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我住在本地治裡的海邊。這並不是東南亞那些有著細滑沙子的海灘,也沒有遍佈五星級酒店的旅遊開發區,事實上,本地治裡的海邊,有的地方甚至照樣可以看到印度常見的垃圾堆,以及搖搖欲墜的貧民窟。這在其他國傢是不可想象的,富人沒有爭搶海景的企圖,窮人也沒有以海景為傲。那些無敵海景在他們眼裡,不過是平平常常的一件事。人們隻是去海邊散步吹風,沒人想要利用它去作商業用途。我想,任何一個商人來到印度,都會從最初的豪情萬丈逐漸變得意志消沉。這裡處處都是商機,也處處受到掣肘,最大的障礙,就是印度人並沒有什麼賺錢的志向。本地治裡即使被法國調理多年,也仍然是印度人波瀾不驚的底色。法國人的浪漫,賦予瞭它印法混血的風情外表,同時也讓它保持瞭更純粹的印度本質。來到這裡,看到的是印度的另一面。

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南印度有許多外貿服裝加工廠,很多漂亮女裝從這裡出口去歐洲。有些人拿到瞭尾單,放在路邊叫賣,可是很少會有印度女人去買,印度女人固執地隻肯穿傳統服裝紗麗。類似出口尾單的女裝,我隻在孟買和本地治裡見過,道理很簡單,孟買的女生作風前衛,而本地治裡則有許多外國人定居。因為想吃泥爐烤雞,所以請人推薦口碑良好的餐館,可騎著自行車把整座城都翻過來瞭,也沒有找到下午3點前開門經營的餐館。修道院的蝴蝶和Auroville國際村

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本地治裡曾經有一對名動全球的神仙眷侶,他們是本地治裡這座城的靈魂——印度聖人學者奧羅賓多(Sri Aurobindo)和法國女子米拉·阿爾法薩,他們不是夫妻,勝似夫妻,生前心心相映,死後同眠一墓。

事實上,像我這樣的靈修愛好者之所以前來本地治裡,也是因為久仰奧羅賓多的大名。奧羅賓多早年留學英國劍橋,是印度早期民族解放運動的領袖之一,與甘地、泰戈爾並稱為“印度三聖”。1910年移居印度東南海濱的本地治裡,直至1950年病逝。他創立瞭新宗教流派,即“整體吠檀多”理論體系,認為宇宙是由現象世界和超越世界兩個世界所組成,超越世界由現象世界演化而來。他和米拉·阿爾法薩一起構思瞭理想國的藍圖,印度政府慷慨地劃瞭一塊地給他們,那就是位於本地治裡10公裡之外的奧羅維爾國際村(Auroville)。

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李安說:法屬印度真是無與倫比。獨特,又不太為世人所熟悉,中篇

奧羅賓多修道院位於本地治裡的中心地帶,並不顯眼,之所以能夠迅速找到,是因為門前圍聚瞭許多人。這座低調的白色小樓如今成為奧羅賓多和阿爾法薩的墓地。奧羅賓多逝世後,阿爾法薩的聲名扶搖直上,有法國阿媽之稱——印度對於女性靈性導師的尊稱都是阿媽(the mother)。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