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作者 / 阿筆

截至目前,綜藝《朋友請聽好》的表現均不錯,豆瓣評分8.8,網播累計播放量3.52億,名列各數據榜單top3,話題熱議度充斥著各個社交平臺,滿滿的“一哥”出手,就知有沒有既視感。

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節目加上先導片、會員Plus,一共四期,評論和彈幕中,“治愈”“溫暖”“真誠”等成為核心詞匯,一定程度上來說,這也是諸如此類綜藝的靈魂。

而在第一期節目開播前,娛sir註意到除瞭微博上眾明星支持之外,朋友圈裡,湖南衛視、芒果TV的工作人員們,包括導演、主持人、宣傳、策劃等,紛紛為這檔節目打call,上一次如此大規模的宣傳是《歌手2020》開播,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結合數據表現、嘉賓陣容、節目形式、主題元素等,《朋友請聽好》好在哪兒、有哪些不足之處、以及節目背後呈現出節目形式循環往復、慢綜藝迭代等行業問題,值得窺探一番。

城市版《向往的生活》

節目三位常駐MC:何炅、謝娜、易烊千璽,率先走進大眾視野,官宣當天便召集廣大網友給三位起組合名,一舉兩得。不得不說,三位真火(組合名)的搭配很大程度上決定瞭《朋友請聽好》數據基礎,反倒是豆瓣9分開分,至今穩定在8.8分,顯得意外許多。

《朋友請聽好》定位為原創聲音互動陪伴真人秀節目,通過記錄何炅、謝娜、易烊千璽以及飛行嘉賓們用聲音互動來為全中國聽眾解憂的全過程。相中帶有懷舊氣息的“電臺”,作為節目主元素,錄制地點沿襲瞭以往幾檔慢綜藝的路子,一棟落在湖邊的房子,佈景以暖色調為主,還加入瞭兩隻貓。此外,在電臺環節還特意加入瞭類似“答案書”的給朋友的一句話,增添瞭不少暖意和趣味。

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反正,一切元素都要圍繞著“溫暖”“治愈”“真誠”去做,就對瞭。

節目組確實挺會的。易烊千璽喜歡貓不是秘密,一進屋就和兩隻貓玩在瞭一起,加上何炅的好好性格、謝娜活躍氣氛小能手,作為流量擔當的易烊千璽,一下子放開瞭不少。

電臺正式開播前,三位嘉賓收信環節雖然也是老套路,但易烊千璽收到工作室的來信依然是妥妥的熱搜。做綜藝就是做人,不論快慢,這波,節目組肯定不虧。

要知道,“話少”“慢熱”是易烊千璽的標志,而《朋友請聽好》是一檔需要說很多話的節目。他之前去《親愛的客棧》錄制瞭近三天,據說一共說的話不超過20句,後期老師對著電腦捶胸頓足。目前看起來,《朋友請聽好》中大部分時間還是何炅、謝娜在說,但看得出來易烊千璽還算適應,無時不刻散發易式笑容。

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接著聊聊節目形式。節目一出,大部分網友將其形容為城市版《向往的生活》,嗯,氣質上有些相像。但廚房、聊天占據瞭太多時長,也是節目暴露出來的首要問題。從接通第一個聽眾來電算起,重點呈現瞭四個聽眾故事,到下播,這部分統共24分鐘左右,僅占比節目總時長的近四分之一。從而產生的大小主題不明顯問題,如果帶粉絲濾鏡看的話,沒什麼問題;反之,則很難輸出更多有價值的內容,更進一步講,並不利於後面節目以及第二季的收視與招商,目測口碑還會下滑。

尚且不知道節目組對於網友城市版《向往的生活》作何感想,但就一檔新綜藝來說,至少在突破與創新上,遠應該不止於此。

前人栽的樹到底還能供後人乘涼多久

不止《向往的生活》,在《朋友請聽好》中,娛sir看到太多檔綜藝的影子瞭,包括《見字如面》《聲臨其境》《親愛的客棧》《中餐廳》等多檔慢綜藝。

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四年前,《見字如面》第一季開播,以邀請明星嘉賓讀信為主,一下子便吸引瞭大眾眼球;再往後一點,《向往的生活》《朗讀者》《中餐廳》《親愛的客棧》等相繼亮相。習慣瞭奔跑、競技的綜藝在2017年“慢”瞭下來。

《見字如面》總導演關正文描述,第一季節目整季都屬於屬於無招商無冠名播出,情況是第二季開始反轉,甚至之後他的其他節目《一本好書》等,也成為品牌、平臺的香餑餑。

彼時,《向往的生活》也面臨著如此處境。節目最開始的名字叫《一仆二主》,命運可謂跌宕起伏,招商遇冷,從原定平臺的內容中消失,一度傳出徹底流產說法,導演王征宇表示如果真播不瞭,就刻碟回傢自己看。幾經周折才定下播出平臺——湖南衛視,之後和湖南向有深度合作的“江中”成為瞭《向往》的冠名商。據說當時和湖南衛視的合作是何炅牽的線,其他飛行嘉賓也幾乎都靠王征宇、黃磊、何炅刷臉邀請。

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在《向往的生活》之前,王征宇已經憑借另一檔現象級綜藝《極限挑戰》(擔任宣傳顧問)被很多業內人熟知。可見,要推出一檔形式不同的綜藝有多難。

《向往》的成功加劇瞭湖南衛視對於慢綜藝的青睞和野心,之後推出一系列慢綜藝,持續到如今。其他衛視和平臺迅速更上,東方衛視推出《青春旅社》、浙江衛視《漂亮的房子》、江蘇衛視則是《三個院子》、北京衛視《生活相對論》…… 可惜不耐打,一季而終。

如今回過頭去看,《見字如面》正是開啟這場“慢綜藝”變革的排頭兵,且首戰打得還不錯。而《朋友請聽好》某個角度看,也像是時隔四年後,疲軟狀態下慢綜藝的又一次市場出擊,這一次從書信轉到瞭電臺,從讀變為聽。不過,《朋友請聽好》一出生,就比別的綜藝占據優勢,怎麼看都像是慢綜藝圈裡的“富二代”。

此外,從人到形式到元素,節目也頗有點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意思,說好聽點是取其精華,否則這種拼湊或循環往復的節目形式能乘多久依然是個迷。

從好玩到有趣好用,大眾需要眼前一亮

就在慢綜藝走俏的2017年,愛奇藝的自制綜藝《中國有嘻哈》的爆紅也似乎正式打響瞭網綜與衛視綜藝之間的第一槍;以往快綜藝一傢獨大的現象也就此打破,慢綜藝和垂直類綜藝成為市場主力軍。

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姐姐的花店》《幸福三重奏》《野生廚房》《演員的誕生》《聲臨其境》《這!就是街舞》等節目在2018、2019年相繼推出。但明顯可以看到的是,反響、影響力均呈現疲態。雲合數據顯示,從2016年到2019年,國產綜N代中,除瞭,《向往》的收視和點擊呈上揚,其餘幾乎都處於下滑趨勢。

內容、形式同質化引發的觀眾審美疲勞是最大原因。在娛sir看來,大多數現象級綜藝之所以爆紅,是因為它們不同程度上引導瞭觀眾的審美,進而加速市場變革與發展。

往前看,2005年的《超級女聲》,將選秀推上瞭頂峰,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為選手們拉票的粉絲,2012年《中國好聲音》將音樂競技類節目煥然一新;2013年國內首檔親子真人秀節目《爸爸去哪兒》,明星傢庭的生活滿足瞭大眾的獵奇心,同年《我是歌手》觀眾紛紛感慨上演瞭一場音樂視聽盛宴。

慢綜藝需要變革,快綜藝不耐打,如何創新才能迎合觀眾的喜好?

往近看,《見字如面》《向往的生活》《中國有嘻哈》《這~就是街舞》等綜藝,正是如此。到現在還保留瞭這一說法:想知道那一年最火的節目,就看各大公司、企業晚會上表演什麼。

缺乏創新仍是中國影視不止綜藝,該正視和解決的問題。隨著數量和平臺的增多,一方面,觀眾的碎片時間被分散更快;另一方面,觀眾的觀賞需求變化得不到及時的滿足或引導,無法激起熟悉感、認同感。

慢綜藝也好,垂直類綜藝也罷,大背景都是在順應整個時代發展的前提下誕生的新綜藝形態。而文化內核決定瞭一檔節目的深度,別看《向往的生活》就是純聊天吃飯,但也得看是哪幾個人在聊。觀眾早已識破瞭綜藝節目為瞭娛樂而娛樂的套路,有趣又有用、讓人眼前一亮是以上每一檔爆款綜藝身上的共性,也正是這些讓節目與觀眾產生瞭某方面情感上的共鳴,進而收獲認可的秘訣。

有意思的是,“快慢綜藝”之於市場和觀眾的受歡迎程度,也隨著當下整個社會文化的反映和展現,循環更替。在疫情、去年《追我吧》高以翔事件等綜合影響下,不出意外的話,2020年會迎來新一輪慢綜藝之風。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