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01

杜某歡等33人重大涉黑案

基本案情:2012年以來,逐步建立起以杜某歡為組織、領導者的30多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長期有組織地實施強迫交易、尋釁滋事、故意傷害、故意毀壞財物、非法持有槍支等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索要工程項目、壟斷工地供料,獲取巨額經濟利益,涉及強迫交易的金額達27529766.05元,非法獲利2235510.49元。自2012年至2018年6月有組織地進行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故意毀壞財物等違法犯罪活動,並造成瞭1人輕傷、2人輕微傷。該組織對玉州區茂林鎮大蘆社區及周邊地區的工程領域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響,嚴重擾亂瞭玉州區部分地區的社會治安和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極壞的社會影響,危害性極大。

審判結果:2019年6月25日,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杜某歡等33人涉嫌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故意傷害罪,非法持有槍支罪,尋釁滋事罪,故意毀壞財物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窩藏、包庇罪一案進行二審公開宣判。

對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杜某歡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餘人員分別判處二年六個月至十二年六個月不等。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公安機關成功偵破杜某歡等人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2019年6月26日,杜某歡等33人重大涉黑案二審宣判。

02

遲某君等9人組織賣淫、強迫賣淫、協助組織賣淫、故意傷害、窩藏、幫助毀滅證據一案

基本案情:在2016年7月至2017年5月期間,犯罪嫌疑人遲某君、陳某、遲某林、鄧某弟、梁某、林某強、丘某、梁某、莫某妮等9人為謀取巨額非法利益,組織、強迫二十多名婦女賣淫;為尋求“保護傘”的庇護,向國傢工作人員行賄;為控制失足婦女,采用威脅、恐嚇、毆打手段致一人死亡。

審判結果:2018年12月3日,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遲某君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八十萬元,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八十萬元。被告人陳某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犯窩藏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被告人遲某林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犯幫助毀滅證據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其餘6名被告人鄧某弟、梁某、林某強、丘某、梁某、莫某妮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至二年不等的刑罰。

2019年12月18日,廣西高級人民法院對遲國君等9人組織賣淫等罪案進行二審宣判。其中,駁回遲國君的上訴,維持死刑判決。該案是廣西首例被判死刑的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2018年12月3日,玉林市中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遲某君死刑,其他人員被判處兩年至十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03

葉某林等31人重大涉黑案

基本案情:從2003年開始,被告人葉某林先後糾集被告人陳某虎等社會閑散人員,在浦北縣石埇鎮及周邊地區不斷通過逞強鬥狠,彰顯其在當地的強勢地位。此後逐漸形成瞭以被告人葉某林、陳某虎、葉某利為組織、領導者,被告人陳某賓等8人為積極參加者,被告人羅某隆等13人為一般參加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為獲取非法利益,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多次通過實施強迫交易、聚眾鬥毆、非法拘禁、故意傷害、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嚴重危及當地人民群眾的人身、財產安全,嚴重破壞當地經濟秩序和社會生活秩序,造成重大、惡劣的社會影響。

裁判結果:2019年4月16日,博白縣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人葉某林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搶劫罪、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非法采礦罪、濫伐林木罪、強迫交易罪、妨害公務罪、非法拘禁罪、盜伐林木罪,數罪並罰,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陳某虎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非法采礦罪、開設賭場罪、妨害公務罪、盜伐林木罪、非法拘禁罪,數罪並罰,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3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90萬元,罰金人民幣96000元。其他29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20年至10個月不等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2019年10月24日上午,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葉某林等31人涉黑案件進行二審公開宣判,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葉富林被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並被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2019年7月2日,葉某林等31人重大涉黑案二審開庭審理。

04

派出所原所長吳某林涉惡勢力“保護傘”案件

基本案情:被告人吳某林於2017年至2018年任玉林市公安局環西派出所所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李某軍、莫某軒謀取非法利益,先後多次收受李某軍、莫某軒送的好處費共計128萬元。2016年9月至2017年5月間,被告人吳某林利用其擔任玉林市公安局環西派出所所長的職務便利,授意該所巡防隊員林某與禦龍會所股東陳某(已判刑)商定,允許陳某等人在環西派出所轄區內的同旺商務賓館經營從事組織賣淫犯罪活動。在經營期間,陳某按月給吳某林、林某好處費1萬元。期間,吳某林通過林某透露上級部署的打擊黃賭犯罪專項活動的時間給陳某,使其得以逃避查處,林某多次在環西派出所附近的道路邊收受陳某送的好處費共5萬元。林某將其中4萬元轉交吳某林,自己留下1萬元。2018年7月11日,玉林市監察委員會在對被告人吳某林涉嫌職務犯罪調查過程中,對其住所、車輛、辦公地點進行依法搜查,扣押現金354.9539萬元,其中個人收入13.9539 萬元,收受賄賂金額132萬元,尚有209萬元無法說明合法來源。

一審裁判結果:

一、被告人吳某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犯徇私枉法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犯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

二、被告人林某犯徇私枉法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三、對被告人吳某林被扣押在案的贓款人民幣三百四十一萬元,依法予以沒收。

二審裁判結果:本案在二審審理期間,上訴人吳某林表示服從一審判決,請求撤回上訴。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對該案進行全面審查,2019年5月14日依法裁定準許吳某林撤回上訴。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05

龐某恒等20人涉惡案

基本案情:2012年5月起,被告人龐某恒在采砂許可證過期的情況下,與他人合夥在博白縣南流江流域沙河鎮大石村石尾嶺河段開設沙場,非法開采河沙出售。在此期間,被告人因該采砂場的抽砂、運砂等一系列問題私下持槍、刀、棍打砸相關被害人,故意報復證人,聚眾鬥毆,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嚴重破壞瞭地方的經濟、社會生活秩序,嚴重敗壞瞭社會風氣,嚴重危害瞭社會治安及人民的財產,社會危害性極大。

一審裁判結果:法院認為,龐某恒犯非法采礦罪,被告人龐某恒、龐某東、龐某山等十五人犯故意傷害罪,被告人龐某翔犯打擊報復證人罪,被告人龐某俊犯窩藏罪,被告人龐某俊、龐某東、龐某成等八人為發泄情緒,逞強耍橫,隨意毆打他人,任意毀壞他人財物,情節惡劣的行為,構成瞭尋釁滋事罪。上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最終,根據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於社會的危害程度以及認罪態度,悔罪表現等,法院依法對龐某恒等二十名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五個月至七個月不等的刑罰,並處二十萬至一萬元不等的罰金。

二審裁判結果:2019年4月10日,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龐某恒等20人涉惡案作出裁判,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06

蘇某等人涉惡案

基本案情:以蘇某為首,張某初、張某波、卓某武、楊某清(另案處理)等組成的惡勢力犯罪集團, 2017年12月開始,多次有組織、有計劃地將被害人張某英、王某玲及未成年少女被害人唐某潼、李某敏誘騙至玉林,以毆打、拍裸照、裸露視頻、打針等方式恐嚇威脅她們去賣淫,並對已經被控制瞭的王某玲、唐某潼、李某敏分別強行發生性關系。

一審裁判結果:2018年12月27日下午,由玉州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蘇某等4人涉嫌強奸罪、強迫賣淫罪一案在玉林市玉州區人民法院公開宣判。蘇某等4人分別構成強奸罪、強迫賣淫罪,被判處十三年至二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犯罪集團首要分子蘇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

二審裁判結果:2019年4月11日,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蘇某等4人涉惡案作出裁判,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07

何某等人涉惡案

基本案情:以被告人何某、林某特為首,與被告人何某飛、何某冰、何某謀形成的惡勢力團夥,2018年3月,向興業縣縣城某美容店收保護費被拒絕後,便對美容店進行打砸,造成損失917元。同年3月15日晚,被告人何某、林某特、何某謀三人駕車再次竄到美容店威脅並向周某英索要保護費,周某英被迫同意每年給20000元保護費,每個季度5 000元。後於次日16時許,被告人何某、林某特兩人到美容店收取第一季度保護費中的2000元。同月20日16時許,被告人何某、何某謀兩人又去收取第一季度保護費餘下的3000元,周某英給2000元現金後,被告人何某、何某謀被聞訊趕來的公安民警抓獲。

2018年3月4日,被告人林某特、何某、何某飛、何某冰形成的惡勢力團夥竄到興業縣某養生館按摩消費後,不願意支付價款,並打砸館內物品,以語言、持伸縮棍等工具的方式恐嚇養生館的老板及員工,致使該養生館被迫停業,嚴重影響正常營業。

一審裁判結果:興業縣法院經審理查明:2018年3月期間,被告人何某、林某特、何某謀、何某飛、何某冰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欺行霸市,多次到興業縣石南鎮某養生館、某美容店通過打砸物品、威脅等方式,索要、收取保護費,在當地社會造成極其惡劣影響。2018年10月15日,興業縣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何某、林某特、何某謀、何某飛、何某冰涉嫌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一案在興業縣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五名被告人分別判處一年六個月至二年三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並分別判處罰金5000元。

二審裁判結果:2019年4月3日,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何某等5人涉惡案作出裁判,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玉林市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這些典型案例是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以來,玉林市各級政法部門通力協作取得的重大成果。通過公開宣判,極大震懾瞭黑惡勢力犯罪的囂張氣焰,切實增強瞭人民群眾同黑惡勢力作鬥爭的信心,為堅決打贏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營造瞭濃厚氛圍。

來源:玉林政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