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2019年4月,挪威北部的英格亞島(Ingoya)附近海域發現瞭一頭“不同尋常的”白鯨。它的頭部佩戴瞭一個可以固定運動像機的索具,上面印有“聖彼得堡裝備”的字樣,這引起瞭挪威軍方的興趣。

而在距此415公裡處的摩爾曼斯克(Murmansk)坐落著俄羅斯北方艦隊的基地。據說俄羅斯海軍曾嘗試抓捕並馴化白鯨,於是不免使人猜測它是否為逃出來的“間諜”,隨即得到瞭俄羅斯方面的否認。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挪威發現的白鯨,及索具上聖彼得堡裝備字樣

同時挪威駐摩爾曼斯克前任領事莫騰·維克比(Morten Vikeby)表示,這頭白鯨可能是俄羅斯北部一機構的“治療鯨魚”,用於協助患有精神疾病的兒童的治療。

“白鯨間諜”聽起來似乎有些杞人憂天,但是將海豚、海獅等海洋哺乳動物馴服並用於軍事已經不是機密。從20世紀60年代起,當時的蘇聯和美國海軍便在進行著這類探索研究。冷戰時期,海洋哺乳動物也是美蘇軍備競賽的一部分。從實戰來看,這些與人類語言不相通的“動物特工”立下瞭不小的功勞。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上世紀末的海灣戰爭中,伊拉克為瞭阻止美國海軍艦隊進入波斯灣腹地,在海灣內佈置瞭數以千計的水雷。然而美軍還是順利地開進瞭波斯灣,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沒有一艘軍艦因為觸雷而受到重創或沉沒。

美軍的“秘密武器”就是一群受過特訓的“海豚兵”。這些海豚利用超聲波可以在水下遠距離精確地探測到水雷的位置。一旦發現目標,它們就會躍出水面,通過叫聲或撞響拴在船舷邊的警鐘通知船上人員。

除此之外“海豚兵”還會用含在嘴上的鉤爪鉤住水雷,然後交由掃雷艦處理。在這樣的默契配合下,美軍得以清除伊拉克在海灣佈署的水下雷區。

把海豚用於掃雷可以說是屢試不爽。2003年英美對伊拉克的戰爭中,美軍曾空運一批“海豚兵”到伊拉克南部的一個城市烏姆·卡斯爾(Umm Qasr),借此清理港口河道內近100枚水雷。這導致英美聯軍派出另外一支掃雷艦搜尋河床下的水雷時,竟沒有發現一顆水雷,可見“海豚兵”能力之強。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接受美軍訓練的海豚,它的鰭上有一個跟蹤裝置。

海豚的這一能力得益於其體內具有卓越的超聲波導航和測距能力的“聲納儀”。海豚會向周圍環境發出超聲波,並且能夠接收回波,據此形成環境的聲學圖像。而且港口和海灣等淺水環境中,存在許多人為和生物噪聲,海豚並不會像機器一樣很容易便會受到幹擾。

不僅如此,海豚還能夠區分不同的材料。有研究者在20世紀90年代對一隻名叫BJ的寬吻海豚進行瞭一個的實驗。他要求BJ區分由不銹鋼、黃銅或鋁制成的金屬圓筒,即使這些四英寸長的圓筒被埋在兩英尺深的泥裡,BJ還是以出色的成績通過瞭。

這種被譽為“第二靈長”的智慧海洋哺乳動物還具有許多水下作戰的優勢,比如十分發達的聽覺系統,能區分出很寬聲波譜段上的各種聲音,而且在弱光環境下也有很好的視覺。最初吸引美國軍事科學傢的是海豚高超的遊泳技術,他們借此想要瞭解如何設計新型流線型魚雷,以在冷戰最激烈的時候襲擊蘇聯潛艇。

後來美軍發現瞭海豚的軍事潛能,便放棄瞭仿生學研究。於是這成為瞭美軍海洋哺乳動物專案計劃(NMMP)的一部分,該計劃主要研究對象是寬吻海豚和加州海獅,以研究海生哺乳動物在軍事方面的用途,基地設在加利福尼亞州的聖地亞哥市。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正在“掃雷”的海豚兵

夏威夷大學海洋哺乳動物研究項目負責人保羅·納西迪加爾(Paul Nachtigall)曾表示,就探測水雷而言,寬吻海豚比任何機器都要好,同時他們也能比機器做得快得多。

如此優秀的海豚兵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於是適應於淺水區及陸地的海獅兵出現瞭。2003年的美英對伊戰爭中,一些海獅已經被部署在駐紮於巴林的聯軍艦艇周圍以保護部隊。這些海獅一旦發現海中可疑人物,就會在他們身上身上安裝一個限制裝置,以此標明他們的位置。如果入侵者爬上瞭岸,受過訓練的海獅就可以像人類一樣快地追趕他們。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伊拉克戰爭中的海獅

在得知美國的研究後,前蘇聯也立即啟動響應,戰鬥民族的海豚也具有高超的能力。它們可以在地方艦艇裝設炸彈,也懂得偵測魚雷及沉船。但蘇聯解體之後,所有的戰鬥海豚全部賣給瞭伊朗。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海報中的女性是蘇聯時期首位潛水突擊員,身邊是一隻戰鬥海豚,海報中寫道:“加入我們的行列吧。”

而現在俄羅斯計劃重新培養戰鬥海豚。2014年3月,俄國從烏克蘭手中奪下克裡米亞,當地從1965年開始就有訓練海豚的設施。烏克蘭要求帶回海豚,但被俄羅斯拒絕。意外的是,四年後大多數海豚都死瞭。烏克蘭駐克裡米亞代表鮑裡斯·巴賓(Boris Babin)在2018年表示,海豚作為愛國者去世,聲稱它們拒絕服從俄國命令,因此死於絕食。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海洋哺乳動物的軍事化訓練在上世紀80年代引起動物保護組織的抗議,不過這一計劃在執行之初的想法或許更為殘忍。最初美國中央情報局計劃培養一支“海豚敢死隊”,將炸彈嵌入海豚腹內胃的前部,或者把圓柱形水雷掛在海豚背上,從而形成“活魚雷”,當海豚靠近船隻時,就會發生爆炸。

雖然這個想法看上去很完美,但是實際操作上遇到瞭諸多阻礙,所以並沒有得到應用。而二戰期間,一群由狗狗組成的敢死隊,卻真正走上瞭戰場。

1924年,蘇聯革命軍事委員會批準將狗用於軍事行動,包括救援、通信、探雷等。很快有12所相關培訓學校建立,其中最特殊的時三所訓練反坦克狗的學校。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蘇聯軍犬訓練學校

在訓練初期,蘇軍將食物安置在靜止的坦克下,然後讓饑餓的狗狗去坦克底下尋找食物,久而久之使其產生條件反射。一段時間之後,坦克會帶著食物開動,並且蘇軍會用空包彈模擬戰時環境。

開戰前,這些狗狗會被餓上很長一段時間。到戰時,蘇軍會給每條狗捆上一枚10-12公斤的地雷。這些地雷上面有一根20厘米長的木扳手,當狗設法鉆到坦克底下時,扮手就會被拉動從而引爆地雷。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反坦克狗

1941年蘇德戰爭爆發後,第一批反坦克狗到達前線。這些反坦克狗無疑是起到一定作用的。蘇聯1942年3月14日的一個報告中提到:“敵人害怕反坦克狗,並且派出專門的部隊對付它們。”德軍一度下令射殺視野內所有的狗狗,甚至動用瞭火焰噴射器。

據報告,在斯大林格勒戰役期間,反坦克狗炸毀瞭停在附近的12輛德國坦克。而在1943年庫爾斯克戰役期間,反坦克狗也摧毀瞭15輛德國坦克。

不過狗狗並不總是很靠譜,反坦克狗也鬧出過許多烏龍。1942年的一場戰鬥中,瘋狂亂逃的狗狗紛紛湧入蘇軍隊列,致使蘇軍一整個師被迫後撤。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沖向坦克的狗狗

後來隨著更先進的反坦克武器投入使用,反坦克狗也消失在戰場上,軍犬訓練學校改為訓練探雷犬和通信犬。

當然也有人企圖把貓改造成間諜。20世紀60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發起瞭一個代號叫做“竊聽貓(Operation Acoustic Kitty)”的秘密項目,計劃用貓咪來監視克林姆林宮和蘇聯大使館。

首先,選中的貓咪需要進行所謂的“武裝”。他們在貓咪的頭骨底部安裝瞭一個小型無線電發射器,並且在皮毛上植入一根天線,然後在貓耳朵裡放置瞭一個麥克風。通過這樣的“改造”,貓咪就可以順利記錄並傳輸聽到的聲音。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改造的間諜貓

中情局特工希望他們能訓練這隻貓坐在外國官員附近。這樣,這隻貓就可以將他們的私人談話秘密地傳送回來。然而在一次實地測試中,中情局工作人員把這隻小貓帶到公園,讓它捕捉坐在長椅上的兩名男子的對話。沒有想到這隻貓在街上溜達,很快就被一輛出租車壓扁瞭。

於是這個秘密計劃不得不叫停。中情局可謂是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財力證明瞭,高冷的喵主子並不適合做間諜,因為它們在很多情況下並不會聽從人類的指揮。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所以人類在動物特工的培養上很重要的一點在於,如何讓動物完全聽從人類的指揮,從而出色完成任務。狗狗在這一點上可以說是十分具有優勢的,所以應用也十分廣泛,比如導盲、緝毒、搜救。

提到動物行為,我們會想到巴甫洛夫和他的狗。如果每次搖鈴時都給狗狗喂食,那麼一段時間後,隻要狗狗聽到鈴聲,即使沒有食物它也會分泌唾液,這是經典的條件反射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20世紀30年代興起的新行為主義再結合經典條件反射之後,又提出瞭操作性條件反射這一個概念。不同於經典條件反射需要外界刺激才可以發生,操作性條件反射更多的是基於環境中的線索,讓動物(包括人類)自願地做事情。最著名的實驗是當時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傢斯金納的斯金納箱。

他設計瞭一個箱子,裡面設置一個杠桿或按鍵。然後在箱內放進一隻白鼠或鴿子,當它壓杠桿或啄按鍵時,就會有一團食物掉進箱子下方的盤中,動物就能吃到食物。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斯金納箱示意圖

斯金納發現,即使沒有外界刺激,這些實驗動物也會壓杠桿或啄按鍵;而在取消食物後,實驗動物還會保持幾十甚至上百次的壓杠桿或啄按鍵行為。這說明通過獎懲機制可以塑造動物的行為,操作性條件反射也成為斯金納新行為主義學習理論的核心。

基於這樣的行為主義理論,美國海豚訓練項目的第一任負責人鮑勃·貝利(Bob Bailey)認為,任何生物都可以被馴服,而且並不困難。但是這顯然是存在局限性的,他忽視瞭動物的天性以及差別。所以並不是所有的動物都適合作為寵物,與我們朝夕相處的寵物,也有突然“造反”的可能。

一向乖巧的海豚兵中也出現過幾個“叛徒”,據說美軍曾有兩隻海豚兵拖著重型水雷沖向自傢的掃雷艦,官兵及時向這兩隻海豚開火,它們才被迫扔下水雷離開。根據美軍軍法條例,戰場叛變者將被處理極刑,於是這兩隻海豚當即被執行槍決。

由此可見,要成為動物特工,除瞭具有一些特殊本領之外,還要能夠理解人類各種復雜的指令並做出回應,哪怕最簡單的根據人類的指示進行坐標平移,也不是每一個動物都可以做到的

話說回來,對動物進行改造必然是有極大風險的,“海豚魚雷”的改造中,絕大多數海豚在手術臺上喪失瞭生命。即使逃過瞭改造,這些動物特工進入戰場前也需要長時間的特訓,在戰場上也面臨著傷亡的可能。海豚“叛變”,據後來研究可能是長期受到的壓力導致的報復性行為。動物與人有福可以同享,有難大可不必同當。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Norway finds ‘Russian spy whale’ off Arctic coast. BBC News. 2019.4.29.

The Russian “spy whale” is probably a therapy whale. NRK.

陳夏法. 海灣戰爭中,美軍亮出瞭“秘密武器”, 海豚[J]. 科技文萃, 1996(08):82.

Military whales and dolphins: What do they do and who uses them? National Geographic. 2019.5.3

Dolphins go to front lines in Iraq war. Alan Boyle.

戰鬥民族連海豚也不一樣 俄征召海豚打仗去. 地球圖輯隊. 2016.3.10.

That is why the great powers use whales and dolphins in the military. Caroline Enge. 2019.4.28.

History of military dog training. G.Medvedev. 2009.8.8.

When the CIA Learned Cats Make Bad Spies. Becky Little. 2018.8.31

The CIA’s Most Highly-Trained Spies Weren’t Even Human. Tom Vanderbilt. 2013.10

海豚魚雷、自爆軍犬、真貓竊聽器,人類的戰爭坑瞭多少動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