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傢旅遊公司現金還剩3億,最少僅700萬,國旅攜程超過百億

3月8日專稿,肺炎疫情,第三產業中餐飲、旅遊、體育休閑基本停擺。現在是考驗企業實力的時候,糧草多就可以熬得久一些,其他企業倒下去,你隻要還有一口氣,最終就能活下來。

很多旅遊從業者會以為,疫情結束後,受到重創的出遊需求會迎來報復式反彈,應該下的訂單隻是推遲瞭,而不是全部取消瞭。

這種想法隻怕過於樂觀。

旅遊傳統旺季集中在兩個黃金周和暑假,尤其是以7-8月暑假為首。現在全國中小學基本沒有開學,多數選擇網絡教學。低年級學生還好,而高年級學生面臨小升初、中考和高考,有多種跡象顯示,各地升學考試有可能推遲。

低年級學生,在傢網絡教學,但效果顯然不能和學校相比,到學校後還得再補一補。很多傢長已經做好暑假取消,乃至隻有象征性放假比如隻有半個月的準備。

17傢旅遊公司現金還剩3億,最少僅700萬,國旅攜程超過百億

教育部有通知,高校畢業生畢業和離校時間,可以適當推遲。這或許是個暗示,即高考錄取也會相應推遲。

假期壓縮乃至取消,出遊需求如何釋放?那還剩下國慶節黃金周、雙旦假期以及春節黃金周。如果在10月之前,旅遊業消費沒有恢復,那即意味著近三個季度慘淡經營,有多少企業現金可以堅持到那一天?

很多人把今年和2003年非典對比。數據告訴你,隻能是謹慎樂觀!以上市公司財務數據來說明。

2003年,18傢A股旅遊概念股,其實並不如我們想象的那麼慘,總凈利潤為2.38億元,平均還1300萬元,當年虧損企業不過是4傢。

那2004年,它們是否應該賺得盆滿缽滿瞭?否也!

17傢旅遊公司現金還剩3億,最少僅700萬,國旅攜程超過百億

2004年,18傢上市旅遊公司總凈利潤下降至1000萬元。賺得最多是錦江酒店,其次是首旅酒店;上遊酒店方倒是贏傢。旅行社如西安旅遊當年盈利不過2400萬元,其實和2003年盈利2200萬元差不多。凱撒2003年盈利1400萬元,到2004年盈利還剩下200萬元。

2005年和2006年,上市旅遊公司分別盈利3.77億元和6.51億元,基本算恢復元氣。但是旅行社為主的公司,在2004年平均虧損7400萬元,2005年不過平均盈利500萬元。如果能熬2-3年,那基本就算活下來瞭。其實想要上市公司退市很難,怎麼都能保住殼。那到底有多少旅遊民企在那些年倒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查閱協會相關統計。

17傢旅遊公司現金還剩3億,最少僅700萬,國旅攜程超過百億

當年OTA主要還是攜程和藝龍,途牛還沒有創立。OTA主要產品是酒店、機票,攜程倒是滋潤,2004年盈利1.33億元,2005年盈利2.24億元。藝龍要和攜程決鬥,所以還虧損1800萬元、4500萬元。這要放現在,那根本不算錢。每年不虧掉10億8億,不好意思說自己是OTA。

簡單回顧一下行業在非典後幾年歷史。對於當前上市公司,市值和股價都是浮雲,公司是否盈利,手裡有多少現金就很重要。

17傢旅遊公司現金還剩3億,最少僅700萬,國旅攜程超過百億

截至2019年9月末,貨幣資金超過或接近10億元A股公司有10傢,最高是中國國旅,有122.5億元現金。中國國旅主要業務已經變成賣貨,但也是產業鏈一環。其次是錦江酒店,近59億元。嶺南控股、首旅酒店、宋城演藝、眾信旅遊和中青旅,也有超過10億元現金。

17傢企業現金不到3億元;9傢企業現金在2億左右和以下。此時,國有企業又有優勢,畢竟有政府在托底。好在旅行社和景點,乃至酒店,大多是地方國企。現金最少是大東海A,隻有700萬元,還是民企。

順便看一下幾傢OTA,攜程有現金183億,同程藝龍有現金大約29億元。兩傢公司持續盈利,當然可以扛住。同程藝龍還有攜程騰訊兩條大腿,即便資金吃緊銀行抽貸,大股東可以出手相助。

17傢旅遊公司現金還剩3億,最少僅700萬,國旅攜程超過百億

途牛還有現金大約4億元,這確實不多,好在還有短期投資大約15億元,如果是銀行理財,3-6個月,那可視同為現金等價物。如果是買高利息產品,則存在風險。

樂觀點想,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內6月前得到完全控制。但出遊需求不會馬上爆發,出境短線產品的周邊國傢日本、韓國,最近確診病例上升更快。

而長線主要產品目的地,法國、英國、意大利、德國、西班牙,主要目的地國傢,還有美國,近期疫情情況非常不樂觀。各國政府抗疫情即便“抄作業”,控制時間應該會比中國更靠後一些(至少1個月-兩個月)。真到那時,也要問問遊客還想出遊嗎,還敢出遊嗎?

百程旅遊破產清算,當然不會是行業內最後一個。很多中小旅遊企業,默默就關門瞭,都沒有一點聲響。公司關門、裁員、降薪,都是不得已,活下來才有翻身的機會。(文中涉及到財務數據都來自wind)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