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蔓延,中國需要援助日本嗎?如果援助,用什麼詩好?

今天給大傢介紹《詩經》裡的一首詩。前些時間,日本贈送我們物資,還附贈瞭一句詩經: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日本疫情蔓延,中國需要援助日本嗎?如果援助,用什麼詩好?

表示瞭一種兄弟友誼。

我們覺得可以回應:投木報瓊,永以為好。

現在日本也爆發疫情瞭,我們也應該幫助日本。那用一首什麼樣的詩表達呢?

日本疫情蔓延,中國需要援助日本嗎?如果援助,用什麼詩好?

就可以用下面這首:《國風·豳風·伐柯》

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伐柯伐柯,其則不遠。我覯之子,籩豆有踐。

這是一首有關愛情和婚姻的山歌,唱的是詩人見到自己意中人,央求媒人去求婚,終於將意中人娶進傢門的故事。

翻譯過來是這樣的:

為何要砍伐斧柄?沒柄做不成斧。如何迎娶妻子?沒有媒人迎娶不成。

砍斧柄啊伐斧柄,規則人人都懂,要想見那姑娘,擺好食具設酒宴。

講一下這個故事原來的意思

在中國的古代,如果要迎娶新娘,必須請媒人從中說項,通過媒人,相互瞭解後,才能迎娶回來。

而在這首歌曲裡,告訴瞭我們兩個很重要的道理。第一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娶妻子,必須要有媒人,媒人就相當於一個中介,幫助我們瞭解更多的信息。

在今天,中介無處不在,買房需要中介,租房需要中介,買車也需要中介。有瞭中介,能夠讓事情更順利的完成。

第二個道理:伐柯伐柯,其則不遠。

做斧頭就需要斧柄,而斧柄要跟斧眼相匹配。要有一定的規則。如果砍下的木頭過粗或者過細,那就裝不進斧眼,如果歪歪扭扭,揮動斧頭就會使不上力量。

這告訴我們,兩種事物,小到兩根筷子,大到兩個國傢,一定要協調好關系,這樣才能做事順利。兩根筷子一長一短,就不能很好的夾起菜,兩個國傢沒有理清關系,合作起來就會出現各種問題。

日本疫情蔓延,中國需要援助日本嗎?如果援助,用什麼詩好?

下面,我們就給大傢介紹兩個國傢合作的故事。

春秋的時候,晉國跟秦國合作,兩國組織瞭一支大軍,一起進攻鄭國。

為什麼要攻打鄭國呢?

這跟晉國的晉文公有關系。晉文公沒當國君,還隻是一個公子時,曾經到鄭國訪問,當時的鄭國國君沒有盡到東道主的義務,對晉文公十分冷淡。

晉文公是一個記仇的人。而且,他也需要攻打鄭國樹立自己的威望。有一次,晉文公召集各國諸侯開會,鄭國的國君鄭文公打聽到晉文公病瞭,幹脆就不來。

這顯然是在挑戰晉文公在諸侯國中的聲望。於是,晉文公決定攻打鄭國。

為瞭增加勝利的把握,晉文公邀請瞭秦國的秦穆公,兩國一起行動。

兩國大軍一直打到鄭國的國都新鄭,將這座中原大城圍瞭起來。

鄭國陷入瞭困境。鄭文公數瞭一下自己的兵馬,很快得出一個比較悲觀的結論,以軍事實力論,鄭國決不是秦晉兩國的對手。

唯一的希望是,這個世界上的戰爭通常不僅僅決定於戰場之上,也不僅僅決定於數字上的實力對比。

考察瞭一下自己的對手,鄭文公很容易就發現,自己跟晉文公有過節,這一次他是必打無疑,而秦國跟自己並無積怨,要是能說服秦國退兵,自然就可以解鄭國之圍。

想到這個辦法後,鄭文公將大夫佚之狐叫來,交給他這個光榮的任務。

聽完國君的任務,佚之狐推薦瞭另一個人:

“國傢現在處於危難當中,我去未必成功,如果讓燭之武去見秦君,敵師一定退去。”

燭之武,鄭國士人,目前崗位是圉人,就是放馬的。

既然佚之狐如此推薦,那應該是有把握的。鄭文公把燭之武請來,請他跑一趟。面於這個表現的機會,燭之武直接拒絕瞭。

“臣年輕的時候,尚且不如人,現在老瞭,哪還能辦成什麼事?”

這是一句充滿著怨言的話,這位燭之武先生應該是有才華的,無奈在鄭國一直得不到重用,現在快混到退休瞭,還隻是一個放馬的。

於是,這句話可以這樣理解。以前你不用我,現在國傢危難瞭,你才知道找我,早幹嘛去瞭?

可見,燭之武跟鄭文公之間的關系就沒有理順,如果鄭文公是斧柄,因為以前的疏忽,就沒辦法揮動燭之武這把斧頭。

那怎麼辦,隻能先把關系理順瞭。

面對這樣的詰問,鄭文公低下瞭頭,他說道:“不能早點用你是寡人的錯,但要是鄭國滅亡瞭,對您也沒好處啊!”

這是一個誠懇的回答,燭之武接受瞭國君的歉意,兩者之間的關系終於理順瞭。燭之武答應去完成這個任務。

到瞭晚上的時候,燭之武偷偷從城上順著繩子爬下城。據說,燭之武已經九十瞭。如此高齡還能翻墻,實在讓人佩服。

夜色裡,燭子武潛向瞭秦營,他面對的其實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任務。

一路上都有晉兵在巡邏,怎麼才能找到秦國的軍營?而且就算成功到達秦營,可秦國跟晉國的關系最近特別好,是春秋著名的友好邦交典范,兩國聯系緊密,保持瞭秦唱晉隨,晉唱秦隨的節奏。

兩國就像一把緊密的斧頭,這些年頻頻對中原諸國動武,相互之間配合默契,聯系緊密。

燭之武去找秦國遊說,秦國未必同意退兵,更可能將燭之武送到晉軍當禮物。

要怎樣說服秦國呢?隻有找到秦國跟晉國之間的漏洞,就像在斧柄跟斧頭尋找到縫隙,然後搖動它,使兩者之間瓦解。

燭之武找到瞭其中的縫隙。

借著夜色,燭之武成功來到瞭秦營,然後見到瞭秦穆公。

燭之武說:“秦晉兩國大軍包圍鄭國,我們鄭國大概是要滅亡瞭,但如果鄭國滅亡對秦公你有好處,那請秦軍繼續進攻!”

燭之武沒有求情,反而直接要求秦軍加強進攻。

這個表態引起瞭秦穆公的興趣,他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隻是秦國跟鄭國隔著晉國,就算秦國得到瞭鄭國,隻怕也掌控不住 ,最後鄭國的土地還是要交到晉國的手上吧。如此,秦國就是在幫晉國強大。晉國強大瞭,不就是削弱瞭秦國?”

秦穆公的臉色凝重起來,燭之武說中瞭他的心事。

秦國雖然跟晉國建立瞭友好關系,但兩國相鄰,都是大國。秦晉兩國永遠都是競爭大於合作的兩個國傢。而且不跟鄭國相鄰。秦國跟鄭國之間隔著一個晉國。如果拿下瞭鄭國,秦國也無法越過晉國得到土地。

覺察到秦穆公的思想變動,燭之武不再繞圈子,直接將秦晉兩國的利害關系擺瞭出來。

“當年您對晉國有恩,晉國說要報答你土地,結果他早上回到國傢,晚上就開始修防禦工事,這些事情您都是知道的。晉國什麼時候滿足過?等到他在東邊將鄭國吞並後,隻怕接下來就要入侵秦國。”

燭之武說的是秦晉兩國之前的事情,以前晉國就欺騙過秦國。

“不會吧?!”秦穆公開始冒汗瞭。

“請問,如果晉國不入侵秦國,又去哪裡擴張土地!”

秦穆公鄭重點瞭點頭,承認對方說得是事實。

“不如秦君留著我們鄭國作為您的東道主,您的使者以後到東方來時,我們鄭國就能提供食宿!”

秦穆公連連點頭,轉憂為喜,當場與鄭國人結盟,並派人幫助鄭國守城。

燭之武出色完成瞭鄭文公交給他的任務,其成功的關鍵就是找到瞭秦晉兩國之間的縫隙。兩國並不像看起來那麼緊密,他們之間也有防患,也有利害關系。燭之武找到瞭這樣的縫隙,並將它放大,終於動搖瞭秦穆公的心。

秦軍倒戈的消息傳到瞭晉營。

晉文公知道秦國跟晉國不可能永遠友好相處下去,但他沒想到的是,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秦國竟然背棄瞭晉國。

晉國的大夫狐偃氣得胡子都在發抖,當場表示應該馬上攻擊秦國。

晉文公止瞭這個行為。

“不行!沒有秦公,我們都到不瞭這個地步。我們依靠過他,現在卻傷害他,這是不仁。跟親近的國傢反目,這是不智。我們是一起來的,現在如果分裂,這是不武,我們還是回去吧。”

說完,晉文公下令將自己的大軍從鄭國撤走。

晉文公做出瞭明智的選擇,他跟秦國之間的關系,就像斧頭跟斧柄,隻有兩者合作,才能成為有力的斧頭,現在有瞭縫隙,還要抽出斧柄打斧頭,這怎麼可能成功呢?

在這個故事裡,我們就知道,兩國之間的合作就像斧柄與斧頭,一定要按照規則緊密合作。要兼顧到雙方的利益,如果違背瞭這個原則,事情就一定辦不成。

中國跟日本的關系,我們常用唇齒相依,但其實也可以用匪斧不克,如果將來要完善東亞經濟圈,中日必須緊密合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