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作者 / 二月二

眾所周知,受疫情影響,2020年春節檔影片或延期,或選擇首發線上。而近日關於影院復工的討論也偏低迷,結合目前的形勢看,預計影院陸續恢復,之前撤檔的院線電影得以和觀眾見面,最早也得是三月底瞭。

社交平臺上,一條博主在傢自造電影院的視頻被推上瞭熱搜,讓人不得不感慨宅在傢裡面的日子,大大提高瞭人類的動手能力,有沒有?諾,就是這個,不僅有爆米花,連觀眾走動的人影都那麼逼真,也難怪底下評論表示有些想念電影院裡看電影的日子。

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屏幕的另一端,娛sir正在視頻網站上看前兩天剛上線的網絡電影《東海人魚傳》。

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新紀錄:一個月12部網絡電影分賬破千萬

線下實業的空缺可以一定程度上催熟線上產業。

據雲合數據顯示,2020春節期間(1.24—2.6)視頻平臺共上線30部網絡電影,較去年增加10部,截止目前,除瞭上新量有所提升外,日均有效播放量呈翻倍增長。

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此外,據愛奇藝、優酷等相繼發佈的最新分賬數據顯示,在2020年一月上線的64部網絡電影中,12部影片分賬破千萬,又是一個行業新紀錄誕生;二月上新的影片中《巨鱷島》《法醫宋慈》《少林寺十八羅漢》《東海人魚傳》《八百彪兵奔北坡》等影片數據表現良好。

以上,網絡電影著實收割瞭好一波行業內外關註。

具象化看來,一月票房過千萬的12部影片和二月表現不錯的片單中:其一制作成本分佈在300-800萬區間,維系瞭去年行業制作成本的常態,再往上實屬高風險影片。影片制作是網絡電影這兩年呈現出的一個重要轉變,這當然和成本呈正相關。

其二大多集中在以往比較受歡迎的網絡電影類型:古裝、奇幻、懸疑、動作。在娛sir看來,背後夯實的是網絡電影六年以來形成的影片基調、風格以及用戶,更近一步講,網絡電影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這幾大類型院線電影之於市場、觀眾的空缺。

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定下選題後,娛sir在幾個社群做瞭小小的調查,回答問題的有效樣本53份,年齡層在18—26歲,算是網絡活躍用戶。即便如此,大傢對於“網絡電影”的說法還是很陌生,聽過或有一定瞭解的寥寥無幾。

調查的另一結果是,大傢宅在傢看電影的占43%,在他們提供的片單中,網絡電影也很少,集中在《靈魂擺渡·黃泉》《陳翔六點半》系列、《辛棄疾1162》幾部影片 ,大部分通過不同平臺觀看瞭以往上線的院線電影,譬如:《寵愛》《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國機長》《唐人街探案》系列等,以及奧斯卡獲獎影片。

需要指出的是,雲合數據顯示,今年院線電影春節檔日均有效播放(指線上)較去年提升32%,低於網絡電影增速。

嗯,網絡電影在這個特殊的時間段,確實迎來瞭一波“春天”。

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為加速資金流轉,優酷,愛奇藝先後更新票房結算周期。愛奇藝從三月份開始,進入月結時代,看得出來,平臺也想借此機會,助力市場更進一步發展。這些對於網絡電影的發展,當然是利好的,但娛sir認為,透過現象呈現出來的網絡電影行業困境,亦同樣值得關註。

截止目前,2019年網絡電影分賬TOP1《鬼吹燈之巫峽棺山》,票房3470萬,今年《大蛇2》最新票房破三千萬,既沒有新的票房天花板,也沒有一部真正出圈的代表作。借用一位業內人的話來說,感覺網絡電影停在瞭《靈魂擺渡·黃泉》。

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反觀其它領域,拋開每年也有很多差強人意的作品推出,但總有聲量、點擊、口碑等方面出圈的代表作作為重要支撐。《大地震》不論質量還是票房口碑都不如預期,據說背後還有一段內訌故事,《陳翔六點半之重樓別》表現中規中矩,《黃泉2》遲遲沒有消息冒出,《大蛇》激起的災難片市場倒是深得優酷恩寵,但故事、口碑等隻能說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也就《毛驢上樹》乘上瞭主旋律之風,短暫地活躍瞭下市場。

回到網絡電影近來的表現,說是占據瞭天時地利,一點也不為過。據悉,院轉網的兩部院線《囧媽》《肥龍過江》也為網絡電影大盤量帶來巨大提升,有效播放量位居春節檔網絡電影有效播放量前兩位。

換個角度看,網絡電影自身缺乏爆款的助力,聲量自然也受限,而這背後揭露出的正是網絡電影需要層層完善的行業問題。一是影片儲備。網絡電影的制作周期較短,即便這兩年受政策監管影響,幾乎每傢頭部公司手裡一年都會同時開機多個項目,數量上相對有保障,但質量和風格不強,關鍵時刻沒有特別耐打的作品。

二是內容風格同質化。網絡電影六年以來,看起來在變,但實際上,從題材、制作到故事,同質化依然嚴重。每傢公司或平臺手裡的大數據就像是一個電影模板,大部分影片從立項之初,就根據市場數據來一步步推進。美名其曰這樣對票房有所保障,但殊不知,久而久之也就喪失瞭最重要的創新力。

三過於港片化。陳浩民、羅嘉良、樊少皇、錢小豪…不知不覺間,網絡電影成瞭香港明星們再就業的集中營,表演和梗大多出自香港鼎盛時期,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是懷舊還是吃老本。此前娛sir針對該問題問過相關制片人、導演等,他們的回答幾乎都是好用不貴。說到底,還是演員問題。

網絡電影曇花一現還是別開生面?2020年是關鍵

四行業模糊不清的發展方向。發展六年多,表明上有成熟的分賬體系、審片規則等,但網絡電影仍然像一頭迷茫的小鹿。這和視頻平臺關聯較大,對於平臺來說,網絡電影之於平臺的盈利點遲遲未見希望,不論是會員拉新還是單片付費。騰訊影片合作依然強勢,分賬一如既往神秘;優酷似乎鐘情於災難片,打造怪獸宇宙。在娛sir看來,對平臺來說,類型化應該不利於整體的平衡。

作為最先提出網絡電影概念的愛奇藝,則明顯收緊瞭在這塊業務上的佈局,且反復遊戲規則,比如2018年取消瞭愛奇藝網絡電影自制部門,表示隻當裁判,去年又官宣會挑選部分項目參與出品,配備制作團隊等。

當然,允許變化,也要肯定網絡電影的發展。回到小標題:疫情之下的網絡電影是否隻是“曇花一現”?娛sir認為,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是業內人的信心重塑,但是否“別開生面”,2020是個關鍵年。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