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小雅·皇皇者華》解讀

小雅·皇皇者華

皇皇者華,於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懷靡及。

我馬維駒,六轡如濡。載馳載驅,周爰咨諏。

我馬維騏,六轡如絲。載馳載驅,周爰咨謀。

我馬維駱,六轡沃若。載馳載驅,周爰咨度。

我馬維駰,六轡既均。載馳載驅,周爰咨詢。

【原典故事】

使者接受君王的命令,駕著馬車四處尋訪有智慧的人,盡心盡力,周密思慮,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譯文】

燦爛的鮮花,盛開在原野上,帶著使命的使者策馬奔馳,擔憂還有沒想到的地方。

駕車的雄壯駿馬,六條韁繩柔韌鮮妍,馳騁在寬闊的大道上,遍訪治國的的良方。

駕車的黑色騏馬,六條韁繩如同素絲,馳騁在寬闊的大道上,遍尋國傢的賢士。

駕車的黑鬃白馬,六條韁繩閃閃發亮,馳騁在寬闊的大道上,遍尋治國的良策。

駕車的雜色鬃駰馬,六條韁繩收放自如,馳騁在寬闊的大道上,咨詢治國的大道。

《詩經·小雅·皇皇者華》解讀

這是一首描繪使者的詩篇,使者們駕駛著馬車,不辭辛勞的往返於各地,隻因為他們身上肩負著尋找賢人及良策的重大使命。

下面,就跟大傢介紹中國歷史上的一位使者。他為瞭完成自己的使命,就不辭辛勞,輾轉十餘年。

他的名字叫張騫。

在公元前139年,漢朝張榜召士,尋找一名願意去西邊完成一項任務的人。

那一年,漢朝的邊境截獲瞭一名叛逃的匈奴人。這位匈奴人很快被送到帝國的首都長安。

這位匈奴人提供瞭一個讓漢朝皇帝漢武帝很感興趣的信息。

在現在甘肅的河西走廊一帶,原本生活著一個叫月氏的國傢。匈奴大舉進攻月氏,將月氏德高望重的國王斬殺,用他的頭骨做成飲器。又迫使月氏西遷。月氏對強橫的匈奴充滿怨恨,隻苦於沒有盟友跟他一同進攻匈奴。

事實上,這並不是一個即時的情報。它晚瞭三十多年,匈奴殺月氏王、驅月氏發生在公元前174年。這也不是什麼機密信息。早在匈奴發兵的那一年,匈奴的單於就炫耀般給當時的漢文帝寫瞭一封信,表示自己已派兵進攻月氏,不但夷滅月氏,還一舉降服瞭樓蘭、烏孫、呼揭等二十六國。

漢武皇帝對這個沒有多少實際內容的情報產生瞭興趣,進而公開招士,尋找前往西域,尋找月氏並結盟的人。

可是,沒有人願意去。

因為這個使命的前方,是一片未知的領地,是一片混沌所在,以前誰也沒有去過。

出使,起碼得知道路線,知道對方所在國的位置。因為一個匈奴叛者的過時情報,去從未去過的地方,尋找一個不知道是否還存在的國傢,然後去完成一個可能是一廂情願的盟約。無論從哪方面看,這都是史上最不周全的計劃。

這時候,張騫站瞭出來,說:“這個任務就由我去完成吧。”

張騫,陜西省漢中市人,當時,他在長安擔任郎官,等待安排官職。留在長安,他同樣會有機會,但他決定迎接這個挑戰。

公元前139年,帶著一百個挑選的隨從和漢朝準備的禮物,張騫出發瞭。

一出去,就碰上瞭匈奴的騎兵。

在當年月氏曾經的居住地河西走廊,張騫的使者團被匈奴的騎兵抓住。 張騫被抓到瞭匈奴的王庭。

望著這群奇怪的漢朝使臣,匈奴單於嗅到瞭其中的不尋常。漢朝之西,都是匈奴的地盤。你們為什麼不打招呼就出現?

厲聲喝問之下,張騫告訴對方,自己是大漢皇帝派出來出使月氏的,是為瞭增進大漢跟月氏兩國的友誼。是一種正常的外交往來。

軍臣單於問瞭一個很簡單也很犀利的問題。

“月氏在我的北面,漢朝為什麼要去?如果我想派使者去漢朝南邊的南越,你們漢朝能夠允許我去嗎?”

軍臣單於將張騫軟禁瞭起來。

這一軟禁就是十年。

這十年間,張騫在異國他鄉居住下來, 他可以選擇在這裡開啟另一段人生,而那個出使大月的使命,就當它從來都沒有發生過好瞭。至少大漢朝也遺忘瞭這一支使節團,從來沒有派人尋找他們,更沒有跟匈奴交涉,索取這一支隊伍。

這是一群被遺忘的人。一開始,還有人想著逃跑,還不曾忘記自己的身份與使命,但漸漸地,時間消磨掉一切。人開始尋找另外一種出路,一種讓自己更舒服的出口。

很多人放棄瞭漢使的身份,張騫身邊的人越來越少。沒有人再相信他們還能完成使命。

隻有張騫還記得。

十年後,張騫終於等來瞭機會,趁著匈奴防備松弛,張騫帶著為數不多的隨從逃瞭出來。

站在茫茫的戈壁邊,張騫需要做一個選擇。

是逃回祖國,還是繼續前行?

回國是一個比較保險的選擇,現在過去瞭十年,誰知道月氏又去瞭哪裡?而且,張騫在匈奴呆瞭十年,手中已經掌握瞭大量的匈奴情報。此時回國,就算沒有找到月氏,也算不辱使命。

而繼續前行,依然要面對無數的未知。每一個未知都可能導致任務失敗。

張騫選擇瞭後者。他決定完成那個連漢朝自己都忘記的使命,尋找到大月,替漢朝找到一位軍事同盟。

那就啟程吧,前面的路還很遠。

這是極為艱苦的行程,這段路程即使是張騫鑿空的千年之後,依然是人類的畏途。一路的飛沙走石跟熱浪一同襲來,而高如屋脊的蔥嶺上刮著刺骨的寒風。一路上,沒有補給,沒有地圖,沒有指南針,他們隻能沿著人與動物的骸骨前進。沒有吃的,隻能依靠身邊一個叫堂邑父的隨從射殺禽獸充饑。

這是一次奇跡般的穿越,它之所以能夠成功,唯有神的眷顧才能解釋。

唯一幸運的是,匈奴人為瞭防止張騫逃回漢朝,把他安置在最西方的邊境。這使得張騫終於有機會脫離匈奴的鄰地,進入到另一個國傢:大宛。

張騫一直保留的漢朝使節發揮瞭作用,在進入大宛國時,雖然蓬頭垢面,衣衫襤褸,但手中的漢節使他區別於一般的流浪者。他獲得瞭大宛國王的接見。

接下來,張騫證明瞭自己的確不愧為一名優秀的外交傢。

大宛國王聽說張騫是漢朝的使臣,極為興奮,表示自己早就聽說東方有個富庶的漢國,隻是自己一直無緣接觸。想不到今天竟然見到瞭漢朝的使臣。

張騫抓住這次機會,給大宛國王劃瞭一個大餅:如果有朝一日我返回漢朝,一定奏明漢帝,為大宛送來財物以示重謝!

張騫憑借著手中的漢節跟不卑不亢的說詞成功說服瞭大宛國。

大宛國決定全力資助他的這一次出使,派人將張騫送到瞭康居國。而張騫再次利用他的能力,得到瞭康居國的幫助,最終抵達瞭傳說中的月氏。

聽完張騫的話,月氏人笑瞭,我們在這裡生活得很好,我們不想回去,也不想跟匈奴為敵。

當年的月氏被匈奴不斷驅趕,他們翻越天山,走過帕米爾高原,抵達阿姆河流域,也就是今天的阿富汗一帶。他們意外發現瞭新的生存機會。

這裡水草豐盛,四周也沒有匈奴這樣的強敵,他們忘掉瞭當年的仇恨,在這裡安居下來。

張騫愣住瞭,他用瞭十年的功夫,歷經千辛萬苦來到月氏,就是尋求跟月氏的聯盟,結果月氏完全沒有興趣。

那麼,張騫的使命失敗瞭嗎?

沒有,因為張騫無形中創造瞭一項壯舉:連接東西方文明。

在張騫邁出長安之前,所有的文明都是區域的。東方跟西方相互隔絕,希臘的柏拉圖們討論哲學。東方的老子孔子討論道跟禮,西方的發明傢探尋著幾何學的奧秘,東方的藝術傢們創造出精美絕倫的瓷器和比人肌膚更為細膩的絲綢。

他們還從未正式見面,打一聲招呼,握一下手。

在張騫之後的一千多年,馬可·波羅方才來到中國,哥倫佈的船隊也要等到張騫的使節團出使一千三百多年後,才從西班牙的巴羅斯港揚帆啟程。

這些文明在各自的領地生機勃發。而張騫於浩瀚的戈壁上劃下一條不可思議的線條,將東西方的文明聯結在一起。

停留一年後,張騫決定回國瞭,為瞭避免再次被匈奴抓獲,他決定沿著青海羌人地區前行,可沒想到這裡竟然也淪為瞭匈奴的附庸。張騫再次淪為匈奴俘虜。而這次不幸卻以喜劇收場。因為他得已跟分離的妻兒重逢,而一年後,趁著匈奴內亂,他帶著妻兒再次脫逃,從而成功回到瞭長安。

張騫的回歸轟動瞭長安,漢武皇帝沒有想到,他當年隨意佈下的一枚棋竟然發揮瞭作用。

在此之後,張騫還做瞭很多事情。他加入大將軍衛青的部隊,利用自己對塞外的熟悉,為大軍在茫茫戈壁中指點水源,為大軍指出行軍路線追擊飄浮的匈奴騎兵。他因此獲得瞭博望侯的封爵。甚至,他再次出使西域,完成瞭他上次沒有完成的漢帝國使命,替漢朝爭取到瞭西域的軍事盟友:烏孫。

但這一切都是錦上添花。張騫的偉大在第一次出使就已經鑄就成型。

歐亞文明的通道已經打開,世界的文明第一次在中亞實現瞭握手。至此,兩者的交流將永遠不可阻止的進行下去。

促使張騫完成這個壯舉的,就是上面那首詩裡講的使命必達的精神:載馳載驅,周爰咨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