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銳評】方方可貴,但不要神化

【正義銳評】方方可貴,但不要神化

方方在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把見聞寫成“日記”,一篇篇公開給大傢看。

在武漢疫情仍然嚴峻的時刻,這些直抒胸臆的“日記”引起大傢的共鳴,許多人對她表達贊賞之情,贊美她能夠有勇氣說真話。

我對方方也是很敬仰的。註意到這位作傢,是因為她的小說《軟埋》引起社會的關註。我很少讀當代作傢的小說,這本書我也沒有讀過,隻是覺得這是一個能夠直面人生的作傢——這就夠瞭,我們需要這樣的作傢。

疫情在武漢引燃,方方又是武漢的作傢,感受想必與其他地方的作傢有所不同。她能夠以作傢如椽之筆將自己所知所想描摹出來,當然十分可貴。我讀過她幾篇“日記”,回想起來,文字之外,印象深刻的是她轉發的一張地上堆滿手機的照片。我想,疫情過後,她的“疫情日記”會出版,成為暢銷書,為這次全國人民經歷的難忘時期留下一份記憶——這就夠瞭,我們需要這份記憶。

我們需要的,還不止這些。

譬如,應當以平常心看待方方,沒必要加以神化。

許多人贊頌方方,這可以理解,但是把她置於民族英雄一般的高度,就沒有必要瞭。有說“方方讓作傢群體蒙羞”,還有人說“四萬萬人齊卸甲,更無一人是方方”,這種誇大,反映瞭社會一種情緒,他們對於“作傢在武漢疫情中集體缺席失語”感到失望甚至憤懣,更對某些作傢用低劣的文字表達濫俗的情感深為不滿。

不過,在我看來,對於方方的贊頌,不必非以貶低其他作傢為陪襯不可,作傢不是大將麾下的鬥士,要步履一致地一起吶喊陷陣。作傢本來就是較為松散的文學創作者,駕馭題材和投註精力,各有各的擅長和興趣。每個作傢獲得信息的渠道也不一樣,防疫期間武漢封城,作傢們在各地也都自我隔離在傢,差不多都沒有條件親赴現場獲得第一手資料,並將其化成打動人心的文字。有這種想法並勇於去做的,有一位方方也許就夠瞭,如果大量作傢都紛紛書寫並公開發表他們的“疫情日記”,倒是一件有點滑稽的事瞭。

國人有一種慣性,習慣於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或者自己沒有勇氣做的事情,總期望由別人來完成。有人做瞭,也習慣於將贊揚放大成對其人的神化。殊不知,把他看做一個普通人,與你、與我一樣的普通人,不是更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

何況,經驗告訴我們,許多被神化瞭的人,未必都經得起時間的檢驗。白居易不是說過“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識別人才都需要幾年的時間,何況對於一個人的全部評價。

要是真的贊頌方方,不如大傢做好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把希望寄托在一些被神化的人身上,卻不思自己該盡什麼責任,是很多人需要走出的迷障。

來源:正義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