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那麼多何以琛在等你,你遇見的也許是陳孝正

喜歡顧漫筆下的何以琛,謙謙君子,雖自幼失去雙親,待人比較冷淡,不肯輕易接受別人的接近,但對於自己肯定瞭的感情,當斷則斷,當追則追。面對默笙的追求,在明白自己對默笙也有感覺後,沒有猶豫直接接受瞭這個女朋友。默笙走後,他仍堅持著自己的愛情,從未動搖。

默笙回國後不久,曾經在一個夜晚問以琛還要不要他,以琛在瞬間的憤怒之後,考慮瞭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便迫不及待地和默笙領瞭證,他不想給自己反悔的餘地,他怕再一轉身,他們今生再無可能。以琛對以玫說:“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我不願意將就。”七年多麼漫長,數不清的漫漫長夜。等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何時是個盡頭。所幸,他們是幸運的,還是遇上瞭最初的那個人,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他們是紅塵中的一對癡人。

每個女孩都希望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以琛,永遠站在你的身後,不管你走多遠,走多久,隻要累瞭,一轉身,他就在你身後守候著你。可是世間哪有那麼多何以琛,更多的時候我們碰見的是陳孝正這樣的男子吧。

他出身貧苦,他努力向上,他說他的人生不允許有1厘米的偏差,他遇見瞭鄭微,同樣在鄭微鍥而不舍的追求中愛上瞭鄭微。陳孝正的一生都是按自己的設想去走的,鄭微的出現像是一個波瀾,讓他平靜的水面泛起一些水波。在公費出國留學面前,他猶豫瞭,縱然他心底曾經有過萬般不舍與糾結,最終他還是選擇瞭去美國,選擇瞭糾正那一厘米的誤差,鄭微至於他就是那1厘米的誤差,於是分手便成瞭必然的結局。

然而鄭微始終心懷希翼,於是在她生日的夜晚,在G大的操場上,鄭微借著酒意抬手說這裡是不是缺瞭什麼,陳孝正卻慢慢地垂下頭去。於是鄭微終於絕望,她對陳孝正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不再愛你的鄭微會是什麼樣子。你離開的那幾年,我最難受的時候也沒有恨過你,因為你給我的快樂不輸給分開時的痛。你走瞭,我還有回憶,我可以繼續相親,嫁人,然後守著我的回憶過一輩子。老瞭的那一天,我或許早就忘記你最後的離開,隻會對我的兒孫說:年輕的時候有個男孩愛過我,他給過我最快樂的幾年。但是你回來瞭,這次你幫瞭我,我不但恨你,還徹頭徹尾的看不起你。”那個她奮不顧身的愛過的清高孤傲的少年,也早已死於從前的青春歲月。

仿佛每個人的青春歲月裡都會遇見那麼一個人,相伴著度過那些年或瘋狂或平淡的生活。遇見何以琛是一種幸運,遇見陳孝正是一種成長,雖然過程會有點痛,畢竟不是每個人的愛情都能一愛到底。愛過我們的人和傷害過我們的人,都是我們青春存在的意義。

沒有那麼多何以琛在等我們,也許我們碰到的是陳孝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