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作者 / 藍河

從宅傢吃什麼到復工雲面試,不知不覺雲綜藝已經陪伴瞭我們一個多月,娛sir都快不認識“雲”和“宅”兩個字瞭——他們出現瞭太多次。

是時候做一個梳理總結:各傢衛視與平臺推出的雲綜藝,是走心的正能量輸出還是節目存貨不足的短暫應付?宅在傢裡你才知道有趣靈魂的可貴,通過湖南衛視的《嘿你在幹嘛呢》,我們認識瞭樸實可愛的“長沙小燕子”李維嘉媽媽,再加上杜海濤、黃子韜和楊迪的媽媽,娛sir覺得芒果臺可能很快就要做《我傢那老太》瞭。

但紮堆的明星連麥、做飯與健身日常分享,也讓觀眾很快審美疲勞。2月下旬推出的一系列雲綜藝開始轉換思路,擺脫直播、vlog模式而轉向後期更為精致、模式不斷創新的錄播形態。

B站UP主“拷問”藝人、配音盲猜、解憂電臺?跟著娛sir魔鬼的步伐,我們一起來看看後半程的雲綜藝升級迭代。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給後期加雞腿”的時候回來瞭!

通過類型雜糅與嘉賓跨界強化綜藝感,是雲綜藝嘗試差異化最直給的路徑之一。比如初代雲綜藝少不瞭吃播,也有明星連麥聊天,騰訊視頻的《咕嘟咕嘟Cloud》直接做成瞭雲聚餐,每期節目由三個明星好友一邊吃火鍋一邊侃大山,中途還要接受繞口令、講冷笑話等任務PK。

雖然笑點和梗確實更密集瞭,但娛sir很想把隔壁綜藝的名字送給可憐的藝人們,還是“好好吃飯”吧,火鍋都涼瞭→ →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也有不少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比如愛奇藝的《宅傢猜猜猜》,乍看這是檔盲猜節目,兩位明星嘉賓需要在戴著面具的情況下,通過一段影視動畫配音猜出對方是誰。

但實際上猜人隻是幌子,第二期李汶翰與嘉弈秒認出對方後,畫風就轉向沙雕爆料;猜題環節PK則是根據嘉賓屬性每期調整,比如李汶翰與嘉弈比的是動漫角色競猜,而陳鈺琪和於朦朧在《兩世歡》裡扮演捕快,給他們的題更多考驗洞察力和推理。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比起早期紮堆的直播連線,新推出的一批雲綜藝明顯主題更加多元,後期融入瞭更多巧思。

比如B站自制的雲綜藝《閉關修煉指南》以宅傢自拍接力Vlog的形式呈現,首期傅首爾一傢以運動會來決定傢庭話語權,丈夫老劉先是套圈買球鞋的夢想破滅,滾膠帶又錯失100塊錢,最終被獲得冠軍的兒子指派瞭“給媽媽按腳”的任務,做的水煮牛肉還被傅首爾無情吐槽“色香味都沒有”,傢庭地位昭然若揭。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無論老劉感嘆傢庭氛圍融洽被打臉的特效,還是第二期邱晨傢蘿卜君的各種小表情,都令人驚訝節目制作的成熟度。

同時強互動也是這檔節目的特色,借由節目合作,參與《閉關修煉指南》錄制的米未藝人紛紛正式入駐B站,邱晨那期節目主題是“解憂電臺”,很多用戶紛紛投稿請她就生活中的困惑支招,而彈幕中也有大量網友一起參與討論,即時分享他們對於問題的不同看法。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閉關修煉指南》總制片人劉侑旻告訴娛樂產業(ID:yulechanye),節目從拍攝到上線最短間隔隻有七天,每期內容都是根據藝人特色雙方共同創作出來的,所以主題和故事線無法依賴於以往綜藝固定的起承轉合模式,而且藝人需要全程自己拍攝,沒有導演在旁邊隨時確認狀態和畫面,這給制作團隊帶來非常大的挑戰。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拍攝前我們花很多時間跟藝人討論主題,也制作瞭各種tips,比如機位要怎麼擺 、畫面要怎麼拍才好看分享給藝人,藝人拍攝時工作群裡隨時待命回答各種問題。”在劉侑旻看來,拿到素材後如何講出一個原汁原味又好看的內容,在綜藝設計感和藝人真實生活間找到平衡點,對節目組是挑戰也是一次難得的學習。

隨著雲綜藝制作逐漸步入正軌,一些具備差異化優勢的綜藝在招商上也取得進展。比如《閉關修煉指南》獲得瞭百事贊助,《嘿你在幹嘛呢》與TT語音合作,《天天雲時間》植入瞭小度、騰訊會議等。“雖然拍攝過程不可控,但節目內容能更好地展現藝人真實、煙火氣的一面,我想這是我們的特色,也很幸運的得到品牌的支持,”劉侑旻認為。

不是人人都能成為何老師

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雖然都是在傢錄制,但雲綜藝其實從模式上宏觀分成瞭兩大類:一類是沒有剪輯與後期、明星之間連線或者與網友互動的直播綜藝,比如微博推出的《宅傢美食大賽》、優酷的《好好吃飯》、騰訊視頻的《鵝宅好時光》等。

“節目從2月14日左右策劃,17日正式上線,其實和一個典型的直播節目沒有太大區別,高頻次直播對制作團隊壓力非常大,藝人方面最大的敵人是網不好(笑),”《鵝宅好時光》制片人邱躍坦言。

直播能夠更多暴露藝人傢人與寵物亂入的真實生活,而且熟人連麥很容易不自覺進入到旁若無人的“嗨聊”境地,令吃瓜群眾喜聞樂見。直播雲綜藝顧名思義更註重真實性與互動性,節目質感粗糲不經修飾,能夠看到明星們更加生活化的一面,但由於是直播常會有意外發生。

比如微博的《影視大咖線上聊》張曉謙與代樂樂連線,但代樂樂因為不熟悉直播操作放瞭對方鴿子,可憐的“九八五”在《安傢》之後又一次被殘酷現實打敗。優酷《好好吃飯》的直播中,薛凱琪在線演示芝士炒蛋翻車,“能不能重新做一次,”她哀嘆,“但導演組肯定不想看到(重來)”。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另一類則是雲錄制,但前期有臺本設計、後期經過剪輯的錄播綜藝,衛視推出的《天天雲時間》、《我們宅一起》,愛奇藝的“宅傢雲綜”系列以及B站幾檔自制雲綜藝均屬於後者。

錄播雲綜藝更接近於傳統綜藝的模式,需要提前設計任務、嘉賓對臺本以及技術調配等諸多錄制準備。這類綜藝又可以細分為完全的原創綜藝、已有綜藝的衍生節目以及偶像團綜,節目效果與傳統棚內綜藝類似,而投入成本低廉許多。

但因為創意與內容雷同,這些節目多數容易讓觀眾產生審美疲勞。“都是在微博上看片段,感覺和明星平日拍的vlog差不多。”網友小夏覺得,雲綜藝是疫情期間的限定產物,剛開始覺得新鮮,然而看多瞭發現基本上都是明星宅傢做菜健身,“看兩期就膩,連節目名都記不住”。

不僅觀眾看膩,一些節目方也覺得雲綜藝隻是存貨不夠的階段性應急。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湖南衛視的《聲臨千萬傢》、浙江衛視《我們宅一起》、芒果TV《還能這樣吃》等節目已經宣告完結,直播類節目雖然照常進行,但關註度明顯降低。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雲綜藝真的沒有前途,或者隻是粉絲定制產品麼?在娛sir看來,不是雲綜藝行不通,而是節目不夠好,多數雲綜藝多數陷入瞭尬聊閑聊的誤區:隻向觀眾呈現明星宅在傢裡能幹什麼——通常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既不控制內容的節奏也不輸出價值觀,人們窺視的好奇心會迅速燃盡。

另一方面,雲綜藝脫離瞭舞美燈光等外界因素,對藝人的表現力要求特別高,正如有觀眾坦言看何老師一個人做飯能看一個小時,但無法忍受綜藝感不那麼強的明星尬聊哪怕10分鐘。

而優質的綜藝不會囿於時空局限,比如《閉關修煉指南》第二期邱晨在傢裡做“解憂電臺”,看似很隨性的自問自答卻不乏妙語連珠,比如聊到父母幹涉自己的私生活,邱晨會舉重若輕地回答“數落咱們就是父母和咱們交流最重要的方式”,一封封網友來信在她的串聯下變成瞭奇葩說辯題,比如要不要幫親戚的孩子輔導功課,職場能不能交朋友,人面對負面情緒是否應保持樂觀等。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觀眾在笑出豬叫的同時,也感受到瞭久違的溫馨與治愈。正如劉侑旻所言,節目策劃初衷是分享一些可愛真實有趣的內容,“內核並不是教大傢‘隻有在傢裡能做的事情’,而是希望幫彼此打氣、給到一點好好生活的能量,所以團隊並不會把自己限縮在‘宅傢綜藝’這個標簽裡面,隻要有合適的主題和藝人,這樣的自拍雲綜藝可以發生在任何時候。”

雲錄制常態化:

重點不在於“雲”,內容才是王道

面對綜藝創新,有人望而卻步,也有人不斷摸索。

明星訪談並不新鮮,但最近新片場短視頻旗下@理娛打挺疼與B站合作的雲綜藝《UP!大明星》,則讓人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魔鬼提問:《大唐女法醫》裡師父左手拿的是真酒還是右手?湖南春晚中哪個樂器排在舞臺左側?除傑克瓊斯之外,《Hi室友》其他幾位都叫什麼“絲”?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面對刁鉆的問題,B站網友與周潔瓊一樣發出瞭土撥鼠尖叫。雖然每期節目隻有十幾分鐘,但小而美的《UP!大明星》擁有完整的模式設計,每期由一位UP主向一位藝人發問,通過時間、地點、事件三個關鍵詞還原故事,從而引發一個出人意料的提問。

藝人答題前需要喊“UP!”,當月答題出色的藝人可獲得下個月的節目冠名,比如周潔瓊這期開頭就有“本期節目由月度答題冠軍郭麒麟冠名播出”的溫馨提示。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原本是疫情期節目要上線,沒辦法隻能雲錄制,沒想到效果比線下面對面還要好。”新片場CMO馬睿告訴娛樂產業(ID:yulechanye),用短小精悍的內容串聯起藝人的真實狀態,激發UP主與明星之間的化學反應,同時雲錄制讓嘉賓比在傳統棚內錄制更加放得開,趣味與互動性更強,“疫情結束後,這檔節目可能也計劃固定雲錄制瞭”。

早在兩年前,新片場就曾嘗試過電話連線的雲錄制,當時無論平臺方還是藝人方都會有所顧慮,“需要pitch很久”。如今身處特殊時期,大傢自然而然就認可瞭雲錄制的模式。

“目前三月一整月已經排滿,”在馬睿看來,藝人在疫情期本身有曝光需求,而雲綜藝是一個非常好的拉進與粉絲關系的契機。比如在《UP!大明星》裡,周潔瓊不時屏幕懟臉、答題答對時興奮大喊的天然態很容易令觀眾產生好感,“藝人不能永遠處在高高在上的狀態,偶像怎麼就不能有趣呢?”

雲綜藝試圖尋找模式創新,在傢錄制如何擺脫vlog式尬聊?

據瞭解,在疫情期間新片場還推出瞭還原娛樂行業事件真相的《理娛1+1》、“美食版愛情公寓”的《我們今天怎麼吃》等多檔雲錄制節目。其中與快手合作的《我們今天怎麼吃》跳脫綜藝思路轉向劇情向拍攝,以雲拍攝迷你短劇的模式呈現一出出美食撫慰心靈的“老友記”。

看起來每集隻有幾分鐘,但實際操作遠比想象中困難,“光內部全流程拍攝樣片就錄制瞭三四版,”馬睿坦言。雲錄制對於團隊線上協作能力、劇本設計以及剪輯節奏都提出瞭很大挑戰,但馬睿覺得,當下這一特殊時期恰好給瞭從業者開辟新賽道的機遇:當節目重回沒有大制作、大明星、大團隊的極簡時代,能夠留住用戶的唯一因素是內容足夠好看。

相比之下,雲錄制或雲播出隻是外在的形態變化。“就當做一個實驗吧,大浪淘沙,成功的在疫情後自然會存活下來。”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