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櫃裡有2隻野鳥,餐廳老板說從村民手中買的,這也是犯罪!

日前,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話題受到瞭社會各界的廣泛關註,而要想做到全面禁食,就必須要同時全面禁止以食用為目的的野生動物交易及相關行為和活動,斬斷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利益鏈條。最高人民檢察院近日相繼公佈瞭幾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

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公佈的首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中,廣東韶關一起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案被公佈。

2020年1月29日,廣東省韶關市曲江區市場監管人員在被告人劉某經營的餐廳進行檢查時,發現廚房冰櫃中有兩隻疑似野生動物飛禽,經詢問,劉某稱這是他從村民鄧某處收購的,經鑒定,兩隻飛禽為國傢二級保護動物白鷴。

當天曲江區市場監管局向曲江區檢察院電話匯報劉某非法收購野生動物案的查處情況。經審查,曲江區檢察院認為劉某的行為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向區市場監管局發出《建議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函》,區市場監管局收到函後,將案件移送曲江區公安分局。曲江區公安分局受理案件後,於1月29日對劉某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立案偵查,並於1月30日將嫌疑人劉某刑事拘留。2月5日曲江區檢察院依法批準逮捕。

公訴人:本案中劉某以自用為目的, 收購兩隻國傢二級保護動物的行為, 是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犯罪構成的。那劉某是在當前新型冠狀病毒防控期間被查處,並且當場被查扣到瞭兩隻白鷴,應從嚴懲處。

韶關市曲江區人民法院通過遠程視頻開庭的方式,依法開庭審理瞭此案,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劉某非法收購國傢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其行為已構成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其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間,仍從事非法收購野生動物犯罪活動,依法從嚴處罰。鑒於被告人到案後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自願認罪認罰,可依法從寬處罰,經審理,法院當庭作出宣判。

審判長:被告人劉某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刑法研究室主任 劉仁文:通過頒佈這個典型案例,一個是對各地的執法有指導作用,對照這個典型案例這種行為構成刑事犯罪什麼罪名,有一個可類比性。另外一個對於社會公眾有一個引領作用,防止以身試法,另外在通過這樣一個特殊的時期,這樣一個典型的案例的推出對於法律的普及起到一個很好的普法的效果。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李文峰:一個案例勝過一沓文件,檢察機關發佈涉及野生動物的典型案例,具有積極意義。一方面有助於規范、 指導各地檢察機關的辦案行為,統一法律適用標準,更好地及時從嚴懲治涉及野生動物的犯罪行為,另一方面也有利於警示教育社會各界引以為戒,不要以身試法,如不能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不能(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不能非法狩獵等, 否則就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疫情期間,針對非法獵捕及交易案件,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偵查程序,在辦案過程中發現,涉及野生動物犯罪的案件,呈現出鏈條式的特點。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李文峰:一個是這些犯罪的對象,主要限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當然這與刑法保護對象有關,第二是這類案件的數量逐年增加且增幅較大。 第三是這類案件,現在已經呈現出鏈條式的,境內外勾結的特點,增加瞭打擊的難度。

疫情期間,各地執法機關施以重拳對頂風作案行為嚴厲打擊並依法從重處罰。2月6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瞭《關於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強調依法嚴懲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李文峰:兩高兩部《意見》明確要求,對在疫情防控期間實施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等違法犯罪行為的,要作為從重情節予以考量,依法體現從嚴的政策要求,有力懲治震懾違法犯罪,維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定》 也提出要對獵捕交易運輸食用陸生野生動物的行為從嚴懲處,在現有法律規定基礎上加重處罰。《意見》強調,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國傢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為食用或者其他目的而非法購買,符合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以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定罪處罰。

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非法狩獵的野生動物而購買,符合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條規定的,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定罪處罰。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李文峰:實踐中對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構成犯罪,大傢一般都是比較清楚的。但是對於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也構成犯罪。有的人可能不太瞭解 ,比如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國傢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為瞭食用或者是其他目的而非法購買的,也是構成犯罪的。 此前的1月2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下發《關於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疫情防控部署堅決做好檢察機關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檢察機關結合公益訴訟檢察職能、積極開展源頭防控,嚴懲非法捕獵國傢保護的野生動物的行為,註意發現野生動物保護中存在的監管漏洞。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廳廳長 胡衛列:對盡責履職這一塊呢,我們發現是就兩種情形,有一種情形呢,是因為各種各樣的這種疏漏。有些是甚至是立法方面的一些不足,這個或者是執法手段的措施方面的一些不足,一些疏漏。第二個呢有些情況是涉及到需要多個部門來協調,一個部門有時候難以形成合力,來實現有效的這管理監管,甚至治理。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的公益訴訟,其實在這兩方面起到瞭那種督促、協同、兜底、補漏的作用。疫情期間,浙江省人民檢察院對10起野生動物資源保護公益訴訟案件進行掛牌督辦,湖南省人民檢察院對15起野生動物保護領域公益訴訟案掛牌督辦。

多地檢察機關加強打擊力度。在福建省武夷山市,檢察機關根據群眾舉報,對近期發生的一起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依法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 1月26日,武夷山市人民檢察院收到群眾舉報稱,村民陳某一傢專門售賣野味,隨後將該線索移交給瞭武夷山市公安局森林分局,當天下午,警方在陳某傢的冰櫃中發現瞭大量疑似野生動物死體和肉塊,經鑒定,其中包括國傢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白鷴,以及列入《國傢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的赤麂。

據陳某交代,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期間,為瞭自己食用,先後多次到當地山場,用購買的10個獵夾,捕獲瞭5隻白鷴和2隻赤麂並予以殺害。當晚,武夷山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對陳某以涉嫌非法狩獵罪立案偵查,同時采取瞭刑事拘留的強制措施。2月2日,警方將該案提請武夷山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武夷山市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犯罪嫌疑人陳某違反野生動物保護法規,非法獵捕國傢保護動物,涉嫌非法獵捕、殺害珍貴野生動物罪,依法對其作出批準逮捕決定。

武夷山市人民檢察院在履行批準逮捕職責中發現,陳某的犯罪行為損害瞭國傢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擬對該案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於2月3日對該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進行瞭立案調查,2月7日進行瞭公益訴訟訴前公告。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刑法研究室主任 劉仁文:通過正義網進行公益訴訟的訴前公告,這個公告就是希望在這30天內有關的組織在提起公益訴訟,那如果沒有的話,到時候檢察機關可以直接提起公益訴訟。我覺得在這個領域裡邊確確實實刑事附帶公益訴訟,這也是可以說是一種全新的一個探索,那麼我覺得發揮公益訴訟和這個懲治犯罪,看看裡面能夠起到一種就是相互補充,相輔相成的這樣一個積極作用,更多的達到保護野生動物這樣一個效果。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廳廳長 胡衛列:目的是恢復被損害的生態,那麼對於犯罪者來說,其實就是不光是追究刑事責任,同時要你這個責任,是加大瞭他的違法成本,就是讓這種危害行為承擔更重的法律後果,也是釋放這樣的信號吧。

來源:央視新聞移動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