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視頻官宣網絡電影最新分賬規則,B站何時入局?

​作者 / 朱婷

今天早上,公號“騰訊視頻網絡院線”(騰訊視頻網絡電影官方賬號)成功推送瞭第一條微信圖文,隨即刷屏朋友圈。向來神秘的騰訊視頻終於揭開瞭網絡電影神秘面紗,相信分賬劇也不遠瞭。

騰訊視頻官宣網絡電影最新分賬規則,B站何時入局?

意外但也在預料之中。去年年底,就有從業人員告訴娛sir,騰訊視頻會在開年公佈新的網絡電影分賬規則。

此外,據觀察,騰訊視頻去年在幾個比較重要的活動上紛紛表現出對於網絡電影的積極參與態度,企鵝影視副總裁常斌在上海電影節上的關於網絡電影升級的18點思考更是一度掀起行業輿論小高潮。(【權力榜】獨傢首發丨企鵝影視副總裁常斌關於網絡電影升級的18點思考)

從2014年按下開啟鍵開始,視頻平臺就是網絡電影的唯一戰場,其中,愛奇藝作為提出者常年占據這塊業務榜首,當年緊隨其後的是樂視,可惜已經涼瞭好久。如今有關網絡電影,愛優騰芒是行業內外公認的排位。當然,也有聲音表示:是因為騰訊視頻一直沒有發力,畢竟,人接騰訊多次公開表示:我們不靠騰訊視頻賺錢。

隨著騰訊視頻公佈網絡電影新的分賬規則、站內推廣資源等,進一步明確瞭騰訊視頻佈局網絡電影的決心。如此一來,有關網絡電影平臺排位是否會在2020年迎來新格局?騰訊視頻的加碼,又將為這個行業帶來哪些變革?

騰訊視頻網絡電影分賬規則:集愛優芒於一體

在娛sir看來,騰訊視頻整個分賬規則和其他三傢的感覺大差不差,甚至有點集愛優芒於一體。

先劃一波重點:影片定級分為五個等級,S+到C,分賬單價最高4元、5分鐘以上算有效觀影人次、分賬周期6個月、月結。

騰訊視頻官宣網絡電影最新分賬規則,B站何時入局?

分賬單價、分賬周期、結算等都選擇沿用,不出意外的話,這套模式也會是未來幾年關於分賬市場的玩法。最高分賬單價4元,趨於愛優芒的中間,最高是優酷(S級:單價6元,三個月);分賬周期和愛芒保持一致;分賬收益=內容定級單價X有效觀影人次,和愛奇藝的內容分成極為相似。

在此之前,騰訊視頻關於分賬的特點是喜歡主控,傾向於買斷保底的合作方式、深度參與,且優先片方回款。盡管顯得有些強勢,但大部分與騰訊有過合作的片方私下透露,優先回款這點很大程度上保障瞭片方利益。

此番更新瞭分賬規則,重點落在“有效觀影人次”,不同於愛奇藝、優酷的熱度值,騰訊視頻目前仍然顯示前臺數據,即播放量,其過億的會員用戶,明顯是吸引片方合作的優勢。值得註意的是,按照騰訊視頻的規則理解,前臺播放量並不等同於有效觀影人次,換言之,有效觀影人次,依然保持著神秘。

在娛sir看來,分賬規則和票房公佈是騰訊視頻網絡電影數據透明化的第一步,諸如愛奇藝牽手貓眼的模式或是下一步。

2017年1月,愛奇藝正式發佈瞭2014—2016愛奇藝網絡大電影年度分賬top20榜單,這是網絡大電影市場建立以來,首次公佈年度分賬票房。同年11月,優酷也加入票房分賬公佈陣營。數據的價值在於給片方、資方提供案例參考,進而在用戶和市場需求、IP、團隊等方面做出更精準的決策。

2018年10月,芒果TV在北京以“超芒計劃”高調入局網絡電影,不過,一年多過去瞭,過於風平浪靜。興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一直未公佈票房分賬的相關信息。時隔三年,騰訊視頻才帶著1—2月的票房數據走進網絡電影分賬陣營。

總結:就四傢視頻平臺最新的分賬規則來看:愛奇藝變動較小,趨於穩定、公平;騰訊視頻綜合上看,分賬規則有優勢,尤其是針對S+級影片;買斷、保底算是芒果TV現階段的優勢,B級以上影片均有保底,最高保底比例100%,超S級項目買斷合作;優酷單價較高,但周期隻在三個月,需要平衡,關鍵詞是“有效VV”,對於現階段的網絡電影來說,除非對影片非常有信心,可以讓用戶耐心看完,從而取得高票房,反之,就比較慘淡,頗有點極端化。(詳情戳我瞭解:獨傢策劃|網絡電影入門指南,內附必看片單)

愛優騰芒齊活

B戰啥時候進軍網絡電影?

除瞭分賬規則,騰訊視頻還公佈瞭2020年1—2月分賬票房榜,《火雲邪神之修羅面具》《東海人魚傳》《摸金祖師》分別以1443.8萬、980萬、906萬成為TOP3,這些影片也是騰訊視頻入局網絡電影以來,首次正式公開具體分賬票房的影片。

騰訊視頻官宣網絡電影最新分賬規則,B站何時入局?

有意思的是,在榜單下面有一條特別說明:1—2月份為騰訊視頻視頻網絡電影新分賬政策的試運營階段,期間僅9部影片參與到試運營活動中,尚未能完全激發出騰訊視頻視頻網絡電影新分賬政策的潛能。

言外之意,你懂的。

如上文所說,騰訊視頻這次有關網絡電影分賬規則的公佈其實早有準備。去年企鵝影視(騰訊系)第三屆“青夢導演扶持計劃”中,一口氣邀請瞭包括陳嘉上、高群書、白一驄、張猛、潘樺、楊超、連奕琦等資深行業從業人員擔任被選青年電影人的影片監制。

譬如:《畫皮》導演陳嘉上監制瞭武俠懸疑片《秋寒江南》,定檔3月8日;而具有豐富市場經驗的制作人白一驄則監制瞭有著共同奇幻犯罪風格的《銀花公主》和《見習排爆手》。一定程度上來說,監制們的加入,對影片質量和聲量會起到瞭不同程度的正向作用。

此外,在首屆中國網絡電影周產業交流推薦影片中,娛sir發現,騰訊視頻片單類型豐富且大多比較前衛和新穎。《秋寒江南》二次元混搭風格;科幻互動電影《大狂峰:起源》;經典IP改編的動畫網絡電影《西行紀之再見孫悟空》等等,娛sir瞭解到,這些項目騰訊視頻從前期就參與,目前基本已成片。

如果說數量和質量,是騰訊視頻當下推新規,加速佈局網絡電影的內因,那麼疫情則給瞭一個有利的外因。

2020年,網絡電影迎來一個小陽春年,因為疫情,所以線下影院關門,春節檔、情人節檔影片紛紛撤檔,院線市場受到嚴重影響。甄子丹主演的電影《肥龍過江》院轉網,徐崢自導自演的《囧媽》最終選擇在西瓜視頻上首映,後者對於中國電影來說,又一次載入記錄,而影院變革的話題再一次被放在瞭輿論風口。

與之對應的是,1—2月,公開數據顯示分賬破千萬的網絡電影15部+。對於網絡電影來說,一方面增添行業信心;另一方面也是一次品牌形象重塑的好機會。

縱觀近一年全網網絡電影的發展,數量持續下降,但觀影人數和破千萬的影片成上揚,說明平臺積累瞭一定的網絡電影用戶,這些用戶有穩定且持續的觀影需求。此番騰訊視頻的加碼,無非也是兩個維度,其一從其他幾傢平臺挖網絡電影用戶,還要排除掉現有重合的會員用戶;其二拓寬流量進入的渠道,促進會員拉新。但電影的會員拉新能力向來不如劇集和綜藝,更何況是才發展不足七年的網絡電影。

顯然,盈利仍然是橫在視頻平臺面前的問題。目前,四傢平臺中,除瞭芒果TV財報顯示盈利,其餘均屬於虧損。回到網絡電影,去廣告植入幾乎沒有,營銷分成大多都是平臺給予片方一種補貼形式。去年年開始,明顯能感覺到愛奇藝在相關業務上的縮減,優酷雖然看起來一直在步步緊隨,但似乎更傾向於年初、年中或年尾沖一下KPI,芒果TV計劃和想法都蠻好,欠缺實際行動,主營業務還是綜藝,甚至已經超越優酷(單指綜藝板塊)。

可以明確的一點是,騰訊視頻接下來勢必會借助一些項目好好發力,向著市場更進一步。就在不久前,宣稱投資瞭近四千萬的網絡電影《倩女幽魂:人間情》,最終也花落騰訊視頻,這部備受矚目的影片能否為騰訊視頻的新分賬打響第一槍,成為網絡電影的新標桿之作,和大傢一樣,娛sir也有些小期待。

騰訊視頻官宣網絡電影最新分賬規則,B站何時入局?

另一邊,B站也在高調進軍影視界,充分利用彈幕文化,火瞭不少紀錄片、綜藝,投拍影視等等。娛sir註意到,在B站上,也有UP主制作網絡電影,@我是怪異君制作的《金陵神捕1》,據說系列2也在制作中,這個電影還得到瞭b站主頁推廣。不妨腦洞大開一點,如果B站也入局網絡電影的話,怕是有關網絡電影的平臺戰事,又將呈現另一番結果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