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雲桌面排行

2019雲桌面排行

想而不達,溝而不通,世間美好多失於此。

中國歷史上政府為供官員往來和文書傳遞使用驛傳以實現移動辦公。宋時驛傳有三等:步遞、馬遞、急腳遞。急腳遞最遽,日行400裡。即使在盛世大唐,號稱神速的驛傳,註明“馬上飛遞”字樣規定每天也隻是300裡,如遇緊急情況,最快不過每天800裡。

如果古人擁有現代雲桌面飆升移動辦公效率,會不會創造出更加璀璨的星外文明。

人類之所以能夠不斷進步,源於優化解決方案的好奇心和無盡攀登的腳步

隨著人類科技演進,雲計算火熱發展,各種雲的產品在市場不斷湧現,而作為雲計算的一個典型應用,雲桌面正在以其靈活訪問、簡化管理、數據安全、綠色節能等優勢應用於教育、能源、運營商、專網、大商業等諸多領域和行業。

雲桌面又稱桌面虛擬化、雲電腦,是替代傳統電腦的一種新模式。采用雲桌面後,用戶無需再購買電腦主機,主機所包含的CPU、內存、硬盤、網卡等組件全部在後端的服務器中虛擬出來,單臺高性能服務器可以虛擬1-50臺不等的虛擬主機。

前端設備采用瘦客戶機(與電視機頂盒類似的設備)連接顯示器和鍵鼠,用戶安裝客戶端後通過特有的通信協議訪問後端服務器上的虛擬機主機來實現交互式操作,達到與電腦一致的體驗效果。同時,雲桌面不僅支持用於替換傳統電腦,還支持手機、平板等其他智能設備在互聯網上訪問,也是移動辦公的最新解決方案。

國際競爭是GDP質量的對抗,而不是GDP數量的抵消

面對全球桌面雲化角力和國外雲桌面的壓迫,眾多國產廠商齊頭並進。近年來,不同形式的雲桌面廠商如潮水般湧現。不僅有老牌的計算機廠商參與其中,一些網絡安全的大廠商也競相推出自己的雲桌面產品以擴大市場,當然更多的是一些專註雲桌面的廠商。

老牌IT廠商即傳統PC和服務器廠商如華為聯想等品牌,因其擁有原來的PC和服務器客戶資源,所以在服務器資源這一塊做得比較好。

公有雲概念范疇的企業,一般都建有自己的服務器機房和數據中心,利用服務器和數據中心強大的資源來進行雲端計算,用戶使用時隻需租用或者購買他們的雲桌面軟件即可,不需購買本地服務器等硬件設備。

而像銳捷這樣完全做網絡為主的雲桌面品牌企業,他們大多數本身也不是專註雲桌面的,雲桌面隻是其眾多產品中的一個。然而,他們依靠其強大的品牌影響力和市場客戶,在雲桌面品牌中也是中流砥柱。

相較於擁有強大機房的阿裡雲等企業和可以直接收購其他品牌進行銷售的老牌IT廠商,以青椒雲為代表的一批企業更專註技術創新和研發,同時也更加關註用戶體驗,他們深耕雲桌面自主產品以及品牌建設,以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其對雲桌面的投入甚至比一些大廠商更加專註。

對未來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獻給現在。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的國產企業正在GDP質量的維度雲舞。

船在海上,雲在空中,從來如此,便如此麼?

從最初引入到逐漸自主成熟,雲桌面在中國經歷瞭十幾年的發展歷程。盡管國內雲桌面解決方案提供商一直共同努力,當前雲桌面的各項功能也已經相對成熟,但是就其未來發展趨勢而言仍存在5個瓶頸。

首先是帶寬問題。隨著工信部授牌5G商用,5G在雲桌面的實際應用和解決方案就成瞭限制雲桌面發展的首道障礙,帶寬問題在短期內是一大瓶頸。

其次是GPU虛擬化問題。雖然目前的雲桌面通過GPU虛擬化技術解決瞭一部分類似大型3D應用的難題,但受帶寬等因素的影響,在諸如大型圖形設計等方面的應用依然不及帶高性能顯卡的傳統PC。並且,當前這種可以進行GPU虛擬化的顯卡價格並不是所有用戶都能接受。

再次是架構融合難。盡管當前也有雲桌面解決方案提供商提出瞭“雙協議雙架構部署”的混合雲方案,即在真實應用中搭建雙協議(DDP+VDI)+雙架構(私有雲+阿裡雲)混合雲模式,然而,當前具備這一操作的企業並不多。況且,在一個平臺上同時部署不同企業的方案和不同底層的架構對於大多數企業而言本身就是難題。

第四是移動辦公難以實現。雖然有不少雲桌面廠傢在功能和應用上可以實現移動辦公,但受帶寬和網絡因素等影響,當前實現移動辦公所需要成本令許多用戶望塵莫及。

最後是USB重定向問題。這個問題主要涉及Ukey和一些不常用的外設設備的兼容性,仍需要進一步測試和研發。

結語

《月亮與六便士》中“滿地都是六便士,他卻抬頭看見瞭月亮”,查爾斯選擇瞭夢想。

毛毛蟲眼中的世界末日,我們稱之為蝴蝶,恰是源於我們有美好的期許與夢想。

與毛毛蟲相似的是,人的一生中,留口氣活著很重要。然而,有些事比留口氣活著更重要,那就是戰勝昨天的自己,去追尋那個夢想。

在最樸素的奮鬥裡紮根,在最美好的夢想裡飛翔。心向往之,則必達。

(文/若冬)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