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一、 孩子臆想的恐懼背後是深深的焦慮在作祟

大芳是我的一位朋友,那天她打電話和我說,某天晚上她正在熟睡,突然聽到兒子在小臥室大喊“救命”,她大驚,急忙跑去兒子臥室,隻見5歲的兒子緊緊摟著被子,隻露瞭一雙驚恐的眼睛在外面,緊盯著對面的墻壁。

大方開瞭燈,兒子跳起來鉆進大芳懷裡,渾身發抖,說有個戴黑帽子的怪獸剛才從墻壁中鉆出來進,張牙舞爪要把他吃掉。

大芳一聽就感覺無厘頭得很,小孩子睡不著胡思亂想罷瞭,草草安慰孩子說:“世界上根本沒有怪獸,你看怪獸在哪呢,媽媽就不怕。”

說完把兒子放回床上,幫他掖好被子轉身準備離開,不料剛關燈出去,兒子又叫起來,大芳返回去才弄明白,原來是臥室裡的衣架在作祟,燈一關衣架上掛著的衣服黑乎乎一片,兒子就會幻想出怪獸的形象嚇唬自己。

不過這樣的情形還隻是個開始,之後一段日子,兒子要麼說衣櫃裡有鬼,要麼說馬桶裡會鉆出怪獸,總之恐懼的幻想層出不窮,無論大芳怎麼勸說都不管用。

其實,兒童成長中會出現各種恐懼情緒,如果偶爾為之,屬於正常現象,自然不必擔憂。但是如果孩子長期處於恐懼狀態,傢長就要考慮,是不是童年焦慮導致瞭恐懼的陰影揮之不去。

所謂童年焦慮,指的是童年時的恐懼,憤怒和悲傷等負面感覺長期積累之後,演變成的孩子成長中的隱形障礙。由美國作傢勞倫斯.科恩在《遊戲力》一書中提出。

朋友大芳的兒子的各種可怕幻覺,可能對應著分離焦慮,孩子表達能力有限,不知如何訴說,或者壓根不知道恐懼源於什麼。傢長的及時排解尤為重要,不能把恐懼的表象視為兒戲,任由孩子長期忍受折磨。

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二、 焦慮是如何唆使恐懼幻覺去攪擾孩子生活的

(一)焦慮使得安全系統不能有效運行,恐懼感揮之不去

“安全系統”這個詞,是勞倫斯.科恩在解釋焦慮從產生到結束的全過程時用到的一個比喻,包括從警覺危險、拉箱警報、理性評估再到解除警報四個環節。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安全系統”,而且系統的每個環節是完整連貫,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導致恐懼感不能被有效面對。

焦慮的孩子處於高度警覺的狀態中,因此他們也更能臆想出各種讓自己害怕的事物。比如5歲的豆豆看到黑暗中的衣架時,總是會幻化出許多讓他害怕的物體。

並且他們對認為的危險因素不能做出準確判斷,認為看到的就是真實存在的怪物本身,因此警報解除時

間也比普通孩子長很多,恐懼感也久久不能散去。

如果這種情形被不斷疊加,孩子就會長期處於恐懼狀態中不能自拔。

(二)焦慮讓恐懼的“雷達”擴大瞭探測范圍

焦慮的孩子有個最典型特征,就是對外界的緊張因素特別敏感,他們的大腦裡像裝瞭一個專門探測恐懼的小雷達,周圍發生一絲風吹草動,他都能敏銳的捕捉到。相反,對能讓自己鎮靜的因素卻視而不見。

恐懼小雷達的探測范圍太大,就會讓恐懼的來源更多元。不僅如此,由於他們對恐懼太過敏感,任何意圖掩蓋或宣泄恐懼的行為本身,也會加重孩子的疑慮。

皮皮看到媽媽緊張,會第一時間感覺到危險要發生,即使有在場的第三者表現很鎮定,他也絲毫不會察覺。

此時,如果媽媽為瞭保護皮皮,不讓他瞭解自己為什麼緊張,皮皮的雷達會馬上察覺媽媽在隱瞞什麼,這會讓他更加緊張。如果媽媽在皮皮面前表現的太過激動,又很容易嚇到他。

找不到合適的方式釋放焦慮,孩子就容易陷入這種焦慮—捕捉恐懼—加劇焦慮—引發更多恐懼的漩渦中無法自拔。

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三)焦慮封堵瞭“情緒高壓鍋“的出口

焦慮的孩子會將情緒分為好和壞,這些好和壞的標準來自長期壓力導致的錯誤認知。

舉個例子,明明因感到恐懼而大喊大叫,媽媽卻告訴他男孩子要勇敢,大喊大叫會讓人笑話,為瞭不被嗤笑,明明壓抑瞭自己的恐懼,並就此認為恐懼是壞情緒。

以後一旦當他發覺自己可能要表現出恐懼這種壞的情緒時,就會刻意壓制,時間久瞭體內積攢瞭太多的壓力,超過承受的閥值,恐懼就會在潛意識層面找出口釋放。

三、 給你三個重建安全系統的工具,讓焦慮從此遠離孩子內心

(一) 父母要善用飽含共情的勸慰

勸慰他人的分寸往往很難把握,恰到好處的勸慰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反之則會讓對方愈加煩惱。父母在勸慰孩子時,如果懂得共情思維,就會讓勸慰變得容易被孩子接受。

共情是人本主義創始人羅傑斯提出的,指體驗別人內心世界的能力,是一種站在別人的立場,憑直覺感知他人的感受,用他人的眼光來看待問題,以此來思考解決問題的方法。

沒有共情思維,我們很容易對孩子遭受的焦慮不以為然,無視孩子的恐懼。於是我們經常會說“哭什麼哭,有什麼好哭的”、“我真是不明白你怎麼會有這麼荒唐的想法”,這樣做無異於關上一扇解決問題的大門,孩子不會對我們敞開心扉。這種不信任感一旦產生,再怎麼勸慰都是徒勞,孩子不會真心認可。

所以父母在勸慰孩子時,一定要設身處地想孩子之所想,順著他們的思路,給他們提供真正需要的幫助。

1. 安慰孩子時,輔助而不是代替

何為輔助?當孩子感覺到危險時,父母不要代替孩子完成對危險的評估,而是讓孩子知道,爸爸媽媽就在身邊,他很安全,這樣孩子就會順著這個思路,對當前環境做出安全的評判,進而解除恐懼。

如果直接告訴孩子“危險根本存在”“世界上根本沒有怪物”,就等於代替孩子對他們遇到的危險做出評判,忽略孩子的感受,並不能讓孩子認可。

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舉個例子:

4歲的越寶總是說床底下有怪物,媽媽要耐著性子,想象自己如果是越寶的話,會怎麼想?

果然,越寶執意想讓媽媽陪她打著手電筒去床下照看,媽媽欣然答應,借著光線越寶發現床下其實空無一物,媽媽輕聲地問越寶:寶貝兒,床下是不是什麼也沒有啊?越寶肯定的應和著。媽媽又問:越寶要不要回床上睡覺呢?越寶覺得沒有危險,就會繼續回床上睡覺瞭。

2. 不可忽視的復述

很多傢長在聽到孩子無厘頭的恐懼後,仍不住直接制止和否定,孩子的想法被否定後,會感覺更不安全,越發沒心思聽取父母之後的勸解。

如果傢長能用心傾聽之後將孩子所描述的情形進行復述,同時順著孩子的思路說出他的想法,孩子感覺到想法被真心理解瞭,才會把心交給父母,和他們發聯結,後續的緩解工作也會進展的容易些

復述的另外一個好處,是幫助孩子梳理和查找那些真正困擾他們的點,幫助他們直面困難,而不是逃避。

比如,婷婷和媽媽說:“樹棍會變成一條蛇”,媽媽可以在復述的過程中將情節具體化:你是不是覺得樹棍的顏色灰灰的,彎彎曲曲的,樣子很像一條蛇?這樣的拆解過程會幫助婷婷理性分析恐懼的真諦,大腦的理性思考一旦被激活,離解除警報也就不遠瞭。

3. 借用“15秒洗手建議“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發佈過一個15秒洗手建議,即“洗手,15秒就夠。”也就是說方法正確時,15秒足以讓手洗幹凈,繼續洗下去就是在做無用功。

其實勸解孩子也可以借用這個建議,過程不易太長,短時間內如果解釋不起作用,說明孩子當時的情形不適合給予建議,聽取意見的通道已關閉,與其白費唇舌,不如暫時持抱持態度,將孩子與“危險”環境隔離為好。

如果強行延長勸解時間,會給孩子傳達一個信息,父母不相信他說的話,父母並沒有和自己真正站在一邊,孩子會越發固執己見。多次嘗試失敗,父母的耐性也受到挑戰,很可能由勸慰轉為怒吼,增加孩子的焦慮,效果適得其反。

比如,媛媛和父母說馬桶裡會鉆出怪物,在父母對媛媛進行多次勸解無效後,父母就要堅定地站在她旁邊陪伴,讓媛媛感覺到安全就好瞭。

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二) 幫助孩子放松身體

緊張狀態不利於孩子對周圍環境做出客觀準確的評價,失真的評價結果也會反過來加劇孩子對外界的警戒心理。放松身體的過程,可以將孩子的註意力吸引到當下,而不是無休止的去回顧過去的痛苦和將來可能發生的各種“萬一”,讓身體進入良性循環系統。

1. 和孩子一起設計他的“恐懼測量器”,給緊張一個出口

每個孩子應付恐懼的水平都不一樣,傢長可以和孩子一起去制造屬於他們自己的恐懼測量器。測量器上從高到低標上數值,數值旁邊可以是描述恐懼程度的語言,也可以是孩子熟悉的圖片。

總之不同數值代表孩子的不同恐懼程度,目的是當孩子不能說清楚有多恐懼時,可以讓恐懼測量器去代替表達,一旦表達開始,孩子的思維就會被帶動思考,思考可以有助於重啟理性評估系統,同時思考如何將恐懼值降下來的過程本身也會轉移恐懼。

媽媽和冉冉一起設計瞭自己的恐懼測量器,他們將恐懼值從1到10設為十個等級,1代表根本不怕,2代表感覺有點不一樣……5代表想要找媽媽…10代表怕到要尖叫。捉迷藏時,媽媽藏在窗簾後面,冉冉堅決不肯過去找,說窗簾後面有怕怕的東西。

為瞭解除恐懼,媽媽抱著冉冉一步步靠近窗簾,並不停問冉冉恐懼值到瞭多少,比如到瞭7(代表害怕到雙腿發軟),媽媽可以暫停腳步,用孩子喜歡的方式調整下狀態,待恐懼值下降後在向前移,如此反復,直到掀開窗簾那一瞬,冉冉恐懼值瞬間爆表,媽媽趕緊啟動應急預案,將尖叫的冉冉緊緊摟在懷裡,蒙住雙眼,待情緒平復後再慢慢觀察,窗簾後面空空如也,冉冉如釋重負。

2. 啟動打鬧遊戲這隻戰艦

電影《龍貓》中有個片段讓我印象深刻,兩位小姐妹搬入新傢後,有天晚上洗澡時,被老房子莫名其妙的響動嚇得目瞪口呆,直往爸爸懷裡鉆,那位機智的爸爸體察到 孩子的不安情緒後,鼓勵孩子放生大笑,進而在浴缸裡玩起瞭水戰遊戲,孩子的緊張情緒被瞬間解除。

在打鬧的過程中,孩子全身活躍起來,得到充分的放松,從內心獲得信心和力量,對外界的警覺性也會慢慢放松。更重要的是,打鬧遊戲加強瞭孩子和打人的身體接觸,加固瞭他們之間的聯系,這是安全感的重要來源。傢長們不防效仿電影裡的方法,幫助孩子放松,為他們脫敏。

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三) 幫助孩子跨越危險與安全的臨界點

臨界點是孩子心目中安全與危險的分界線,也是治愈內心的地方,跨過去是成長,跨不過去是災難。如果讓孩子極力逃避,始終不面對,孩子可能永遠走不出恐懼的陰霾,但是如果強行讓其跨越,更會在孩子毫無準備的狀態下,讓他走向崩潰的深淵。

有的父母出於憤怒和挫敗感,強行將孩子推過臨界點,或者引誘孩子跨過臨界點,比如“快去,你是個大男孩瞭,還怕這個””你要一個人睡,媽媽獎勵你一個新玩具“,這些都不是好的做法,前者直接給孩子施壓,讓他忽略恐懼感覺,很可能導致情緒失控。後者企圖用玩具轉移感受,這都是讓孩子間接逃避恐懼的做法,不可取。

孩子在臨界點上,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鼓起勇氣,克服恐懼,正確的做法是持續向前輕推,並且向前的過程中要保持和孩子的聯結,二者缺一不可。

持續向前輕推意味著,在從安全邁向恐懼的途中,傢長可以不斷調整孩子的狀態,為他們勇敢邁出下一步做足準備,但要保證向前,這樣可以幫助孩子直面恐懼不逃避。

保持聯結則指,在孩子跨越臨界點的過程中,隻要孩子需要,傢長要時刻給孩子營造陪伴的氛圍,讓孩子感覺安全,避免孩子情緒失控。

去年冬天陪大寶去滑雪場玩兒,第一次去那麼大型的滑雪場地,大寶既興奮又緊張。

可當她準備坐上滑雪車從雪坡上往下滑時,緊張到手腳冰冷,遲遲不肯上前,催促幾次後大寶快要哭瞭。

我意識到她的恐懼,和大寶商量後決定,爸爸從後面用繩子拽著滑雪車,大寶說走再走,說停就停,直到順利滑到坡底,就這樣大寶在他人異樣的眼光下完成瞭第一次滑雪之旅。幾次過後她就跳著腳要自己滑下去瞭。

但縱觀兩旁,到處都是孩子被大人強行推下雪道時的慘叫聲,估計有瞭這樣糟糕的滑雪初體驗後,再想讓孩子滑雪已非易事。

幫孩子跨越臨界點的過程比較難熬,所以很多傢長要麼因為心疼孩子選擇逃避,要麼選擇簡單粗暴的將孩子投進恐懼的深淵,好讓過程盡快結束。換來的是治標不治本的徒勞。

孩子產生恐懼幻想,你以為很正常?不,其實是童年焦慮在作祟

結語:

不管孩子表達出來的恐懼是多麼荒唐,都不要不理睬甚至嗤之以鼻,否則會讓孩子誤以為爸爸媽媽也會排斥自己內心那個更真實的恐懼。隻有站在孩子的角度上,才能體察他們心中是否藏著其他更深的焦慮。正是因為這些孩子不易覺察的焦慮的存在,無論父母多少次示范著從雪道滑下去,歡心雀躍的告訴孩子,那小陡坡根本沒什麼可怕的,滑雪車也很結實,孩子依舊裹足不前。父母要用抱持的態度,接受孩子正在發生的一切,並在理解的基礎上給予支持和幫助,讓孩子感受到愛,他們才能安心離開父母的羽翼,去迎接更多的未知,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方天地。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