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會作秀的皇帝,趙光義看瞭佩服不已,趕緊模仿瞭一把

史上最會作秀的皇帝是誰?

這就不得不提到千古一帝李世民。

李世民同學是一個天生的演員,精修過《論一個演員的修養》書籍,在秀場上亮出瞭自己的風格。

粗粗在史書中一抓,就發現瞭李同學的三大作秀神跡。

史上最會作秀的皇帝,趙光義看瞭佩服不已,趕緊模仿瞭一把

1. “世民跪而吮上乳,號慟久之”(出自《資治通鑒》)

這是著名的玄武門之變中的一個小小的插曲。大傢都以為玄武門兵變是李世民對付大哥李建成。其實錯瞭。玄武門之變最大的關鍵是李世民控制自己的父親,殺死李建成隻是其中的一個副本。

當時李世民把李淵控制在瞭臨湖殿。

這時候,李世民需要李淵的讓步。這是最艱難的一步,艱難的不是需要浴血拼殺,而是面對最後的親情。

父親,你我的結局該如何書寫,寫書的筆握在我的手裡,但同樣,也握在你的手裡。

李世民卻面向瞭尉遲敬德,用無比冷酷的聲音發出瞭他的指令:

“你去!”

於是,身著鐵甲,手握長予的尉遲敬德走向瞭臨湖殿,這位仁兄的身上可能還沾有鮮血。

李淵本來準備今天在臨湖殿開傢庭會,為瞭徹底解決這件事情,他還召來瞭朝中的重臣,可顯然,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名囚徒,因為手拿兵器的尉遲敬德徑直走到瞭他的面前。

看到殺氣騰騰的尉遲敬德,李淵馬上明白瞭自己的處境。很快,他聽到李建成李元吉的死訊,他望向瞭大臣裴寂。

裴寂沒有說話。

李淵又望向瞭其他大臣,他聽到瞭自己唯一的出路。

“現在立秦王為太子,將國傢政務交付於他,就沒有事情瞭。”

好,好,你要的全給你。

在殿外的李世民松瞭一口氣,李淵的最終讓步終於讓他避免背上弒父的名聲。

這一天的血已經流得夠多,李世民再也不願意手上再沾上父親的血。

他步向瞭殿內,禁不住撲在李淵的身上,號慟大哭起來。

怎麼哭的,就是史書中記載的這一句:世民跪而吮上乳,號慟久之。

這個動作太影帝瞭。

史上最會作秀的皇帝,趙光義看瞭佩服不已,趕緊模仿瞭一把

2. 所冀移災朕躬,何疾之避?

這是有關蝗蟲的。前些天東非那些燥動的蝗蟲讓大傢操心瞭。其實中國古代也是經常有蝗蟲的。隻是新中國後進行瞭一些卓有成效的治理,蝗蟲這才消失瞭。

而在貞觀二年,就發生瞭一起蝗災。

【貞觀二年,京師旱,蝗蟲大起。太宗入苑視禾,見蝗蟲,掇(duō)數枚而咒曰:”人以谷為命,而汝食之,是害於百姓。百姓有過,在予一人,爾其有靈,但當蝕我心,無害百姓。”將吞之,左右遽諫曰:”恐成疾,不可。”太宗曰:”所冀移災朕躬,何疾之避?”遂吞之。自是蝗不復成災。】

講的就是有瞭蝗災瞭。

這個時間很敏感,李世民剛當皇帝沒多久,這就鬧蝗災瞭。在古代,蝗災被認為是天地邪氣所化,是天要示警於世人。

難道是李世民幹瞭什麼壞事?這個可以參見第一個。

所以,李同學著急瞭,趕緊要挽回影響,避免造成輿情失控。

於是,就出現瞭史上最秀的一幕(之一)。

李世民抓瞭一把蝗蟲,擲地有聲說道:“我的百姓以谷為食,你要吃我百姓的谷子,是害我百姓。百姓有過,全是我的責任,如果你還有點靈氣,就來吃我的心吧。不要害我的百姓。”

說完,李世民就把蝗蟲往嘴裡塞,這得油炸啊,生吃有危險。左右勸道。

李世民答:我隻是想把這些災禍移到我的心上,怕什麼。

李世民真的吞瞭下去,而蝗災也消失瞭。

吃蝗蟲果然可以治蝗災。

史上最會作秀的皇帝,趙光義看瞭佩服不已,趕緊模仿瞭一把

3.李世民縱囚

《資治通鑒》裡還有李同學的縱囚秀。

【辛末,帝親錄系囚,見應死者,閔之,縱之歸傢,期以來秋來就死。仍敕天下死囚,皆縱遣,使至期來詣京師。】

【去歲所縱天下死囚凡三百九十人,無人督帥,皆如期自詣朝堂,無一人亡匿者。】 李二哥心血來潮,突然把監獄裡的死囚全部放走瞭,然後約定回傢一年,第二年秋天,還是回來受刑。

囚犯大為感動,第二年全部回歸,沒有一個逃跑的。

最終,李世民大筆一揮,竟然免除瞭他們的罪罰。

初看這個事情,往往被李世民的胸懷所感動,他的大度竟然感化瞭死囚。

但事實的真相是不是真的如此呢?

不用等到我們來懷疑,在宋朝時就有一個人開始懷疑瞭,懷疑者正是《新唐書》的編寫者歐陽修。

歐陽修專門寫瞭一個《縱囚論》,懷疑這個事情的真實性。

原因如下: 君子才能實於信義,小人不可能施以信義的,這些死囚犯下大罪,是小人中的小人。君子都不一定會按約定去受死,何況小人? 這些死囚犯竟然全部做到,這實在太可疑瞭。

所以,歐陽修揣測這是李世民的一場秀。

王夫之說得更直接,他說唐朝的刑偵系統太厲害,死囚之所以不逃,原因之一是逃不走。

另外,李世民一定偷偷告訴瞭這些犯,如果明年老老實實回來,就能得到赦免。在這樣的承諾下,死囚當然一一歸隊。

所以,這就是李世民的一場盛世大秀,簡直是瞞天過海。

那李世民為什麼要搞這一場秀呢?

原因我們往上找。在史書中,我們找到瞭另外一筆記錄:是歲,斷死刑二十九人,幾致刑措。

貞觀四年,李世民搞死囚秀的兩年前,死刑犯是二十九人,但李世民一場秀放瞭三百九十多人回傢。

《資治通鑒》裡記載,李世民一共放瞭三百九十多名。 兩年間,大唐全年隻有死囚二十九名,為什麼兩年後,暴漲瞭十倍呢?

在史書中我們找到瞭答案:太宗既誅張蘊古之後,法官以出罪為誡,時有失入者,又不加罪焉,由是刑網頗密。

就是李世民在殺瞭張蘊古之後,法官引以為誡,所以判案就嚴瞭很多。

張蘊古是什麼人呢?

張蘊古是大理丞,負責審理一個叫李好德的人,李好胡說八道,被有關部門舉報後是要坐大牢瞭。

張蘊古匯報,這個人是有精神病,所以胡說八道,按律不應該治他的罪。

李世民赦免瞭李好德。

張蘊古聽瞭之後,馬上把這個消息告訴瞭李好德,兩個人還一起愉快玩起瞭圍棋或其其它什麼玩意。

這時候,有人把這個情報匯報給李世民,李世民大怒之下,把張蘊古斬殺瞭。 這麼處理,當然是有點過份瞭。而且隨著這個案件的處理,後遺癥出來瞭,法官們寧願從嚴處罰罪犯。因為萬一輕叛瞭,自己要負責任的。

這樣一來,唐朝的死刑犯大幅上升。李世民一看不對勁,連忙發文,要求對死刑 犯的判罰要慎重:

【既而悔之,因詔:‘自今有死罪,雖令即決,仍三覆奏乃行刑。 ——《資治通鑒·唐紀九》】

可是,風氣已經形成,一個文件是改變不瞭的,所以就算李世民反復強調,到瞭放囚那一年,依然有三百九十人,是張蘊古事件之前的十倍之多。

那怎麼辦,李世民總不能站出來說,張蘊古的事情我辦錯瞭,我太嚴瞭,大傢該放還是放吧。

這樣一來,可能會形成另一個極端。大傢一窩蜂都開始不判死刑瞭。

於是,李世民就策劃瞭這一起釋囚事件,故意放出死囚,然後等他們回來之後,再赦免他們。

這樣的處理一是重申瞭寬大的方針,又以道德為前提。自然就能對法官從嚴審判起到糾正作用。

這應該才是李世民釋囚事件背後的真正原因。

這就是李二哥的秀場記錄,他的神秀連同行都看不下去瞭。宋太宗,對瞭,就是宋朝的宗趙光義看瞭史書,也說李哥太秀瞭。當然,李世民有玄武喋血,光義老弟有燭影斧聲。

而且趙光義說李世民作秀,他自己作起來,也是相當有范的。

“元元何罪?天譴如是,蓋朕不德之所致也。卿等當於文德殿前築一臺,朕將袒露其上。三日不雨,卿等共焚朕以答天譴。”

有一年,好久沒下雨,趙義光表示自己要焚朕以答天譴。

哪有沒有焚呢?

你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