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銀行的使命

互聯網時代正在向縱深發展

各行各業數字化轉型中,徽商銀行定義其直銷銀行“徽常有財”為互聯網銀行,這既是一種理念,也是一種實踐。

從業績上看,徽商銀行資產規模已超過萬億,徽常有財用戶已近2000萬,2019年各項貸款餘額已近300億。這與人文理想與科技思維都是分不開的。

互聯網銀行的使命

徽商銀行董事長吳學民

徽商銀行董事長吳學民認為,數字經濟需要數字金融,就如新的體質需要新的血液循環機制,而銀行的數字化轉型就是要在順應時代需要,人民需要的基礎上實現自身的進化,讓自己更有時代價值,更有社會擔當。

數字經濟需要數字金融

金融科技、開放銀行賦能直銷銀行更加智能化、個性化。一方面,金融科技發展有利於提升直銷銀行效率、加強產品創新、降低運營成本、優化客戶體驗,如金融科技可以提升直銷銀行精準營銷及風控能力,創新智能投顧及互聯網貸款等產品,提升直銷銀行智能客服水平等。另一方面,開放銀行成為主流的發展方向,在對外競合中,直銷銀行可巧抓時間窗口,積極開展與大型互聯網企業、第三方支付、非金融領域公司等的合作,充分利用各自優勢資源,批量引入客戶,吸取經驗,在競爭與合作中,做大蛋糕,實現規模效應,共享互聯網金融發展紅利。

社會發展,科技迭代,人們的需求也在不斷變化,銀行數字化轉型在面對這些變化時就需要看到這些機遇和挑戰。直銷銀行需要在機遇中尋找機會,在挑戰中提升自己,在價值服務中服務用戶,在模式探索中增強銀行整體的數字化服務水平,加快整體的數字化轉型步伐,在數字金融服務數字經濟的時代裡,站得穩,行得正,跑得快。

依托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憑著穩健的風控水平以及開放API接口的手段,各類銀行主體都在試圖在更為開放的生態環境中,開放自己,兼收並蓄地與各市場主體展開合作,走開放銀行戰略。而這個戰略的基礎就是科技驅動數字化運營和服務。

新的體質需要新的血液循環機制

開放銀行是銀行業對開放金融的一種積極探索,銀行業通過數據聚合、產品創新等方式與合作夥伴一起獲得新客戶,重構價值鏈,為客戶提供情景式體驗服務,讓銀行服務隨時觸手可及。在數字化轉型的推動下,整體經濟向生態化轉型,行業邊界日趨模糊,跨界整合力度加強,用戶在場景中獲取服務成為主流。未來,徽商銀行直銷銀行將積極實施生態圈戰略,以“賬戶+”業務為核心,將金融融入到各種日常生活場景中,以場景為核心向用戶提供金融服務,從而實現“大量觸客、快速獲客、精準營銷”。

一是從獨立流程轉變為嵌入式服務。把過去獨立的金融服務分散地嵌入到生活應用場景中,當用戶在生活中需要金融時,它剛好就在那裡。二是平臺合作成為常態化。選擇主流客群集聚的平臺或機構開展合作,整合平臺信息流、物流、資金流等資源,鏈接用戶和各個生態系統中的不同參與者,依托“賬戶+”體系的輸出,實現從C端到B端的批量獲客。三是服務內容體現“金融+生活”的高度融合。在互聯網賬戶體系輸出基礎上,圍繞場景提供金融產品和服務,通過與衣、食、住、行、育、娛、醫等場景平臺的對接,實現金融服務與基礎民生場景的深度結合,打造有安全感、信賴感和幸福感的金融機構。近幾年,徽商銀行一直在積極探索直銷銀行賬戶與支付業務,在產品模式、營銷方式、目標客群等方面初步打造瞭“五三三”業務發展框架,並取得一定成效。

未來,基於“五三三”發展框架,重點在提高可復制性,創新應用模式,建立開放式賬戶支付體系。從宏觀業務角度,依托平臺化,向著場景嵌入式的開放銀行方向發展。從中觀市場角度,聚焦“醫、食、住、行”等C端集中的行業領域。從微觀產品角度,方案設計要滿足五個基本要求。主要聚焦貼合綁定場景、具有可復制性、合規保證,靈活變通、低成本,綜合貢獻大、重客戶體驗這些方面。

銀行的數字化轉型如何順應時代需要

商業銀行依托金融科技進行全渠道、全業務、全流程的數字化轉型已是大勢所趨。金融科技在這其中可以說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金融科技是銀行數字化轉型的有力支撐,助力銀行全面提高金融服務效率,降低金融服務門檻,降低營業成本,為客戶提供個性化、數字化的金融服務。尤其對於中小銀行而言,由於在用戶基礎、產品及服務、科技實力等方面不及大型銀行及部分股份行,更需要通過在業務、流程、技術上實現突破,不斷提升數字化競爭力。

金融科技賦能銀行業務,賦能銀行服務形式,賦能數字金融未來,其價值應該在效率和質量上有重點突破,不是為瞭創新而創新,也不是為瞭用技術而去吸收技術,歸根結底是要結合自身業務來展開,結合用戶需要去吸收新技術,結合自身的特點來發展新模式。未來直銷銀行要走差異化競爭和發展,也都需要基於這些因素來進行。

互聯網銀行面對的最大風險不是業務風險、合規風險及信用風險等傳統風險,而是更加嚴峻的、具有一票否決性的未知風險,如科技風險、監管風險、集中度風險、聲譽風險及互聯網運營風險。這些風險比傳統風險更重要,擴散速度更快,其打擊是致命性的,甚至可以說關乎生死存亡,因此風險管理是第一要務,在發展過程中要註重把握“規模與效益、速度與質量、風險與收益”的動態平衡。

在人民需要的基礎上實現自身的進化

商業銀行做直銷銀行的起源是應對互聯網企業的競爭。隨著技術的發展,互聯網企業逐步滲入銀行業務,一開始主要是支付結算。第三方支付工具的盛行對銀行業務的沖擊非常大。銀行為瞭守住自己的市場,也在研究,如何通過互聯網渠道為各個客群提供服務。

但有一點是可以明確的,那就是不能做成互聯網公司那種依托風險投資,超常規的經營模式,銀行與互聯網公司的基因不同,銀行是追求一種相對穩健的商業模式,徽常有財在設計之初也曾嘗試效仿互聯網公司,但最後深入分析以後果斷放棄瞭這種想法。

作為徽商銀行互聯網金融戰略的橋頭堡,“徽常有財”不斷拓寬發展視野,積極探索“輕型化”、“平臺化”、“場景化”、“數據化”、“合作化”的創新金融道路。對內,承擔引領全行智慧金融、科技金融的戰略重任;對外,通過業務聚焦、融合,提升能力,形成市場競爭力。經過5年的發展探索,在戰略上徽商銀行已將直銷銀行定位為與傳統銀行不同發展理念,不同發展模式的互聯網銀行。

“徽商銀行”直銷銀行自2015年1月正式對外開展業務以來,其充分發揮“互聯網+”特性與優勢,根據市場反饋不斷創新與迭代,致力打造極致的客戶體驗,滿足客戶多元化金融需求。5年間,“徽常有財”憑借其敏銳的洞察力和對市場的準確判斷,在互聯網貸款、互聯網資管、互聯網賬戶與支付、互聯網財富管理四大業務板塊進行瞭探索和深耕,並以互聯網運營為抓手,以開放的IT架構為支撐,開拓出瞭一條既有徽商銀行特色又符合市場要求的發展道路。

更有時代價值

面對數字化時代的機遇和挑戰,徽商銀行以金融科技發展規劃和“一體兩翼”戰略規劃為指引,堅持守正創新、科技賦能,以金融科技應用為抓手,以提升客戶體驗為導向,以大數據體系建設為支撐,在營銷、風控、產品、服務、管理、合作等領域,推動我行向“線上化、智能化、敏捷化、開放化”演進,最終實現“全客群、全渠道、全產品、全流程”數字化全覆蓋的目標。

大數據建設具體落地到實際應用中,服務小微企業,服務民生,解決實際問題,才能算得上是成果,也才是有效的數字化轉型節奏。例如:數字化營銷應用方面,運用數據分析工具實現大數據助力小企業精準營銷。數字化風控應用方面,運用大數據技術,建立小企業投信客戶準入模型,建設運營風險監測平臺,實現運營業務操作風險點的識別和監測。數字化產品應用方面,完善小企業業務條線外部數據整合管理,建設小企業數據模型,運用大數據技術,打造純線上化產品“信e貸”,依托交易傢平臺,開發電商通產品。數字化服務應用方面,建設智能客服系統,智慧微貸服務平臺,實現II類結算賬戶開戶業務線上化,櫃面運營業務實現人臉識別人證比對。數字化管理應用方面,建設基於工商信息的關系圖譜並運用運營模型,開展數字化客戶分析,並積極探索運營管理數字化。數字化合作應用方面,與微眾銀行及公積金主管部門開展普惠金融領域的合作;建設以“賬戶+”和API輸出為依托的開放銀行;建設交易傢平臺,提供行業解決方案。

更有社會擔當

吳學民認為,銀行屬於服務業,說到底是實實在在為大眾服務的機構,隻有回應人民的期盼和訴求,把數字金融的科技屬性、普惠屬性、共享屬性和傳統的金融屬性更好地結合起來,在新金融的土壤裡精耕細作,才有我們事業的發展空間。

銀行與信息傳播科技的融合,正面臨著一場深刻革命,但宗旨沒有變。我們應成為傳遞力量、尊重與愛的渠道。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一切幸福和榮譽都將紛至沓來。

每個原子、所有生命都具有智慧,努力完成自身使命。

(理/洪流,文/勞模)

(部分資料源為中國電子銀行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