,明天,我就讓你高攀不起。/圖蟲創意

“確保2020年年底前生豬產能基本恢復到接近正常年份水平”,按照這個預期,我們距離敞開吃豬肉的日子到來,還要再等將近一年。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去年八月,有人在知乎上提瞭個問題:

“我傢做豬肉生意的,豬肉現在漲價,我爸想囤10萬元的豬肉,我該怎麼勸他?”

按照提問者的描述,他傢經營著豬肉臘腸的小本生意,因為肉價上漲,父親想囤一批臘腸,等價格進一步上漲,就能多賺一些。但傢人都表示反對,擔心肉價波動,何況這麼多貨放在倉庫還要花一筆錢。

後來的故事,大傢當然都知道瞭,風口上的豬肉乘風而起,再加上突如其來的疫情,肉價飛上天就再也沒有下來。半年過去,有網友留下新的評論,將這個問題封為“年度坑爹案例”。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多少人後悔自己怎麼沒做點豬肉生意。/圖蟲創意

一場疫情,把千千萬萬以外賣為生的年輕人逼進瞭廚房,當他們翻開菜譜,發現一大半葷菜都有豬肉參與,而當他們打開電商網站時,又發現豬肉價格早已是錢包不能承受之重。

根據前不久公佈的2020年1月份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豬肉價格環比上漲8.5%,同比上漲116.0%。也就是說,上一個春節裡能做一盤紅燒肉的錢,今年春節隻能將就做一盤辣椒炒肉瞭。

至於這個過去的豬年,收入有沒有跟上豬價,想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沒吃過豬肉,也沒見過豬跑

宅傢期間,人們找出瞭各種各樣的豬肉替代方案:魚肉、蝦肉、羊肉、雞胸肉,甚至還有午餐肉。

在社交平臺上,網友琢磨出五花八門的午餐肉吃法,但畢竟羊毛出在羊身上,摻瞭再多淀粉的午餐肉,主要原料也還是豬肉。

據觀察,從春節前夕到現在,主流午餐肉品牌基本都經歷瞭一波價格上漲,最狠的甚至漲瞭50%。這樣看來,午餐肉也快加入吃不起名單瞭。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營養不夠,雞蛋來湊。/圖蟲創意

有人說,為什麼非要執著於豬肉呢?那麼多肉蛋奶品類,哪個不能補充蛋白?理論上雖然沒錯,但一場綿延大半年的漲價,還遠不足以改變中國人的飲食結構。

民以食為天,食以豬為先,吃豬肉不光是習慣,還是飲食文化的一部分。數數大江南北的傢常菜,總少不瞭豬肉的身影:鍋包肉、京醬肉絲、木須肉、過油肉、梅菜扣肉、東坡肉、魚香肉絲、糖醋排骨、豬腳飯……更不要說那些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用來下酒的豬耳朵、豬尾巴、豬頭肉,中國餐桌,少得瞭這些菜嗎?

說來說去,現在的替代品也隻是哄哄腸胃、哄哄自己,疫情後的報復性消費或許不會到來,但肉價下降後的豬肉欲望釋放,應該在意料之中。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說得真好,但我真的想吃肉啊。/ 微博@海外美食作傢冰清

此時此刻,平日讓大傢嫌棄的凍豬肉,也成瞭難得的佳品。

2月10日至2月15日,有2000噸中央儲備凍豬肉運往武漢。根據新華社3月3日報道,武漢在庫的政府儲備凍豬肉將全部向市場投放,具體零售價調整後,為精瘦肉10元/斤、五花肉12元/斤、肋排17元/斤、裡脊肉11元/斤、中方(肋排五花一體)10元/斤、前後腿上肉7元/斤。

武漢隔壁的宜昌也有類似政策,幾天前,當地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佈通告,於2月28日到3月18日在城區投放市級儲備凍豬肉200噸。通告還強調瞭價格和購買量:市場零售價不高於40元/公斤,每人每單購買數量不超過5斤。

這個售價,應該比疫區外的大多數地方都更良心瞭。

其實,從去年豬肉價格飛漲開始,就陸續有儲備凍豬肉投入市場,很多人也是因此才知道,原來豬肉和糧食一樣,也有國傢儲備制度。

根據2007年開始實施的《中央儲備肉管理辦法》,儲備肉包括活豬、活牛、活羊等儲備活畜和凍豬肉、凍牛肉、凍羊肉等儲備凍肉。

其中,凍豬則每年儲備3輪,每輪儲存4個月左右。所以,雖然凍豬肉口感上不如鮮肉,但用來解饞綽綽有餘,尤其是再想想親民的價格,就更香瞭。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凍豬可解熱豬之急。/圖蟲創意

儲備肉的一大目的,是在重大自然災害、公共衛生事件、動物疫情等突發事件到來時,應對市場波動,調控市場價格。肉價過高,就把儲備肉投放市場,平衡價格;肉價過低,就高價收儲,保護養殖戶利益。

遙想2014年,從年初開始,全國豬肉價格快速下滑,消費者樂開瞭花,養殖戶卻欲哭無淚。次年,國傢啟動凍豬肉收儲,逐步穩定瞭豬肉價格。

當然,今天的我們暫時不用太擔心這種價格太低的情況出現。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豬肉驚魂

不當傢不知當傢累,不做飯不知豬肉貴,從去年至今,豬肉價格到底漲瞭多少?一位廣州上班族找出手機賬單,做瞭一個小小的對比。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去年5月份的豬價。/ 易米三升

去年5月20日,市區某超市,帶皮後腿肉的價格在11元/ 斤左右,到瞭今年2月,同樣一傢門店,豬身上同樣一個部位,同樣的分量,價格漲瞭兩倍還不止。如果當初買一批豬肉冷凍起來,現在大概算是相當不錯的保值理財產品瞭。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同一平臺今年2月份的豬價。/ 易米三升

豬肉在國人生活中的地位,實在太過重要,有數據顯示,在遙遠的1990年,中國人均年豬肉消費量就超過瞭18公斤。最近幾年,全國年豬肉總產量都在5000萬噸以上,粗略算下來,每個人平均近40公斤。

於是,每每豬肉價格上漲,總能帶動其他物價跟著漲。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孤獨的美食傢,首先是個富有的美食傢。

去年,澎湃新聞曾報道過,遵義市當地幾傢羊肉粉館在“沒有商量”的情況下,幾乎在同一天將每碗8元的價格上調到10元。

貴陽晚報稱,經過這一輪漲價之後,當地“起步價”10元以內的早餐種類已經所剩無幾。

網友隨即調侃“這年頭早餐價格漲得比油價還快”,記憶中那個花三五塊就能吃到一頓熱騰又豐盛早餐的時代,終究是一去不復返瞭。

在相關部門的約談警告下, 部分商傢將價格調回,但出於原材料、門面成本上漲等原因,早餐的分量勢必沒有過去那麼足瞭。

高價足量版牛肉粉和平價減量版牛肉粉,消費者註定隻能二選其一。

在漲價這件事上,貴州羊肉粉並不孤獨,去年,有不少早餐店老板加入提價大軍,以至於引發瞭一波“早餐吃不起”的討論。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福建建安的水煎包。圖/《早餐中國》

有人常去的羊湯館微微漲瞭兩塊,但一碗羊湯的價格一下子就從十五塊跳到瞭四舍五入二十塊,就像標價“999”的商品變成瞭“1001”,消費者的心態難免波動。

有人一籠包子加一籠餃子花瞭十五塊,開始對自己的飯量產生懷疑:難道是我太能吃瞭?

“肉包太貴瞭,兩個白菜豆腐包解決早餐。”有微博網友不得不放下瞭對肉包的執念。還有人反映,肉夾饃攤上的老板,直接取消瞭豬肉選項。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你見過凌晨的早餐店嗎?圖/《早餐中國》

就算早餐不吃肉,也不攝入淀粉,水果總是要的吧?去年的水果漲價,現在想來還心有餘悸。

不管小仙女們是橫著切、豎著切,還是如何變換擺盤方式,一隻橙子或者牛油果,甚至蘋果,都能迅速拉高早餐價格。

這波上漲也反映在當時的統計數據中。2019年9月,CPI同比增長3%,鮮果價格同比上漲7.7%,食品整體價格同比上漲11.2%。

其中豬肉和其替代品漲幅明顯,豬肉上漲,連帶著牛、羊、雞、鴨等肉類和雞蛋價格也跟著上漲。

到瞭10月,豬肉漲勢不減,環比上漲20.1%,占CPI環比總漲幅近九成。

疫情像一張落下的大幕,隔開記憶,我們幾乎都快忘記瞭,這輪漲價也不過才是幾個月前的事情。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去買菜記得捂緊錢包。/圖蟲創意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漲價,豈止豬肉

和去年相似,在最近的統計數據中,豬肉也不是唯一上漲的品類。

根據國傢統計局公佈的一月份數據,受春節和疫情影響,食品價格環比上漲4.4%,其中鮮菜價格上漲15.3%,鮮果上漲5.5%,水產品上漲4.5%。食品之外,汽柴油也在漲價之列。

疫情之下,倒是雞肉價格保持瞭相對穩定,這也讓各類美食軟件上的雞肉菜肴數量猛增,但一些聲音已經開始對疫情之後的雞肉價格產生憂慮。

B站上有一個叫做“鄂人小艾”的賬號,恰好是身在湖北的養殖戶,經營著一傢養雞場。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B站up主@鄂人小艾視頻截圖。

“飼料拉不來瞭,車辦瞭通行證……但被攔住瞭,還在協商……我的雞沒東西吃瞭,真的要餓死瞭。”2月10日,鄂人小艾發佈瞭一則視頻《錢打給廠傢瞭飼料卻不讓運瞭,不知道路還要封多久,小雞吃什麼》,鏡頭前,臉上寫滿瞭焦慮。

三天後,他又發瞭一條視頻《路通瞭飼料廠傢卻沒貨,喂玉米雞又不吃,不知道該怎麼辦瞭》。養殖戶之難可見一斑。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B站up主@鄂人小艾視頻截圖。

事實上,這位養殖戶遇到的困難不是個例,疫情對於養殖業的影響非常普遍,此前曾有多傢媒體進行過報道,交通管制、飼料難運,養殖業大省湖北的傢禽傢畜面臨餓死的危險,養殖戶也很可能坐困愁城,血本無歸。

2月4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印發緊急通知,要求各地不得以防疫為由,違規攔截仔畜雛禽及種畜禽運輸車輛、飼料運輸車輛和畜產品運輸車輛。

國務院辦公廳也印發《關於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暢工作 確保人員車輛正常通行的通知》,要求全力保障公路路網順暢運行,有序恢復公路運輸服務,切實做好應急物資運輸。

一個月過去瞭,但願那些牲畜傢禽,能堅持到飼料運抵的一天。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疫情之後,我們擔心的不止是豬肉

“確保2020年年底前生豬產能基本恢復到接近正常年份水平”,按照這個預期,我們距離敞開吃豬肉的日子到來,還要再等將近一年。

而未來這個年份,豬肉也不是唯一值得我們憂慮的事情——“吃不起豬肉”有著兩層含義,要麼豬肉太貴,要麼就是收入不高,而疫情之後,擔心後者的人顯然更多。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是金錢暫時將我們眼睛閉瞭起來。/unsplash

2月25日,“擴大今年碩士研究生招生和專升本規模”的決定公佈。2月28日,擴招具體數字出爐:今年研究生招生數量將比去年增加18.9萬。

“史上最難畢業季”,一紙擴招政策把一部分畢業生留在校園,至於三年之後的就業壓力,至少也能等到三年以後再說。

一面是物價上漲,一面是職場難熬,應屆生尚且還能憑著考研暫時上岸,身在寫字樓的白領,還真要好好想想,自己的工資漲幅能不能跟上豬肉瞭。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老鄉雞的創始人在采訪時撕掉瞭員工要求不發工資的聯名信,並聲稱工資一定發。/創始人束叢軒vlog

說一千道一萬,貴與不貴,漲與不漲,具體到每個人身上,都是很主觀的感受。就拿汽車來說,車市寒冬從去年延續至今,但值得玩味的是,在一片喊跌聲中,豪華車卻保持上漲勢頭。捷豹路虎、雷克薩斯、奔馳等品牌在華銷量連創新高。

對此,很多人將其解讀為社會財富分化的一個縮影——買普通車的大多數人,愈發勒緊腰帶,精打細算,而豪車面向的高收入群體,則出手愈發闊綽。

自己屬於哪個陣營,每個人心裡都有數。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宜昌一傢停滿汽車的4S店。/圖蟲創意

“‘豬肉怎麼又漲價瞭!’今天上午,北京市朝陽區望京農貿市場,看著每公斤16元(一級肉)的豬肉價格,買菜的主婦們紛紛議論。”

這是2004年,《中國青年報》一篇報道的開頭,想當年,全國豬肉平均價格還是11.1元/ 公斤,這還是相比於前一年大幅上漲的結果。

時光不忍細看,十六年過去瞭,當年的北京主婦變成大媽,面對如今三十塊一斤的五花肉、四十塊一斤的排骨,不知道心情能否平靜。或許能夠安慰她們的,唯有十六年來首都上漲的房價。

今年《新周刊》的《新年獻詞》引用瞭作傢蘇葉的一段話:“我明明知道,過去的已不可追,未來的則正不可阻擋地滾滾前來。生活,需要我們有堅強的神經和意志。”

希望等到疫情過去,在2020年剩下的時光裡,我們都能擁有“堅強的神經和意志”。

想對豬肉價格說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

✎作者 | 曹吉利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